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五千大章求订阅))正文,敬请欣赏!

    “那么大人了还偷小孩子的东西,好不知羞!你们七怪果然就是丘叔叔口中的坏人!”

    “告诉你们,我家杨叔叔说了,我爹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所以我郭靖也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才不会拜你们这些坏人为师,学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铿锵的语态配合着小郭靖义正言辞的神色,此言一出,可怜圣手书生朱聪的一张老脸,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变换了半晌,仿佛开了彩帛铺似的。

    险些被憋出了内伤,可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朱聪始终想不出什么有力的辩解之辞来,最后只得掩面败退!

    被一个小毛孩儿教训,一旁的其它五怪,也同样觉得脸上烧得慌。不过众人总归不似朱聪那般感同身受,勉强还能保持着一丝的冷静。

    略一寻思,按照小孩子不会撒谎的原则,五怪就很自然地,把这事儿怪到了丘处机的头上。

    虽然六怪没明说出来,可那几乎能把人烤熟的目光里面表露出来的意思却非常明确,那就是在质问丘老道,是不是你个死牛鼻子,这过小子面前说我们的坏话了?

    丘老道当然觉得冤枉了!老道我可是在这倒霉孩子面前给你们说了几车的好话滴呀!你们倒好,不但不领情,反而责怪起贫道来,真是,岂有此理!

    心中既觉得冤枉,又觉得愤恨,可丘老道也是个有血性的人!

    要是六怪和和气气地询问,丘老道或许还会解释一番,可此情此景丘老道如果辩解,那不就相当于示弱了么?

    于是,丘老道当下就梗着个脖子和六怪对视,眼神之中似乎传达着这样一层意味:怎么着。不服,有种你们咬我呀!

    结果,七怪就更加的愤怒,目光中的温度迅速攀升,到了最后,俨然似要把丘老道给烧成飞灰一般!

    毕竟有点儿做贼心虚。又是以一敌六,几番眼神交锋之后,丘老道终于不敌,可丘老道却坚持着誓死不解释,结果就成了眼前这幅情形。

    这事儿也就王处一老道知道个一鳞半爪的,可也不是十分清楚,加上王老道也又个老实木讷的性格,自然也无法替丘老道开脱。

    至于其他人,则完全就不明白咋回事儿!

    况且。朱聪那一手空空妙手的绝技,给人的印象委实不算好,实在太过下九流了!

    结果就是,这几个人之间眼神斗法,竟没一个人出面劝阻。

    一路斗到现在,如今就在这种貌似尴尬的气氛中,众人所乘的大船很快靠岸。

    不远处,正在排兵布阵对着洞庭浪潮联系刀枪的三派小兵。瞟了一眼来船,发现是己方船只后。便对此却视而不见,依旧自顾自的扯着破锣嗓子,一面声嘶力竭地咆哮着,一面结阵将手中兵刃斩向身前的万顷波涛。

    虽然没人出来迎接,可杨英帮主等人倒也没有很是在意,依旧有条不紊地组织艄公停船靠岸、弃舟登岸。

    这厢。众人刚刚上船,便听得岛内传出仿佛龙虎之音般的长啸声!

    “这是……”

    杨英等一众武林高手闻声尽皆愕然。

    “杨兄弟果然天纵奇才!才二十余岁的年纪,便有如此修为,贫道自叹弗如啊!”

    半晌,还是丘老道率先回神儿。如是感慨道。

    “是啊!音出龙虎,此乃内力小成之相!老叫花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这本领啊!”

    “那是!杨兄弟自然是厉害的!当年在大漠之时,俺马王神就看出杨家兄弟不凡来了!只是没想到,杨兄弟竟然已经进步如斯,俺老韩拍马难及啊!佩服!佩服!”

    马王神韩宝驹当下也咧着大嘴,跟着出言附和道。看那情形,这位韩三爷丝毫没有以杨铁心成为高手这事儿为意,反而很是由衷地为杨铁心感到高兴。

    可一旁余下的几怪,脸色就没这位马王爷那么轻松了,一个个,尽皆眉头紧锁,眼神之中似有忧色,就连那一身素服的韩小莹也是如此。

    就在几人感慨之际,那厢李安心已然转头对包惜弱躬身一礼道,“姐姐且和众位英雄慢慢行来,小妹我先过去看看是什么状况!”

