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600章 沧海桑田一万三千年 神秘而强大的虚天在今天谨慎,根本不想深入死亡禁区一步,他似乎有着种种顾忌,强大如他也如此小心,可以想象那片地域有多么的神奇与可怕。

“我劝你原路返回,尽快重新收集神图,那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闻听此言,萧晨一阵沉就。

他很想进入死亡世界深处,但是明白虚天说的有道理,神图非常关键。珂珂的父亲,还有老龟在天界时曾经告诫他,回归九州隐忍下来,想办法重新集全阵图二,人总不能够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来我只能无奈回返九此了。”他现在要做的是,提升与巩固实力,强大到足以抗衡石人王者方可二……你可知道如何凝聚阵图?”虚天问道。

“需要慢慢拼索。”萧晨自然不可能告知他。

,我倒是多少知道一些,昔年阵图曾经是死亡世界显威,后来凝聚在了战剑上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不再多说二“哦,你知道详情,烦请详告知。”萧晨神色一动。

“这当时中浮及到了天大的隐秘,传出去恐怕要震世 ,虚天似乎有所感慨,背负双手,清麒的面容工写满了感叹。

听他这样说,萧晨越发的好奇了,强太的阵图凝聚了无土威力,与繁复玄奥的道印,他至今不能真正明了,如果有人为他提供线索,对他来说自然有着天大的助力。

“你可知九灯,你可知天碑?”虚天眸子如梦似幻,似乎想起了无比重大的往事,神色非常的郑重。

,自然知晓。”萧晨听他这样说,越发觉得虚天知道什么,九灯承载了太多的秘密,而天碑更是神秘非凡,且种种迹象表明应与神图有关。

“那九灯还有天碑是 ”说到这里,虚天打住了,眸光似两道刀刃一般,扫视死亡世界最深处。

“砰”

虚空顿时被两道金色的眸光洞穿了,眸光斩破长空,竟在大地的尽头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华,将那里映衬的一片通明。

一座高大数峨的死城浮现而出,清晰的呈现在眼前,宛如近在咫尺,不过明显可以推测出,那太古巨城距离此地最起码有卜万里,这不过是虚天以大神通显化出的而已。

,一名正在涅巢悦变的石人 ,萧晨双目中神光湛湛二……你看到了,死亡世界的的没有净土,万里外就有一个强大的悦变者,我们所说的话语都可以清晰的听闻道,纵然是强大的神识传音,都有可能被人截听道。”虚天以手划,过虚空,那座巨城顿时从他们的眼前消失了,道“前走百里,去我新炼化的死城相谈,不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就在前方百余里处,一座巨城朦朦胧胧,隐在雾中,萧晨不得不感叹,这个虚天不是一般的强大,分出的一缕神念又条得了一座古城。

“哐当”

巨城大门敞开,萧晨迈步走入。

“吱呀呀”

大门缓缓闭合,城中雾气翻涌,阵阵生命精气澎湃。

就在这时,萧晨感觉不对劲,天空中一片黑暗,云雾遮天蔽日,封困了古城的天空,彻底将这里覆盖了。

古城犹如一座牢笼一般,将萧晨锁死在里面,出口全部被封闭。

,虚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死亡世界强者林立,最深处的存在,可洞悉一切,如果不做到如此周全,会被他们察觉到的。”虚天漫不经心答道。

“纵然如此,你也不用这样大动干戈吧,将我完全封死在城中。”

“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 ”虚天从容不迫,在前方的迷蒙雾气中显化出身影:“说来你的神图已失,我们的合作恐怕不能进行了,我希望你将太古魔城还我, ”

“你翻脸还真是快,之前处心积虑稳住我,不断提出有用的建议,不过是为了将引入古城中,现在想动手了吗?”

