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求订阅))正文,敬请欣赏!

    “孩儿他娘!我回来了!”

    寻到包惜弱等人所在的营帐外,杨铁心嘟噜着大舌头高声嚷嚷道。

    随着杨铁心这一开口,冲天的酒气喷涌而出,直把杨铁心怀中的丫丫小家伙刺激的直皱眉头。

    虽然气味难闻了一些,不过丫丫小丫头还是忍了下来。伸出小爪子扒了扒老爹的胸口,丫丫将小脑袋用力埋进了杨铁心的衣襟里,这样既舒服有不用闻老爹口中那刺鼻的酒气!

    至于小郭靖和小杨康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此刻,二小正挺着圆滚滚的小肚皮,小心翼翼跟在杨铁心的身后,四只小爪子举过头顶,晃来晃去,做随之准备搀扶状。

    杨铁心话音未落,帘栊一条,一道白影已然飞身而出,迅速搀住了杨铁心的肩膀。

    瞟了眼醉眼惺忪的杨铁心,来人不由得黛眉微皱道,“夫君怎地喝了这么多酒?也太不像话了!姐姐,你可得好好管一管他!喝这么多酒,很伤身的!”

    原来这当先冲出来的白衣人,正是杨铁心的小妾,现任古墓之主李安心。

    这厢李安心刚刚扶住杨铁心,后面帘栊卷动,包惜弱已然带着一行女眷鱼贯而出。

    眼见杨铁心喝成如此形状,就连杨英这女中豪杰都不由得眉头紧锁,更何况是包惜弱这种弱质女流了。

    “丫丫!快下来!你爹爹身上好大的酒味儿!”一面说着,包惜弱连忙上前,就要伸手将丫丫从杨铁心怀里抱出来。

    不想,小丫头撅着小屁屁,拱了包惜弱的纤手一下,又将小爪子死命抓住杨铁心的衣襟。小脑袋几乎完全钻进便宜老爹的怀里了。

    “这丫头!”见此情形,包惜弱轻嗔了一句,倒也没再多言,但只分左右和李安心一道搀扶着杨铁心回房休息。

    眼见前方酒宴已散,杨英帮主连忙带着孙不二、韩小莹二人去前面收拾烂摊子。

    这面包惜弱、李安心二人则里里外外地忙活着,又是服侍杨铁心安寝。又是给杨铁心泡解酒茶的,就连小郭靖的老娘李萍,也主动地把照顾诸小的重任揽了过去。

    略微让包惜弱放心的是,这次杨铁心的酒品还算不差,居然没耍酒疯,渴了碗解酒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了。

    服侍杨铁心睡下后,二女终于松了口气。

    “李妹妹,不如,今晚你就留着这里照顾夫君吧。我还要去隔壁照看康儿和二丫!”

    闻言脸色微红,李安心连忙欠身道,“还是姐姐留下吧!小妹我去和郭家嫂嫂一起照顾康儿和二丫便好!”

    就在二人相互客套之际,院外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这次,二人终于不客套了。

    给包惜弱递了个放心的眼神,李安心便率先起身迎了出去。

    然后,包惜弱就听到李安心的声音在院外响起道,“哎呀。是小莹妹妹啊!怎么了,可是忘了什么东西。还是说五怪兄弟那里遇到了什么麻烦?”

    “没,没有!这个……,安心姐姐,他,可还好么?”

    “他?哪个他呀?”

    包惜弱闻言,却是脸色一动。抬头瞟向杨铁心之际,不由得银牙暗咬,眼中多了几分忿忿之色。

    哼哼!花心大萝卜!多了个安心还不算,居然还敢到处沾花惹草!你等着!这笔帐,早晚有跟你算的时候!

    心中恨恨之际。包惜弱并没有留意到李安心与韩小莹后面的对话。等到包惜弱回神时,那厢,李安心已经带着韩小莹挑帘而入。

    “包姐姐,小妹调了一碗灵芝茶,解酒效果颇好,还请姐姐莫要嫌弃!”

    虽然心底不大痛快,可包惜弱毕竟不是善妒之人,再加上韩小莹表现得很是低调,没有丝毫的失礼之处,包惜弱自然不好意思发火。遂连忙起身上前,一面接过灵芝茶,一面柔声道,“有劳妹妹费心了!

    在韩小莹眼巴巴的神情中,包惜弱虽然有些不大情愿,可想到这东西确实有解酒解毒的奇效,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半扶着杨铁心起身,将一碗灵芝茶给杨铁心完全灌了下去。

    只是看着杨铁心闭着眼睛喝茶的动作,包惜弱很是有几分咬牙切齿。

    本就有些喝高了,此刻酒劲上来,杨铁心早已不省人事,自然不知道自己醉酒后的诸般情形。

    这几个月来,除了操练军士,就是忙着修炼,杨铁心一根神经绷得极紧,此刻难得的放松一次,这一觉,杨铁心就睡到了第二天日上三杆。

    宿醉之后,此刻杨铁心犹自有些迷糊,睁开双眼,迷迷糊糊的正要起身,杨铁心却发现怀中多了个小家伙,连忙低头观瞧,这才发现是自家女儿丫丫。

    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杨铁心心思转动,很快便将昨日的情形回想了个七七八八。

    “丫丫!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小丫头闻言,又在杨铁心怀里拱了几下,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坐起身来,瞪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向老爹杨铁心。

    很显然,小家伙早就醒了,只是贪图赖在老爹怀里,这才没起身。

    虽然明知如此,可杨铁心倒是没责怪小丫头,而是伸出大手在丫丫的头顶轻抚了两下道,“快起床了!走,爹爹我教你练武去!”

