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校长!这蛮夷一看就不是个老实人,若校长放其离开,这小子此多半会再召集部下和我们瀛洲做对!校长且不可被这蛮夷给蒙蔽了啊!”

    说话的是瀛洲岛四小名将之一,有着富小天王之称的郭富,也是此番陪同杨铁心出征的两大主要将领之一。

    “让你放人你只管放人便是!哪里那么多废话?这是命令!执行吧!”

    被自家校长教训,富小天王连忙垂下大脑壳,做俯首帖耳状,可却没有立即遵照执行,而是目光犹疑着四下逡巡,似乎在等待什么援军。

    瞟了眼不远处正指挥着一队医护人员救死扶伤的杨帮主和孙长老,杨铁心很是有几分不耐地开口道,“还杵着干什么?怎么着,本校长说话不好使了么?”

    “是!校长!”

    闻言打了个激灵,富小天王连忙高呼着打了个立正,抬手敬礼,这才提其那位渤泥王急匆匆转身而去。

    富小天王刚刚离开没多久,另一远将领急匆匆赶来。

    “王爷!王爷!”人还没到,声音却已经率先传来。

    “是你啊,小日子!不老老实实地在海边看守战船,你跑来此地作甚?”

    来者是天王帮四小名将之中的最后一位,姓黎名日,人送绰号,小日子!

    别看这这小子长得圆滚滚肉乎乎、满脸的和气生财之色,可实际上,这小子阴着呢,绝对是杨铁心所有学生中,最阴险狡诈的一个。

    被自家校长提起小名,来人的脸色顿时先垮了几分、

    小眼珠叽里咕噜乱转了两圈,便已经现出了一脸的谄媚道。“王爷,小的听说,孩儿们抓到了渤泥王那老小子?在哪儿呢,让小的见识一下呗!小的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蛮夷之王是什么样子捏?”

    “放了!”

    “放了?咋能放了捏?王爷,是不是富小子那狗日的勾结蛮夷。把那渤泥王给偷偷放了?王爷,您老放心,小的我这就去收拾小富子那混账,保管把他揍成孙子样!”

    话音未落,这小日子便欲转身离开。

    “站住!给老子滚回来!”还没等小日子将身形完全转过去呢,杨铁心便已经一声低吼,将来人震慑当场。

    一条腿停在当空顿了半晌,小日子还是最终没能迈出这一步,而是老老实实地转身。再次在脸上堆出了满脸的媚笑道,“王爷,您老人家还有何吩咐?”

    “我说,小日子啊,你跟了本校长,也有好几年了吧?”

    “回王爷的话,小的可是从打您老上天王岛时,就开始跟随校长了。至今已有四年零七个月了!”

    “嗯!不错啊!不错!记性还不错!”和颜悦色地拍了拍来将的肩膀,杨铁心满脸慈爱地开口道。

    “不愧是有着智猪之称的小日天王!”

    本就被杨铁心拍得有些心里发虚。此刻再闻听此言,小胖子更是浑身一抖,一张肥脸已经快皱成了一团儿苦菜花了!

    “听说本校长所有学生之中,就属你最阴险狡诈,可有此事?”

    “回校长的话,绝无此事!这绝对是造谣!小的我可是一等一的善良百姓啊。天天做好人好事儿,从不干坏事儿!像什么帮寡妇家挑水,扶老奶奶过马路,帮小妹妹打流氓之类的好事儿,小的我是一向非常积极滴!这般人品。就算古之圣人,也不过如此吧?哪里就阴险狡诈了?”

    “本校长我看也是!就你这智商,就算当坏人,估计也就是玩一玩抢小弟弟棒棒糖、骗小妹妹玩过家家的把戏!再高智商的事情,对你来说,实在是有点儿难度!”

    呃……,校长这是何意?难道是在说,小爷我是智障儿童不成?

    就在小日子低头寻思之际,那厢杨铁心语气一转,就已经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丫的是猪脑子么?跟本校长学了这么多年,就不能多动动脑子么?你那么大的脑壳,都留着装得大便么?”

    “校长息怒!小的错了!小的知罪!”

    被杨铁心一通雷烟火炮的很喷,这位小日天王顿时慌神。连忙躬身弯腰,做低眉顺眼认错状!

    “知罪了?臭小子,那你倒是说说,你都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了?

    “呃……”小眼睛叽里咕噜地飞速乱转着,眨眼之间,小胖子便已经有了主意。

    但见那下胖子谄媚着躬身施礼道,“回校长的话,所谓师徒如父子!又云百善孝为先!”

    “小的身为校长的学生,却不慎惹校长发火,是为不孝之罪!还请校长责罚!

    这小兔崽子,倒是很会溜须拍马、顺竿儿往上爬!

