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打金兵,果然练功升级的最好选择啊!经验多,还不费血!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杨铁心转战数千里,大大小小的作战近百次,杀死金兵数以千计。

    相应的,杨铁心的收获也非常的丰富。

    杨家枪法自是不消说了,已经被杨铁心磨练得熟得不能再熟了!

    自觉短时间内,杨家枪法似乎没法再有jīng进,杨铁心便转而修习掌法。

    龙象般若掌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十招,基本没啥技巧可言,纯粹是以蛮力压人,至少在杨铁心看来确是如此。只要功力够醇厚,任你是人是马,甚至是狮虎大象什么的,尽可一掌拍飞、打残。

    这路功法施展了上百遍后,杨铁心也便觉得差不多了,遂转而修习天山六阳掌。

    易经之中,六为yīn,九为阳。

    所以天山六阳掌,实际上并非纯阳,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天山yīn阳掌。

    这路掌法,发力之际,讲究yīn阳揉合,yīn中有阳、阳中有yīn,各种yīn阳变化的不同组合,方才是天山六阳掌真正的奥秘。

    也正是因此,修习天山六阳掌才会有一个附带的功能,那就是可以炮制出生死符。

    杨铁心的内功以九阳神功为根基,又融合了纯阳至尊功,可谓是至阳至刚。而目前,杨铁心还没将这门功法修炼至阳极生yīn的地步,虽然也能自yīn六脉中提炼出一丝纯属xìng真气,可数量极少,相对于纯阳至尊功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也正是因此,杨铁心暂时还无法领会这天山六阳掌的真正jīng妙,但只凭着雄浑的内力施展出纯阳掌法,强杀敌人罢了。

    故而,这天山六阳掌,杨铁心修炼了一段时间,也便到了瓶颈。

    倒是那路天山折梅手,真正给了杨铁心太多惊喜。

    天山折梅手并非是一门武功,而是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法的组合,其中还融合了剑法、刀法、枪法、鞭法、抓法、斧法等诸般兵刃的jīng要,是真正的绝顶武学。

    而今杨铁心与手持各种兵刃的金兵对敌,方才真正开始领悟到了一些天山折梅手的jīng妙。只可惜,每次对敌,杨铁心都要小心防备不被金兵大队人马围困住,故而没有太多的时间在战斗中认真体会。

    饶是如此,杨铁心也是每战下来都颇有收获,战罢梳理一番后,都会觉得武功境界颇有jīng进。尤其是当杨铁心将天山折梅手与杨家枪法融和后,更让杨家枪法的威力颇有增加,虽然现下还不到质变的时候,可每天都有量的积累。

    只要杨铁心能够真正将杨家枪法和天山折梅手融为一炉,杨家枪法的威力必然再次暴增,甚至能够与绝顶武学向比肩也未可知!

    又一次消灭了一股金兵,带着这种修为jīng进的欣喜,杨铁心逃离作案现场,趁着夜sè,一路向北疾驰两百多里,在第二rì的天明前赶到了河间府境内。

    照例,杨铁心先是寻了个隐秘的山洞休息了大半rì,养jīng蓄锐已毕,自觉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后,这才拖着铁枪施施然出山。

    这次杨铁心没打算在河间府闹事儿,因为这里离中都太近,事情闹大了,很容易引起完颜洪烈的jǐng觉。

    借着夜幕的掩护,杨铁心悄悄地潜入河间府,打算先寻个地方打打牙祭。

    以杨铁心的身形样貌,自然不可能在公众场所公开露面,那样的话,暴露的风险太大。

    鬼鬼祟祟地隐在某个yīn暗的角落逡巡了一圈,杨铁心认准了一座酒楼的方位,就打算摸进去弄点儿吃食祭一下五脏庙。

    这厢,杨铁心还没等动身呢,就听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老、老、老大,你、你、你、你说,这、这、这次,师、师、师傅,派、派、派咱们出来,到、到、到底为啥?难、难、难道,那、那、那个杨铁心,会、会、会在这里出、出、出现不成?”

    哦?找我的?闻听此言,杨铁心倒是一愣,旋即藏好身形,侧耳倾听了起来。

    但闻,另一个略显沉稳的声音开口回答道。

    “老四,你知道,为什么咱们师兄弟四人当中,我是老大么?”

    “为、为、为、为什么啊?”

    “因为我最聪明!”

    “是是是!老大,自、自、自、自然是最、最、最聪明的了!可、可、可是,这、这、这和咱们来这儿,有、有、有啥关系啊?”

    “聪明人就该知道,什么话该问,什么不该问!”

    “啊?不、不、不,不懂!”

    “不懂就对了!你只管听我的便是!这次,师傅既然让我们来此寻找杨铁心,咱们只管发动派内人手全力寻找便是!至于其他的,又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哦……”

    “你还别不服气!咱们黄河帮也算是黄河两岸有数的大型帮派来吧?可放眼整个中原,咱们黄河帮,最多也就算得上是二流!远的不说,但只一个铁掌帮,就足以稳压咱们黄河帮。更别提什么天下第一大帮丐帮。”

    “嗯!嗯!老、老、老大说得对!”

    “似你我这般,虽然拜得名师,又闯下了黄河四鬼的名号,可毕竟学艺时间有限,离真正的高手,可是还差得远着呢!”

    “哦……”

    “将来,咱们兄弟要想出人头地,还不是要靠师傅他老人家帮衬着?”

    “那、那、那是自然!”

    “眼下,师傅既然给咱们派下了任务,咱们只管去做好便是!至于为什么这么做这种高深的问题,可就不是你我可以知道的了!”

    “哦……”

    似懂非懂地,那老四点了点头,便亦步亦趋地跟上了前面的老大!

    黄河帮?黄河四鬼?他们师傅难道是黄河帮主鬼门龙王沙通天那家伙?

    他们怎么在这里?还来寻小爷我的晦气!莫非他们已经投靠了完颜洪烈那厮?

    如是想着,杨铁心也顾不得去寻找吃食了,连忙小心翼翼地跟上了这二位。

    仗着凌波微步的玄妙,杨铁心一路行来,悄无声息、如履平地,很是轻易地,便尾随着二人到了一所高大的宅院前。

    望着那两个小青年消失的背影,杨铁心轻轻点头,却没有急着去寻这哥俩的晦气,而是小心翼翼地翻进宅院,循着厨房方位骞了过去。

    不愧是大户人家,厨房的吃食就是丰富,仅仅是逡巡了一圈,杨铁心便找到了两只烧鸡、二斤牛肉,一坛老酒。

    寻了个偏僻之所风卷残云般地填饱了肚子,杨铁心又准备了一番,这才再次翻身而出,四下观望了片刻,便向着一处有灯光的院落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