    听得杨铁心父女起床之声,帐外包惜弱李安心二人连忙给二人端来洗漱用品。

    二丫和独孤灭金小萝莉见奶爸终于起床,也连忙第一时间缠了上来。

    “咦?靖儿和康儿呢?”

    目光逡巡了一圈,杨铁心没发现二小,杨铁心不由得开口询问道。

    “哼!”

    小妾李安心重重地冷哼了一声,便转快步而出,给杨铁心留下了个窈窕的背影,也不知忙什么去了。

    而另一厢,包惜弱闻言,则飞速地给丫丫擦干净小脸,然后将毛巾用力掷进了杨铁心的怀里,也便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被二人的举动弄得很是有些莫名其妙,杨铁心挠着后脑勺发愣了半晌,也没想明白咋回事儿,遂转头看向年纪最大独孤小萝莉道,“她们这是怎么了?还有,靖儿和康儿呢?”

    见奶爸询问,独孤小萝莉板着小脸,昂起小脑袋,酷酷地开口道,“不知道!”

    话一出口,独孤小萝莉这才想起来,貌似,这么和奶爸说话,态度好像有点儿太生硬了!

    又歪着小脑袋沉思了片刻,独孤小萝莉这才补充道,“那两个小子,一大早就被一个姓韩的女人带出去练武去了!”

    姓韩的女人?那肯定是越女剑韩小莹了呗!

    七怪想收小郭靖当徒弟,却不受小郭靖待见,所以这韩女侠一大早的就来和小郭靖套近乎也不算啥稀奇事儿!至于小杨康,估计是买一送一,白饶进去的!这样也不会显得太过功利!

    这也没什么问题呀!那俩女人莫名其妙的,是要闹哪一出啊?

    一时之间摸不清头脑,索性杨铁心便不再多想!

    收拾停当之后,杨铁心带着几小练习了一会儿吐纳术后,眼看天色不早,便回帐吃早饭去了。

    包、李二人虽然对杨铁心存有怨念,可大事儿上却毫不含糊,等到杨铁心等人回帐的时候,早餐早已准备停当。

    而这个时候,韩小莹也已经带着小郭靖、小杨康二人晨练而回。

    “韩姑娘且留下一起用早饭吧?”

    人家毕竟是在教自己儿子武艺,身为杨家主母,虽然有些不大情愿,可包惜弱还是强忍着不快,勉为其难地出言挽留道。

    那厢,韩小莹却似乎没看出包惜弱神色的怪异,有些犹豫地瞟了杨铁心两眼,却发现杨铁心此刻正围着丫丫、二丫还有独孤小萝莉三个小家伙忙活着呢,最终,韩女侠还是咬着银牙点头应了下来。

    饭桌之上虽然多了个外人,本就有些神经大条,此外还要忙忙火火地照顾三只小萝莉,杨铁心倒是没心思理会其他,仅仅是和韩女侠点了下头便算见过。

    可饭桌上的其他人,就明显感觉到,气氛似乎有点儿不大对劲儿!似乎有点儿沉闷,那感觉,就好似暴风雨将至之前那种让人窒息的压迫似的。

    就连神经迟钝如小郭靖,也发现了饭桌上的不妙。于是小郭靖、小杨康两个风风火火地将小肚子填满后,便相携着转身而出,吱溜一声便消失不见。

    先将二丫喂饱,又照看着丫丫和独孤小萝莉吃饱喝足,等到杨铁心自个拿起碗筷开吃时,小郭靖、小杨康两个已经不知跑哪儿去了!

    对此,杨铁心倒是没有很是在意,反正这岛就这么大,也不怕这两个小家伙反上天去!

    端起饭碗,迅速将自己肚子填了个沟满壕平,这个时候,杨铁心方才来得及抬头观瞧,却正见到自家两位婆娘和韩女侠三人,正神色诡异地盯着自己。

    “你们这是干嘛?怎么这副神态?我脸上有饭粒儿么?”

    对此,包惜弱回以一个冷冷的白眼儿,李安心则重重地冷哼了一声,倒是那位韩女侠,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竟莫名其妙地,脸色绯红,欲言又止。

    就在杨铁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院外传来杨帮主语态铿锵的的声音,“杨小子,你小子终于起来了!先别急着走,正好,本帮主还有话要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