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来者不是杨铁心猜想中的野狼,而是黝黑的人影!

    此刻,那黑影正迈步闪身,蹑手蹑脚地向距离杨铁心家不远处的一座毡帐骞去。

    没有惊动来人,杨铁心命包惜弱带着俩娃去隔壁与李萍会合,然后这才小心翼翼地弯弓搭箭,向那黑影方向摸去。

    杨铁心刚刚行出十数丈,那黑衣人已经自毡帐内行出,手中却多了黑乎乎的一团事物。

    果然是个小贼!

    见状心中略定,杨铁心抬手就是一箭,不过却没shè向那黑影的心口要害,而是直奔其下三路shè去。

    弓弦响起,那黑影便已经jǐng惕地抬头,而这一瞬间的功夫,杨铁心已然接连抽箭在手,“嗖嗖”便又是两箭。

    也不管shè中与否,杨铁心径直弃弓换枪,同时气沉丹田,嘬口发出了一声长啸,“吼吼!来人呐!抓贼啊!”

    黑影武艺不差,猝然遇袭,黑影竟然凭借着超强感知能力与应变能力和诡异的身法,硬是险之又险地躲过了杨铁心偷袭的三箭。

    只是,这面黑影刚刚躲开箭矢,那厢,杨铁心已经把示jǐng的消息传了出去。

    蒙古部落虽然组织松散,可为了抵御狼群偷袭,同一部落之间,相互的距离并不算远。此番杨铁心一声大吼,足以惊动这附近上百家毡帐的牧民,而这些牧民一旦jǐng醒,势必会惊动整个部落的牧民。

    这部落虽只是个中等部落,可也有两三千户上万口的牧民,一想到要面对成千上万人的围攻,尤其是自己此番行踪暴露可能惹来的麻烦,那黑影不由得恼羞成怒,暗狠杨铁心断了自己的门路。

    “找死!”

    一声低吼,黑影合身向着杨铁心扑来。

    黑影速度极快,仿佛化作一道乌光,眨眼之间便跨越了十数丈的距离,来到了杨铁心身前丈许出。与此同时,那黑影已经抬起右手,直奔杨铁心的胸口抓来。

    眼见敌人进入了自己铁枪的攻击范围,杨铁心也不含糊,双手握枪,一式白蛇吐信,直奔黑影当胸刺去。

    一丈外便开始出手,抬手之时,黑影已经又跨前一步,此刻其与杨铁心间的距离便已经只有六七尺远了,身形前探,黑影的手臂竟然蓦地暴涨了三尺许,离杨铁心的胸口不过三四尺远,似乎下一个瞬间便可抓中杨铁心的胸口。

    被黑衣人突然变形般拉长的爪子吓了一大跳,可杨铁心手上却没有丝毫的含糊,但只,将九阳真气、七层的龙象般若劲力尽数贯入枪内,寒芒闪烁之际,杨铁心的铁枪速度也陡然快了三分。

    一寸长一寸强!

    黑衣人变形手臂的功法固然神奇,可也只是将手臂拉长了三尺,长度还远不如杨铁心的丈二铁枪。

    铁枪临身,黑衣人却不为所动,甚至连挟事物的左手都没有松开,但只微微一侧身,口中“嘿嘿”一笑,脚下继续发力,不闪不避地向前急冲,将胸口撞向了杨铁心的枪尖。

    难道这厮会铁布衫之类的功夫?

    虽然心中有些诧异,可杨铁心却没有被黑影的动作给吓到,但只将九阳神功运至极限,用尽全力的一枪刺出。

    “噗!”

    兵器入肉的声响传来,黑衣人身躯一震,脸上闪过一丝的错愕。

    这,怎么可能?他的铁枪,怎么可能破开我的防御!

    仅仅是万分之一刹那的错愕后,黑衣人迅即回过神来,连忙丢掉左手的事物,抬手抓向杨铁心的枪杆,同时右手迅即回收,足尖在地面用力一点,不但止住了前冲之势,反而身形开始迅即后撤。

    黑衣人的反应固然极快,可杨铁心的铁枪也同样不慢,枪尖入肉,虽然感觉有些滞涩,仿佛刺进了石头里一般,但杨铁心却毫不在意,但只将接近七龙七象的蛮力完全爆发出来,再次将铁枪奋力前突。

    手中铁枪上传来的感觉表明,已经有半尺多的枪尖刺入那黑影体内了,杨铁心心中略定,同时也微感遗憾,因为,杨铁心知道,自己这一枪并没有刺中这黑影的信口要害。

    而此刻,那黑影的左手也已经攥住了杨铁心的枪杆。

    乌龙摆尾!

    两膀较力,杨铁心将铁枪用力一摆,七龙七象之力爆发,黑影虽然用手抓住了铁枪,可依旧身形不稳,那近两百斤的身躯竟被杨铁心一枪挑起、甩出,斜飞出三丈多远,方才“砰”的一声跌落尘埃。

    大意之下一招受创,受伤不轻,可黑影毕竟武功不俗,飘飞之际便已经腰肢一扭稳住身形,当空翻身以脚着地。

    只是,杨铁心一刺、一挑之间,已经在黑影的胸口豁出了碗口大小的一个血窟窿,鲜血仿佛不要钱一般地汩汩而出。饶是黑影功力深厚,受此重创也是身形一个趔趄,脚下发软,险些跌倒在地。

    “嗷呜!你找死!”

    两眼猩红地盯着杨铁心黑影发出了近乎野兽般的咆哮声。

    虽然愤怒已极,可黑影却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而是迅速稳住心神,运指如飞在胸口急点,试图先止住鲜血。

    汉人么?还是铜皮铁骨、jīng钢不坏之身,这丫的是哪一个?唔,难道是他?

    心里寻思着,杨铁心却没有停手的意思。

    虽然隐约之间有了个想法,可眼下自己既然已经得罪于他,那便彻底得罪死好了!反正这厮也不算啥好人!

    况且,你丫的要是不死,杨某和妻儿还有郭家傻傻娘俩儿,可就危险了!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下定决心,杨铁心根本给对手翻盘的机会,一击得手,杨铁心跨步向前,运枪如棍,一招狂风摆柳横扫而来。

    黑影才刚刚点了两处穴道,杨铁心的铁枪便已经呼啸而至,知道杨铁心的功力不俗、蛮力惊人,黑影不敢再托大,连忙足下发力向后疾退。

    只是刚刚受伤,黑影脚下有些发软,原本十层的身法此刻也就勉强发挥出六七层。

    结果,黑影到底是慢了半拍,虽然躲过了被拦腰砸中之厄,却被杨铁心的枪尖当胸划过。一阵仿佛金铁摩擦的“呛呛”声中,杨铁心硬是凭着无上蛮力,以铁枪那黑影的胸口割出一尺多长、半寸多深的一道血槽。

    接连受创,黑影口中发出了野狼般的咆哮,却没有暴起伤人,反而继续加速飞退,同时运指在两道伤口周围疾点。

    去死吧!

    两招接连建功,杨铁心再次踏步上前,一式蛟龙出水,铁枪再次直向黑影的胸口笼罩急搠而来。

    眼前恶风不善,这次黑影终于不敢再托大,几乎是使出了吃nǎi的力气,全力向后疾退。

    而杨铁心却得势不饶人,将一路杨家枪法全力展开,幻出重重枪影,一枪紧似一枪,一枪快似一枪地直向黑影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