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等到铁心沐浴已毕,再次回转寝帐时,孙道长却没再用清静经给杨铁心催眠,而是拿出了一本道家内丹功法,细心地给杨铁心讲解了起来。

    功法是正宗的玄门内丹功法,有个很仙气的名字,龙虎天仙金丹诀!

    这门功法,非是全真首创,据说是上古仙人彭祖留下的修仙法门,只不知真假。

    至于功效,据说能够据此修炼成仙!不过,有史以来,据说也就彭祖他老人家自己修炼成仙了!这还仅仅是传说,至于是那位彭祖老头否真的成仙,那就不得而知了!

    事实上,全真道法,大部分也都是继承自上古道门。而王重阳老道真正的创举,在于尝试着将儒、道、释三家融合,并首次提出了三教合一的观点!

    这本龙虎天仙金丹诀,孙不二早就给杨铁心和杨英帮主一起讲了不知多少遍,此刻不过是重新温习一下,看杨铁心有没有什么疏漏之处。

    确认无误后,又给杨铁心着重讲解了一下诸般要点,孙道长这才再次指导着杨铁心凝神打坐,修炼了起来。

    依旧是孙道长以自己的元气为引,让杨铁心仔细感受了一番行功路线后,孙道长便收回了元气,由杨铁心自个搬运周天修炼!

    这门将真气转化为元气借以修炼金丹的功法很是诡异,即便杨铁心如今的九阳神功已经修至了第四卷,可将一身真气消耗了大半后,也只是生成了发丝般一小缕的元气,而且还颇为驳杂。

    待到杨铁心又将这缕元气按照那修炼金丹的功法搬运了几个周天后,那缕元气竟然又消耗掉了九层还多!最后生成的那缕元气,几乎是微弱到了难以觉察的地步。

    “感受到了么?这就是修道法所产生的元气。与习武的真气有着本质的区别?”见杨铁心终于收功,对面的孙道长这才开口道。

    “嗯!感受到了!不过,孙道长,这元气,有什么用途?可否当内家真气一般使用?”

    “这个……”

    被杨铁心这么一问,孙道长不禁有些支吾。

    事实上。这元气有什么用途,孙道长至今也不知!

    孙道长只知道,故老相传,修道是要积累元气的!似乎元气积累得足够雄浑了,才有可能凝练出金丹来!至于说如何凝练金丹、是否有人能够成功凝练金丹,这些孙道长一概不知!

    眼下杨铁心提出的这个问题,同样也超过了孙道长的认知!

    不过,孙道长毕竟也是心思玲珑之辈,眼珠一转便有了计较道。“小子,你连这才刚刚打开金丹大道的大门,连门槛儿还没迈进去呢!少在那里好高骛远!”

    被孙老道这么一教训,杨铁心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大脑壳!

    孙老道虽然不比自己大多少,可在修道一途上,却是自己的领路人,算是半个老师也不为过。被老师教训,当学生的。自然只有俯首听训的份儿。

    见杨铁心如此老实,孙道长也觉得很是有些过意不去。遂连忙岔开话题道,“好了,贫道知道,你志不在修仙。不过呢,眼下你既然随贫道修道,就得有个修道人的样子。万万不可急功近利!”

    “你且先凝心静气,默念两遍清静经。”

    “一会儿呢,贫道再将元气渡入你体内。这次,贫道要在你身上试验一下提炼血脉之法,最后再导气归元。尝试着和你现在修炼出来的那缕元气融合。如果二者能够完全融合,则说明金丹功与炼血术可以相容;如果不能,则须尝试一下其它的解决之法!”

    听着孙道长如此不靠谱的话,杨铁心不由得心里真真发虚,脊梁骨直冒寒气,很有一种被摆上了试验台的小白鼠的感觉!

    可再一转念,杨铁心也知道,人家孙老道这般忙活,貌似还真是都为了自己,至于对孙老道本人是否有什么好处,目前而言,杨铁心还没看出来!

    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干了!

    如此寻思着,杨铁心索性便把心一横,闭上眼睛,开始默念清净经。

    这次,有了心里准备,杨铁心倒是没迷糊过去,朦朦胧胧之间,杨铁心感受到了两只温凉的纤掌抵在了自己的手心,旋即,两道纤细如丝的元气涌入自己的体内。

    这次,那两缕元气没再循先前自己行功时的那般路径行走,而是以某种玄异的方式,渗入了自己的血脉之中。

    很是神奇地,那两缕原本纤弱柔顺的元气,蒲一融入血液之中,杨铁心顿觉血液似乎被泼了滚油一般。初时,杨铁心还是只是觉得两臂滚烫,片刻过后,那股灼热感便袭遍全身,杨铁心只觉得整个身躯,都被一个滚烫的火炉包围。

    见此情形,杨铁心连忙摒除杂念,按照孙道长所传的提炼血脉之法,缓缓运转玄功。

    随着这路玄功的运转,杨铁心那本就放佛被点燃的血脉之力愈发的翻滚,不过片刻功夫,便由火炉升级为炼狱熔岩。

    也被不知被这股熔岩之力灼烧了多久,反正杨铁心是真个觉得度日如年!也许再多过那么一刻钟,自己就会被彻底烧成飞灰!

