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铁枪杨铁芯)正文,敬请欣赏!

    最新阅读请到()

    孙道长要忙的事情,自然就是教杨铁心修炼道家内丹功法了!

    杨铁心修炼九阳神功,阳气过盛,压制了血脉之力,阴阳失衡之下,导致子嗣艰难,对此最着急的却是急着抱孙子的杨英帮主。。

    应杨英帮主的恳求,孙道长这才亲自教导杨铁心内丹修炼之法

    道门内丹之法,虽然听起来很飘渺、很仙侠,可实际上,真正修出点儿名堂的,目前而言,孙道长自己是没亲见过的!

    就算惊才绝艳如孙道长的师父,中神通王重阳,也没连成过!是否,王老道也不会那么早就挂了!

    当然了,这道门内丹功法,调和阴阳的功效还是有的!只是能否治好杨铁心的阳亢之症,孙老道自己也没信心!

    毕竟,眼前杨铁心这情况,也是孙道长也是第一次遇到。至于这个解决方案,更是孙道长灵机一动才忽然想出来的!根本就从未试验过!绝对是开全真教之先河!

    而杨铁心,就俨然成了一只供孙老道做试验的小白鼠!

    可现在,小白鼠居然疯了!孙道长自然着急!

    能否医好杨铁心的症状,孙道长并不算十分关心。

    事不关己嘛!又不是自己急着抱孙子!

    可如果能够通过杨铁心验证了自己这异想天开的内丹修炼法门的可行性,那孙道长毫不怀疑,自己将会成为道门历史上,屈指可数的知名女修!甚至被后世之人奉为女仙,那也是非常有可能滴!

    带着这种可能成仙封神的臆想,孙老道指点起杨铁心修道来,还算尽心竭力!

    只可惜。也不知是杨铁心悟性太差的缘故,还是说孙道长给杨铁心的这门内丹修炼功法不慎高明之故,又或是什么其它的原因,总之,从自天王帮出发。到现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杨铁心的这个内丹修炼之法始终没能入门!

    没计奈何,孙道长只得先给杨铁心开了副滋阴抑阳的药先吃着,虽然不能根治,可缓解一下已是好的!

    而今。。孙道长就是刚刚命人把药熬好,正准备给杨铁心送来呢,就遇到了眼前这事儿!

    没问那些小兵们是个什么状况,孙道长径直迈步闪身来到杨铁心的面前,举目观察了片刻,孙道长发现。这为杨少侠此刻正披头散发地蹲在地上,口中神神叨叨、念念有词,手指还在地上比比画画地,不知道在干什么!

    “难道,真的疯了?男人的肾,可真的是伤不起啊!好端端大小伙子,一个阳亢之症。就给折腾成这样了,真是可怜呐!”

    心中狐疑着,孙老道抬起巴掌,就打算在杨铁心的脸上扇两下,好把这小子扇醒!

    “来人呐!”便在此事,杨铁心头也不抬地高声呼喝道。

    “嗯哼?没疯?”孙道长一愣,纤手不由得停在了当空。

    见此情形,一旁的那些小兵,有那机灵的已经第一时间开口答“到”了。

    “去给本校长拿个口大号砂锅来!再准备好柴禾!还有去辎重营取十斤肥猪肉来,不用好的,其他书友正在看:。那种猪肚囊上的烂肥肉就行!另外再弄十斤皂角,还有,再弄一大袋草木灰来!”

    虽然不知道自家校长这是要闹哪一出,可还是有几名小兵飞奔而去,各自去取杨铁心所要的事物了!

    不过片刻功夫。各项事物便都已经准备停当。

    在众人莫名的目光中,杨铁心现将草木灰倒进了水里,溶了半晌,又将灰渣都虑了出来;皂荚也打碎了榨出其中的汁液,然后一股脑倒进木灰水中;最后就是那些烂肥猪肉,也都剁碎了,倒进了水里。

    接下来,杨铁心便亲自生火,开始熬炼起来这一锅大杂烩儿来。

    整个过程中,杨铁心还拿着跟棍子,不停地在锅里搅拌。

    熬了半晌,整个锅里都已经熬成了一锅粥,杨铁心这才缓缓停手沉思了起来。。不一会儿,杨铁心又命人取来一瓶烈酒,咕咚咕咚的尽数倒进了砂锅里,接下来又是好一阵熬制。

    直到锅里的事物已经变得极为粘稠透明,没有一丁点儿的块状物了,杨铁心这才慢慢收手,命人将之抬到阴凉通风处风干。

    “杨少侠这是在干什么?”

    目睹过前番杨铁心造镜子的过程,孙道长此刻虽然诧异,可却也并不是完全不理解,只是有些奇怪杨铁心在搞什么而已。

    本就性格比较爷们儿,既有疑问,孙道长便当面直问了出来。

    “这个嘛!是在想一个赚钱的方法!成与不成,孙道长明日便知!