    言语未毕,那李安心已然展开身形,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好高明的身法!好快的速度!”

    望着李安心消失的方向,杨英帮主不由得如是感慨道。

    至于其它如丘处机、鲁有脚等人,见状也都是赞叹不已,只是六怪的脸色,貌似又难看了几分。

    “哎呀!是爹爹的声音!二娘!等丫丫一会儿!我也要去找爹爹!”

    半晌方才回过神来的丫丫娇声疾呼着,三扭两扭的就从包惜弱的怀中钻出滑到了地面,旋即迈开小脚丫,跌跌撞撞地就向着李安心消失的方向追去。

    “丫丫!别跑!慢点儿!”

    包惜弱见状,连忙快步追了过去。

    可惜,小丫头急着见老爹,对于包惜弱这个便宜娘亲的话置若罔闻。

    包惜弱虽是成年人,可根本就不通武艺。而丫丫小家伙虽然人小,可身体倍儿棒,又基本上从学走路开始就在练习凌波微步,此刻又正心急着呢,哪里是包惜弱这弱女子追得上的?

    不过片刻功夫,丫丫便将包惜弱甩开了数丈远。

    “包丫头,你别急!杨某我带着这小丫头去便是!”

    就在包惜弱心底干着急的当口,一道绿影飘身而过,眨眼之间便到了丫丫的身畔,单手一抄,便将小丫头抱在了怀中,然后展开轻功,一路急驰而去。

    杨英这个当主人的虽然先走了,可丘老道、鲁老叫花等人对此岛倒也并不陌生,当下二人引着众人快步而行,很快便来到了岛中心的一处大营外。

    而这个时候,杨铁心也正在抱着丫丫小家伙,在杨英、李安心的陪同下快步而来。一面行着。杨、李二人还不时地跟杨铁心说着些什么。

    “丘真人、王真人、孙真人、鲁长老,七怪兄弟,想不到你们竟然同时驾临,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哈哈!杨兄弟,些许时日不见。杨兄弟愈发神采飞扬了!刚刚那啸声,是杨兄弟你发出的吧?这般年纪就有如此修为,韩某拍马不及啊!”

    “韩兄弟说笑了!韩兄弟一手相马之术,出神入化,才是真正凡人难及,杨某这辈子估计也难学会!”

    “嘿嘿,韩某就这点本领,当不得杨兄弟你夸奖!”

    “杨贤弟不必妄自菲薄,你这手这练兵的本领。贫道等人也是拍马难及的!今日咱们不说那些客套的!难得相聚一次,贫道要与贤弟定喝个痛快!”

    “好说好说!既是丘道长有令,杨某自当遵从!”

    一片寒喧声中,杨铁心挨个与众人见礼已毕,这才携着包惜弱的小手领众人入营。

    中军帅帐内,身份、辈分最高杨英帮主并没有坐在主位,而是将其让给了杨铁心。

    随后又与众人客套了几句,杨英帮主便引着孙不二、韩小莹、包惜弱、李安心、李萍等女眷出了帅帐另行安排去了。至于这中军帅帐。则交给了杨铁心等一众大男人!

    唯一例外的就是丫丫小家伙,这丫头许久未见爹爹。好不容易才见到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肯从杨铁心的怀里下来。对此,杨铁心笑了一笑,也便由她。

    闲叙了片刻,杨铁心终于转上正题道,“丘道长。不知诸位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丘某奉掌教师兄之命,来给杨兄弟送书信一封!”那厢,丘老道不紧不慢地接口道。

    丘处机确实是来给杨铁心送信的,而且还是鼓鼓的一个大信封。

    待到杨铁心打开观瞧之际。却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因为,这信封内竟是一本薄薄的书册,封面上银钩铁画的书着四个大字“一阳指谱”。

    迅速回神,杨铁心抬头看向丘处机道,“丘道长,这是何意?”

