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569章 进入天界 破损的断石挡在前方,上面的古字铁钩银划,苍劲有力,竟是通向天界的道路,这实在让萧晨吃惊。

他曾费尽气力,想要打开通往天界的大门,但结果都失败了,不曾想在这片废土的天穹上空,却有这样一处密地,果真是山穷水尽已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萧晨大步向里走去,不知道这神秘之所能否给他带来惊喜。

这条通道完全是在混沌中开辟出来的,两旁混沌翻涌,雾气迷蒙,点点星辰炼化成的明练点缀其司,非常的梦幻。

大约前行了千余里,混沌巨石堵在前方,拦住了去路。

有些蹊跷,前路像是被封印了,混沌巨石雕刻着种种法阵,透发着玄秘的力量。

不过由于经历的时间太过漫长了,法阵明显失效,因为很多地方都破碎了,岁月的力量最是无情,神阵也难以抵抗,渐渐磨灭。

萧晨手持一把战剑,轻轻一挥,剑芒喷吐,前方的巨石顿时碎裂“哗啦”一声散落向两旁。

“咦萧晨有点惊讶,前方竟像是一个牢笼,一根根神铁依然在绽放光芒,很显然都祭炼成了祖神兵,封住了前方的地域,每两根神铁间都有神华流转,至今依然刺目。

“真的是有是牢笼不成,难道还关押有囚徒?”这让萧晨感觉有点惊异,这明明标示着通向天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看似牢笼的地方?

萧晨接出神念观察,感应不到任何生命波动,不过想想也释然了,强大如那名异界石人被巨宫镇封无尽岁月后,都难以逃脱灰飞烟灭的下场,更遑论其他人。

“破!”萧晨与神图圣一,刹那司自神铁的缝隙旬冲了过去,虽然遇到了强大的阻力,但是那些神华并不能够真正阻挡。

毕竟,时间太久远了,纵然完成的保存了下来,牢笼的威力也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这一个开阔与长远的牢笼,完全是以通道建成的,走出去千丈远还没有达到尽头。

一路工萧晨看到了数把断折的祖神兵,以及点点干凋的血液,那是号称不灭永存的祖神血,但是现在却已经化成了乌黑的涛迹,失去了光芒与鲜艳的色彩,在岁月的力量下完全归于平凡了。

每把断折的祖神兵都沾染着点点血迹,清晰的记载了当年那一战的残酷。

就在这时,前方一个人形躯体拦住了道路,那是一具干尸,血肉干枯,如刮开的木乃伊,貌若厉鬼。

萧晨走到近期凝神观看,这是一名女性祖神,生前应该艳丽多姿,但是此刻是这幅样子,真是名副其实的红粉骷髅。

很难寻到有价值的线索,当萧晨围绕着她转了一圈时,气流涌动,那看似完好的干枯尸体突然砰的一声彻底的粉碎了,是如此的腐朽,已经尽收不住任何冲击,化成了一片尸土。

毫无疑问,能够达到祖神境界,必然是绝代天骄,可傲视一个文明史的人物”汰然有曲折的故事,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最终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

又向前走了数百丈远,这一次将要到尽头了,萧晨又看到了五具干尸,当他路过时也全都随风化成了尘土,彻底的烟消云散。

昔日六名祖神被镇压在此,全都朽灭,没有一个人留下点滴有价值的信息。

当萧晨走到尽头时,吃惊的发现一名石人盘坐在那里,全身都是裂痕,显然也已经神识寂灭了,早已失去了生命气息二“真的是石人?!”

萧晨很快发现那并不是真正的石人王者,如果细看的话其石体不是那么凝实,其双膝以下更是没有完成石化,血肉干洞在白骨上。

当萧晨走到近前时,这具石人体,虽然没有如前几人那般化成飞灰,但是却也哗啦一声彻底的碎裂在地。

在其背后所靠着的混涛巨石工,留下一行很深的刻字,在刻写时似乎非常的悲愤,通过那那刻字的激昂,可以看出当时书写者的情绪。

萧晨不可能认识上面的字体,但是以神识扫描过后,他却捕捉到了当年刻写者的一点残碎烙印,被他以神力加持后,愤怒的声音在通道内回响。

“天界不可靠……”

这句话阵雨耳聋,透发着无限的悲愤。

萧晨大吃一惊,这个亿万年前的消息,如今才被他得到,且是如此重大,纵然那一战早已成为了历史,还是让他感觉心惊。

他所要去求援的天界似乎并不是多么的光彩!

