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活死人墓?铁心兄弟,你打听活死人墓干嘛?”

    原本只是想岔开话题,让杨铁心暂时不要急着在教郭靖武艺这事儿上纠缠,不曾想,丘处机这一问,却得到了个更诧异的结果。

    “是这样,一年多前,杨某的女儿,拜活死人墓林朝英宫主为师,此番杨某来终南山,便是为了接女儿而来。”

    “铁心兄弟不是只有康儿一个儿子么,又哪来的女儿?”

    “这个是杨某救命恩公的女儿,其家遭遇瘟疫,只剩下小丫头一个,杨某便将之当成亲生女儿养。前番得林女侠垂青,收其为徒,杨某这才将其留在古墓,独自行走江湖寻找妻儿。”

    听闻了这层因果,全真七子就愈发纠结了。

    杨铁心的女儿拜林朝英为师,那岂不是说,那丫头成了自己等人的便宜师妹?如此算来,那这个杨铁心,岂不是比自己这些道士还高上一辈儿了!

    可偏偏,杨铁心的儿子杨康,又拜了丘处机为师!

    这辈分儿,有点儿乱呐……

    纠结了半晌,可木已成舟,七子也是徒呼奈何。

    最后,马钰老道士还是满脸纠结地派了名弟子给杨铁心引路,指点其前往后山活死人墓。

    终于有人引路,杨铁心也不再理会神sè诡异的全真七子,暂时将小郭靖、小杨康娘四个留在了重阳宫,便独自起身往后山行来。

    引路的小道士并没有进入活死人墓范围内。因为,据说,这一片已经被全真教列为禁地了!仅仅是远远地给杨铁心指了个大致方位,小道士便转头而回,杨铁心则展开身形,往活死人墓方向疾驰而来。

    对于念慈小吃货,杨铁心有着比自家儿子小杨康还有侄子小郭靖更深的感情。

    谁让这丫头是自己穿越以来的第一个亲人呢!而且还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喂,嗯,是拉扯大的!相依为命了这么多年,那感情绝对不是假的,绝对是比亲生的儿子还亲!

    年余未见,杨铁心那是真心的非常想念丫丫,也不知她那便宜师傅林朝英、李安心那婆娘还有孙嫂,有没有把小丫头照顾好?小丫头个子长高了多少?是胖了还是瘦了?

    还有二丫那小吃货,现在应该开始学说话、学走路了吧?不知道现在还认不认识自己这个便宜nǎi爸了

    多半够呛!念慈小吃货还好一些,或许能够记得自己这个老爹。可二丫那小吃货,很可能已经把自己这个nǎi爸彻底忘了!

    如此倒也好!这样,咱走的时候,就没啥心理负担了!

    不然的话,让那小丫头以为我这nǎi爸抛弃她可就不好了!

    按照年龄来算,这小吃货多半就是传说中的赤练仙子,被这种狠人从小记恨着,可实在不是啥好事儿!

    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不觉之间,杨铁心便已经来到了活死人墓门外。

    呃,不能就这么进去!风尘仆仆的,要是丫丫那小吃货要抱抱可咋办,总不能把小吃货弄得一身灰尘吧!

    如是想着,杨铁心又转头来到水潭边,觑得左右无人,便开始洗手洗脸,弹去衣服上的灰尘。

    又一寻思,不如索xìng洗个澡算了,这样干干净净地去见丫丫,岂不更好!

    计议已定,杨铁心当即脱了衣服,噗通一声跳进潭里,搓洗了起来。

    折腾了近一刻钟,自认为已经清洗得干干净净了,杨铁心这才红果果地从水潭里钻了出来,正要起身上岸,却忽地呆立当场。

    原来,不知何时,水潭边上,已经俏立着一个人影。

    一身雪白的及地长裙,身量颀长挺拔,肌肤雪白玉润,瓜子脸尖下颌,一双如水的双眸透着三分的碧绿。

    来者非是旁人,正是那个让杨铁心颇感头痛的李安心。

    目光在杨铁心红果果的身躯上扫过,李安心脸上升起一抹绯sè,旋即很是淡定地开口道,“你回来了!”

    语气之平静,仿佛在和早上刚出门的夫君说话一般。

    “嗯,我回来了!”

    下意识地回答着,杨铁心颇有几分手足无措,怔在潭水里一动未动。

    “水凉着呢,还不赶快上来!”

    “哦……”胡乱应着杨铁心正要迈步上岸,忽地想起一事,旋即手指着李安心,又指了指自己身上道,“你,那个……”

    “哼!谁稀罕看似的!”

    很是不屑地白了杨铁心一眼,又撇了撇嘴,李安心莲足一跺,径直转身,就yù离去。

    旋即又想起一事,又转回身来,抖手将两只特大号的木桶掷向杨铁心道,“丫丫和二丫要洗澡,既然你回来了,就正好给她们打水!”

    话音未落,那李安心已然莲足在地面一点,仙子凌波般地飘飞而去。

    想起丫丫和二丫,杨铁心顿时来了jīng神,三下五除二地收拾停当,又到上游的飞瀑下接了满满两大桶水,杨铁心这才提着水桶大步流星地向墓口方向飞奔而来。

    离活死人墓入口还有十数丈远,杨铁心便见李安心牵着两个小丫头在门外翘首以待了。

    “啊!爹爹!真的是爹爹!”

    丫丫稚嫩的声音率先响起,然后,不待杨铁心应答,小丫头已经踮着小脚丫,向杨铁心飞奔而来。

    “哎呀!丫丫,慢点跑!慢点跑!”

    李安心见状,连忙将二丫的小爪子交给了身后的孙嫂,然后轻移莲步,跟到了丫丫的身后。

    已经三岁多了的丫丫,走路已经基本比较稳健了。可小丫头这一着急,就又像小时候那般踮着脚尖跑,姿势左摇右摆,看上去很是惊心动魄。

    不过小丫头也有绝招,两只白嫩的小手高举过头顶摇晃着,任小屁屁左扭右摆,却总能维持住平衡,不可谓不神奇。

    见此情形,杨铁心连忙放下木桶,快步上前,低唤了一声“丫丫”,就已经把小丫头抱在怀中。

    “爹爹!”

    小丫头一扑到杨铁心的怀中,小脑袋乱拱了两下,然后一声娇唤,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穆小吃货哭得很伤心,真个肝肠寸断,闻着落泪,就连杨铁心这昂藏男儿,片刻功夫也被小丫头感染得鼻子发酸,虎目之中晶莹一片。

    半晌,杨铁心这才稳住心神,轻拍着穆小吃货的粉背,柔声抚慰道,“丫丫莫哭,爹爹在这里!爹爹在这里!”

    还没等将穆小吃货安抚好,杨铁心忽觉小腿被抱住,裤脚一阵扯动,连忙低头观瞧,却见二丫那家伙此刻正昂着小脑袋,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面瞧着一面奋力往杨铁心大腿上爬呢。

    “哎呀,这不是二丫么?也长这么高了!”见状,杨铁心一面柔声招呼着,一面俯身将这小丫头也抱在胸前。

    见二丫又来和自己抢爹爹,丫丫心中颇感不忿,觑得老爹不注意,小屁屁一扭,狠狠地顶了二丫一下,似有将其驱逐出境之意。

    那厢,二丫自知不是丫丫的对手,却不和丫丫争抢,但只委委屈屈地瞟了丫丫一眼,然后便将小脸埋在杨铁心的胸口,很是低声下气地轻唤道,“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