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沐浴更衣,放松全身,以檀香安神,再借清静经涤去杂念,不觉之间,杨铁心便被孙道长引导着,进入了最深层的冥思之中。

    甚至于,连自己的大手被一双纤手抵住,两丝极为纤细的元气顺着掌心游入体内,杨铁心都浑然未觉。

    杨铁心虽然没察觉,可杨铁心体内的九阳真气,却察觉到了异种元气的入侵。

    凭着本能,九阳真气就对这缕入侵的异种元气发起了围剿。

    皓腕一震,孙道长黛眉微皱微皱,暗叹杨铁心好浑厚的真气!

    虽然惊叹,孙道长却并不慌乱,也不与杨铁心的九阳真气硬拼,但只指挥着自己的员气,游鱼一般地,在九阳真气之间钻出了一道缝隙,旋即按照某种玄奥的路线游走了起来!

    对于这股入侵者,九阳真气那是没有丝毫的客气,仿佛闻到了腥味儿的鲨鱼一般,一路衔围追杀而来。

    不觉之间,杨铁心的九阳真气,已经被孙道长的异种元气引导着走上了另一股玄奥的路线。这里不同于十二正经,也不属奇经八脉,而是一道玄之又玄的路线。

    到了这里,异种真气如鱼得水,而杨铁心的九阳真气则仿佛闯进了泥潭一般,步履维艰,每行一步,都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偏偏孙道长的异种元气,就在九阳真气前方不远处,若即若离地勾引着那九阳真气,不使之消散离去。

    这异种真气,似乎对九阳真气有着莫名地吸引力,前面的九阳真气刚刚在这玄奥的轨迹里消耗一空,后方的九阳真气立马闻到了腥味儿,蜂拥跟进。前赴后继。

    也不知游走了多久,孙道长那股元气终于完成了一整个周天的运转,最后百川归海,进入了杨铁心的丹田之内。

    而原本杨铁心的九阳真气,一路跟随而来,被消耗了七七八八后。余下的那一点儿经过那条玄奥路线的洗礼后,竟然也也变得有了那么一丝玄之又玄的意味。

    “呼!还好!这小子还不算没有一丁点儿的仙缘!如今既然打开了这金丹大道的门槛儿,想来以后的修炼应该能顺畅一些!”

    没错!孙道长就是在以自身的元气为引,为杨铁心打开那扇通往金丹大道的门。

    至于以后能否修炼得登堂入室,甚至炼成金丹,那就全看杨铁心自身的资质悟性、勤奋程度还有就是机缘了!

    “只不知若是再同时修炼孙某的这门凝练血脉的法门,会是什么效果,能否相容?”

    理论上,二者同出于内丹功法。分属同源,可毕竟还没人尝试过两种功法同修,孙道长自己也没有!自然心里没底!

    如是寻思着,孙道长并没有立即撤回自己的元气,而是以意念引导着,尝试与杨铁心的那股新生元气沟通交流。

    所谓同极排斥,异性相吸!

    但实际操作过程中,冰火相遇。很可能,是会发生剧烈的冲突。或者炸个同归于尽,或者一方以绝对的优势完全压灭另一方!

    此刻,孙道长尝试着以自己的元气于杨铁心的元气接触时,遇到的就是这一种情况。

    两股看似同源的元气,蒲一接触,就发生了激烈的碰撞。似乎隐约之间,孙老道还听到了哔哔啵啵的爆裂声。

    元气不相容,看似在预料之外,实则又在情理之中!

    对此,孙道长倒是没有太多的惊讶。连忙调整元气,与杨铁心的那丝元气分开,然后再次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小缕,换一种方式再次尝试。

    可惜此后几次三番的接触,孙道长始终都没能找到一个让两种元气河蟹相处的方式。

    如是连续数十次后,孙道长也已经被这头疼的身心疲惫,无奈之下,只得讪讪地收回自己的元气。

    功行数周,再导气归元,孙道长很是心疼地查探了半晌,这才惊觉,自己那点儿原本就烧的有些可怜的元气,不但消耗了许多,上面还染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杂质,看那气息,竟是有点儿接近于杨铁心新生的元气!

