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李安心不知从哪儿淘弄出来的一个小小白玉匣,杨铁心很是诧异地问道。

    “自个儿打开看不就知道了!”

    慵懒地躺在榻上,李安心并没有动手,也没给杨铁心解惑的意思,而是凤目含情地白了杨铁心一眼,如是回答道。

    “小娘皮,还反了你了!”

    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再次惹来李安心一个妩媚的白眼,杨铁心这才上前伸手打开玉匣。

    匣里是一叠薄厚不一的丝绢书册,厚的有数十页,薄的只有两三页

    伸手取出一本绢书,但觉入手轻滑柔若无物。

    心中诧异着,杨铁心抬眼观瞧,单见绢书首行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大字,“纯阳至尊功”。

    眉毛微挑,杨铁心抖手将之扔在一旁,又伸手取出了另一册书卷,这次是《北冥神功》。

    将之放到一旁,再取,《小无相功》,再取,《六荒八合唯我独尊功》、《凌波微步》、《白虹掌》、《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等等,林林总总,不下十数册,而且功法驳杂,拳、掌、腿、剑、暗器、内功,什么都有。

    “这是何意?”

    “笨啊!你!这是让你给丫丫挑几门主修的武学呢!”

    “这些我又不懂,怎么给她挑啊?”

    “笨死了!不懂你不会先学啊?等你学会了再教丫丫,不就行了?”

    “啊?……”

    到了这会儿,杨铁心也算回过味来了,感情,李安心这是嫌自己武功太低,变着法的让自己学点儿高级武学呢!

    只是,这里不是活死人墓么?怎么搞出这么多的逍遥派武学来?

    等等,这小娘皮好像是西夏的,莫非是,那一家的后人?

    不过嘛……

    “对了,丫丫的师父,可曾想过都要教她什么武艺?”

    死木头!臭憨货!大笨牛!

    心中暗骂着,李安心略一琢磨,这才开口道,“丫丫年纪太小,宫主他只教了丫丫一路轻功,凌波微步,而且还没教完呢。”

    “至于内功,宫主本意,是教他六荒八合唯我独尊功。这门功夫,乃是由纯阳至尊功逆转而来的,是我逍遥派一位前辈奇人所创。纯阳至尊功至阳至刚,只适合男子修炼,不过逆转之后却属xìngyīn寒,适宜女子修炼。宫主自己修习的便是此功。至于掌法,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都不错。”

    前辈奇人?是天山童姥吧?如果那功夫真是她所创,呃,好像那天山童姥六岁就开始修炼这门六荒八合唯我独尊功了吧?果真是,奇人呐!佩服佩服……

    心里腹诽着,杨铁心口中却道,“纯阳至尊功?怎么听上去,和我修炼的九阳神功差不多呢?”

    “你修炼的功法叫九阳神功?哪儿来的?我怎么没听说过世上还有这么一门功法?”

    “是一门养生功法,是我从少林一个扫地的和尚哪里学来的,练气效果极佳。”

    养生功?扫地的和尚?天啊,这得多垃圾的功法啊!难怪这憨货武艺这么差!打几个小喽啰都那么费劲!当初要不是本姑娘受伤那么重,也不至于被这憨货所救啊!

    虽是如此寻思着,可话到了李安心的口中却成了,“哦……,那夫君倒是可以借鉴一下这门纯阳至尊功,二者或有相通之处,取长补短之下,或有裨益。”

    “那路轻功,凌波微步,夫君也是一定要学的。丫丫虽然练过一段时间,可还远未纯熟,还需夫君随时提点。还有,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生死符的暗器手法也必须学,传音搜魂,龟息功,也是行走江湖必备武学,夫君万务不可轻忽。”

    “可是,丫丫还小啊,用不着一下子就学这么多吧……”

    榆木脑袋,气死姑nǎinǎi我了!咋就不能开窍一点儿呢!

    “笨呐!你!等丫丫到了想学的年纪,你再现翻书,还来得及么?”

    最后,还是李安心纤手一挥,自作主张地将纯阳至尊功、凌波微步、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生死符、传音搜魂、龟息功等一摞秘籍塞入了杨铁心的怀中。余下的,则被李安心再次打包锁了起来。

    望着怀中厚厚薄薄的一堆小册子,杨铁心颇有些无语。

    其实我想去学九yīn真经啊!

    只是这话杨铁心只能在心底腹诽下而已,却没法说出来!不然,怎么解释自己知道古墓里面有重阳遗刻啊?

    不过,眼下还有比学武更重要的一件事儿,那就是要回转重阳宫。

    明明是出来接女儿的,结果,忽然多出个女人来,还附带着送了个小拖油瓶的便宜女儿。这事儿,该怎么向自家老婆解释啊?对此杨铁心很是有些头痛。

    可是,再头痛,也得直接面对啊!

    “重阳宫?不去!宫主和王重阳那牛鼻子生前就不怎么对付,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的。姑nǎinǎi我才不去重阳宫看那群大小牛鼻子的晦气脸呢!”

    转头又见杨铁心的脸sè有些难看,李安心这才醒悟,连忙道,“依妾身之见,不如夫君把包家姐姐等人尽数接来这古墓之中,咱们一家就在此和和美美的过rì子岂不更好?”

    “靖儿和康儿的武功,也用不着那些牛鼻子们教,咱们自家武学多的是,哪样不比他们重阳宫的高明上百倍?”

    还有一点,李安心没说,那就是,活死人墓,这可是自己的主场啊!就算那位包家姐姐是正房,也不好在此欺负我这小三吧?

    “不行!康儿已经拜丘道长为师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此事断没得商量。至于靖儿,武艺某家自会教导,这些太过花俏的武学他也学不来,某有一门龙象般若功,最是适合他了。靖儿心思单纯,暂时先学这一门功夫就够了。”

    “再说了,这古墓之中,暗无天rì的,咱们这些身俱武艺的还好说,惜弱还有郭家嫂嫂都只是个普通人,根本不适合在此居住,此事毋庸再议!”

    杨铁心疑似发火,李安心也不敢多言,连忙低声下气,小心翼翼地回道,“妾身听夫君的!只是,这活死人墓乃是林宫主辛苦创下的基业,妾身是万万不敢轻易舍弃的,还请夫君原谅则个!”

    李安心的主意打得很正,只要守住古墓这一亩三分地,自己就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了,如果能够挟裹住丫丫和二丫这两大杀器,那就更妙了!

    否则,万一真个进了杨家门,保不齐,就要受大房的气!尤其是那大房已经有了儿子的情况下!这当小妾的,rì子就更难过了!

    居家过rì子,可不是谁武艺高,谁就能当正房的!那是要讲究心计的!宫廷出身的李安心对此那是颇有感触,是以才坚决不肯跟杨铁心回家受那位包家姐姐的领导。

    李安心不肯出古墓,杨铁心也不好勉强。于是,又在古墓逗留了两rì,杨铁心便带着丫丫和二丫回转重阳宫。只是同行的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孙嫂。

    按照李安心的吩咐,孙嫂的任务就是,待到丫丫和二丫拜见过了包惜弱后,负责把两个小家伙接回古墓,免得被杨铁心这便宜老爹把俩丫头给拐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