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586章 石中帝 “承蒙两位石人王者关爱,我得以在那里静静的观看了很多天。最后他们说是要去一个神秘的地方,打开一扇门,提到了……石钥匙三个字。

说到这里,老山羊有些神情恍惚,道:“我能有一日的成就,与能够观摩两位王者弈棋有很大的关系,真感激他们,但是那一别却是永别。

“遥想那时,神花飘摇,片片晶莹,两位石人王者,出尘绝世,踏着花雨登天而去,但是从此再也没有归来……”

“没有归来,从此没有音讯了吗?”萧晨问道。

老山羊叹了一口气,逛:“直至三万年后,天界落英缤纷,花雨漫天,片片皆染鲜血,天界震动,我才知道两位王者在那一日陨落了

“怎么陨落的?”

“也许当时只有两三位王者知道,我那时修为虽有所成,但是还无法仰望天界巨头,不可能知晓,只明白两位盖世的石人王者真的在哪一天永远的消逝了……”

天界有着很多秘密,萧晨来到这个世界时间很短,自然了解有限,此刻初闻古老轶事,越发觉得天界神秘莫测。

“我后来终于修为大成,再回头去探寻往事,却发现昔日的人与事早已一去不返,纵然是当年的几大巨头也都早已是尘归尘、土归土,所有一切都湮灭里在了过去。”

萧晨感觉相当的吃惊,因为隐约的朦胧往事,让他望到了一个更加开阔与玄秘的天界。

“纵然我逆天施法,贯古通今,也发现不了任何蛛丝马迹,我所想知道的一切似乎彻底磨灭了,根本不复存在于历史当中,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老山羊的话语虽然很平淡,但是萧晨却听到了非常不一般的气息,老山羊心中的“结”涉及到了十分可怕的秘史。

“我不知道那两大王者为何会陨落,他们当时的成就已经到了震古烁今的极致境界,纵然我后来成为了同样的王者,也对那两人充满了深深的敬畏,因为他们所展露过的许多手段,至今都没有完全被后人超越。”

已经过去亿万年了,老山羊也达到了等同的高度,但在谈起这段往事时,依然是敬仰与敬畏的,可以看出昔日的两人给他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我虽然并没有探寻到最终结果,但是在那时期发生了很多事情,却让人我感觉惊疑。”说到这里,老山羊的眸子突然变得璀璨无比,射出两道夺目的光芒,道:“异世界以及九州源地,先后自万界中出现,像是凭空诞生的两个世界,而后不久便开始旷世大战,让天界都深深震撼…···”

“那一战,我虽然未曾亲眼见证,但是却听人说起,夕阳如血,王者迟暮十一一一一”

“那一战,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就在那同一时间,我在天界一株通天神木下静坐,却看到落英缤纷,有染血神花飘零……

“那个地方,正是昔日两位王者最后登天而去之地,他们陨落时也是首先自那里开始出现花雨。”

“异界与九州源地大战,王者陨落,我不知道为何引起天界两位昔日的王者登天之地异相纷呈,我想这当中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一一一”

说到这里,老山羊虽然神情漠然,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这是他心情凝重的体现。

“在那遥远的过去,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就是石钥匙,两大王者曾经模糊不清的提到过这三个字,未能引起我的注意,我甚至误以为他们在说石人王者所炼化的石药’……

“亿万年过去了,所有记忆都几乎已经被我封印,直到今天,石与月匙三字,才w惊雷般震醒我,哪里是石药,分明是石钥匙!”

