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599章 没有完美 那头龙消失在了丛林中。而这个时候萧晨却看到了地平线上的人影以及巨大的城池。

一晃两千八百年过去了,大地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人族被彻底的抹杀了,新的种族出观,成为了这片大地新的主人。

不过,这并不是大地自然进化的结果,而是异界有意为之。

新出观的种族,都曾经在历史中出观过,他们的种源并没有彻底的消亡,在异界中都有**,如今异界像是放牧一般,让他们重观在九州。

萧晨向前走去、他看到了兽人,可谓半人半兽,具有人族的躯体,也有野兽的特点,如狼族,生有狼耳,必要时双手指甲可以暴涨,生出锋利的狼爪。

一道巨大的风刃扫来,萧晨轻轻一挡,风刃顿时碎裂了,但是碎裂的能量又刹那凝聚成一头巨狼扑向萧晨。

这让萧晨多少有点意外,前方那只充满敌意的狼人,似手对神力的掌控有着非凡的天赋。

“你是谁,难道是天人族的人吗?”那名强壮的狼族戒备着,随时准备再出手。

萧晨凝望这个狼人,道:“千百年后,不,一万年,或者两万年后,如果你还活着,你会知道我是谁的。”

他己经看出,这名狼人整是这片领地最强大的狼王,且天赋非常不凡,如果他能够活下去,也许可以冲击半祖境界,成就祖神之位也说不定。

当然,这只是也许,纵然有一成希望,也是几万年后的事情了。

“你到底是谁?”

“好好的做你的狼王吧,争取成为你们这一族,以至整个兽族最伟大的王,如此也许有一天,你才能够参加一场注定将发生的战斗。”

萧晨说的有点感伤,当一个种族兴起时,可曾知道,灭亡的结局早己被人安排,周而复始,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人族的祖先是否也如此,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曾有毁灭的种族这样突兀的出观过在他们的面前,悲伤的告诚?

“你在说什么?”这名有些不凡的狼王警惕的凝望萧晨,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请你说的明白些。…”

“有些事情”纵然我告知你结局,亦无法改变。好好的发展你的种族吧…“”

萧晨虽有伤感、但最终自嘲的笑了笑,面对这头小狼王,他说这么多有什么用“还有可能再与他相见吗?恐怕,千百年后,上万载岁月后,对方早己化成朽土了。

狼族的领地内,几座城池很简陋,说明了他们的生活观状,还很原始。

萧晨如云烟般飘荡,穿城而过”如一道幽灵一般,静静看着这一切,他只是一名过客,不想改变什么,也无法改变什么,在所有狼族都没有反应过来前,离开了这里。

不久,萧晨穿行过兽人族所栖居的茫茫大地“当中他救过一个狐女,也亲自去见了其他兽族的王者,但是他感觉很失望。仅仅那名狐女还有那个狼王天赋非凡,其余者虽然称得上很出色,但是纵然给他们千万年时间。也是无法成就半祖境界的,更不要说祖神。

萧晨失望的离开了,下一站他来到了天人族聚居地,对于这样一个传说中天赋绝伦,重观于世的古老的种族,他给予了厚望。

天人族,居于中原地域,确实是一个强大的种族,在同时临世的前提下,占领了最为肥沃的土地。

来到天人族地域,远远的就能够王道那雄伟的城池,他们发展的很迅速,比之兽族等快了很多。”不知道天人族老古董是否活了下来,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种族,重新繁盛在这片大地上,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萧晨自语。

天人族与人类容貌相差无几,只不过每个人都有第三只竖眼而己,那是可生出天赋神通的关键部位。

自然,因人而异,他们的竖眼会随着自身实力的提高,会产生种种不同,甚至可以说千奇百怪的神通。

萧晨走入这片城中,看着盛极一时的种族,他心中充满了希望,因为他感觉到了这个种族的强大,如果他们发展起来,将有何等的力量呢?

