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什么?师兄他,遇害了?怎么回事儿?师兄他武艺那么高,怎么会遇害呢?说!你是不是在欺骗某家?!说!”

    那黄河帮弟子被侯通海掐着脖领子,有些喘不过来气儿了,手刨脚蹬了半晌,却挣扎不脱侯通海的手臂,片刻功夫就已经面皮发紫,眼看再有片刻就要横死当场了!

    这个时候,侯通海也终于回过神来,旋即一甩手,恨恨地将那命黄河帮弟子掼在地上。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副帮主,小的这里有彭寨主还有四位少寨主的手书,副帮主看过便知!”

    终于喘匀了这口气儿,那名黄河帮弟子也不敢多言,连忙自怀中取出了两封书信呈到了侯通海的面前。

    侯通海人虽然浑了些,做事儿不经头脑,可斗大的字还是能够认识个三五筐滴,一封书信磕磕绊绊的,侯通海也勉强能够看得懂。

    而彭连虎和黄河四鬼给侯通海的书信也非常的简短,只有半张纸,寥寥不过数十个字。

    就是这两封总计不过百余字的书信,侯通海反反复复看了近半个时辰,然后又琢磨了小半个时辰,这才总算大致弄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大体上,这两封信是说,杨铁心神秘地出现在真定府,趁着沙通天不备,暗下毒手,杀害了沙通天。不过,在沙通天的垂死挣扎,以及众黄河帮弟子的拼命攻击下,那杨铁心也受伤不轻,此刻正躲在常山的某个角落里舔伤口。

    现如今,黄河四鬼和彭连虎都已赶到真定府,正在积极准备围剿杨铁心,只是还缺少个主事儿的人,故而请侯通海这个副帮主过去主持大局,云云。

    自家师兄挂了,几个师侄请自己过去撑场面,素来义气为先的侯通海也没多想,当下便点起一队黄河帮jīng锐,杀气腾腾地直奔河间府而来。

    当侯通海赶到真定府的时候,已经又是一个傍晚了。

    这个时候,黄河四鬼正身着丧服里里外外地忙活着,一队队的黄河帮弟子被四鬼指挥得团团转。只不过四鬼平素脑子就不算十分灵光,此刻慌乱之下,更是进退失据,将那些黄河帮弟子折腾得焦头烂额、不知所谓。

    “四位师侄,你侯师叔我来了!”

    见此情形,侯通海高呼着就闯进了内院。

    不论是侯通海,还是黄河四鬼,都是那种比较彪的xìng格,平素里关系还算比较融洽,此刻叔侄重逢,自有一番寒暄。

    只是粗心的侯通海并没有注意到,四鬼的神情,似乎都有点儿怪异。

    这厢,侯通海刚刚和四鬼寒暄完毕,正准备开口详细询问沙通天的事情呢,院外便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

    连忙转头观瞧,侯通海却正见到几名黄河帮弟子簇拥中被抬出来的彭连虎。

    此刻,彭连虎的样子那是非常的惨,胸前缠着不知多少层的布带,隐约之间还可见布带缝隙之间有血sè渗出。

    旧友重逢,侯通海连忙上前一步,如以往一般伸出大巴掌拍着彭连虎的肩头,瓮声瓮气地开口道,“彭兄弟,是谁把你伤成这样?你且与某家道来,侯某这就给你报仇去!”

    本就受创不轻,此刻再被侯通海拍中肩头,彭连虎那刚刚接好没多久的肋骨当即错位。

    这下可把彭连虎疼坏了,哼哼呀呀、龇牙咧嘴了半晌,话还没说出口,额头已经满是汗珠了。

    倒是一旁的断魂刀沈青刚还算有几分眼力,见状连忙上前拉住了犹自有些彪呼呼的侯通海道,“侯师叔,彭叔他受伤了,您可得下手轻点儿!”

    终于意识到不妙,侯通海讪讪一笑,半晌方才开口道,“彭兄弟,俺就是个粗人,你别介意啊!你别介意啊!”

    老子很介意!老子非常的介意!老子我介意得,恨不得你现在就去死!

    心中恨恨地想着,彭连虎脸上却不动声sè,故作大方地摆了摆手,这才自顾自地低头,又小心翼翼地正起了胸前的肋骨。

    也不知彭连虎的肋骨究竟断了多少根,刚刚又错位到什么程度,反正彭连虎是在那低着头忙和了小半个时辰还多,直到把自己折腾得汗出如浆,这才勉强接好收工。

    闭目养神来了片刻,彭连虎终于把这口气而喘匀乎了,这才缓缓抬头,沉声开口道,“侯兄弟,我们且先入后堂叙话!”

    说完,彭连虎便转头吩咐身旁的几名黄河帮弟子抬着自己入内堂。

    意识到自己已经犯错了,此刻侯通海那是非常的老实,亦步亦趋地跟在彭连虎的身后,俨然犯了错误正准备接受批评教育的小学生一般。

    心中惴惴的侯通海并没有注意到,此刻,黄河四鬼已经悄无声息地退下,转头出院去安排侯通海所带来的那些黄河帮弟子去了。

    这厢,入得内堂后,彭连虎并没有在刚刚的事情上和侯通海继续纠缠,而是非常心平气和地先和彭连虎寒暄了起来。

    片刻过后,黄河四鬼已然再次转回,并各自隐蔽地向彭连虎点了点头,彭连虎这才转口正式进入主题道,“侯兄弟可知道,沙兄是如何死的?”

    闻言,侯通海那本就容量不是很大的大脑就更是堆满了糨糊了,半晌这才诧异地开口道,“你们先时不是说了,是被杨铁心那逆贼偷袭致死的么?怎么,难道不是?那又是谁?”

    “这个事情么,说来话长啊!”

    “那彭兄弟就长话短说!”

    “唔,这个嘛,此事说来也是,也不是!”

    “彭兄弟,你这话好没道理,到底是,还是不是啊!真是急煞人也!”

    “侯兄弟你且听我说,事情是这个样子滴……”

    似乎刚刚被侯通海那一巴掌拍惨了,此刻,彭连虎刚说了没几句,便已经满头是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也越来越小,渐渐气若游丝。

    事关自家师兄遇害的问题,那厢,侯通海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彭连虎的状况,待到有些听不清了,这侯通海便连忙起身,向彭连虎近前行了几步。

    不觉之间,侯通海就已经行到了彭连虎的近前,一双大耳朵,也不由自主地伸到了彭连虎的嘴边。

    急切之际,侯通海并没有注意到,对面的彭连虎,已经非常隐蔽地,将手摸向了腰间的判官笔!

    “噗!”

    没等侯通海意识到危机呢,一支判官笔已经径直没入了侯通海的小腹。

    “彭兄弟,你怎能如此?刚刚那一巴掌,侯某真不是故意……?”

    不待侯通海把话说完,后面的黄河四鬼已然蜂拥而至,分别自背后架住侯通海的四肢,而前面,彭连虎则怒目圆睁,判官笔上下翻飞,不停地在侯通海的胸腹之间没入拔出!

    ps:这周一开始上签约作者榜,然后就是一连串锁定,今天下午刚刚解锁,然后马上又锁定了!据一哥们说,这是有人故意坑人的结果,对此表示十分无语。弄得人连码字的心情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