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新的一天自嘹亮的婴孩啼哭声开始。

    迅速惊醒,李安心手忙脚乱地自杨铁心胸口爬了起来,迅速俯身抱起丫丫,到角落的溺桶里给小丫头把嘘嘘。

    嘹亮的啼哭声仍在继续,杨铁心也连忙起身,一把抄起二丫,紧跟着李安心的身影,给二丫把嘘嘘。

    给两个小丫头洗脸、刷牙、穿衣服,俩人里里外外折腾了近两刻钟,才把两个小丫头拾掇完毕,又给两个小丫头喂了点儿羊nǎi,至此,二人方才有时间顾及自身。

    呼!还好,睡袍还在,身体也没什么不适!看来昨晚没发生啥状况。

    念及此处,李安心微微松了口气,同时,心里还微微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失落。

    那憨货,怎地如此不解风情?还是说,姑nǎinǎi我真的已经老了,根本就没吸引力了?

    另一厢的杨铁心却没想这么多,收拾完二小,杨铁心下意识地就去找铁枪,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古墓,铁枪根本就没带来,二小也不是小杨康和小郭靖,而是丫丫和二丫。

    没带就没带吧,武艺可还是要练的!而且,丫丫也这么大了,该学些基本功了!

    如此寻思着,杨铁心沉声开口道,“丫丫,走,和老爹学武去!”

    一旁的二丫闻声,却第一时间上前抱住了杨铁心的大腿,娇唤声了“爹爹”,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杨铁心。

    “好!二丫也一起去!不过,要听爹爹的话哦?”

    老爹发话,二丫连忙用力点了点小脑袋。

    这个时候,丫丫也反应过来了,这臭丫头如此黏着自家老爹,很明显是在跟自己争宠呢!

    岂有此理!老爹是我的!

    回过神来的丫丫连忙冲上前来,奋力抱住杨铁心的另一条大腿,还隐蔽地用小屁屁拱了拱二丫!

    “好了,都不准闹!听老爹的话!现在咱们出去练武,谁也不准淘气!”

    板着一张大脸做神sè肃穆状,杨铁心沉声开口,先威慑住了二小,这才伸出大手,一手牵着一个,向古墓外行去。

    舒活筋骨,然后扎马步,练习吐纳术。

    课程和教授小郭靖、小杨康时一样,只不过教授的对象变成了三岁的丫丫和刚满周岁的二丫。

    似乎为了在老爹面前争表现,两个小丫头学得都很认真,俨然有几分傻小子郭靖的专注之态。就连最小的二丫,虽然体力不济,可也是绷着小脸、咬牙切齿地坚持着,显然不想输给丫丫。

    只是二丫毕竟年岁太小,仅仅坚持了小半刻钟,便再也坚持不住,“噗通”一声跌坐在地。

    想到自己居然败给了丫丫,并很可能从此以后不得老爹欢心,二丫心中着急,小嘴一撇,“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二丫,快起来!爹爹可不喜欢哭鼻子的女儿哦!”

    小丫头闻言,立即停止了哭声,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乱转了一圈,见便宜老爹不似扯谎的样子顿时着急,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小丫头一骨碌就翻身爬了起来。

    可惜二丫总归还小,走路都还没学稳呢,这会儿又第一次学站马步,累得有些小腿发软,此刻虽然站了起来,可却没站稳,一个趔趄,又再次摔倒在地。

    这次,小丫头是小手先着地,虽然没擦破,可也把小丫头疼得不轻,龇牙咧嘴、委委屈屈地瞟了眼便宜老爹杨铁心,想哭却又不敢。

    “好了,没事儿!”

    连忙上前拉起小丫头,九阳真气在其体内游走了两圈,小丫头顿觉不那么痛了。

    小脸在杨铁心的大腿上蹭了蹭,小丫头再次起身,昂着小脸,满脸绝决之sè,似有继续和丫丫比拼之意。

    “好了,二丫,不要和姐姐比,你还小。来,爹爹教你一个新的姿势,两腿分开,站好,挺胸,收腹,全身放松,手举过头顶,吸气,双手缓缓放下,呼气……”

    前后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两个小丫头都已经累得满头是汗了。不过成果也非常的不错,二小都很聪明,一套吐纳术已经能在杨铁心的指挥下学得像模像样了。

    眼见俩小丫头的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太阳也渐渐高了,杨铁心又带着二小舒活了一下筋骨,发了发汗,这才收功返回古墓。

    而这个时候,李安心已经和孙嫂准备好了早餐,在墓内等候了。

    又给二小梳洗打扮了一番,杨铁心自己也梳洗完毕,众人这才围到桌前吃饭。

    “对了,丫丫的师傅,林宫主呢?”

    饭后,杨铁心和李安心一起牵着两个小丫头出墓散步,忽地想起一事,忙开口问道。

    “她?”闻言神sè一黯,半晌,李安心这才低声道,“去了。”

    “去了?”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杨铁心只觉得心中怪怪的。

    王重阳和林朝英相继挂掉,这点杨铁心早有心里准备。只不过,这么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年前还好好的,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的,结果突然就没了,这让杨铁心很是有种生命无常的感慨。

    但愿她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吧!

    半晌,杨铁心这才回过神来,沉声道,“怎么回事儿?我走的时候,不还好好的么?”

    “练功走火!”

    “这样啊!唉……,好歹她也是丫丫的师傅,我想去拜祭一番,不知可否方便?”

    这次,李安心没在多言,但只牵着丫丫的小手,回转古墓。

    一路转折,经过无数道机关回廊,杨铁心终于来到了一处隐秘的石室,石室正中,一溜儿摆着五口厚重的石棺。

    五个,怎么会是五个呢?小龙女那丫头,应该还没来呢啊?李安心这小娘皮,该不会是,给我家丫丫也准备了一口吧?这个,也太,嗯,那个……

    就在杨铁心疑惑地寻思之际,那厢,李安心指着左手方向的第一口石棺开口道,“便是这里了。”

    “丫丫,过来,给你师傅磕几个头吧!”

    “哦……”

    虽然懵懵懂懂,可穆小吃货还是尊照老爹的吩咐,老老实实来到石棺前,跪倒在地,“砰砰砰”地磕起了响头。

    “爹爹,到底磕几个呀?”

    “那是你师傅,要三跪九叩!”

    “哦……”

    片刻,穆小吃货终于叩头已毕,这才起身退到杨铁心的身旁,牵着杨铁心的大手,望向石棺之际,目光之中颇有几分畏惧之sè。

    “别怕,那是你师傅,不会害你的!以后,有时间,记得要经常来看你师傅,知道么?其实,她一个人,也挺孤单的。你这个做徒弟的,有时间要经常来看看陪陪她!”

    “哦……,那,我要爹爹陪我一起来,我害怕!”

    “嗯,好!我家丫丫最乖了!”

    待到杨铁心也满脸肃穆地给林朝英鞠躬施礼过后,一行人便离开了密室,只是临走之际,杨铁心很实用心地,将这一带的路径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