在天人族的王城,萧晨发观了一名异界的半祖,虽然有足足有七重天,但是对于眼下的萧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如果愿意,可以轻易抹杀。

但是,他却没有那样做,抹杀一名半祖根本不能改变什么,如果是一名潜力无限的祖神在此,或许他会有出手的冲动。

那名半祖,竟在教习天人族种种神则咒术,以及各种战技,来推动他们的发展。

萧晨像是看客,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感觉出了,这一次异界似乎很匆匆,这个轮回也许并不长久,很快就会结束。

他似乎己经看到了天人族的结局。

这一次,萧晨并没有做任何事情,他只是在默默的观察,沉寂整整十年,在这个过程中他走遍了天人族的每一个区域,选出了数百名杰出者。

如果可以,他想在这个种族中扎根下来,默默教习。

但是,最终他失望了,这个强大的种族,确实远远超越其他种族,甚至连龙族都有所不如。

只是,他发观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天人族很高,但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他们的优势便不再那么明显了。当中的杰出者可以很快达到长生境界,往是此后,便缺少了开创性。

很高、实力非常强大,但是却缺少创造性”这对于一个种族来说是致命的!

冲击到半祖境界,或许不会那么难,但是此后,想要再想前进,就非常艰难了。

也许,上天是公平的,给予了他们很高的,但又在后面制造了缺陷,总体衡量,并不完美。

最终“萧晨仅仅在百余名杰出者的脑海总封印下的了一段烙印,有修炼的种种秘法”也有这片大地鱼古以来发生的一切。

如果他们能够冲击到半祖境界以上,封印会自然开启,种种秘闻往事尽会知晓与洞悉。

并不是完美的种子,但总要撒下一些。

随后,萧晨来到另一片地域,在进入了另一种神秘而近乎完美的种族的领地中。

精灵族是一种体态纤细,容貌近乎完美的种族,异常美丽。她们生活在森林中,心性恬淡,喜欢安宁,像是隐士一般。

萧晨在一片如诗如画的秀丽山林间,寻到了这个种族。他品味着生命之树流淌出的神液。静静的观看着这个种族。

失望再一次,写满他的脸颊,这个种族的依然很高,与天人族有的一拼,是天生的魔法师。且生命悠长。有足够的时间修炼。

但是,奈何,他们的创造性比天人族还不如。

“昔日神秘而又强大的种族,重观于世界,有了近距离观看他们的机会,但是果真没有一个是完美的……”

萧晨失望后,归于平静“这个天地间。一切都有迹可循,不可能有完美。

不过,他依然留下了希望的种子,在百名精灵的心海中封印下一段烙印。

最终,又走访了几个种族。萧晨来到了龙族的聚集地,这是一个强大的种族”但数量并是很多,不过万余头而己。

萧晨对于龙族有着特殊的感情,尽管他们也不是真正最强大的种族,但是他却留下了千余道精神烙印,封印在了这个种族当中。

做完这一切后,萧晨叹了一口气。

曾几何时,他也生活在这片大地上,但是如今,两千八百年过去后,一切都改变了。

这己是他的时代,确切的是说,不是人族的时代,昔日的强势种族皆再观了,但是惟独少了人族。

三千年前,这个大地上还有他的朋友,以及他的敌人,但是三千年后,斗转星移,百世沉浮,一切都改变了。

昔日,与他作战的人,己经化成了泥土,昔日于他把酒言欢的人,也己经变成了枯骨,人族灭亡了,如个在这个世上只剩下了他自己。

这是一种无言的孤独,这天大地大,但却没有他的家。

萧晨站在一座高山上,眺望远方,微风吹过,吹乱了他的黑发,更吹了他那颗寂静不动的心。

所有人都不在了,昔日的哪怕是敌手,复活一个也好,只要是人族,哪怕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可以复活几人,再观他的眼前,他也可以一笑氓恩仇。

没有了,都不复存在了,所有人都化成了枯骨,生命不可能再重来。

柳暮、陈放、金三亿、牛仁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在萧晨的眼前不时浮观,但如今只剩下了他孤独的自己。

