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贫道观杨少侠的脉象,壮如洪水,来盛去衰,滔滔满指,此为洪脉之相!”

    “呃,我说孙丫头,你也知道,本帮主不懂这许多。你就直说,我这侄儿,是什么毛病吧?为什么包丫头和李丫头至今肚子都没见动静?”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我说这杨帮主怎么心急火燎地拉着贫道来给杨小子看病呢!只是,让贫道一个女流之辈,来给这小子看这种病,似乎有点儿,太……

    不过也是,他一个大男人,若是被人知道有什么男言之隐,多半面皮上不好看!

    再说贫道又是方外之人!倒也没那么多顾忌!

    打定了主意,孙不二这才再次开口道,“贫道斗胆请问,杨少侠的内功修为传自何门何派?师门长辈可曾有给杨少侠讲解过这门功法的弊端及应对之法?”

    “这个嘛,杨某现如今修炼的功法,唤名九阳神功,乃是一僧人所传的一门养生之法。至于有何利弊,杨某也不得而知!”

    可怜的孩子啊!这内功,咋能胡乱练呢?尤其是这种来路不明的功夫,又没个师父指导,那绝对就是个坑啊!还是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这下,练出毛病来了吧?

    杨帮主和孙不二尽皆如斯感慨着,再次看向杨铁心之际,眼中满是同情之色!

    叹了半晌的气,那孙不二方才再次樱唇微启道,“杨少侠久病气虚,故有邪盛正衰之疾!”

    “更兼杨少侠修炼的功法偏向纯阳,阳气炽盛,灼伤阴液,冲击血脉。气盛血衰,阳盛阴衰,故有此洪脉之相,此为阳亢之症。若是在这般一味盲目修炼下去,只怕子嗣堪忧!”

    “丫头你既然看出了症状,可有诊治之法?都需什么药材?还有。这混小子要什么时候才能痊愈啊?杨某还急着抱上孙子呐?”

    “这个嘛……”听得杨英帮主如此询问,孙道长很是有些为难。

    阳亢之症,换成另一种说法,那就是肾阴虚。

    有人以为阳气越盛越好,阳气充足,则百邪不侵,可实则不然。

    不论是单纯的阳气,还是单纯的阴气,都已经是走上了邪路!

    一阴一阳。谓之道!

    单纯的修炼阴或阳,都已偏离了正途,和魔道邪路差不了多少!

    就像梅超风练九阴把自己练得鬼气森森似的,这固然是有梅超风练功方法不对的缘故,可实则也是九阴弊端的一大表现形式。

    道分阴阳,正常人的肾,也是分阴阳的。其中气属阳,精属阴。阳亢则肾气过足。肾精受损,反之则结果也相反。只有阴阳协调。生活才能河蟹。

    从医学上说,阳气过盛的话,那也是种病!表现在、唾液、血液、消化液、还有阳精等一系列内分泌液减少、质量下降,影响生育也就再正常不过了!(有点儿像广告中的无精、少精、不射x、xx成活率低啥的,可惜没有xx医院为您解忧!)

    杨铁心的内功修炼,一直都是自个摸索着修炼的。从来就没受名师指点,加之自身也不通医术,自然也不清楚这个的状况。

    而九阳神功本身又有这么个缺陷,先时杨铁心功力低微时还不怎么明显。可这段时间为了尽快恢复元气,杨铁心一直都在努力修炼九阳。两年多的积累之下,阳气过盛,这弊端自然也就渐渐显露了出来。

    实际上,纯阳至尊功也有这么个缺陷,只不过,没有九阳这么明显。而且,纯阳至尊功修到一定程度的话,要阳极生阴,阴阳协调,这个弊端自然也就慢慢消失了。当然了若是在此之前弄成不可修复的损伤,则又是另一说法了!

    至于九阳,这一路修炼下来都是积攒阳气,至阳至刚,并没有阳极生阴的那部分功法。若一直修炼下去,最终亢龙有悔,也是必然。除非能像张三丰那般自己悟出太极之法,阴阳河蟹;又或者如张无忌那般,先有玄冥神掌的阴气中和,神功刚成没多久就神奇地通了任督二脉,化后天为先天,达到阴阳平衡,方可持久。

    孙道长自认不知道这会儿还没问世的太极玄功,所以,对于杨铁心的这个症状,孙道长很是觉得棘手。

    用药的话,也不是没法开,可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的!甚至,治标能否治好,还在两可之间!

    关键在于,杨铁心那一身的纯阳功法,随着其功力越强,阳亢之症也就愈发的明显。

    若果真到了那一步,很有可能在神功大成之前就造成了不可逆的损伤,那样的话,人可就真的毁了!

    黛眉微皱,孙道长沉吟了半晌。这才开口道,“贫道可以给杨少侠开一副药方,只是,只能暂时缓解,可要想治愈,却极难,除非……”

    说到了这里,孙道长瞟了眼杨铁心,又转头看了眼杨英帮主,嗫喏了半晌也没继续。

    “除非什么?你这丫头,倒是快说呀!真是急死人了!”

    “除非杨少侠肯散去这一身的内力修为!”

    “啊……”

    此言一出,杨帮主和杨铁心二人尽皆傻眼。

    开什么玩笑?内力乃是学武之人的根本!咋能说废就废呢?