    “这本功法是先师与南帝前辈交换来的武学,一直藏在重阳宫内。前番,掌教师兄前往大理,幸遇南帝前辈,得前辈允诺,这才敢将此书传给杨兄弟你!”

    “此功在治病救人方面很有奇效,又适合杨兄弟的武功路数,若是杨兄弟能够修炼有成,或许能够医好独孤丫头的伤。杨兄弟莫要推辞,辜负了南帝前辈和掌教师兄的一番好意!”

    “如此,杨某就多谢丹阳真人还有南帝前辈了!多谢丘兄还有王道长!”

    口中说着,杨铁心已然起身恭恭敬敬地给丘老道和王老道二人施礼。

    这次,丘老道二人倒是没客气,很是坦然地受了杨铁心一礼后这才起身将杨铁心搀了起来。

    一阳指的事情至此告一段落,杨铁心又询问了一下鲁长老,得到的回答是这小老头只是个陪客,纯粹是来打酱油的!顺带着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望一下在岛上训练的那些丐帮子弟!

    跟鲁长老客套了几句,最后杨铁心这才将目光转向了六怪到,“七怪兄弟大驾光临,可是有什么要事儿?”

    听闻杨铁心如此询问,柯大瞎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闭着两眼做酷酷状。

    一旁的老二圣手书生朱聪见状连忙起身道,“杨少侠,我七怪此番来寻杨少侠,乃是为了履行当年与丘道长的约定,来收小郭靖为徒的!不知杨少侠意下如何?”

    没有立即回答朱聪的话,杨铁心先转头对着一旁小郭靖开口道,“靖儿,过来!”

    身为晚辈,小郭靖一向非常的自觉,虽被留在了中军帅帐,却很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杨铁心身后的桌案旁,对着一碟茴香豆和一碟猪头肉发起猛攻。

    此刻杨铁心开口呼唤,全神投入于吃货大业的小郭靖竟然没听到。

    倒是一旁的小杨康,虽然也在不停地往嘴里塞吃的,可一直都有支起耳朵偷听。如今见自家老爹发话,连忙用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的小郭靖。

    很是有些不解地抬起头来,小郭靖嘴里叼着一大片的猪头肉。含含糊糊地开口道,“嗯哼?杨兄弟,你干啥?”

    虽然小郭靖的声音不大,可在座的哪个不是耳聪目明之辈,闻言一愣,旋即哄然大笑!

    “臭小子!说什么浑话呢?过来!到杨叔叔这里来!”

    “哦……”

    很是难得地。小郭靖小脸微红,连忙将嘴里的猪头肉猛嚼了两下,半囫囵个地咽了下去,结果因为咽得太急,直把小郭靖噎得直翻白眼。

    小杨康见状连忙上前给小郭靖捶打后背,又给小郭靖倒了杯茶水,如此折腾了半晌,这才终于帮小郭靖理顺了这口气儿。

    喘匀乎了这口气,小郭靖很是不讲究地。用袖子抹了抹嘴角的油渍,这才迅速起身来到杨铁心身旁道,憨头憨脑地开口道,“杨叔叔,您叫我?”

    被小郭靖的一连串举动险些憋出了内伤,帐中众人尽皆满脸意味深长地看向小郭靖和杨铁心。

    对于小郭靖的行为,杨铁心倒是没有太过苛责,伸出大手轻抚着小郭靖的脑袋道。“以后吃东西不要着急!还有,你娘不是有给你准备手帕么?以后要记得擦嘴要用手帕。不然的话,你娘亲洗衣服会很累的,知道了么?”

    “哦,侄儿知道了!”

    “嗯,靖儿乖!过来,叔叔我问你。你可愿意拜江南七怪为师,跟他们学习武艺?”

    “不愿意!”小郭靖闻言没有丝毫的犹豫,干净利落地回答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五怪再次被噎得直翻白眼,可面对满脸童真。憨态可掬的小郭靖,众人又实在发不起火,生不起气来。

    那厢,小郭靖一眼既出,后面的话也便很是顺溜地跟着彪了出来,“侄儿才不要学偷东西的武艺!那是坏孩子才学的!侄儿要做大侠!像爹爹和杨叔叔一样,顶天立地!才不要跟小偷学武艺!”