    “混蛋!”这一刻,孙道长想宰了杨铁心的心思都有了!

    “老娘我修炼了这么多年的道法,在积累出这么一丁点儿的元气,老娘我容易么?结果就这么被你这混小子给糟蹋了!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伸出纤手,对着杨铁心的脑瓜顶比划了半晌,最终孙道长还是没能下得了狠心把杨铁心一巴掌拍死!

    “罢了!反正这事儿是贫道自愿的!”

    “亏就亏吧!权当是被狗咬了!大不了,老娘我重新炼过就是!反正这元气,也就那么回事儿!估计就算积累的再多,也未必就能凝练出金丹来!”

    “连师父那般资质,都没能练出杀名堂来,最后还落个寿尽而终!贫道我就算再积累,估计能达到老师的水平那般,也就差不多了!凝练金丹,实在有点儿遥不可期啊!”

    如是寻思着,孙道长倒是心里平衡了许多,忙稳住心神,打坐调息。

    片刻后,孙道长已然调息已毕,却见杨铁心仍旧没有苏醒的迹象,便起身飘然而去!

    杨铁心这次入定层次非常的深,飘飘渺渺、朦朦胧胧之间,竟浑然未觉时间的流逝!

    等到杨铁心再次睁开双眼,竟然已经是第二日的午后了!

    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沉思了半晌,杨铁心也没记起来,这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到了第二天了?

    好像自己也没睡着啊?

    难道是被那孙老道给催眠了?

    唔,该不会,是那婆娘,对小爷我做了什么禽兽之事吧?

    起身上下检查了片刻,没发现什么状况!

    又运功内视一周,杨铁心发现。自己的九阳真气,不知为何,竟然稀薄了许多。另外,丹田之内还莫名多出了一丝的异种真气,虽只是微不可查的一丝,可在尽是九阳真气的丹田里。还是颇为显著滴!因为,周遭的九阳真气,似乎对其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排斥与戒惧!

    每当这丝真气游动之际,周围的那些九阳真气必定望风退避,仿佛老鼠遇见了猫似的!

    “这算怎么回事儿?”杨铁心不由得心中疑惑。

    抓着头皮想了半晌,杨铁心也想明白是咋回事儿。可有一点,杨铁心还是比较肯定的,那就是,肯定是孙道长那倒霉婆娘搞的鬼!

    只是。眼下杨铁心还没那么多时间去仔细琢磨这事儿,因为,外面还有一大摊子的事情需要杨铁心去处理呢!

    先去各工地检查了一遍各项工程进度,再三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又布置了一下今后几天的任务,杨铁心这才有时间回转营帐吃早饭兼午饭。

    期间,杨铁心倒是遇到了那位孙道长。

    可惜的是,没等杨铁心上前问好呢。那孙道长就已经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冷哼了一声,然后自顾自地转身而去。给杨铁心留下了一个清冷的背影。

    莫名其妙!该不是到了那啥,更年期,提前到了吧?真是个可怜的女人呐!

    暗自嘀咕了一句,杨铁心倒是没再理会此事了,而是转身出了食堂,去找昨日自己熬炼的那些东西。

    经过一夜的冷却风干。那些东西已然大抵凝固,瞟了一眼品相,杨铁心觉得,除了貌似水多了一点儿,有点儿凝固的不大坚固外。其它的还算基本满意。

    这东西非是别物,正是传说中的,肥皂!

    得益于中学时代的化学知识,杨铁心还大抵记得这肥皂的熬制过程,只是具体的配比有些不大清楚,需要仔细研究试验一番!

    如今第一次实验就能做到如此地步,杨铁心自然还算满意了!

    而且,这般熬制肥皂还有一个附带的产物,那就是,甘油!

    甘油这东西,一般人接触到不多,可这东西如果经过硝酸处理过后,就是一种比tnt还牛叉许多的液体炸药,硝化甘油!

    只可惜,这硝化甘油的威力固然够大,可性能实在太不稳定!一旦遇到震动、高温之类的就会爆炸!