这……仅仅是唯一的一条模糊线索。”

“但是,我纵然现在完全知晓是这三字,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两大震古烁今的王者究竟去了哪里,他们为何以无敌天界之姿还是陨落了十一一十一一”

听完老山羊所讲的一切,萧晨思索了很长时间,不断翻转这枚石钥匙,但却是一无所获。

“我们带着这把石钥匙,去那株通天神木的所在地去看看,或许能有什么发现。”

听闻萧晨这样建议,老山羊点头同意。

两人隐匿行踪,在大地下飞遁,飞快冲向天界中心地域。

天界浩瀚无垠,无疆无界,行进足有数百万里,才达到目的地。

当两人持着盘古石令小心翼翼的来到地表上后,周围清新略空气顿时迎面拂来。

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原始山地,古木狼林,老藤叠绕,一派原始的

风光。昔日的通天神木,不可能存在了,亿万年过去,已化为朽土。

不过萧晨还是这里看到了一截断根,足有山岳般粗细,埋在山地下,不过却早已失去了生机,变成了坚硬的化石,用手轻轻敲打,会发出清脆的锵锵声。

来到这里后,两人依然是没有收获,知道将要离去,不经意间以石钥匙敲打断根时,奇异的事情才发生。

原本没有任何神力波动的石钥匙,竟荡漾出点点神秘气息,平缓而又淡然。

华光流转,在萧晨与老山羊周围片片模糊的在花雨飘洒,而后在他们的上空浮现出朦胧的苍穹。

那里,两道身影昂然而立,接着一扇窗自天穹上打开,接着便是神花染血,飘零坠落。

画面很平淡,没有任何强烈的光芒,就这样一闪而过,便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老山羊却相当的震惊’喃喃道“真的打开了一扇窗户可是,那是什么?

而萧晨却在想,九州源地与异界同那扇有关吗?按照老山羊先前所说,似乎有着一定的联系。

“我就知道这个老东西在那里!”就在这时,砺石兽的冰冷声音传来,与他那如孩童般的躯体很不相符,正立身在天空中。

“看不出这个老家伙还挺怀旧的!”血色光华闪耀,逆天战者单骏在虚无间,俯视着下方山地,那里血雾弥漫,将他完全笼罩。

“嘿嘿……”石尸只是发出了这样的森然笑声。要说起年岁古老,这里多半要以他为最,号称与世同存,躲过了天界一场场大灾难,同时代的修士到了现在几乎已经死绝了。

螺旋形水雾像是一道两道滔滔大河纠缠在一起,自敏万里横空而至,正是那水王宋大飞。

霞光冲天,石莲花躲绽放,莲王降临,虽然超尘出世,但是刺客却也带着点点杀机,凝望向老山羊。

“砰”

一只大手破碎天空,覆盖而下,拘向萧晨二人,正是悬空岛的始祖一一一一悬空,他最为直接,杀伐明志。

“你们这帮白菜,我老人家如果不是身体出了状况,你们也敢这样藐视我?!”老山羊便说,便与萧晨重新融合在一起,快速躲避过天空中的那只大手的拍击。

“你们所要争夺的战宝,不过是这石钥匙而已,谁要是能够说出所以然来,我直接送给他。”

“逆天战宝是石钥匙?!”砺石兽第一个立起了双眸,显然有点不相信,道:“我不怎么相信。”

萧晨挥了挥手中的石钥匙道:“宝物在此,气息不变,你等有何不信?”

“不管是什么,纵然杀不灭,你,今天你要让你付出一些代价!”

这是石尸的声音,在他的周围尸雾滔天。

“不错,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揭过!”单骏也是如此态度,非常坚决。

就连在此之前与老山羊联手过的莲王也都是面色冷峻,显得非常的冷漠。

这一次,老山羊瞒天过海,虎口拔牙,让几人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没费多少气力,就夺得了战宝。天界的这几大巨头,自然感觉颜面尽失,兴师问罪而来,自然要有个结果。

“飞天遁地?”萧晨暗中问老山羊,如何突围。

“被他锁定了,这下恐怕何难逃走,就是成功突围,用不了几天也会被他们推算出藏身何地,这几个人联合到一起,没有人可以承受的住,只能有个了结。”

“六名巨头,如何了结,难道等死不成?”萧晨直皱眉,这两大强者在此,虽然是化身,但是绝对可以横扫任何敌人。

“如今似乎是只有一个办法了一一一一下界!”这是老山羊最后的办法。

但是,萧晨却立刻沉默无语了,如果这六人跟着下界,那还不要打个天翻地覆,九州都不复存在。当然,如果借力得当,也说不定可以重创异界。

但是,老山羊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大吃一惊。

“祖神可以下界,但是王者却有忌惮!”

