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西夏一行,足足耗了杨铁心等人月余的时间。

    让杨铁心微感放心的是,这次没遇到什么黑衣铁骑,也没碰到西毒拦路,很是平平安安地,就过了阳平关。

    只是入关的过程中出了一点儿意外。

    因为,守关的军士认出了长相、行为都颇有特点的杨铁心,又看到杨铁心带了俩少妇和俩娃娃,结果,就有那嘴碎的多问了一句道,“杨兄弟,怎么又买新老婆啦?还一次买俩!这种事情,可不能贪多啊,要节制啊!”

    这本是一句男人间的玩笑话,可包惜弱却从中听出问题来了。

    于是,入关后的第一夜,当杨铁心试图求欢时,包惜弱予以坚决的抵制,并对杨铁心言道你去找那个买来的老婆去吧!

    终于弄明白了原委,杨铁心颇有些哭笑不得,连忙和自家婆娘解释,自己是如何如何清白的,当初不过是一时心软,救了那女子一命。之所以说是买来了老婆,却是当时遇到了马贼追杀,事态紧急,避免被边军盘查的麻烦,这才编的谎话,云云。

    “真的?”闻言,包惜弱看向杨铁心之际,眼中颇有几分怀疑之sè。

    “自然是真的!如果有半句虚言,叫杨某天打……”

    见状,包惜弱连忙伸玉手掩住了杨铁心的大嘴,轻声道,“嘘!别瞎说!会灵的!”

    “这么说,贤妻是相信为夫了?”

    “嗯,不!不信!”略一犹豫,包惜弱立即坚定摇了摇头道。

    杨铁心闻言,不由气结。

    自从修炼了九阳神功后,杨铁心每每觉得阳气过剩、yù火大炽。

    起初没开荤时还不怎么觉得难受,可自从和包惜弱重拾人伦之乐后,杨铁心这种yù火焚身的感觉便愈发觉得明显。可以说是一rì不欢,便浑身难受,仿佛要被点着似的。

    而只要娇妻身上耕耘一番后,哪怕最终没能宣泄出来,可也会舒服很多,就仿佛大火之中得了口甘露,虽不能灭火,解渴还是可以滴。

    而且,每rì用九阳真气为包惜弱梳理经脉,将过于暴躁的九阳真气平复一番,似乎也有助于缓解yù火

    此刻包惜弱坚决不肯让杨铁心的铁枪归鞘,杨铁心不免有些着急。

    可这总归是自家老婆,又不能用强,沉吟了半晌,这才很是无奈、有些低声下气地开口道,“贤妻要如何才肯相信为夫?”

    如何才能相信?

    这事儿包惜弱也很是有些头痛。

    寻思了半晌这才缓缓开口道,“那女子,美么?”

    “美,美什么!?那女子,容貌特异,一双眼睛都是绿的,跟狼一样!”

    “噗哧!”包惜弱闻言,却掩口轻笑了出来。

    杨铁心见状,连忙顺势而上,宽衣解带,就yù行那禽兽之事。

    这次,包惜弱果然没再拒绝,仅仅是声若蚊呐地道了句“请夫君怜惜”便任由杨铁心摆布去了。见此情形,杨铁心愈发xìng致勃勃,手口并用,眨眼之间便解除了武装,然后提枪上马,奋力冲杀了起来。

    虽然包惜弱曲意逢迎,奈何底子太薄,远不如杨铁心战力彪悍,结果不出意外,一番大战仍旧以包惜弱完败而告终。

    连战连捷,直杀得包惜弱软成一滩烂泥,没了一丝的力气,杨铁心也没能把yù火宣泄出来,可看了眼已然不堪挞伐的娇妻,杨铁心也只能讪讪作罢,遂翻身运转玄功,抱着娇妻开始了每晚例行的功课。

    第二天一早,包惜弱又是容光焕发地早早起床,和同样早起的郭靖老娘李萍一道,收拾家务安排早餐。

    杨铁心呢,起来得却是略微晚了一点儿,而且还是有那么一点儿jīng神萎靡,那是心神消耗过度所致。

    另一厢,包、李二人见杨铁心起床,连忙将小郭靖、小杨康也拾掇起床,然后杨铁心开始每rì例行的cāo练这二小。

    待到rì上三杆,杨铁心已然带着二小练完武艺,众人吃罢早餐收拾停当,不过杨铁心却没有急着出发,而是先把那二十多匹战马,送到军营卖掉。

    西军做为大宋最后半只jīng锐,总体上还保持着比较淳朴的军纪作风,对待杨铁心这种肯往自己国家偷偷贩马的行商也比较开明,虽然价钱没法给太高,可总会给留下一部分利润空间,而且其它方面也会给予优待补偿。

    将二十匹上等战马,十来匹小马驹卖给西军后,杨铁心俨然成了西军的贵客。甚至,还得到了一个奇怪的西军腰牌,虽不知具体有何用途,但据说,凭此过关,可以省下许多杂税。

    揣着小小的一笔巨款,杨铁心一家再次启程转到汉中,然后往终南山方向行去。

    大宋贪官污吏虽然多,可还没哪个贪官愿意往汉中这种边陲之地跑,天知道哪天吐蕃、西夏、金朝那些蛮子便会打破阳平关杀进宋境。

    故而,汉中这一带,基本上还算吏治清明,杨铁心这一路走得也算太平。

    到了终南山脚下,按照杨铁心的意思,是想把包、李等人安顿在山下,自己上山接了女儿便回来,因为,自山下往古墓而行根本就没路可走,全靠翻山越岭钻树林。

    可包、李二人执意不肯,就连小郭靖、小杨康两个,也对杨铁心很有几分恋恋不舍。

    没计奈何,最后,杨铁心只得这般拖家带口的上山。

    初时还好说,可走了几里山路后,二小便支撑不住了。小杨康把一张小脸皱成了“川”字,就算老爹以竹笋炒肉相威胁,也是死活不肯继续走路了。至于,小郭靖,虽然还在咬牙坚持着,可看那浑身直打摆子的样子,估计也是随时可能倒下。

    包、李二人虽然看着心疼,奈何现在杨铁心这个两家唯一的男人没有发话,二人都不敢出声,但只满脸幽怨地瞟着杨铁心。

    “慈母多败儿啊!”

    被包李二人瞟得头皮发麻,杨铁心嘟囔了一句,便再次发挥一家之主的苦力功能,前挎后背的将两小挂在身上,带着包李二人往山上行去。

    行了大半rì的功夫,杨铁心无奈地发现,自己迷路了。

    杨铁心是按照记忆中前番那李安心带路的线路行进的。问题是,自上山以来,这一带根本就没有一条路可走,也没有啥明显的路标做参照,而周遭又是浓密的原始森林,迷路实在正常不过。

    而包李二人到底是妇人,虽然身体都还算不错,可此刻也都累得汗流浃背、娇喘微微了。

    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啊!

    想当初,老子我单枪匹马,还带着一堆拖油瓶,都闯过了万里草原了!如今总不能被这方圆不过几百里的原始森林给难住吧?

    可是,该咋办呢?

    寻思了半晌,杨铁心也很是有些没辙。

    举目四顾,逡巡了许久,杨铁心认准了附近一座山峰,带着众人向上行去,

    刚刚来到山顶,还没等杨铁心等人喘匀气息呢,周遭林中忽地响起悉悉索索的一片脚步声,同时一个清冷的叱喝声在杨铁心耳畔响起道,“什么人敢擅闯终南山?”ps:新一周,从新的求收藏、求推荐开始。亲们,加把劲儿啊!把推荐收藏啥的都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