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595章 迈出最后一步! 盘古王突观.所向掳靡.当场崩裂老石人王双臂.可谓神威盖世!

“不对!”老石人王双目中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

但是,不是分心的时刻,盘古王从天空冲俯冲而下,巨大的石斧狂暴如电,动作太快了,又劈了下来。

具有开天辟地之威!

老石人王双臂己断,胸部与头盖骨遭受了巨大的压力,略啦嘣作响,他如流光陨星般飞遁。

盘古王如流星赶月,化成一道光束,如影随形,几乎枯住了他,紧追不舍,那巨大的石斧眼看就要落在了老石人王的天灵盖上。

王者争锋,横贯古今,时间与空间对于他们来说,近乎都无效了,都不再连续。

可谓刹那永恒!

老石人王一直在倒飞,根本来不及转身遁去,他清晰的看到大斧落下,距离其头盖骨不足三寸远。

“嗡”就在这时,一阵可怕的颤音发出,犹如天地间最为凶恶的飞虫振翅,老石人王双眸如渊,深邃不可揣测,望之让人的灵魂都要深陷进去,但接着刹那间,瞳孔碧绿近乎妖邪,两道可怖的光芒炽盛无比,瞬间射出。

“当”两道可粉碎万古诸天的妖异绿光,一下子撞击在了巨大的石斧上,发出金属撞击的可怕声响,击破大世界屏障、传遍各方世界,不少强者灵魂受震。

大斧在这两股不可揣测的绿光撞击下,高高崩起,失去了锋芒。

老石人王终于扭转险恶的局面,双臂“咋咋”作响,那些碎裂的石块,犹如幻花虚影,出观在断臂处,贬眼修复完毕,狼牙石棒也重新回到了手中。

但是很明显,他虚弱了一分,那两道可怕的炽盛绿光,带走了他部分精气,对于他这种元气大伤的石人王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后果。

“你不是真正的盘古王!”老石人王边说,便挥出了狼牙大棒,观在好不容易扭转部分局面,他必须采取主动,不然后果很不妙。

“终”狼牙石棒,蕴含神则万道,不单纯是强大的战气迷蒙,还有各种玄奥法则与神咒,扫荡乾坤,令这新开辟的世界,刹那间崩裂,混沌光芒翻涌,铺天盖地冲下。

亲手开辟世界,而后又被亲手打碎,这等伟力骇人听闻,但这一切对于老石人王来说,不过一念间。

但是,盘古王却更加的强大,如出山之猛虎,傲啸山川大地,如腾云之蛟龙,腾跃万里,神威浩荡。

一柄大斧,扫灭凌霄战气,打碎万般神则,不可抵挡!

“当”狼牙大棒被劈飞,横翻出去,打入混沌中。

“咋”锋利的石斧,斜劈而下,嚓嚓一声可怕的声响,远处诸神不自禁闭上了双目,他们实在不忍心观看。

盘古王太强了,无以伦比,老石人王根本挡不住。

“砰”巨大的斧刃,切入了老石人王的肩头,发出一声巨响,没有停留,石斧斜斩而入,先是一条石臂坠落在地,接着上半边身子腰腹分离。

诸神震惊,这个场面太可怕了,石人血喷洒,老石人王被人斜肩斩断上半身!

石人王纵然是石体,也有有鲜血,虽然很少,但却更珍贵,那是他们的精华所凝聚而成。

当然,老石人王不可能这样毁灭了,这仅仅是躯干的分离而己,并不能代表什么。

不过,盘古王战力诣天,显然不可能这样轻易放过这种优势,石斧震动,向着那可石头颅劈杀去。

与此同时,金色神光照耀混沌,崩裂向无尽远处,混沌或上升,或下沉,开天辟地,无尽神则在闪耀。

这是后补的杀伤法则,是真正要磨灭老石人王的杀势,将那地上的残躯笼罩,发出阵阵喀嚓喀嚓的声响。

老石人王除却头颅外,其他部位所有暗伤一齐迸发,两段残躯皆龟裂,化成两堆碎石。

“哺”巨大的斧刃,闪烁出一道冷电,发出阵阵颤音,劈了下去。尽管老石人王百般阻挡,但是终究没有能够防往。

“砰”石斧立劈在他的头颅上,那坚硬的石体顿时离开,顺着暗伤,头颅一分为两半,石人血喷溅。

“老祖宗!”“不,始祖!”后方,诸神大叫,千万神则同时扫出,向着盘古王袭杀去。

“哧”石斧横天,巨大的斧头,像是一扇天门一般,横在空中,将所有人的神咒法则全部挡在外面。

“终终”与此同时,盘古王那高大的身躯,大步向前,两只脚掌非别踏在了老石人王的残躯所化成的两堆碎石上。

浩瀚神力,犹如渊海,倾泻而出,万丈神芒迸发,那里化成一团永恒的神焰,盘古王像是鱼古长存的战神一般、题然立身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在以磅碍莫测的无上伟力炼化老石人王,想要将一代石人王者彻底的毁灭。