“为什么?”

“因为昔日在不同年代,曾先后有两位王者下界,但却全都莫名陨落,但了如今还未曾得解,这像是一道阴影笼罩在一些天界巨头的心间,如非迫切需要,是不会轻易下界的。”

萧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异界的九十九重石台阶,而后又想到了九灯与天碑,最后又到了死亡世界,他觉得除了这些因素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力量奈何的了石人王者。

“咚”

就在这时,天空中的六大巨头出手了,向着萧晨他们杀来,有对逆天战宝的失望,也有对老山羊的愤恨,在充分发泄着此刻的怒意。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对逆天战宝失望,比如说与世同存的石尸,眸子最深处有一股火热在汹涌。

“走,去下界!”

萧晨飞遁,瞬息数十万里,向眷登临天界的那个混沌通道飞去。

“我老人家有几个文明史未曾下界了,这次再去看一看,我不相信那神秘的诅咒能够磨灭我。”危急之下,老山羊同意。

后方,六大强者不急不缓,就缀在后面,狂轰猛杀,直打的老山羊直翻白眼,他艰难的支撑大道印记,脸色有些发苦。

而萧晨更是浑身欲裂,在这一刻感觉随时有毁灭的危险。

可以说,两人现在非常危险。

就在这时,萧晨吃惊的发觉,前方的大地上似乎有两座太古神城,巍然耸立,感应到天空中的几大巨头临近,那两巨城都颤动了一下。

且在同一时间,他的躯体内,异界无上大道烙印猛烈震动了起来,想要脱体而去,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下方是属于那个巨头统治的地填?”萧晨问道。

“属于石尸的势力范围边缘,这里应该是异派的一处重地。

“果然如此!”萧晨知道:遇到异界无上大道的子孙了,那两人走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结出了神城。

“小子你该不会是想……”老山羊有点吃惊。

“我自然是想……”萧晨还没有说完,以及采取行动,下方的神城却先有了反应。

“咚”

两座磅礴巨城猛烈颤动,而后竟然拔地而起,冲向了天空中,当然,神城根基无损。阻挡住了萧晨。

狮子搏免,全力出手!

萧晨在这一刻是疯狂的,直接扯出了古卷,一副壮丽山河展出,铺天盖地向前扫杀而去。

前方,太古神城猛烈震动,扫出无尽神光来抗衡。

古卷横空,长达jl百里,壮丽的山河中,五位石人王者王府复活了一般,似要跨步而出,光芒万丈!

在此刻,萧晨堪比逆天战者,自然可以将古卷的威力发挥到极致,神威浩荡天界,纵然是后防几大巨头都变了颜色。

“砰”

一声剧震,古卷横扫在一座神城上,当场将那神门打碎,半边城墙都倾塌了,在天空中隆隆作响,坠落下大变的石砾。

“是那张古卷!”石尸当场就立起了眸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张古卷的神奇与强大,昔日曾经在通向乱地的隧道中封死他六大尸身。

“好强大的瑰宝,夺下这宗宝物,也不比逆天战宝差!”砺石兽也是眸绽异彩。

萧晨再告出手,古卷横空,继续扫杀方才那座巨城,“哗啦啦”响声不断,那座太古神城顿时崩碎了一半,刹那飞遁而去。

同一时间,另一座神城也感觉大事不妙,瞬间远遁。

萧晨背后连续承受六击,如果不是达到逆天战者境界,与神图合一,此刻他绝对开乡神俱灭了,纵然如此还是有难以承受之创伤。

他口喷鲜血,继续追杀了下去,前方两座神城非常不简单,竟敢飞天遁地,且是异界无上大道烙印的后人,他想冒死除掉。

如梦亦如电,萧晨幻化在前方,截住一座巨城,古卷笼罩下去,在一阵刺目的光芒中,那座残破的神城根基被彻底削碎。

与此同时,萧晨阵图神图,三十几把战剑飞出,与前身的古卷融合在一起,扫杀向另一座神城。

“砰”

