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686章先祖临世杀皇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天空中有道道可怕的血煮龙卷卿,驯豆看去像是一口口恐怖的海眼在倒吸整片世界。

在外围一枚枚晶莹剔透的白骨片,像是星辰一般在闪耀,每一片上都有奇异的图纹在闪耀,那是天生的大道刻图,所有骨片都在重组与排布,绽放出了日月星辰都暗淡无光的瑞彩。

在骨图的圣光中,中心地带的几个龙卷风,越发的可怕了,几口暴风眼如海眼,犹如一个个大漏斗,贯通了天上地下。

在里面有酒天的神力在波动。可以的清晰见到,每一个可怕的暴风中心都一条身影在显现而出。

所有人全部骇然,人们感觉到了时间紊乱,光阴像是滔诣大河一般一去不复返,又像是暴龙逆空而上一般,在飞快倒流。

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感觉,一会儿时间格荐,消逝而去,一会儿又逆流而上,追溯向过去。

几口可怕的风眼,贯通的不是天上地下,而是连接了古今未来!

最大的一口暴风眼中,无尽时光倒流,像是一下子连接到了太古洪荒前的时代。

在那里,干硬的大地黄泥在龟裂。有血浆在上涌,而后天翻地覆,缓缓重组,渐渐成为一个巨人。

如果不是时光倒流,而是正向流逝的话,将是另一番样子。一个披头散发的巨人,古铜色的皮肤上一道道筋脉犹如虬龙一般鼓起。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具有开天辟地般的威势!

他手持一口大斧,浑身是血。犹如天地的脊梁,支撑那天地,但最终还是轰然到了下去,血肉化成了黄泥。

但一切都改变了,时光倒流。巨人重组,手持开天辟地的巨大石斧。在积聚新生的力量,竟要从太古洪荒前的时代走来。

“刷”

光芒一闪,诸天圣物构建的小世界中。盘古王化成一道流光冲了出来。没入那血色的暴风眼中,与那古铜色的巨人合一。

一股浩瀚莫测的伟力,顿时逆天而上,滚滚神力,崩碎了苍穹,开天辟地的巨人迈步走出了血色风暴眼。

穿越太古洪荒,从那无尽岁月前而来!

“盘古再生!

“开天辟地,跨越时空,再现当今之世!”

“不。是他战魂从遥远太古前召唤来了!”

四位古皇倒吸冷气,召唤太古前盘古战魂,这个结果太可怕了,盘古那是皇看中也无敌的人物。

听到四位古皇这样说,远空漫天的修士,全部骇然,纵然是石王也



那些白骨片竟有这样的威能。召唤太古前的无敌大能,跨越时空而来,实在让人惊悚。

昔日,武祖费尽心力才在死亡世界集全圣骨片,可以说此骨极其神秘与不可测。

但是,一直以来它都不为人所知,萧晨知道它的不凡源于两件事。一是战剑神图是它所孕育而出的,二是死亡世界的某位无上祖君曾经集起部分骨图,预知了自己的命运与未来。

“无妨,他终究早已消亡,召唤来的不是真身,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四大古皇全部在第一时间出手,他不能容忍任何意外发生,要阻止这场意外。

女娲始祖纵然实力超绝,但毕竟不能以一敌四,四大古皇突破而过。向这边杀来。但是就在这一玄。那几口暴风眼外,所有骨片都在

颤。

在绚烂的光芒中,风雷阵阵;数十枚白骨片,渐渐重组在一起,慢慢合一,形成一片如太极、似混沌般的完整而又圣洁的白骨图。

上面充满了纷繁玄奥的囊痕,混若天成,或者可以说本就是天生的!

一股让人窒息的神力波动荡漾而出,周围的血色龙卷风更加的狂暴了。远处所有的修士全部摇摇晃晃。狠很人直接被吹出去了数十万里。

四大古皇短时间无法打碎圣骨。全部变色,而后果断后退,快速飞入小世界中,沿着古路冲向那扇门。

他们非常的谨慎,想要在第一时间掌控唯一真界,不想有意外发生。到那时便什么也不怕了。

此时此刻,另外几个暴风眼中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太古前的女娼,以血肉堵住崩碎的万界苍穹,但在这一刻时光倒流。她一下子解脱了出来,超尘脱俗。圣洁无暇,缓缓自那太古前走来。

而现实世界中,女娼则化成一道神光,与这神威盖世的古魂合一。

另一边,一道神火照亮了人族的前路,焰人也大步前行,划破太古时空而来。与此同时,埋骨他乡的神农,也震破黄土,穿越时空而来。

同一时间,现实世界中的破碎古灯。一盏一盏的冲来,与那太古前的疑人、神农、伏羲、黄帝等合一。

狂电暴雷,万界齐颤。

那些暴风眼中,走出一道道身影,他们或神圣无暇,或悲天悯人,或睥睨八方,那种独特的气质,让人深感自身的渺忍不住顶礼膜拜。

盘古、女奶、焰人、伏羲、神农、黄帝、颌殒、帝誉、尧、舜从那遥远的太古前从来,亘古亘今。长存在世。

在小世界的神秘古路上,不能飞行,也无法穿越空间,这是一条皇者之路,四人分离奔跑。

“战魂而已,不需担心!”虚皇回头望了一眼。

四位古皇看到这些昔日对手。心中滋味难明,当年他们便是这些人打败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失败者。

此刻退走,那是不可能的!

