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下位玄仙能够与两位古仙在[焚天神火域]深处打生打死,甚至还有两名古仙级的强者在暗中窥伺,

    而大家更没想到的是,那个下位玄仙,居然还有底牌应对古仙的攻击。

    “哈哈,老小子,臭[婊]子,你们不是喜欢以大欺小,以众凌寡么?那么,这次看看谁欺负谁。哈哈……”吕重大笑起来,成千万上亿的[不死虫]出现,,封住了火羽仙皇的所有攻击,同时,也有一部分[不死虫]趁势把惑心仙皇给围堵起来。

    “小瘪三,休要猖狂!区区一些臭虫,还不放在本座的眼里……”火羽仙皇冷喝道。

    在他的眼中,吕重根本就是一个给他提鞋都不配的小人物,虽然之前,吕重已利用自己对他的轻视使得自己吃了一记暗亏。

    可是下位玄仙与古仙之间,有着云泥之别。无论是实力还是见识,古仙都要远远的强者玄位。

    一般来讲,下位玄仙就是成百上千个加在一起,也无法战胜一个真正的古仙。

    更何况,他火羽也不是普通的古仙。拥有[九幽冥焱刀],他曾阴死过一个中位古仙。而吕重的底牌是多。可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

    因为自相信“在实力面前,一切旁门左道都是垃圾。”

    惟一够看的也就是吕重的几件混沌灵宝、先天至宝了,不过这顶级的法宝。限于吕重的修为,是发挥不出太大的威力的。所以,火羽仙皇、惑心仙皇才铁了心地要抢夺吕重身上的法宝并以搜魂去盗取吕重灵魂中的秘密。吞噬吕重的气运。

    不过连翻交手,火羽便知道自己错的有些离谱,并不是吕重的修为有多高,而是这厮的底牌实在是层出不穷,太难缠了。

    这漫天的怪虫,他根本就不认识。

    最诡异的是,明明只是天仙级的小虫子。不但物理抗击打能力强悍得离谱,就连对高温炽火的抗力也极强。简直是一个打不死、烧不毁的滚刀肉。

    连忙几十拳,才仅仅灭杀了三四十只怪虫。

    这让火羽仙皇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哈哈。你不是看不起某的手段么,那就痛快地与我的孩儿们一战吧!”看着[不死虫]真的在暂时缠住了火羽仙皇,吕重得意地大笑,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三大道纹全力提速的20秒时间已过。如果迟一点放出[不死虫]大军。他刚才就危险了。

    速度一降下来,吕重顿时感觉到自己与古仙对战,还是相当吃力。

    “看来,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在仙界还是不能横着走啊!”微微摇头,吕重没在关注被[不死虫]大军缠住的火羽仙皇、惑心仙皇。他的目光落在那把[九幽冥焱刀]上。

    这把怪刀,拥有克制神道、信仰之力的强大威力,对于吕重来说,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东西。

    要知道。吕重曾凭着体内诸天世界的无穷信仰之力,伤了[鸿蒙龙墓]的始龙残魂。可见。信仰之力是一种多么强大的伟力。

    偏偏就是这种无上的伟力,在刚才居然被这把[九幽冥焱刀]给克制。

    这样对自己极为危险的武器,吕重可不想掌控在别人的手里。

    绝对要掌控在自己的手里才行!

    看着那[九幽冥焱刀]还在死死与[大寂灭珠]释放的空间黑洞纠缠,嗡嗡颤动间,想要极力抽身而退。

    “哈哈,既然入了本少的眼,你想退走也不行了。”吕重狂笑一声,先天至宝[弑神刀]陡然祭出,化为一道流光,猛地于[九幽冥焱刀]后面的刀柄一撞。

    “咣——”

    一声清脆地金铁之声响起,[九幽冥焱刀]被[弑神刀]巨力一撞,再也控制不住,一头撞入前方的[空间黑洞],连着[弑神刀]也跟着被吸了进去。

    此至,[九幽冥焱刀]被收入[大寂灭珠]。

    [大寂灭珠]乃是混沌至宝以上的超级法宝,这[九幽冥焱刀]甫一进入其空间之内,就有一股无与伦比的至强力量,强行切断了它与其主人火羽仙皇的灵魂联系。

    “噗噗噗……”

    本命法宝被夺,其内的灵魂烙印消失,正在全力灭杀[不死虫]的火羽仙皇,立时喷出了几口心血。

    “混蛋,居然敢收我本命法宝——”

    火羽仙皇勃然大怒,本人开始彻底暴走,整个人身上火焰澎湃,狂嚣:“该死,小子,这是你逼我的!精血燃烧——”

