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看来以前大家都被混蚕老祖的粗犷狂傲的面目给骗了!

    这丫的真的是聪明绝顶!

    吕重心中感慨着,微微点头,一脸郑重地道:“不错,这次之所以邀大家进入我的大寂灭珠,是因为有急事与大家商量。www。し【更新快&;请搜索】”

    吕重这话一出,在场的四人都是把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一脸好奇。

    能在吕重的嘴里听到“急事”,这绝对不简单。

    “小重,究竟是什么急事,居然让你如此郑重其事?”鸿钧道祖的脸色也难得地凝重起来。

    莲尊剑祖混蚕老祖三人的双眼也俱都睁大了不少。

    吕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抬了抬头,目光在四人脸上一扫,道:“正反大战!你们大家难道不觉得这次正反大战太反常了?”

    剑祖微微沉思了一下,歪头看着吕重,好奇一问:“反常?你是说这次正反大宇波及的范围太广,还是参与的人数太多?”

    吕重先是点了点头,然而又摇了摇头:“不仅仅如此!”

    “还有参战的高端强者太多?”莲尊也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见大家还没有说到真正的点子上来,吕重只得道:“大家都忘了正反战场上那越来越浓郁越来越高等级的凶煞邪力了。你们不觉得这凶煞邪力进化的速度太快了么?”

    “啊……”

    莲尊顿时惊呼出声,脸上也闪过一丝动容。

    接着,剑祖混蚕老祖鸿钧道祖都是身形一震,陡然似乎有所领悟。

    “奇怪了,我们居然在之前忽略了这种情况,太奇怪了。”剑祖身上剑气泄露几丝,可见他的心神真的被吕重刚才的话给震动了。

    混蚕老祖也是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是啊,太不应该了。现在我们才想起这一点,真是见了鬼了!我们大家何时这等没眼力了?”

    “不是我们没眼力,而是被一种力量给影响。而自动忽略了这一点。现在,我们躲入到吕重的大寂灭界,外界的那种神秘力量的影响被在第一时间清除,才让我们心神空明了许多。”鸿钧道祖也是右手抖了一下。脸上更是闪过一丝惭愧。

    见大家都反应过来,吕重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也闪过一丝笑容:“呵呵,大家既然都明白了,那就最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说说这凶煞邪气的事。”

    莲尊有些好奇了。连忙问道:“吕重,这事为什么不能在外面说,偏偏要把我们带入你的大寂灭界再说?以我们的神魂境界,用不着这么小心谨慎吧?难道还怕别人能偷听到我们的谈话?”

    不但莲尊有这么个想法,剑祖也是微微有些不以为然。

    倒是鸿钧道祖混蚕老祖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然而全身一震,几乎同时出声:“吕重,难道是……是大道在算计我……我们?”

    果然!

    这两人真的是人精。很快就猜到了一点内情。

    想想也是,能让吕重忌惮不敢以神魂传音对他们这些人示警的人,在下界除了无所不能的大道。也真的没有其他人了。

    “不错!”吕重爽快地点了点头,“正反大战的背后,正是大道算计的结果。不过大道并不是专门针对我们几人,而是在算计正反宇宙联盟的所有圣尊以上的强者。其最终目的,是要所有圣人圣尊伪神甚至是神人都陨落……”

    什么?

    在场的莲尊鸿钧道祖剑祖混蚕老祖四人俱都心神狂震。

    “有因有果,有生有死,有毁灭,亦有重生……这就是大道!这就是大道循环。”吕重感叹着。

    其他四人也顿时有所领悟,微微点头。

    “难怪你故意把我们请入你的大寂灭界,原来是在忌惮着大道……”剑祖苦笑。脸上也多了一丝迷惘,“可是大道为何要怎么做?”

    混蚕老祖最先开口,怅然道:

    “因为下界的修仙修神文明已达到了一个巅峰;因为巅峰准圣以上的强者太多了。这些强者一多,大道已经快承受不了了。所以。它本能地要进行一翻改造……”

    鸿钧道祖也是下意识地伸手抚了一下自己下巴的美须,恍然道:“不错!那越来越凛冽强大的凶煞邪气也绝对是大道的杰作,否则不可能成长得如此猛。甚至到最后,我怀疑这正反战场因为无数圣人圣尊伪神乃至神人的陨落,会让这凶煞邪气直接一飞冲天,化形成大道邪魔。到时。只怕四阶以下的神人遇上这大道邪魔,只怕都会是九死无生……”

    大道邪魔!

    在场的众人都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是大道的真正小弟。

    在下界,除了大道,几乎无人能制服它。因为它几乎拥有大道百分之八十的能量。

    如果在神界,这大道邪魔虽强,多少还有人能制服它。

    可是在下界,它的力量完全来源于大道。

    只要大道不干涉,它就是开挂的超级存在。

    而大道邪魔一出,必定诸天崩溃,万界湮灭……

    无数顶级强者会彻底地陨落神形俱灭。

    ……

    一般情况之下,下界几乎绝难产生超过四阶境界的神人。

    “难怪!难怪那混沌新区神奇地诞生了大量的天地胎盘,这……这是大道在重新创造类似盘古大神的创世者。我……我之前居然都忽略了这一点?”鸿钧道祖苦笑,全身发寒。他明白,自己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显然,前一段时间他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大道的力量给影响了。

    莲尊剑祖混蚕老祖也俱都是心有余悸。

    显然,他们也想明白了。

    “太厉害了!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影响我们的神智与判断。这……这就是大道啊……”剑祖一脸复杂与阴冷,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感觉自己的思想意识与判断力也能被外界影响。

    如今的他可是真正的三阶神人啊!

    大道居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影响到他们这些三阶神人。那么,一旦大道邪魔最终出世,他们也极有可能不是对手。

    说不定也有可能折损在这大道邪魔的手里。

    想到这里,众人的心里都是生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愤怒。

    众人生来自由,一向自负。哪里容得下别人来判决他们生死?

    想要他们的命,就算是大道,也不行!

    “说吧,吕重,我们要怎么干?我听你的!”剑祖冷声长喝,目光中有惊人的战意产生。

    鸿钧道祖的目光也如利剑一般张开,气势高涨地对吕重道:“对!你小子把我们叫来,想必也有打算,那就说吧。”

    余下的莲尊混蚕老祖也是重重地点了点头,目光火热地看向吕重。

    他们都是真正的绝代人杰,好不容易成了三阶神人,又岂甘心被大道罢弄。

    这时候,众人俱都有心与吕重联手,拼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