    被小胖子这么一说,杨铁心也有些心中发笑,可却不想表露出来,连忙板着脸做神色肃穆状开口道,“好了!看着你就烦!滚吧!”

    “是是是!校长息怒!小的这就滚!这就滚!”

    说着小胖子再次转投起身,就欲离开,哪知刚刚离开一半便再次被杨铁心唤住道,“小日子,回去以后,要多看看兵书!多把心思用在行军打仗之上!尤其是对阵前后,要多动动脑子!别整天游手好闲、得得瑟瑟、一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德行!”

    “还有,回去之后,命人广布斥候,十二个时辰监视咱们营地周围三十里的状况!尤其是晚上,要特别注意防范敌人前来劫营之事!陷阱、铁蒺藜什么的,能摆出来的,全都给我摆出来! ”

    “两日之后,所有军士分三班轮流休息,尤其是夜间,务必要有三分之一的人保持清醒!”

    “另外,通知火炮营的家伙们,都把东西准备好了。一旦有需要,必须要第一时间就能拉得出、用得上、打得准!还有,这面天气变化快,要吩咐火器营格外注意防晒、防雨!”

    “嗯,暂时就这么些了,你且下去通知大家各自准备去吧!”

    “哎呀!高啊!校长实在是高啊!”小胖子闻言,脸上再次堆满了谄媚之色。

    “瀛王殿下!这些俘虏,该怎么处理?”没等小胖子将后面的阿谀之话编出来呢,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却是杨英帮主领着孙道长终于完成了救死扶伤的工作,此刻正向杨铁心方向行来。

    公众场合,杨英帮主等人还是很注重礼节地,对杨铁心的称呼也是相当的规范,没有丝毫的逾距之处。

    “笨呐!这还用问,自然是杀……”

    没注意到问话之人是谁,小胖子下意识地就插了一句。可话刚说到一半,小胖子猛一抬头,就僵在了当场!

    原来小胖子的“杀”字刚出口,就发现,一双冷酷的近乎没有人类感情的目光已经锁定了自己!似乎只要自己再敢乱说一个字的废话,就要把自己斩杀当场似的!

    对于这些海外蛮夷土著,杨铁心自然是没什么好感的!

    要知道,即便是到了二十世纪末,人类都已经进入了全面的文明社会了,这些蛮夷土著还敢公然排华、屠杀汉民呢!

    所以,在杨铁心看来,这些海外蛮夷,和倭寇差不多,都属于需要彻底清理的垃圾!

    只是眼下自家便宜姑姑还有孙道长在场,杨铁心可不好下这么杀气腾腾的命令来!

    眼见便宜姑姑似有动怒的迹象,杨铁心连忙率先开口,对着小胖子就是一通恶狠狠的训斥道,“滚!还杵在这儿干什么?还有没有一点儿组织性纪律性了?两日之内,限你整军完毕,否则军法伺候!快滚吧!”

    得自家校长解围,黎小胖如蒙大赦,当下连滚带爬,一溜烟儿的就没了踪迹!

    这时,杨铁心这才指着一片树荫,对便宜姑姑和孙道长道,“姑姑和孙道长辛苦了!我们且先到那厢休息一会儿吧?”

    比起麻逸岛,渤泥岛的天气更热,热得人只想一直泡在水里。

    杨帮主和孙道长二人虽然修为精湛,几乎快要到了不避寒暑的地步,可毕竟还是差那么一点儿,此刻面对渤泥岛的炽热天气,仍旧觉得难以适应。

    刚刚又忙碌了半晌,见识了那许多血腥暴戾的画面,此刻更是觉得微利翻江倒海的难受!若非二人心智坚毅,修为不俗,只怕早就当场吐了出来!

    此刻被杨铁心引到树荫下,二人先调息了半晌,脸上终于恢复了几分的血色。

    对视了一眼,还是杨英帮主率先开口道,“小侄儿,那些俘虏,你打算怎么处理?”

    “嗯,俘虏就暂时看押着吧!只要他们不闹事儿,杨某也不是嗜杀之人,总会给他们一条活路!”

    “不过呢,这渤泥岛,可不能再交回给这群野蛮人了!这岛上地势广阔、物产丰富,而且气候很适合耕作。若咱们瀛洲岛占据了此地,就算咱们人口再多一倍,也不须为耕地与粮食的问题发愁了!”

    瀛洲岛发展至今,已经开始出现耕地短缺的问题了!向外扩张已经相当的迫在眉睫!

    事实上,若非瀛洲岛方面主要收入来源于对宋、金、暹罗、真腊诸国的海上贸易,应该早就开始闹饥荒了!

    此番南征之事之所以能够得到三帮高层的一致赞同,未尝就没有耕地短缺之故。

    杨帮主不是食古不化之人,闻言后倒是没在此事多做纠缠,而是迅速岔开话题道,“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咱们什么时候去攻打爪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