    只听他怒吼一声,全身的精气神,陡然暴发。一瞬间,他的实力几乎暴涨了几十倍。

    一把极品仙器级的赤红色巨刀出现。

    这把刀虽然远没有之前那黑色的[九幽冥焱刀]的神通厉害,但是,如今的火羽仙皇被逼得燃烧自身精血,实力提升了十向倍甚至几十倍,堪堪达到中位古仙境界。

    彻底暴走的他,刀光闪烁间,在这战场四周化为一道璀璨的红色光轮,凶猛的切碎了无数[不死虫]。

    这样一来,[不死虫]死亡的数目大增。

    同时,不但[不死虫]伤亡狂增,甚至火羽仙皇,已经疯狂地向吕重所在的方向冲击过来。

    如今,吕重的速度已降下,一旦四周保护他的不死虫大军完全被斩杀,那么他也将难逃危局。

    “该死,本少似乎把这老小子给逼疯了?”吕重暗骂一声,感受到那诡异的刀轮之中蕴含着的斩杀一切的恐怖意志。他果断地闪入[大寂珠]。并在同时,启动早就准备到位的[乾坤镜]的困阵。

    “燃烧精血得到的能量不可持久,哼,就让你看看我[乾坤镜]第一困阵的威力,耗也要耗死你,至于那个惑心仙皇,暂时便宜你了——”闪入[大寂灭珠]后,吕重冷笑不已。

    躲入了[大寂灭珠],吕重已没有了后顾之忧,不想[不死虫]白白损耗掉,便动念间把所有[不死虫]收了回来。

    一时间,漫天的虫族大军消失一空。

    原本的战场,只留下一个浑身散发着悠远、苍凉气息的古朴镜子。

    隐约间,镜面上,有一个人影在闪动。那赫然是[火羽仙皇]!

    刚刚被[不死虫]搞得狼狈不堪的惑心仙皇,此时全身一松,发现了火羽仙皇居然进入了那神秘的古镜之内,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娘的,那是什么东西,居然把一个古仙都收进去了?甚至以火羽燃烧精血后暴增的实力都无法突破出来?”

    看着镜子内正疯狂四处胡乱攻击的火羽仙皇,惑心仙皇的心里陡然升起一丝侥幸:“还好,被困住的不是老娘。”

    心有余悸地看着那面古镜,惑心仙皇终于明白,自己对于那底牌层出不穷的吕重,没有任何办法。

    那家伙明明实力不济,可偏偏有混沌级的灵宝,而且还不只一件。

    而且,别说是混沌灵宝了,单是他召唤出的那极难杀死的怪虫大军,也够她憋气、郁闷了。

    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有些东西不是你单有实力就能抢到的。没有那个气运,你根本就抢不到手,甚至强行抢夺,还会惹得一身骚。

    “死道士不死贫道,火羽,老娘想救你,可也有心无力,抱歉——”深深地看了远处的那面古朴境子一眼,惑心仙皇不再犹豫,果断闪离。

    只不过,闪离的瞬时,那眼里流露出的那一抹怨毒浓郁到了极点。

    也因为惑心仙皇的果断彻底,导致整个仙界无数势力开始盯上吕重,之后,给吕重造成了无数麻烦。

    当然,这是后话。

    ……

    “好一个惑心仙皇,辙得倒是果断!”大寂灭珠内,吕重发现惑心仙皇辙走,也是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仙。

    虽然直觉这惑心仙皇的离开,对自己会造成不少的麻烦,但是,这会儿吕重想要挡下对方也是有心无力。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她离开。

    [乾坤镜]的困阵,的确天下无双,传说,乾坤镜困难用到极致,是可以困住圣人的。

    当然,以吕重如今的实力,别说困住圣人,就算是一个初位准圣都困不住。甚至,上位古仙,吕重都未必能困住对方多久。

    幸运的是,火羽仙皇就算燃烧了精血,提升了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战斗力,也勉强达到中位古仙的水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火羽仙皇燃烧的精血消失,他爆发所提升的战力自然迅速回落。

    不但实力在短时间内狂退回到下位古仙境界,甚至,在硬生生地跌落到大罗金仙巅峰境后,再退到了大罗金仙后期境界才停止。

    一次精血燃烧,结果让自己的实力生生跌落二个小境界。

    全身疲惫不堪的火羽仙皇欲哭无泪地晕迷过去。

    看着这一切,吕重嘴角流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动念间,[乾坤镜]被收入[大寂灭珠]。

    至此,两大仙皇对吕重强抢豪夺的行动,宣告彻底失败。

    甚至,不但堂堂惑心仙皇受伤抛弃同伴逃离,就连火羽仙皇也成了吕重的阶下囚。

    这一战,吕重打得漂亮。

    也让他彻底在仙界诸天扬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