,你的成长让我很吃惊,已经达到战祖五重天境界,即将步入超级之列,但是终究是失去了神图,对我来说你是很强力的补品 ,直到这时,虚天的声音依然还很平淡,但毫无疑问露出了狰狞的面容,想要祭炼萧晨,条其生命精气。

“你不过是一缕神念而已,真的以为可以吃定我了吗?”萧晨凝望着前方的虚天,他早已知道这个合作者不善茬,但是没有想到对方是如此的自信,面对战祖五重天的他还敢出手。

“你的神图早已不再,还有什么可仰仗的?我等你两千八百多年了,你是不错的祭品,我很需要你的血肉精气。”

“砰”

说到这里离,虚天的手中出现一把石矛,古朴无华,但却拥有强大的威慑气息,那是完美的石兵,是石人王级的强者留下的武器,遥指萧晨胸膛。

“忘了告诉你了,为了对付你,我分化出了很强的一部分神念,未的只是彻底将你绝灭。炼化你后,我自然会在你的忆海中寻出凝聚神图的方法,与其借助别人,不弱自己来掌握与演化那遁去的一!”

虚天的声音很冷漠,也很无情,变得冰冷无比,与先前的样子大相径庭。

“对了,可以告诉你,你向我打探的人,有些人确实未死,我曾经遇到了一批强者,数百头龙族修士。为首者是龙族的战神王,很有潜力的一个人,达到了半祖境界九重天,已经稍微的触碰到了祖神领域………””

“他们在哪里?”萧晨的双目中射出两道迫人的光芒。

“数百名龙族,那可这真是一股强大的生命精气,汇聚在一起,让人心动…我将他们全部吞噬了。”

“你, ”萧晨震怒,龙族战神王的高大身影,他不会忘记,曾经护估过珂珂,对小兽非常的上心,是龙族的守护者 ~强大的战神。

他躲避了异界的追杀,不曾想却死在了这虚天的手中,整整数百条龙族的生命,最终全部陌落在这里。

“砰”

虚天轻轻一震,整庞太古魔城剧烈抖动,周围的高大建筑物中,顿时翻滚出一具具雪白的骸骨,全都是龙族的遗骸。

白惨惨的丹头,有些剌目,更是剌痛了萧晨的心,他看到了一头狮王龙的巨大的白骨架,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堆积在前方,正是那龙族战神王。

数百具白骨,数百名龙族强者,惨菲在城中。

“虚天我一直知道你不是善类,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你能我如此怒火滔天,不杀你神念,我誓不罢休!”

,可惜啊,你自身都难保了,怒火继续汹涌吧,让它将你燃尽”……”

虚天的声音像是魔咒一般,太古魔哦内黑色的火焰在燃烧,竟然与萧晨涌动出的愤怒气息连接了,向着他疯狂席卷而来。

这是阴恶的魔咒。

与此同时,虚天手持手持杆石矛,向着萧晨洞穿而来,矛锋震动死亡大陆,强大的能量波动透过太古魔城,将方圆数万里撕裂!

“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最根本的力量。这两千八百多年来,为了修炼,我很少动用大杀器,为的只是来磨砺自己,但是今日我要破戒了!”

萧晨哗啦一声扯出古卷,向前材去,迷蒙的长卷,展现出一幅无比壮丽的河山图,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浮现了出来,五大王者似要迈步而出,联袂向着虚天镇压而去。

“什么?!”虚天顿时震惊。

“两千八百年前,你并没有看全那一战的全部,我除了阵图外还有古卷。”

“哗啦啦”

古卷迎风招展,五大王者向着虚天踏去。

,啊… ”

虚天大吼,太古神城震动,像是天牢一般,阴气森森,而后开始紧缩,无尽乌光闪耀,想要磨灭萧晨与古卷。同时,那杆石矛剌向五条伟岸身影。

“砰”

在古卷的笼罩的范围内,所有乌光全部被吸收,那杆石矛竟被向着古卷内飞去。

“不可能!”

虚天大叫,因为他发现,竟无法控制这个石矛了,王者石兵像是有生命灵识,自主向着五道高大身影当中的一人冲去。

“难道是他的石兵?”

