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孙道长虽然平素里不苟言笑,性格冷冰,对敌之际又杀伐果决,很给人一种凶残恣睢的感觉!可就本质上而言,孙老道并不是个嗜杀之人!

    嗜杀之人也创不出清静一脉的道法来!

    可同样的,孙道长也不笨!心思一转就猜出这丫头想到哪方面去了!

    猜到归猜到,可孙道长还是很头痛!因为,这事儿不好办呐!

    解释?难道跟这丫头说,你家孙老师和杨校长只是穿着睡衣在一张床上谈了一晚上的人生理想?其实什么也没做,只是莫名其妙地把自己谈出快感来,又把杨校长谈睡着了?

    这话,谁信呐?

    可如果不解释的话,难不成,还真的要把这丫头杀人灭口了?

    这都成了什么事儿啊?

    就在孙道长头痛欲裂之际,不远处,影影绰绰的几名学生仔,正勾肩搭背,嘀嘀咕咕地向着个方向行来!

    不行!此地非是久留之所,一旦被人发觉,那可就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了!

    如此寻思着,孙道长连忙蹙着眉头、拢紧,很是别别扭扭地往自己的寝帐方向蹭去。临走之前,孙道长还没忘了给那唤名雪儿的小丫头丢下了一句“跟我来”的话。

    一看孙老师这走路的姿势,雪儿下丫头原本还只是七八分的猜测,此刻一下子变成了十成十,不,是十二万分的确认!

    要是孙老师和杨校长之间没有奸情,走路能是这个样子?

    这分明是,那啥,过度所致嘛!

    还有孙老师的脸色,分明是一副春情勃发,刚刚得到了极大满足之态!

    还有刚才那气味!我说怎么感觉怪怪的。现在想来,那分明就是骚味嘛!

    难怪杨校长都累得到现在还没醒!这对奸夫淫妇,分明是乱搞过度,以致忘记了时间,又累垮了身子嘛!

    只是可怜了本姑娘,居然撞到了这种破事儿!也不知这女魔头会怎么处置本姑娘?该不会把本姑娘装进麻袋沉到大海里去吧?

    不行!自己的命运。要自己把握!本姑娘身为名将之后,可不能就这么被动等着挨罚!无论如何,得主动出击,给自己争出一线生机!

    迅速打定主意,雪儿小丫头连忙抹了两下眼泪,快步起身,小跑着来到孙道长面前,一面伸玉臂搀向孙道长的胳膊,一面轻声道。“孙老师,雪儿来扶着您,小心点儿!”

    雪儿小丫头表现得很是不错,这一路行来,为孙道长挡下了三四波的尴尬。几名医护队的女学生遇见孙道长和雪儿小丫头之际,都是雪儿小丫头出面,借口孙老师因故崴伤了脚脖子将众人挡了下去。

    将孙道长送回了寝帐门口后,雪儿小丫头就心怀忐忑地在门外候着。半晌,孙道长清冷的声音方才自内传出!

    蹑手蹑脚地骞近帐内。雪儿小丫头发现,此刻孙老师早已恢复了衣衫整齐,满脸的端庄之态!

    哼哼!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还为人师表,还方外之人呢!哼哼!

    尽管心中将孙道长骂了个一文不值,可雪儿小丫头也知道。此刻自己命悬人手,可不是使小性子的时候!

    最多,等本姑娘逃过了此劫,再想办法把他们的奸情彻底捅出去!只有这对奸夫淫妇身败名裂了,本姑娘方才有可能借着正义之名躲过灭顶之灾!

    否则的话。指不定哪天,就被杀人灭口了!

    只是,眼下最重要的是,该怎么取信于这个老妖婆!

    心里劈哩啪啦地打着小算盘,雪儿小丫头动用了所有的脑细胞,开始谋划起应对之法来!

    便在此时,那厢的孙道长却已经沉声开口道,“小丫头,你全名叫做上官雪恨,是吧?”

    “回孙老师!是的!”

    “好像你还有个弟弟,叫做上官靖仇,贫道没说错吧?”

    “呃……”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上官雪恨小丫头眼中闪过一丝恨恨之色,可却怕被孙道长察觉,连忙用力垂下黔首,声若蚊呐地应道,“嗯,是的!”

    “嗯,是这样,贫道有意收你为徒,让你入我全真门下,不知小丫头你意下如何?”

    还能意下如何?本姑娘要是不答应,你这女魔头,能饶了本姑娘的性命么?保不齐,还要连累本姑娘那可怜的弟弟!

    如是腹诽着,雪儿小丫头口中却道,“雪儿愿意!多谢老师,不,是师尊栽培!“

    也不知是否错觉,孙道长总觉得,这丫头说话,似乎有点儿咬牙切齿的!

    难道,是怕的?可是,贫道有那么可怕么?贫道平日里虽然严厉了些,可那也是为这帮小家伙好哇!就算今日出了这场误会,贫道也没说想要把这丫头怎么着啊?贫道这已经够仁慈的了吧?