    想当初,诺贝壳那厮的狗窝,就被这东西炸了无数次!杨铁心对此倒是记忆非常的深刻!

    “用来对敌,或许有些困难,可用来坑人,绝对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嘛!这东西,要慎重处理!千万不能被小朋友们知道!”

    另找了个罐子将那点儿甘油尽数装了起来收好,杨铁心这才转头开始处理那一大块儿的肥皂!

    用丝线将其割成十数块儿,杨铁心取了一块,试了试手感,觉得还算不错!又拿来洗手、洗头、洗衣服,挨个功能试了一遍,都觉得还满意!

    只要再多试验几次,将物料的配比调整到最佳,然后再将制作工艺完善一下,这肥皂基本就算造成了!

    剩下的,就是开发新品种了!

    可以加入硫磺,做成硫磺皂;加入各种花瓣香料,做成各种香皂;还可以加入皂荚、首乌之类的,做成专门洗头用的肥皂!

    不过,洗头的,好像液体更好!只是好像没有合适的发泡技术!这个留待以后再说!

    唔……,对了!既然有了肥皂、香皂,那么,香水、唇膏之类的,似乎可以尝试一下!

    另外服装、首饰之类的,貌似也是个相当赚钱的行当!尤其是女性服饰,绝对是个暴利行业,只要运作得当,不愁没钱赚!

    对了!这个时代的纺织技术似乎还有很大改进的空间,如果能实现工业化就好了!可以大幅提高产量,降低成本!

    还有就是化妆品!后世的那些化妆品不好制造,但可以让人研究一下古方啊!反正学院里面那么多师生呢,总得给他们找点儿正事儿做!

    另外,军工方面,也需要同步展开了!硝化甘油虽然不大好用,可黑火药、红衣大炮什么的,总该提上研究日程了吧!

    还有哪个造船技术,现在天王帮的战船虽然由车船改成了轮船,可还是靠人力驱动,如果出海远航的话,则还是要靠风帆。

    这可不行!局限性太大了!得尽快把蒸汽机整出来!那样的话,就可以凭水军纵横四海,横扫七大洲四大洋了!

    只是这玩意,咱也只知道原理,具体操作还是一抹黑!

    不过嘛,咱现在可是叫兽了!这种事情,只要负责动动嘴皮子就可以了!具体的课题,自然就可以将之交给手下那些学生仔们耗费脑细胞去!

    眨眼之间便冒出了一大堆的各种想法,可杨铁心并没有急着去实践,心急吃不了热乎包子嘛!此刻最重要的,就是打牢根基!

    事实上,杨铁心等人此刻虽然占领了琉球岛,可却没有急着通知洞庭湖的众人全都搬过来,只是派人通知了杨帮主,地盘已经占好,可以再过来一部分人了!

    至于其它的那些,则还要等着观察一段时间,看一下有没有水土不服的问题!

    否则,一旦那些小娃娃们都搬来之后,再闹出个什么状况来,那才叫真的麻烦呢!

    收好了第一批肥皂后,杨铁心自己留下了两块儿,余下的尽数让人送了了孙道长等女眷,然后,杨铁心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炼肥皂大业!

    忙活半天多,等到傍晚,杨铁心收拾停当后再次回转营帐时,却发现,那位孙道长居然又出现在了自己的寝帐之中!

    “你今天送来的那个,是什么东西?”依旧是一袭白袍,端坐榻上,孙道长头也不抬地开口道。

    “哦,道长是为了那事儿啊!是肥皂,就是用皂荚,加了些其它的东西熬制出来的,可以用来洗澡、洗头、洗衣服!道长可曾用过了?效果如何?”

    虽然是如此问着,可杨铁心鼻子耸动之际,已经从那位孙道长的身上闻到了一股肥皂味儿!

    “啐!”

    登徒子!这种事情,也是你一个大男人可以随便问的么?

    心中狠狠地骂了一句,孙道长却没在此事上多做纠缠,而是迅速转移话题道,“你且速去沐浴更衣!一会儿贫道还有要是与你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