    强打精神,杨铁心终于在孙道长那缕元气的引导下,完成了一个周天的运转,原本的血脉之力终于缓和了下来,再过片刻,渐渐平复。

    导气归元的过程和孙道长预料中的略有差异,因为,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确实起到了一点儿帮助杨铁心提炼血脉之力的效果,也确实生出了一缕元气。

    只不过,那缕元气最终却没有归入杨铁心的丹田,而是和孙道长的那缕元气完全融合!任由孙道长如何施展手段,也无法将之剥离出来。

    没计奈何,孙道长只好暂时放弃了剥离元气的想法,转而尝试着。将这缕元气与杨铁心自身的那缕元气融合。

    可惜这个过程并不顺利,尝试了数十次后,二者依旧是冰火不容,一见面肯定就掐起来!

    到了最后,直把孙道长折腾得神疲力竭,这才不得不暂时罢手!

    打坐调息了片刻。恢复了些许精神,眼见天光已然有些发白,孙道长这才起身,飘然而去。

    待到孙道长走后,杨铁心又休息了片刻,便闭目凝神,按照刚刚孙道长所引导的炼血之法搬运玄功。

    入定的过程倒是颇为顺利,虽然没有孙道长元气的引导,可杨铁心也渐渐感到。周身的血液,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变化,仿佛被文火加热了似的。

    不知搬运了多少个周天,杨铁心却始终没再感受到那种热血的感觉,同样的,也没自血脉之中提炼出一丝一毫的元气来。

    “奇怪了!感觉明显不一样嘛!难道,一定要孙道长的那缕元气为引,才有那种暴烈的效果?”

    缓缓收功。口中嘀咕着,杨铁心再次睁开双眼。却发现,已经又是临近中午了。

    出得营帐后,依旧是先检查一下各项工程的进度,然后便是继续炼肥皂大业。

    经过两天的尝试,杨铁心这次炼出的肥皂凝固效果颇为不差。于是,杨铁心便开始尝试了另一项新产品。香皂!

    和肥皂炼制过程差不多,由于暂时还没有什么香料,杨铁心便命人多采了些花瓣加入其中一起熬炼。而且,由于炼制过程都已经基本完善,杨铁心也不需要自己全程盯着。只是随手点了两名小兵过来,又吩咐了些应该注意的事项,杨铁心便回转营帐,修炼去了。

    历时近三年的修养,杨铁心元气亏损症状已经基本全消,而且每日勤修苦练之下,九阳神功已然再有精进,第四卷已经修炼了大半!

    虽说现在有阳气过剩压制血脉之力的威胁,可杨铁心却没打算就此放弃,反而向着早日将这门功夫修成,以便冲击天地玄关,化后天为先天。

    只要能够突破先天,自然会刚柔并济、阴阳调和!

    第四卷的九阳神功,聚气效果更强,功行数周天后,杨铁心便已经觉得真气鼓荡,汹涌澎湃,胸腹之间仿佛有一个炙热的小太阳在那里烘烤着似的。

    没有来得及体会这种真气鼓胀的感觉,杨铁心又转而修炼起了那门龙虎天仙金丹诀。

    随着金丹诀的运转,杨铁心那澎湃的九阳真气很快便被消耗了七七八八,化作了一小丝的金丹元气。

    直到体内只剩下一小缕的九阳真气后,杨铁心这才再转而又搬运起了九阳神功。

    大幅的消耗过后,九阳神功的搬运速度果然快了那么一丝!而且,真气也会变得精纯那么一丁点儿!

    不过片刻功夫,杨铁心便再次觉得真气鼓荡,似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

    知道似乎找到了一门加速修炼的诀窍,杨铁心不由得大喜,遂两耳不闻帐外事,一门心思的修炼了起来。

    也不知修炼了多久,等到杨铁心再次睁开双眼,却发现,不知何时,那位孙道长已然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帐中!

    “啊!孙道长早啊!”

    凤目冷冷地横了杨铁心一眼,孙道长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早什么早!都已经入夜了!快去准备一下,我们好继续修炼!”

    面对孙道长冷面如冰的神情,杨铁心也不好多言,俩忙起身出帐,先匆匆祭了下五脏庙,这才沐浴更衣而回。而这个时候,孙道长已经盘腿端坐榻上,做闭目冥思状。

    感应到杨铁心入帐,孙道长这才睁眼抬头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还和昨日一般,你先凝心静气,修炼一次金丹功法。完了,贫道再将元气渡入你体内,行那炼血之法,且看功效如何!”

    ps:  推荐新书一本,校长放开我 书号2962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