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吕重本身就凝聚出大道之眼。

    现在,强行吞噬大道的意志,也并不会引起体内大道之眼的冲突。

    相反,在吞噬了虚空之上这大道的意志之后,吕重的大道之眼也在疯狂地成长。

    不过虚空之上的这只巨眼,大道意志极为雄浑、磅礴。

    如果单单只是吕重一人,绝对无法吞噬完成,甚至有可能被大道意志反噬,从而成为大道的傀儡,再助大道成功复活。

    可有了大寂灭珠、皓阳神宫两件四品空间道器同时对付大道意志,吕重就轻松得多了。

    这只巨眼之中还隐藏着一丝大道的意志,它在坚守着阵营。

    可惜,不论是吕重,还是大寂灭珠,宁或是皓阳神宫,都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

    吕重得到过皓阳神尊的一些记忆传承,知识远比下界所有仙神丰富。

    而大寂灭珠、皓阳神宫也是曾经从上面的圣神界下来的,其器灵也简直就是贼精,他们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大道的意志,在被吕重信仰分身自爆重伤之后,在吕重与两大道器的联手之下,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只要其主意识一冒头,绝对会遭遇三方的联手吞噬。

    以一敌三,而且还被重创了。这让大道意志节节败退。

    而吕重、大寂灭珠、皓阳神宫则是发挥了趁胜追击的精神,全力相互配合着进攻,一点一点地磨耗、吞噬大道的意志。

    此消彼长,到最后,大道意志已再无反抗之力……

    时间悄悄流逝,

    虚空之上的巨眼,在吕重、大寂灭珠、皓阳神宫三方联手吞噬之下,越缩越小。

    吕重体内能量没增强多少,可是大道之眼却在疯狂增强。

    甚至吕重对天地大道、规则、奥义、法则的理解也在呈直线上升。

    “天啊,吕重居然还能吞噬那大道意志……”恢复伤势,从入定中清醒的剑祖发现吕重还虚浮在这方空间之上。不由一脸惊容。

    同样恢复伤势的混蚕老祖也站起身来,苦笑道:“看来神界之下,再无一人是吕重的敌手了。”

    “哈哈,这难道不好么?吕重干掉了大道。那么我们就彻底自由了……”鸿钧道祖也是哈哈一笑,牵着莲尊的手走了过来。

    这一次莲尊差点陨落,这让鸿钧道祖心神震荡,他也彻底地放开了心里的束缚,让他也洒脱多了。敢堂而皇之地与莲尊在众位朋友前秀恩爱了。

    “其实我真心没想到。这次居然能如此完美地解决正反大战,甚至超出大家期望,居然把大道也干掉了。吕重这家伙真……真是超级大变态……”莲尊也是一脸意外。

    确实!

    这次真的太意外、太刺激、太让人酸爽了。

    大家都知道,这次的正反大战是大道在暗中作手脚,准备灭杀更多的圣人、圣尊、伪神、神人,好为混沌新区那些新生的天地胎盘扫清成长道路,并为其提供海量能量与养分。

    本来,大家还想着怎么逃过一劫呢。

    却没想到在正反大战的最后,大道居然利用无穷无尽的越来越高等的凶煞邪气,强行化形出一尊大道邪魔。

    这大道邪魔刚一出世。就形成了足以灭杀一切生灵的超级屠夫。

    短短的几次攻击,让大部分圣人、圣尊、伪神、神人为之陨落。

    本来大家对于战胜大道邪魔已不抱什么希望了。

    可在最关键的时候,吕重横空出世,连续阴了大道邪魔几次,甚至还把大道邪魔笼罩在他自己的道器空间内强行打压。

    让所有人都感觉蛋痛与绝望的是,“打了小的,来老的”这话简直放之四海而皆准。

    大道邪魔居然利用与大道的密切联系,强行以大虚拟转换神术,把大道本尊级唤来,渗透进入了吕重的大寂灭珠之内。

    这更为强大的大道居然也在冲动之下。闯了进来。

    这一次众神付出了更多的牺牲与阵亡。偏偏最后,还是让大家更绝望。

    不过,也真应了那句“不作死,不死。”的话。大道强行闯入大寂灭珠,简直是自找罪受……

    到最后居然要成为吕重与他席下空间道器再次进化的垫脚石?

    莲尊认为吕重是真正的超级大变态,简直让所有人都为之赞同不己。

    看看这一连串的战斗与战绩,他不妖孽,谁是妖孽?

    ……

    发现吕重还在全力吞噬大道意志,众人也不再打扰。

    如今。终于解决大道,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都是轻松起来。

    “现在正反大战也完结了,我们也根本就不用吞噬相反宇宙的彼此,照样可以成就神人境界。只可惜,现在已超越神人境界,依旧无法引来飞神之劫与仙神通道……”反宇宙的一位强者坐在鸿钧道祖等人的坐边,苦笑着。

    剑祖也是长声苦笑,然后看了这位反宇宙神人一眼,道:“要飞升神界说难也难,说易也不易。不过,听我的劝,实力不到四阶神人境界,大家最好还是不要强行以己之力破空飞升。这可是你们反宇宙最强者——陈儒给出的警告。”

    “不错,在下界虽然实力提升越来越困难,但是圣神界也不是我们想像的美好。陈儒大人之前可是千真万确地叮嘱过我们了。我劝你们也静心在下界修炼吧。等境界一至,就算神劫天雷迟迟不至,也能飞升圣神界,并且有一定的自保之力!”鸿钧道祖也是难得地对反宇宙的神人推心置腹。

    “陈儒?陈儒大人他居然劝过你们?太不可思议了,我们宇宙联盟可没人得到他的提醒呢!”反宇宙阵营中,再次有一人惊呼。

    听到这人出声,更多的人看向了这边,大多都带着好奇与怀疑。

    因为陈儒可是反宇宙阵营之中的最强者,怎么会去提醒正宇宙的人,而对反宇宙阵营的同胞隐瞒呢?

    感觉大家要误会了,鸿钧道祖不由苦笑:“陈儒大人可不是在提醒我们,而是给予吕重的提醒与劝告,之所以没提醒我们,可能也是因为我们实力不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