虚天的眸子中露出惊色二“砰”

石矛终究是摆脱了他的控制,没入了古卷内,出现在一位王者的手中。

如此一来,古卷震天,石矛融合进来,让整幅画卷的威力,有强大了几分!

“哗啦啦”

古卷抖动犹如天穹在摇颤,威能比方才强大了很多,那杆石矛更是射出一道道刺目的金色锋芒!

整座紧缩太古魔城一阵摇动,似乎要崩碎了一般,乌光都溃散了不少。

萧晨一阵惊讶,这古卷竟还有提升的空间,一杆石矛加入进来,刻,让它威力强大了不少,如果五大王者石兵都归来,那将如何?

虚天见势不妙,果断退走,化成一道虚影,从太魔城中冲出。

且,他不甘留下这座巨城予萧晨,翻掌挥出,巨城将萧晨震了出去,快速缩小,追随虚天而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古卷横空,当中那杆石矛化成一道殉烂的金光,照亮了死亡大陆洞穿而出。

“砰”

璀璨光华长达百余里,在五百里外追土太古魔城,直接剌穿而过,将之震裂,同时向着虚天剌去。

”哗啦啦”

虚天一狠心,催发太古魔城蕴集的伟力,让此城崩碎,阻挡石矛,他舍巨城而去。

不过,萧晨不想放过他,将古卷直接甩了出去,笼罩了死亡世界的天空。

“你本体纵然再强大,分化出的一缕神念也不可能逆天,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你!”

破碎的巨城被萧晨收起,他准备加固自己的所掌握的那座神城。

看到那数百具龙族骸骨,萧晨早已震怒,不可能放过他,杀气冲天。

“砰”

虚天被古卷扫中,横飞了出去,想要穿越空间逃走都不可能,古卷封天,将这里彻底禁锢了。

,我低估了你 ”虚天很平静,并不慌乱。

“咚”

就在这时,万里列一座太古魔城向这里飞来,虚天的本体魔城驾临了!

很明显不司于一般的古城,这座城池透发着汪洋般的生命精气,神力破礴的让人颤抖,异常可怕。

“你纵然是掌握有逆天战宝,也无法收我了,我的本体随时可以迈出最后一步,不过是想更加完满而已二,虚天的这缕分身很自信。

萧晨变色,喝道:“五三合一!”

古卷内,光华流转,五大王者合一,而后一只巨大的手掌伸出古卷,铺天盖地,任虚天飞遁,始终无法摆脱。

“不可能!”他大声吼叫。

“砰”

虚天被一把抓住,轰隆一声被卷入古卷中,一杆石矛将他洞穿,再也无法挣扎。

“你本体来了也无用,我一定要磨灭你的这缕神念!”

这是萧晨留下的最后声音,而后身被古卷,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了这是萧晨修为大进后,对于古卷的理解与掌握,不仅攻杀力更加强大,更是悟通这样的遁术二下一刻钟,他回到了九州,而后沉入了大地下。

就这样萧晨沉寂了下来,开始默默修炼,暗中寻找那失落的战剑。

他以九盏古灯为源,每隔五百年换一个地方,每次都在地下的古灯前修炼,感悟天地本源,凝练玄法,寻觅阵图。

阵图不全以身补,他以这种觉悟召唤神图,昔日他看记下了神图巾的种种烙印,因此他可以模拟神图种种伟力,就这样萧晨陆陆续续寻到十九把战剑二光阴花再,岁月如梭,无声无息的消逝而去二萧晨在九州大地下,沉寂了四千五百多年,而距离昔日那最后一战,已过去了六千三百多年。

当他再次醒转时,感觉到了可怕的异常,大地工似乎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他听到了众生的怒吼,…,天地同悲,当萧晨出现在大地土时,这个世界生灵涂炭,短暂的轮回结束了二很显然,这一次发生了意外,异界诸神失去了耐心,直接抹杀了大地工的生灵,不像往昔那般持续一个完满的文明史,提前结束了这一切。