神城根基崩碎,坠落而下。

这一切都发生的很快,两座神城的根基都被毁掉了,两声绝望的怒吼发出,顿时间神焰滔天,两组神城崩碎,两个不完全的石人疯狂冲向天空.杀向萧晨。

“咚”

与此同时,萧晨再次遭受六大巨头的轰击,终于不支,坠落下天空。

“轰”

萧晨冷酷无情的出手,以古卷横扫下方大地,刹那间破灭了异派重地,他感觉最起码击碎了三名异派强者。

而此刻他自己的身体越近乎破灭,虚弱的遁向远方。

毁掉了天界异派的两个走出石人路、潜力无限的强者,以及三名修士,萧晨感觉很值!

后方,八人追杀,六大巨头外加两名不完全的石人,称得上一股超级恐怖战力。

近了,终于近了!萧晨快速来到了登临天界的混沌洞口处。

“我老人家快翘辩子了,小子你快点……

后方,六大巨头不断轰杀,萧晨的形体几次崩碎,但都又被神图修复,同时古卷爆发出亿万丈光芒,不断吸收扫杀过来的神力,如此阻挡住了大部分攻击。

萧晨终于冲进了混沌通道,但是却发现前方被堵住了,是那乱地的巨宫!

通道内混沌光芒闪烁,前方磅礴巨宫挡路,这让萧晨非常焦急。

“这一一十一一”

“轰”

六大强者降临,震动混沌通道,同时走了进来,而异界那两名绝望的石人,也跟随在后,他们早已狂暴了。

“绝路!”老山羊顿时大叫了起来,道:“完了,我老人家注定要损失一道精气了,只能三万年后再相见了。”

萧晨不理他,扯出格卷合神图,撞向巨宫。

明明是一堵墙,但是在这一刻,竟如水波般荡漾起来,发出阵阵波动。

萧晨竟一冲而入,乱地巨宫,乃是昔日的圣地,与神图同源,与古卷同脉,在这一刻自然放行,任萧晨通过。

“什么?!”

后方六大巨头震怒,他们对这座巨宫很是忌讳,未敢快速靠近,不想竟被萧晨这样容易的遁去。

“轰”

石尸猛轰前方巨宫,顿时打的这里混沌翻涌,剧烈摇动。

不过,砺石兽与莲王快速制止了他。

“不要莽撞,这巨宫很神秘,与异界的九十九重石台阶一般,不可轻易触碰!”

石尸森寒无比,道:“难道就这样放走他们?”

“我们联手做法,将他们拘回!”悬空老祖这样建议。

“铪!”

六大强者快速盘坐了下来。

乱地中,黑风猎猎,巨宫周围血光闪耀,磨灭一切。

萧晨终于回来,长出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老山羊却变了颜色,道:“这六个混蛋,竞施出了这等手段,方才在我们的身上做了手脚,现在正在拘禁我们。”

“怎么办?”

“无妨,你可以平安回到九州,我最多死亡三万年而已,还会重现世间的!”老山羊在这一刻收起了嬉皮笑脸,显得有些凝重唧

“石中帝归来……”

就在这时,混沌通道内,六大强者的声音传到了乱地中。

“石中帝归来……老山羊的身影渐渐模糊起来。

萧晨顿时大吃一惊,连忙以阵图和古卷阻挡。

“没用的,六大王者出手,天上地下,没有人可以阻挡。”老山羊在这一刻,显得很从容,道:“我万古不朽,这次纵然被磨灭,三万年后依然可以归来,你快走吧。记住,你必须得活着,你欠了我天大的人情,将来要借我神图一用。”

“石中帝……”萧晨凝望越来越淡的虚影,但是却无力阻止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