    “吭哧!吭哧!”

    除了五怪外,在场的丘、王老道,还有鲁长老闻言,尽皆憋得满脸通红,忍笑忍得很辛苦。

    而被小郭靖说成了坏孩子的朱聪,则一张大脸再次憋得一片酱紫,似有内出血的迹象。

    “小孩子家家的,不准胡说八道!”

    “侄儿才没胡说!那家伙就是坏银!”被自家叔叔批评,小郭靖觉得很委屈,连忙指着朱聪的鼻子出言辩解道,“当着面还偷靖儿的东西呢!侄儿没有说谎!康弟可以作证的!康弟,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嗯嗯!郭兄弟说得没错!那家伙就是坏银!连郭兄弟的匕首都偷,太坏了!”

    被两个屁大点儿的小孩儿指着鼻子说成坏银,可怜圣手书生朱聪心里纵有万般委屈,却也无法辩驳。

    “嗯!靖儿不错!咱们做人要有志气、有骨气,要做大侠!千万不能学坏!不过呢,靖儿呀,听叔叔我跟你说,这位书生叔叔呢,也不是坏人,他那是跟你挠着玩儿呢!咱以后不学这些坏样子就可以了!”

    “哦……”

    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小郭靖看向七怪之际虽然没了那么多的敌意,可也算不上友好,还是有那么几分小朋友防范坏人的意味。

    这时,杨铁心这才转头对朱聪道,“朱兄弟还请见谅,靖儿这孩子是个实惠人!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想什么就说什么!失礼之处还请朱兄弟见谅!”

    “至于说受靖儿为徒之事,杨某也知道七怪兄弟豪气干云,为靖儿在大漠奔波了数年,如此品性确实当得起靖儿的师父。不过,拜师这种事情总是要靖儿心甘情愿才好。以杨某之意,如果七怪兄弟没什么急事儿的话,不如就先在此住下,和靖儿相处一段时间。等到大家都相互了解了之后,再做决定,不知七怪兄弟意下如何?”

    “好!”

    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柯大瞎突然开口,蹦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如此,杨某就多谢七怪兄弟了!”

    “另外,关于靖儿,杨某还要多说几句。靖儿这孩子,性格内敛,心智也较常人沉稳,所以呢,以杨某看来,靖儿比较适合那种专精一路的修炼方式,实在不宜学得太过庞杂。而且,不论将来靖儿拜谁为师,这郭家戟法,杨某是一定要教给靖儿的!这些还请七怪兄弟心中有数。”

    “杨少侠此言在理,我等自无异议!”

    “如此甚好!此事就先这么定了!来人呐,且上酒来,今日杨某要与众位英雄不醉不归!”

    在座的江湖汉子,都是豪侠之辈,此刻酒席一开,气氛很快就活络了起来。

    五怪和丘处机因为相互之间有龌蹉没解开,此刻上了酒桌自然要比拼一番。可惜的是,五怪功力太差,远不是丘老道的对手,不出数十回个,便被丘处机给放翻到了桌子底下去。

    正喝道兴头上,对手却萎了,丘老道很是不满意,遂转头抓着鲁老叫花还有杨铁心二人继续斗酒。

    丘老道虽然有内力逼酒的作弊手段,可这内力也不是万能的,虽然能逼出一部分酒力,但总归还是有残留。

    于是,当丘老道遇到内力同样不弱而且精纯度还略胜一筹的杨铁心时,脸色便开始红润了起来。

    待到三人共同将一大缸的酒灌下肚里后,丘老道终于不支,“咕咚”一声栽倒在地,撞翻了盘碗数数个,汤汤水水的洒了一身。

    “王道长,这里就交给你了!”很是豪气地一挥大手,杨铁心抱着丫丫,跌跌撞撞地起身,向帐外行去,一面走着,还一面捋着大舌头道,“靖儿、康儿!跟老爹我走,去找你们娘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