前路

一雪前耻太过冒险,不若保险起见,进入初始圣地,只要掌控唯一真界,他们便掌握了永恒与未来。

但是,那扇看似样和圣洁的门。并非想象那般容易通过。

在这一玄,无尽杀念冲至。那扇门虽然敞开。但是却蕴含有莫大的凶险!

怒吼声传出,无尽杀念冲来,那是唯一真界中震动出是皇级杀意。

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不能走出唯一真界,但此时全部感应到了有人将要登临初始圣地,以无上杀念阻击。

真身不出世,杀意跨越时空。突破了出来!

“轰”

落花纷飞,血雨飞洒,天地间染血的落花纷纷扬扬。

四位古皇周身都是伤痕,杀意撕裂了他们的躯体,让他们遭受了重创。

石中帝凛然,萧晨亦震撼,万界修士更是惊惧。

昔日,乱地与异界征战、圣物齐聚时,洪荒天界有两大强者无意间以石钥匙打开了这扇门,便遭遇了此时的劫难。

不过,那两人显然没有四位古皇强大。四大皇者尽管形体被洞穿。但眨眼便恢复了过来。

“哗啦啦”

铁锁链摇动的声响发出,一头可以破灭漫天星辰的巨大蛮兽,从一道天堑中摇头摆尾的探出半截身躯。

黑雾弥漫,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但却可感知到它的强大与可怕。

虚皇四人,第二次冲击,正好迎上它,一只巨大的兽爪回来,可以无尽洪荒杀念。

“轰”

庞大的洪荒妾兽,独抗四皇。竟生生挡住了他们。

它的庞大的躯体。虽然不断碎裂。但又一次次重组完毕。

四位古皇彻底变了颜色,眼下他们的处境非常不妙,唯一真界中时时有无尽杀念震出,前方有古兽拦路,后方有那些圣皇逼来。

而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不能长久的存在这个世上,尤其走动用极尽神力的情况下,更加剧了这种可怕的变化,四皇的肉壳已经出现了裂纹,是那种不可逆转的伤害。

“砰砰砰”

盘右手持石斧,一步一步逼近,整片世界都在他的脚下剧烈颤动,眨眼到了眼前。

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点点宝辉,肌体刚健有力,像是一条条虬龙盘绕在身上,那巨大的石斧高高举起。

“盘古。号称战力盖世,今日我灭了你的战魂,打破这种传说!”虚皇第一次目绽神光,大喝道:“真实的早已腐朽,虚幻的注定长存,无量无尽。亘古亘今,永恒虚幻!”

“呜

对此,盘古只是挥动了一下大斧,立劈而下,在这一刻真实的、虚幻的全部被劈裂了。

虚皇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大叫了一声,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那种神情凝固了,他的脸上充满了惊骇之色,像是发现了什么最为可怕的事情。

但是,他已经无法说出来了。

石斧不可阻挡!

破灭他的无上大道,将他皇级肉壳立劈为两半,而后震的粉碎!

虚皇破灭!

另外的三皇,回头望来,全部变色。纵然停驻在万界的时间过长,他们的形体已经渐渐腐朽,但也不应该被盘古一劈为两半,除非是真的盘古再生,而非召唤来的战魂。

不过,三人又长出了一口气,盘古一击后,身体虚淡了,似乎随时会随风而散。

“终究是魂,而非真身”三位古皇像是在宽慰自己。

而这个时候,盘古王后退,姬人、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等逼了上来。

“他们只有的一击的力量,但却是生前的最强一击,不要硬撼,躲避过去,我们便是最后的皇!”

三位古皇看透了眼前诸皇的虚实。相互提醒。

“轰”

惊天动地的大战开启了,三位古皇虽然在竭力躲避,但是九位皇级高手的惊天一击,乃是九种大道本源的爆发,主要是这万界中变很难躲过。

“啊…”

“不!”

“真古大恨,功亏一篑!”

三声不甘的怒吼,在最后的挣扎中发出,三位古皇全部形神俱灭,在九种大道本源的碾压下,不可能活下来。

与此同时,涟人、伏羲、黄帝等九人也如盘古一般,身体虚淡了。似乎随时会随风而灭。

但是,十人却坚定不移的向着那扇门走有

“吼,”

那天堑中的巨大的蛮兽冲来,挥动可开天辟地的兽爪。

盘古王迎上,石斧横天,抵住巨爪。己身停了下来,让其他九人冲了过去。

“杀!”

唯一真界中,二十七皇、三十六帝心生感应,六十三道凌厉无匹的皇级杀念穿越真界空间冲至!

“砰砰砰”

涟人、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等形体先后崩碎,但是他们却艰难的重组,步履蹒跚继续前进。

一步一碎身!

唯一真界中的无尽杀意,不断磨灭他们的残余的战魂。

一步、两步、三步三皇五帝即将迈入那最终的门内世界。

但是就在这一刻,远空的萤尤与刑天两位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凝望向天际尽头。

“轰隆隆”

万界震动,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滚滚云雾翻腾,像是海啸一般汹涌而来。(未完待续)

ch处于关闭状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