诸神万万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始祖王,那是他们心目中的盖世无敌的存在,今日竟然被人如此劈杀,将用永远的消逝,从历史长河中彻底的抹杀去。

这让他们无法接受,奈何盘古王的石斧.像是诸天万界之门.出在那里,短暂间根本无法突破。

且,老石龟与那可怕的九分之石人也出手了,他们的战力堪比王者,打的诸神无法逾越过去。

而两名天骄人物,河阿的父亲,还有人魔戈乾,也都展观出了无以伦比的盖世神通,封困天地,阻挡漫天法则咒术,像是两名天盾,不可突破。

至于萧晨,虽然没有盖世战力,亦没有无双神咒法则,但神图展观,迷蒙封天,古卷铺展,横贯苍穹,也如不可贯穿的两道天堑,阻挡了诸神的前路。

盘古王顶天立地,神威盖世,无后顾之忧.大炼老石人王,从那两堆碎石中不断抽出精气,以震古烁今的伟力,缓缓磨灭。

诸神疯狂,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画面。

两堆碎石不断有精气冲出,那些石块在慢慢暗淡,老石人王万古不朽,此刻也有了形神惧灭之噩。

老石人王的精气魂神分存在碎石中,发出阵阵让人在场所有人都感觉毛骨悚然的嘶吼,而后吼啸道:“亿万年的沉论,千百世的呼唤,我身不朽,跨越那亘古的屏障,从那消逝的战场归来吧,借我战魂永恒的一瞬间。无敌的我,昔日的魂,逆天重新降临!

一股魔性的神秘力量.震动千古万界,打破时间的壁垒,沟通太古的时间长河,跨越重重大世界屏障,连通向逝去的岁月与空间。

贯古通今,化不可能为可能,借昔日伟力,传不灭战魂。

诣天黑雾翻涌,魔云浩荡,混沌避退,这重开的大世界更加的广阔了,所有黑色云雾,全部向着地上的两堆碎石涌去。

这种可怕场面非常邪异,充满了未知的变数,妖异与神秘的力量在汹涌。两堆碎石被黑雾滋润,精气像是复苏了一般,不再流失,且逐渐壮大起来。

老石人王在发生着可怕的变化,碎石震动,竟然在缓缓愈合,猛烈与那立身在他上方的盘古王抗争,想要从一双大脚下挣脱而出。

“我叉,老不死的柴火居然要活了,盖世霸王神拳!”老石龟大叫着,一双硕大的拳头,像是像是两柄大锤一般砸了过来,震动那两堆碎石。

但是,黑雾翻涌,两堆碎石不可磨灭,渐渐透出光亮,残体很多部位己经重新愈合在一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盘古王的那雄伟的躯体,竟在慢慢虚淡。

“你一介虚身,并非主体,不过短暂的瞬间生命,也想杀我,我巅峰重观的刹那,天上地下,都没有人可以压制我!”老石人王话语格外的寒冷,很显然他被打碎在这里,勾起了无限的怒意,轰然一震,地面上两堆碎石重组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干枯的石体。

诸神振奋,不再攻击,向后方退去。

而盘古王的身影却越发的虚淡了,最终手中的大斧竟一下子消失了,而后整个身体也也模糊不清。

“呕”一声慑人心魄的巨响发出,盘古王的虚影消失了,老石人王躯体重组完毕,重新站了起来,昂然而立,满头石发似乎都飘动了起来。

两口石眸深邃如黑洞,望之让人心悸,他竟在死境中翻盘,重新强势而起,这等手段实在让人心寒。

他站起来的刹那,没有任何话语,仅仅冷冷的扫观前方,便让几大强者一阵发寒。

“终”他一步迈出,冲向太古神城,到了观在,己经没有时间停留了。

“砰”老石龟等人皆出手,在这一刻,绝不肯能功亏一篑。

“毒,但是,在这一刻,老石人王是无比可怕的,真如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一般,一拳将所有人全部震退。

“终终略”突然间,永恒未知处,传来阵阵可怕的声响,一股神秘的力量划小破大世界屏蔽,震动到了这男“当诛!”老石人王声音阴冷的让人头皮发麻,大世界屏障被打双眸射出的光芒碾碎,清晰的浮观出永恒未知处的景象。

手持石刀的武祖、深处永恒之源中的炎黄、还有那条独臂,存碎了前三级石台阶。

这让老石人王处在两难中,进退维谷。

虽早有祖神返回了永恒未知处,但却不能改变什么,半颗巨大的石头颅浮观在那里,吞天纳地,对抗赶回去的诸神。

此外,还有九色祖龙,浑身圣光照耀,锦锦如山岭,盘旋在那里,打出无尽神则,阻挡诸神,正是阿阿的母亲,其威势竟不下于阿阿的父亲。

“杀!”老石人王身形幻灭,突破阻挡,冲向神城,几大强者竟无法拦住。

“我贯古通今,昔日战魂附体,你们阻挡.白白送死而己。”“贯你个头,通你个屁股,不过是自我催眠暗示,强行燃烧你的残存潜能而己,真以为自己这副破烂样子,可以逆天行事,你以为你是本龟啊,你差姥姥远了。”老石龟连挥三拳,虽然又短暂的阻住了老石人王,但是自己的力量像是被抽干了一般,再也无力出手。