    至于说入我全真教,那也没什么吧?不知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要拜入我全真门下,还都找不到门径呢?

    难道说,这丫头是不想出家?

    唔,这倒是有可能!

    小孩子家家的,正迷恋着花花世界呢,多半不愿意深山老林、青灯古卷地潜修。况且成仙之事,颇有些虚无飘渺!谁也不敢保证能修成什么道果来!

    若果真如此的话,那贫道倒是不好强求!

    “丫头,我全真教分内门外门,内门尽是出家弟子,外门也有很多俗家弟子!你看,你是想做哪样呢?”

    还做哪样?你这老妖婆有这么好心?估计,要是本姑娘说一句想做俗家弟子,大概明天一早,本姑娘就得变成一具尸体,在大海上玩漂流了吧?

    不行!坚决不能干这种找死的事情!

    实在不行,就出家吧!反正,出家又不会掉块儿肉!也不用剃光头!大不了,等这老妖婆死了之后,本姑娘再反出全真教还俗!

    有了计较。雪儿小丫头连忙道,“回师尊,雪儿愿做出家弟子,一辈子服侍师尊!”

    顺带着给你送终!

    只是这后半句,雪儿小丫头没敢明说出来,只能在心里补充了!

    “嗯。如此也好!难得你如此潜心向道!既然如此,那,贫道就正式收你为徒!待到回转终南山禀过掌教至尊后,就正式将你的名字列入我全真弟子名录之中!”

    “多谢师尊栽培!”雪儿小丫头几乎是语带哭腔地磕头谢恩道。

    完了!这下本姑娘的后半辈子,算是彻底毁了!

    “你既然入了我全真教的内门,那这名字就得改了!按照辈分算,你是我全真三代弟子,述‘志’字辈儿!”

    “嗯,从今以后。你就叫上官志雪吧!”

    完了!连名字都给改了!本姑娘这回算是真的栽了!

    本姑娘好倒霉啊!想本姑娘我文武全才、冰雪聪明,可这气运,咋就这么差捏?

    想当初,刚从铁掌帮逃出来,就被人给拐卖了!

    如今更是落到了这个女魔头的手上!怎一个惨字了得!

    没等雪儿小丫头慨叹完毕呢,那厢孙道长却忽又想起一事道,“还有,你那弟弟。还在军校里念书吧?应该是年后就毕业了吧?嗯,这样也好!改日贫道和你们杨校长说一声。就让那孩子跟在杨校长身边吧?”

    “杨校长一身文武艺,都颇为了得!跟着杨校长,对你弟弟将来的发展很有好处!嗯,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女魔头,你不是人呐!坑完了本姑娘。还要把我弟弟一起坑进来!

    那杨校长有点儿本事是不假!原先本姑娘也以为他是个好人来着!可现在看来,能和你这种女魔头勾搭成奸,人品绝对好不到哪儿去!

    跟这种人在一起,我弟弟学坏了可咋办?

    再说了,谁知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安的是什么鬼心思?保不齐。是想就近对我们姐弟下毒手呢!

    心底怨念丛生,可雪儿小丫头也知道,论武力值,自己完全不是这个便宜师父的对手!硬拼的话,只会死的更快!

    没计奈何,小丫头只得忍气吞声、委委屈屈地低声应了句,“多谢师尊栽培!”

    孙道长可不知道,此刻这个雪儿小丫头心里已经转过了这么多心思,否则的话,盛怒之下,说不准,孙道长还真有可能一巴掌把这丫头拍死当场!

    不明真相之下,孙道长见这小丫头貌似还算老实,便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为师我不希望以后听到什么关于为师,还有你杨校长的风言风语,你可明白?”

    “徒儿明白!徒儿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雪儿小丫头闻言,连忙低眉顺眼地垂下黔首,做诚惶诚恐状。

    大概是满意于雪儿小丫头的表现,又或是本身就有些倦了,孙道长闻言,素手一挥道。“如此,你且先下去吧!今日为师倦了!改日再传你武艺道法!”

    闻听此言,雪儿小丫头终于长出了口气,连忙恭恭敬敬地给这位便宜师父施礼告退。

    这厢,雪儿小丫头刚刚蹑手蹑脚地退到帐篷门口,忽听孙道长那魔音般的声音再次响起,“等等!”

    吓!

    小丫头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双膝一软,险些瘫倒在地。

    片刻后方才强自稳住心神,雪儿小丫头用力低垂着小脑袋缓缓转身,声音有些颤抖地低声道,“师父还有何吩咐?”

    “嗯,刚刚你说是有龙卷风将至对吧?”

    呼!原来如此!吓死本姑娘了!

    轻抚酥胸,松了口气,雪儿小丫头这才低声开口道,“回师尊,徒儿听陈老伯是这般讲的!陈老伯言道,今儿早上起来,突然觉得视野清晰,竟然能够看清两百步外的景色!此必是有飓风将至之兆!”

    “哦,如此,嗯,这样,你且去杨校长的帐外候着,待他醒来后你便将此事告知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