一座座城市在毁灭,一片片生灵在泄零,萧晨看到了昔日熟悉的异界大地,有此人他甚至可以叫出名字。

他想出手,但终究忍住了,因为他无力改变什么。

真的能够麻木吗?他心中几次涌起莫名悲怒,忍不住出手,但最终又都攥紧了拳头,隐忍了下来。

他像是一名过客,冷眼旁观,这历史的一瞬间,近乎麻木的目睹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一幕幕悲剧在上演,实力超绝的天人族城池尸骨千万,完美的精灵族血染宁静的森林,狂野的兽人部落血流成河,强大的龙族尸骸堆满龙谷”””

流血漂稽,尸骨如山,大地被鲜血染红了,萧晨终究是一动未动,身披古卷,隐匿气息,静静的坐在九州大地深处。

悲欢离合,生死荣辱,经历那么多,已经让他可以铁石心肠,但绝不是麻木不仁,不是不救,而是无法救。

平静的经历这一切,默默的再睹一个短暂的轮回,与众生心绪司在,无声承受这一切痛苦二不是逃避,而是为了最后的终极一战,现在出去送死,没有任何意义,总是要死,也要价值。

在这一刻,萧晨经历了莫大的痛苦,直至大地死寂,彻底平静下来数十年,他依然如化石一动不动。

此后数百年,他像是一段枯木一般,近乎消亡二直至千年后,九州大地下,才传出一股强盛的气息,萧晨经历种种剧变,完成了一次心境的历程,放下了很多,亦想通了许多。

他由一名战祖成为一名祖神,万界本源神则,终于烙印如心海中,掌控到了更为本源的力量。

“人族虽然看似弱小,但是却有无穷的创造力,需要他们重现世土,这片试验的大地才有价值,其他种族放逐四方世界,将这片神奇的九州留给人类 ”

千年前,短暂的轮回结束的刹那,异界诸神的声音仿佛依然在回荡。

萧晨无喜无忧,非常的平淡,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六重天的超级祖神,实力稳步前进,而距离昔日那终极一战,已经过去了七千三百年。

距离那三万年的约定,还很久远,他还有时间继续强大自己,士其是从战祖化为祖神后,他修炼视野一下子开阔了很多。

继续寻找战剑,还是出去寻找天碑印记?

最终,萧晨一动未动,始终如槁木般,静静的盘坐在九州大地深处。

他现在所需要的是提升自己的真正实力,而非借助外物,他现在需要的一段时间的沉淀,而后极尽升华,而非盲目寻找他法。

不想世界围绕在萧晨周围,本源八音在八个世界中震动,似穿越万古……这一切都以萧晨为中心,他像是磐石般一动不动。

岁月匆匆,时间长河在悄无声息的流淌。

一晃眼,萧晨又沉睡了六千年,距离那终极一战已经过去一万三千多年。

岁月无声,沧海桑田,世事变迁。

人类早已重新出现,不是自然进化而出的,依然是异界保留下的生命种子,重新撒落在九州,六千年过去后,人类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大地土早已大变样。

夜晚的燕都焕发着无限活力,霓虹闪烁,一座座摩天大厦鳞次栉比,对于喜欢昼伏夜出的多金者来说,糜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燕京永乐宫会,一名精明强干的青年男子走进一间包厢内,早已坐在那里的一名的中年人对环绕在他周围的莺莺燕燕挥了挥手,道“你们先出去,我们有事情要谈。”

似乎很懂得其中的厉害,几名姿色出众的女子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包厢。

“坐吧,有什么进展吗?”中年男子对进来的清年问道。

“这次挖到了一些铁衣碎片,很难想象,竟是如此坚硬,以现在的科技来说很难打碎那些铁衣。还有 “说到这里。青年男子似乎非常激动,道:“我们的探测仪竟在大地下发现了生命波动,这简直不可思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