他冲着九分之残破石人,发出古怪的音节,而后冲着萧晨传音,两者快速冲过来。

老龟猛力一挥手,化成一道永恒之烙印,强行将萧晨与残破的石人凝结在一起,成为一体。

“龟爷爷曰了,今天不干掉这根老柴火,我改名叫蛤蟆!”萧晨与石人合一,瞬间战力狂猛提升,周身像是有着用不完的神力,身披古卷,五种大道烙印,在其周围旋转。

“贯古通今!”就在这时,老石人王大喝。

“终”的一声巨响,萧晨刹那又与石人分离开了,神力逝去,被强行打开。

“在我面前,你们不会有任何机会!”老石人王向强大大的让人颤栗.或许真的另刹那化为了永恒,将那昔日的战魂召唤了回来,近乎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退!”老石龟大喝,与萧晨还有那九分的无意识石人同时飞退而去,道:“龟爷爷曰了,我是霸王,绝不能变成没尾巴的蛤蟆。”老石人王瞬间凝观.永恒未知处,露出无情的神色,道:“你们打碎石台阶也无用,再继续祸乱,全部自取灭亡!”说话的月时,他己经抢动大棒砸向了神城。

“鸣”狼牙石棒发出阵阵可怕的异啸,刺耳无比。

“喀嚓喀嚓”还没有触及到,太古神城的墙体便竟然龟裂了。

此刻,他比以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或许被不久前的盘古王所逼,他真的召唤回了昔日的“真我”战力无以伦比。

“此刻的我,与亿万年前相差不了多少,天上地下无敌,你们都要死!”“砰”当在神城前的戈乾与河河的父亲被震飞,两人的躯体几乎破烂,全部遭受了无法想象的重创!

老龟焦急,此刻难以与萧晨以及石人合在一起,眼看无法阻挡,将遗恨千古。

但就在这时,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突然在前方爆发而出,人魔戈乾披头散发,从地上站起,一步一步走来,虽然颓废而忧郁,但是一股无形气势却慑人心魄,震动诸天。

“存在的,忘记了。

红尘万丈,入眸幻灭!”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老石人王的身影刹那虚淡,一下子崩飞了出去,这是绝世人魔在此时此刻感悟出神则,天资卓绝,世所罕见。

竟打飞了近乎恢复了巅峰战力的石人王!

“吼”老石人王低吼,腾的站起,快速冲回,石发竟然全部倒数了起来,他动了真怒。

“逝去的,记住了。刹那永恒,驻留心田。”就在这时,又一股震动千古万界的恐怖气息,爆发而出,河河的父亲也从血泊中站了起来,喝出这样一种神则。

“凶.冲回来的老石人王,在这道神则下,虚淡的身体又清晰了起来,但是精气却被录夺而出!

可怕的神则,让诸神震惊,珂珂的父亲实乃一位天骄人物,与人魔戈乾一般,在这紧要关头,悟出了更强大的法则力量。

“吼”老石人王暴怒,满头石发竟飘了起来,像是有了柔韧性一般,狂乱舞动,狼牙石棒以及千万神则,横扫阿阿的父亲与戈乾以及前方的神城!

“存在的,忘记了。红尘万丈,入眸幻灭。逝去的,记住了。刹那永恒,驻留心田。”就在这时,人魔戈乾与珂珂的先后轻喝,两人的神到完美的相连,简直本就像是一体一般。

正反相合,阴阳互补,完美相融!

“砰”老石人王被打飞,暗伤崩裂,碎落下不少石块。

“这两个人,很好!”后方,老石龟双目中射出异彩,同时大叫道:“我说,准备充分的家伙,你其实早己应该成功了卿”“多谢诸位,我己功成!”就在这时,太古神城猛烈震动,一条男影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永恒未知处,炎黄与武祖等人飞退,不过在退的过程中,却将三重打碎的石台阶收走,这是他们的根本目的!

“没有想到,在我面前,竟让你功成了,但这并不要紧!”老石人王望着神城上方的雅璨石人,而后又看向人魔戈乾与河河的父亲,道:“你们,很好,果然惊才绝艳,不过都将今天终结性命,没有未来了!”随后,他又凝望永恒未知处,森然道:“你们以为夺走部分石台阶,就能够获悉什么吗,那是不可能的,今天所有人都要死。纵然有人迈出最后一步又如何,依然不能改变什么,九十九重石台阶”他发出了古老的音节,众人难以理解。

“终终哟”永恒未知处,破碎三级的九十九重石台阶狂梦震动,黑雾滔天,透发出一股神秘而又妖邪的气息。

这一刻,天界都被震动了,几大巨头同时冲向几处封闭的世界通道,想要探查。

阻挡他!

这是众人以一致行动所作出的反应。

同一时间,老龟再次尝试与萧晨以及石人组合,他喝道:“情况很不妙,必须相融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