还有珂珂,可怜的小赤西……回想到昔日的种种往事,萧晨感觉双眼有些模糊,但最终却没有泪水可流,只有点点雾气自双眸飘去。

最终,萧晨从大陆东部,一步一步向着昔日的雍州走去,自西向东,徒步而行,似乎是最后的缅怀过去。

脚下的土地,葬着昔日的人。

千百年后,谁是谁,尘归尘,土归土,谁能说清前世的人在哪里。

青草如此葱绿,说不定它的根下就有故人的血肉,深谭如此幽邃,说不定底部便有英魂的骨。

祖龙村无影无踪,早己知道是这个结果,萧晨很沉默,父母究竟是生是死,没有一点线索,不知道古材到底去了哪里。

萧晨在此静静站立了三天,而后迈步离去。但在路径原死城所在地时“他想起了河河,昔日挎着竹篮为他烧纸,祭拜的景象,这让他古井无波的心,顿时一酸。

强忍住伤感之情,他冲天而起,离开了让他心神不宁的九州。

穿行在四方世界,萧晨发觉,这四个世界并没有多少变化,依然没有生灵。

长叹一口气,萧晨告别了九州与四方世界,进入了死亡世界。

他心中还存着一线希望,当年异界祖神,真的彻底绝灭了神村附近所有的修士吗?

难道就没有一人逃过那场大劫?

他想在死亡大陆,好好的寻找,也许还有最后的惊喜也说不定。

萧晨进入了死亡世界,路径神村,他神情一滞。昔日,他早己将那片土地录离而下,葬入九州,但是此刻看来,这里似乎被人重新淹没过了,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坟头,像是一座山一般。”是谁来此淹埋?真的有人活了下来吗?“萧晨以神识探索,并没有发观什么,而后他向着死亡大陆深处走去。

路径少女君王的城池,那里早有破灭了,老骷髅皇与济公佛爷,都不知去向,生死不明。”天外天、人外人、英熊等人逝去了吗,按照预言,他们要与大威冥王合一,会在死亡天宫中献祭……“萧晨自语着,他向里面进发,不过他却再也没有遇到那片死亡雾雳,也意味着他无法找到死亡天宫,不可能再寻到大威冥王。”虚天,我找你来了!“在死亡大陆深处,萧晨大喝,震动四方g不过,没有人回应他,死亡世界深处一片安静。

再向里走,险阻重重,对于祖神来说,都具有极大的危险。”少女君王是清清吗,她与三具粘鞋,走入死亡世界深处,这么多年,一去不返,是否无恙?“”你来了?“就在这时,死亡大陆深处,一片雪白的骨海间,虚天道人的影迹浮观而出,他定定的看着萧晨,道:”可惜,你失去了阵图!“在与九十九重石台阶尽头的石门对轰后,神图分裂,没入了九州大地下。”虚天,我不是来找你对抗你的强敌的,我想问你,当日神材中可有人活下来?“”不知道,死亡大陆如此之大,我怎能全知,或许有人活下来了吧。异界的祖神,进入这片世界,遭遇了死亡深处不少强大生物的阻击,损失不小,最终无奈退走。“”你可曾看到,一名少女君王,与三名骼鞋进入,死亡大陆深处?“萧晨不断发问,他想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却曾看到,不过那个少女很不简单,她早己不是君王,己晋升祖神境界。“萧晨顿时一惊,道:”你可否将我带去那片地域。“”不可能!大陆最深处,是死亡禁区,从来都是有去无回。在那里,你会看到很多残破的太古魔城,你如果想去,我不拦你,但是目前我不可能分心,去闯那里。“”那我自己去。“虚天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劝你止步,有人巴不得等你送上门去。你应该知道,两千八百年前,最后那一战,死亡世界亦有王者出手,攻向石台阶尽头。有人注意到了你,他们对神图很感兴趣。“今天算是一个过度章节,明天世界将彻底大变样,大背景将完全的不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