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黄河帮两大帮助相继去世,原本这已经算是塌天大事儿了!

    可在杨铁心与黄河四鬼等人的掌控下,这事儿居然硬是被压了下来,仅限于黄河帮内部知晓,没对外透漏出一点儿风声。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不断黄河帮弟子被从其它地方调往真定府,而且还都是有进无出!

    除了黄河帮弟子外,还有一路人马,也在陆续被调入真定府,那就是彭连虎大寨主手下的那群土匪。

    彭连虎所部本是一伙山贼,纵横与冀、并二州之间的太行山一带。

    后来,彭连虎与沙通天结实,见水上的生意比路上的生意好做,二人便勾搭到一处,专在黄河上做那无本买卖!

    而今彭连虎被收服,杨铁心自然不能放任这伙土匪继续四处为恶、残害百姓。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这帮子土匪集体洗脑,然后送上抗金战场!如此也算废物利用,为国分忧了!说不定这帮子家伙壮烈之后,还会留下个千古英明啥的!总好过死了都被人戳脊梁骨!

    杨铁心在真定府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自然瞒不过有心之人,比如真定府的府尹。

    对于自己所辖区域内大量出没江湖人士,府尹大人表示了严重关切,并派手下衙役会同金兵前来黄河帮的据点儿,打算整顿治安,清理帮派份子。

    不过当断魂刀沈青刚拿出了赵王府的腰牌和密令之后,一众金兵及其爪牙顿时偃旗息鼓,灰溜溜地滚蛋去了。

    没过多久,中都城内的赵王完颜洪烈也受到了黄河帮众及彭连虎所部土匪汇聚真定府的消息。

    此刻完颜洪烈正在梁老头的指导下,忍辱负重、刻苦修炼呢,闻讯虽然有些狐疑,可完颜洪烈也并没有十分jǐng觉,只是派出几名王府侍卫到真定府前来刊问。

    对此,还在重伤中的彭连虎亲自出面解释道,“已经发现了杨铁心的踪迹,目前初步确定,就在真定府外几十里的一处山林里。只是敌人太过狡猾,每次都不与我等正面硬碰,屡次三番偷袭之下,黄河帮及彭家寨的弟子们都折损颇重,就连老夫这个寨主,都险遭不测!”

    几名王府侍卫虽是完颜洪烈亲信,可地位终究比不让彭连虎这个王府供奉,又见彭连虎确实受创不轻,也没敢多言,便夹着尾巴回转中都向完颜洪烈汇报去了。

    “发现了杨铁心的行踪?”闻听此讯,完颜洪烈当即大喜道,“着沙帮主、侯帮主、彭寨主等人,务必全力出手捉拿杨铁心,记住,务必要活的!”

    旋即又想起一事,完颜洪烈连忙补充道,“嗯,只要还留一口气儿,将其活着带到中都就好,其它的不须计较!”

    “回王爷的话,沙供奉等人确实在全力围剿杨铁心那逆贼,而且,黄河帮和彭家寨的门人很多都受伤不轻。属下就亲眼看到上百名伤员,就连彭供奉本人,也受伤不轻,此刻也只是勉强能下地行走!”

    “什么?彭寨主受伤了?这怎么可能?杨铁心那村夫,怎会有如此高强的武艺?”

    “回王爷的话,彭寨主确实受伤了,此系属下亲眼所见!”

    “唔,这样啊!那沙帮主他们,有没有说,是否还需要支援啊!本王不是告诉他们了么,必要时候,可以持王府腰牌,去当地调一部分府兵协助他们剿匪啊!”

    “回王爷,属下没见到沙供奉和侯供奉,据说他们正忙着入山追杀杨逆,只有受伤的彭供奉还有那些受伤的黄河帮弟子留在真定府内!至于当地的府兵,属下没见有调动的迹象!”

    “嗯,很好!孤王知道了!你且先下去吧!”

    等到几名王府侍卫尽皆退下,完颜洪烈这才转头对梁子翁老头道,“梁仙长,这事儿,你怎么看?那杨铁心,果真有如此高明的武功么?比起如今的本王,又如何?”

    “这个嘛……”

    梁老头的独眼中闪过一丝的犹疑,斟酌了片刻这才开口道,“杨铁心的武艺到还在其次,关键是,这小子被卑鄙无耻、yīn险诡诈!”

    “仅论武艺,那小子远非梁某的对手,也比不上彭寨主,可我等却相继栽在那贼子手中,其yīn险程度可见一斑。”

    “至于说比武,这世上,武艺并不是万能的!其它,诸如天时、地利、人和等也都极为重要!高手相争,生死的分别并不全在武艺之上。”

    梁老头虽然话说得委婉,可完颜洪烈还是听明白了,自己武艺比不上杨铁心,要是生死决战,自己也多半是被虐杀的命!

    虽是如此,完颜洪烈却丝毫不觉得丢面子,也没有一点儿沮丧之意。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毕竟自己是个堂堂的金国王爷,习武只是为了更好地保命,不可能和杨铁心那村夫去比武的!

    况且,完颜洪烈学武这才几天啊?能有如此本领已算不易了,假以时rì,未必就不能超越杨铁心那村夫!

    当然了,这得有个前提,就是杨铁心还能活那么久!

    不过,此刻的完颜洪烈,显然没有让杨铁心活太久的打算。

    沉吟了片刻,完颜洪烈便转头唤过几名侍卫,低声吩咐了起来。

    随着完颜洪烈一道道命令传出,几名王府侍卫纷纷快步而出,直往真定、大同、河间诸府赶去。待到这些王府侍卫各自赶到没多久,各府便纷纷抽调府兵,往真定府合围而来。

    而这个时候的真定府内,杨铁心照例每天到晚都在忙碌,给黄河帮还有彭家寨的一众土匪打手们催眠、洗脑,还要顺带着给彭连虎、黄河四鬼等人巩固疗效!

    此外还有一宗在杨铁心看来比较重要的事情,就是融合逍遥派的千里搜魂传音与九yīn真经中的移魂。

    这两门功法都分属道门,又都侧重与摄魂催眠,可运功方法截然不同,外在手段也迥然各异。

    千里摄魂传音是以声音惑人心神,而移魂则主要靠肢体动作与眼神来催眠对方,行功方式上二者也没有丝毫想通之处。

    也正是因此,杨铁心每次转换功法之际,都感觉有些晦涩,心神消耗也颇为剧烈,每次全力施展出催眠手段后,都好似大病了一场般,很是有些虚弱。

    而今,杨铁心要做的,就是把这两部功法彻底融合,最好再能加以改进,弥补其中缺陷。然则,这两门功法的创立者,都是jīng彩绝艳之辈,远非杨铁心这个半吊子武林低手可以比拟的,想要将之融合谈何容易,更别说加以改进完善了!

    声音、目光、动作,这三者,有何共通之处呢?

    用力挠着脑袋,杨铁心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