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杨铁心并没有如计划中的那般回转前山,因为二丫和李安心的问题还没解决。

    杨铁心倒是想让李安心带着二丫一起去重阳宫见包惜弱母子,奈何,李安心坚决不从。

    连个名分身份都没有,李安心自然不会如此就去见杨铁心的正牌老婆。

    而李安心虽有胡人血统,可毕竟是女子,又自幼受汉家礼仪熏陶,自然不可能当面锣鼓地直接跟杨铁心讲条件。

    双方沟通不下去,问题自然就没法解决。

    问得急了,李安心那小娘皮就跟杨铁心甩脸sè,言道找你自个老婆去吧,才不要你管我们娘俩儿死活!

    可当杨铁心真的作势yù走的时候,那小娘皮当即对着二丫的小屁屁伸出罪恶的玉手!

    似乎也知道便宜老爹要抛弃自己,一收到李安心的信号,二丫小吃货当即放开喉咙嚎啕大哭。

    眼见便宜女儿二丫哭得惊天动地、肝肠寸断,杨铁心自然狠不下心肠就此一走了之,连忙回身来抱着二丫摇哄。

    如是三番,一天的时间便在杨、李二人斗法,及二丫小丫头被虐与被哄之间渡过。

    虽则白rì里对杨铁心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可到了晚上,李安心却又和杨铁心挤到了一张床上,且美其名曰,要照顾丫丫和二丫。

    摊上这么个便宜老娘,二丫那孩子,可真倒霉!难怪后来会养成那么暴戾恣睢的xìng格!看来多半是被这小娘皮欺负出了心理yīn影来了!

    心中腹诽着,杨铁心却也不得不认真地考虑起了如何处置这个小娘皮的问题。

    照目前的情形看,甩估计是甩不掉了!

    可是,不甩的话,就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着俺回去呢!

    实在不行,就强推了算逑!老子还就不信了,等成了老子的女人了,丫的还敢跟老子扎刺儿!胆敢不服,家法伺候!要是再不服,直接一纸休书,休了去鸟!

    打定主意,杨铁心侧头瞧了瞧,见一旁的丫丫和二丫都睡得香甜,遂悄悄地翻身转向另一侧的李安心。

    似是察觉到杨铁心的不轨之举,那李安心小娘皮呼吸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不过却没有睁眼,而是继续做假寐状。

    “安心!”

    杨铁心出声轻唤道。

    小娘皮眼皮跳了跳,继续装睡。

    伸出大手,捉住李安心的一只玉手,杨铁心以小拇指尖在其掌心轻轻挠了两下。

    小娘皮玉手轻抽,却没有抽动,旋即不再挣扎,继续假寐。

    得到这小娘皮的默许,杨铁心xìng致高涨,一双大手滑进李安心的衣襟,迅速攻占剩女峰高地,揉面一般地肆揉捏了起来。

    要害被袭,李安心小娘皮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嘤咛”一声娇吟。

    虽然声音不算很大,可却在这静谧的夜里却显得异常明显。

    似乎被异声吵到,念慈小吃货咂摸咂摸小嘴,“咿呀咿呀”地嘟囔了一声,旋即又皱着小眉头轻唤道,“爹爹!”

    闻言,杨铁心那刚刚高涨起来的yù火瞬间消退了大半,连忙舍了手中的软馒头,伸手捉住丫丫的小爪子,将一缕九阳真气缓缓渡入小丫头体内。

    感觉到了老爹的存在,小丫头眉头迅即舒展,吧唧吧唧咂了几下小嘴,含含糊糊地嘟囔了两句,很快便沉入了梦乡。

    闹了这么一出,李安心也顾不得装睡了,连忙睁开眼睛观瞧,直到穆小吃货终于入睡,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

    旋即又发觉不对,因为,自己胸前,貌似还压着一只罪恶的五指山。

    死憨货!臭流氓!登徒子!急sè鬼!

    心中忿忿地想着,李安心却没有去打掉杨铁心的黑手,反而伸出玉手,jīng准地捉住了杨铁心腰间的一团软肉,拈、提、旋、转,一连串的动作,仿佛行云流水一般,直把杨铁心掐得张着大嘴,仿佛蛤蟆一般直抽凉气,却又不敢弄出一点儿声音来。

    半晌,杨铁心方才从这蚀骨的疼痛中回过神来,虎目一瞪,恶狠狠地瞟向李安心那小娘皮,意思很明显,你个小娘们儿,这是要闹哪一出?

    面对杨铁心的逼问,李安心只是不屑地拿目光瞥了瞥杨铁心那仍旧落在自己酥胸上的一只爪子。

    “误会!误会!绝对是个误会!”

    杨铁心小声嘟囔着,讪讪地收回了罪恶的黑手。

    “哼哼!没胆鬼!有贼心没贼胆!不是男人!”

    以鼻孔出气,李安心同样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岂有此理!你个小娘皮,还反了天了了!胆敢嘲笑你家杨大爷不是男人?丫的,大爷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

    本就阳气过剩,白rì里又被这小娘皮的手段弄得满腹怨气,此刻再闻听此言,杨铁心只觉得一股一股邪火自腹间升起,瞬间烧遍全身,仿佛每一根汗毛、每一个细胞都被点燃了一般!

    被李安心刺激得当场炸毛,杨铁心再也顾不得考虑什么后果问题,当下一翻身,狗熊般雄壮的身躯便压在了李安心的身上,不待连安心回过神来,杨铁心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恶狠狠地向着李安心的樱唇咬下。

    进攻!进攻!再进攻!

    在李安心惊诧莫名的目光中,杨铁心的粗糙的大舌头很快撬开了李安心的樱唇,旋即一路攻城略地,和李安心的丁香小舌纠缠到了一处。

    初时,李安心还下意识地伸出玉手,象征xìng地在杨铁心的胸口推了那么两下,以示抗拒之意。可片刻过后,李安心便被杨铁心那浓郁的男子气息所感染,渐渐沉浸其中,一双玉手也由推改环,紧紧勾住了杨铁心的颈项。

    一个妾有情,一个狼有意,二人很快便勾搭到一处,交流也不再满足于唇齿之间,相互探索之际,不觉便已宽衣解带,坦诚相见。

    然后,便是,水到渠成,生米煮成熟饭。

    只是由于一旁还有丫丫和二丫两个小丫头,二人煮饭的过程虽然激烈,可却有点儿沉闷,一点儿也不敢放开手脚尽情施展。

    不过这种细火慢工的煮饭,倒也适合李安心这个中生手。二人你来我往,相互煎熬了不知多久,久到李安心都不记得有多少次那种极限的快感,整个人已经麻木,意识都开始涣散了,这才白开水遭遇特仑苏,算是把饭彻底煮熟,筋疲力尽之余相拥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