    “哼!”对于杨铁心卖关子的行为明显有些不满,孙道长将手中的药罐轻轻一抛,便四平八稳地掷进了杨铁心的怀里,旋即转身,轻移莲步,袅袅而去!

    “兄弟,看到没有!看来杨校长怕是真的有病啊!而且还是早有预兆啊!没看人家孙道长早都把药准备好了么?这肯定是孙道长一早就看出了杨校长的病情,这才事先预备好的!”

    “是啊!杨校长真可怜,都病得那么重了,还要坚持着给我们上课!这次领兵打仗更是亲自出马!真是不佩服都不行啊!”

    “嘘!小声点儿,别让校长听到!否则你们麻烦大了!”

    下面一阵窃窃私语声响起,自然瞒不过杨铁心和孙道长的耳朵!

    孙道长是没什么所谓,杨铁心可就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

    虎目圆瞪,杨铁心冷声开口道,“怎么着?你们是不是,一个个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想让本校长给你们加加码啊?既然如此,那明儿起,你们就接替那些夷人的班儿,都去山上炸石头去!”

    对于天王帮这些小兵而言,玩炸药包炸山开石头。实际上并不算多困难的事情,因为这种事情,杨铁心早就制定好诸般细则,只要按规定操作,基本不会遇到风险!

    那些夷人之所以死伤惨重。是因为不明就理,天王帮这些坏小子,压根儿就没告诉他们应该注意哪些事项!

    不过,有没有危险是一回事儿,是否被自家校长处罚那是另一回事儿!

    此刻见杨铁心发怒,这帮子兵痞。连忙正襟敛额,做低眉顺眼受气小媳妇状。

    威慑完了手下众宵小,抬头又见天色已然不早,杨铁心这才宣布收功,让大家赶紧回营洗漱去,然后好准备晚膳。

    饭毕。杨铁心照例在营地四周巡视了一圈,查探了一番各路明暗岗哨的布置情况,以及各种防水、放火、防台风设施的布置情况,纠正了几个疏漏之处,自觉没什么问题了,这才施施然回转自己的寝帐,准备练功休息,。

    刚一进帐。杨铁心不由得一愣,因为房间内多了一个人!似乎还是个女的!而且此刻还正坐在杨铁心的榻上!

    想是刚刚沐浴完毕不久,此刻那人身上还带着淡淡皂角与花瓣混合的清香!身着一套如雪的宽松睡袍,披散着略显湿漉漉的长发,咋一看去,杨铁心还真就分不出来者何人?

    难道是,医护队里的哪个女兵想寻求上进,主动来接受潜规则?

    又或是那里来的女鬼,看上了小爷我玉树临风的容貌,想和小爷我玩人鬼情未了?

    心中疑惑着。杨铁心一面凝神戒备着,一面迈步闪身进帐。

    便在此时,来人轻轻一捋秀发,露出了半张俏丽的脸庞。

    吓!怎么是她?

    看清了来人的容貌后,杨铁心的那点儿绮念瞬间一扫而空!几乎被吓得彻底萎了!

    因为。来者非是旁人,正是那全真七子之一的清静散人,孙不二!

    “道长,你这深更半夜的,不回房休息,跑到杨某的寝帐,却是为了哪桩?”

    没回答杨铁心的问话,那厢,孙道长径直开口反问道,“杨小子,贫道问你,那门内丹功法,你可修炼的入门了?”

    “还没有!杨某虽然按部就班地修炼了两个多月,可至今没有一丝的感觉!”

    “唔,那你且先下去沐浴更衣吧!稍后贫道自有话说!”

    这娘们儿,该不会是想潜规则小爷我吧?谈个修道体会而已,用得着沐浴更衣?又不是玩什么双修!

    不行!小爷我虽然不是畜男了,可也不是随便的人!坚决不能屈服在这娘们的淫威之下!

    “你心思不静,杂念太多!难怪始终入不了金丹大道的门槛!”目光冷冷地在杨铁心脸上扫了一眼,孙道长如是评价道。

    “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快下去准备吧!”

    被孙老道这么一说,杨铁心难得的,老脸一红,同时心中忿忿地腹诽道,还说小爷我杂念太多?难道这娘们不是对小爷我动了什么淫邪之念?

    不是最好!不是最好!

    微微松了口气,杨铁心倒是没了初时的拘谨,连忙转身出帐,沐浴更衣去了!

    不过片刻功夫,杨铁心收拾停当,同样穿了一身宽大的睡衣而回。

    这个时候,那位孙道长已经燃起了一炉檀香,此刻正手捧着一卷经书,看得正投入。

    “小子,你过来这里,做好!”

    待到二人相对盘膝做好,那厢孙不二这才这次开口道,“嗯,不错!全身放松!闭眼!意守丹田,摒除杂念,深吸气!”

    过了片刻,这才又开口道,“呼气!”

    如是数十次,直到杨铁心已然彻底放松了下来,孙道长这才转口道,“继续按刚刚的节奏呼吸!跟随我的口诀,默念,‘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