    似江南七怪那般,就凭着一点儿野路子的外门功法在江湖上厮混,结果到死都是个跑龙套的角色,根本就进不了顶级高手之列,更别说和五绝这个级别的绝顶高手相比了!

    五绝之中,即便是洪七那种以外门功夫见长的,那也是内外兼修,达到混元如一之境,方才能够位列五绝的!

    目前而言,江湖上还没听说哪个,光是修炼外功,不修练一丁点儿的内功,就成为天下绝顶高手的!

    如果废去内力修为,毫无疑问。那就相当于自断臂膀!

    基本上,这人就可以从此不用在江湖上混了!甚至有可能,还没来得及退隐江湖呢,就被人剁成肉馅了!

    惊诧了半晌,杨帮主这才犹豫着开口道,“孙丫头。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以贫道的本领,暂时还,唔……,有一个办法,杨少侠或许可以一试,只是效果如何,贫道也不敢保证,毕竟这只是贫道的一个猜测!”

    “哦?孙丫头,你且说来听听!”

    “杨帮主当知道。我全真教分属道门,修炼的是道家内丹之法。只是贫道忝为女修,一直都觉得,女修的内丹之法,应该与男修的不同。”

    “具体而言,男修内丹主修的是气,而女子修内丹则应重炼血。故而,贫道曾借鉴家师的内丹功法。创出了一门以炼血为主的内丹修炼法门。”

    “杨少侠的状况,便是阳气太盛。压制了血脉之力。依贫道之见,杨少侠不如修炼我道门的内丹法门收束阳气,借以凝练金丹,同时再配合贫道的炼血之法,提纯壮大血脉之力。如此,或可达到阴阳平衡!只是。这也只是贫道的一点猜测,具体效果如何,贫道也不敢保证!”

    “这个……”

    杨铁心闻言,很是有些犹豫,吃不准这位孙道长的话到底靠不靠谱。

    那厢。知道杨铁心是个没师父的倒霉孩子,自诩长辈的杨英帮主当下便替杨铁心做起了决断,“孙丫头,别理会这浑小子!来来来,你跟杨某仔细说一下这个所谓的内丹功法,好让杨某参考一下!”

    “唔,对了!这个不会是到你们全真教的不传秘法吧?”

    很显然,杨英帮主在问话的时候就夹杂了点儿私心,直接就从不是开问。如此的话,以天王帮和全真教现在的关系,就算真的是全真教的秘传秘籍,这位孙丫头估计也不好意思开口说是!

    而且,就算真的是,咱杨帮主也有办法弄来!大理皇宫咱都闯过了,还差你一个终南山全真教?谁要是敢耽搁老娘我的抱孙子大业,老娘我就敢跟他拼命!

    心底如此盘算着,实际上杨帮主已经下定决心了,不管有用没有,是不是全真教的镇派之宝,都先把这门所谓的内丹功法弄到手再说!

    孙不二自然不知道杨英帮主此刻心中所想,否则,保不齐这位孙道长是个什么脸色呢!说不定,当场就和这位杨帮主拔剑相向了!

    不明个中弯弯绕的孙道长,略一寻思便开口道,“回杨帮主,内丹功法,乃是修道法门,并非武艺,又非是我全真教一家独有,不在不可外传之列!”

    “况且,炼血凝丹之法乃是孙某自创,虽已归入门派典籍之列,但是否外传,贫道这点权力还是有的,杨帮主但听无妨!”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孙丫头,你且仔细给杨某说来听听!”

    “浑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给孙道长看座!还有,你自己也坐好,老老实实的听孙道长给你讲道!”

    孙不二的女丹功法,本就是自男修的内丹功法改编而来,故而,这位孙道长对于男修的金丹功法那也是相当的恁熟。

    当下,孙道长便先给杨帮主和杨铁心仔细讲述了一遍全真教的男修内丹功法,又给二人详细地解答了一番其中的道门术语。直到再三确认无误后,孙不二这才转而讲起了其自创的女丹功法。

    孙道长还算实惠,没讲那些云山雾罩的大道理论,而是直指修炼之法,讲得也相当的尽心竭力,仅仅一天的功夫,便将两种内丹功法都讲了个七七八八。

    最后,孙道长又言道,若能将两种内丹功法融合修炼,理论上应该可以控制阳气、强化血脉,最终达到阴阳平衡之功效。只是具体情况如何,还需仔细研究,希望杨铁心和杨英帮主慎重考虑!如果有什么疑问之处,也欢迎二人随时找其探讨,云云。

    扔下了两部内丹功法,孙道长袍袖轻挥,没带一片云彩地飘走了,留下杨铁心和杨英帮主,则在这里皱着眉头,认认真真地研究起了这两门功法。

    杨帮主固然武艺见识不俗,可对道法却是个门外汉,十窍通了九窍,就剩下一窍不通了!

    杨铁心更是如此,就连武艺都是半吊子的胡乱修炼,更别说这种飘渺玄妙的道法了!

    二人琢磨了一天,也没研究出个子丑寅卯来。于是,第二天一早,杨英帮主便亲自将杨铁心从家中拽了出来,鬼鬼祟祟地带着其去找孙不二道长,继续研究那两门内丹功法去了。

    如是前后折腾一个多月,杨铁心见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遂向杨英帮主提出,这研究道法的事儿是不是可以暂缓一下,要知道,原先预定好的开往浯洲岛的船只,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已经到了!杨铁心也需要去浯洲岛主持大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