这个消息很重大,萧晨以神图伟力仔细捕捉残存在这座牢笼通道中的烙印,到最后也只是得到了模糊而不太精准的信息。

这恩可以沟通天界!

当年,异界与废土大战时,天界有变,究竟是何等变化,不得而知,但从那句天界不可靠来看,应该是对废土很不利。

不过,废土似乎也早有所准备,守护在这里的那名不完全的石人,以五大石人王者交给的封印古卷,封死了这里。

时司过去的太久远了,萧晨也仅仅捕捉到这么一段有价值的信息,其他再无法获得。

至于,几名祖神为何死在了这条牢笼般的通道内,就很难真正说清了。有些事情注定无解,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有最终结果的,很多事都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况且相对来说这已经无关紧要的小,事。

“锵,萧晨以战剑劈砍前方的巨石,但是突然司古卷迷蒙,一昏巨图出现在前方,当中山河壮丽,江山如画,五名神态各异的石人并立在那里,或沉静如渊海,或战意凌云霄,或霸绝千秋万古……正是萧晨在巨宫中所见到那五名无敌的石人王者!

此图锁住了前路,堵住了通向天界的要道。

萧晨想尝试揭开此图,但是亿万年岁月过去了,此古卷依然神力浩瀚莫测,根本无法撼动分毫,牢牢的封死了这里。

这绝对是一宗重宝,恐怕比异界封在洪荒古村土空的七魔图还要神秘与强大。萧晨不想以蛮力毁坏此宝,他知道如果以神力补充话,这宗古卷将可能会重放异彩。

事实上到了最后,萧晨纵然想强行毁掉神图都不可能,根本打不碎。

直至,最终他与神图合一,且让心间那五位无上王者的烙印浮现而出,前方的壮丽山河古卷才迷迷蒙蒙,绽放出异常光彩。刷光芒一闪,那张古卷轻飘飘的落了下来,萧晨接到手中,虽然轻若无物,但是却好像捧着百万座神山一般,从精神工来说感觉沉重无比。

这宗至宝,乃是五大盖世王者所留,绝对是瑰宝中的瑰宝,他相信将来一定会重慑诸天!

古卷离开混沌巨石不久,突然间这座通道内固然刮起一股阴风,冷飕飕的吓人。

先前所看到的那六名祖神的躯体,本已经化成了飞灰,但是就在这一刻突然全都重新凝聚成了干尸,站立了起来。

六人有男有女,他们的干枯的躯体在腾胀,血肉仿佛要重生!

这怎么可能?

萧晨感觉有点邪异,眼前的碎裂开来的石人都没有任何变化,那六具都彻底灰飞烟灭的祖神干尸,怎么可能重组再生了呢?

事情透着妖邪!

一阵阴风拂动而过,原本封有古卷的混沌巨石刹那间粉碎,前路在望,而凉飕飕、阴森森的冷气正是从前方吹来的。

六名祖神的尸体完全鼓胀了起来,根本没有一丝干瘪的样子,血肉生出,不过却缺少光泽,与死人的肌体并无两样。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连石人都形神俱灭了,他们怎么可以再生?难道他们强过石人不成!

萧晨严肃戒备,反常必有妖,这里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嘎吱嘎吱……””

磨牙的声音发出,阴气袭人,六名祖神级强者居然如恶魔般在磨牙,样子狰狞而又凶狂,包括那名艳丽的女性祖神也是如此,脸孔近乎扭曲。他们的眸子在颤动,但几次都没有睁开。

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突然在通道内响起,那名女性祖神不知道为何发出了如此恐怖的尖叫,让人感觉头皮发麻,脊背冒凉气。

接着,其他五名祖神也是如此,发出了极度惨厉的鬼叫声,让人毛骨悚然,那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生物所应该发出的声音,比之厉鬼还要恐怖藏人。

通道内顿时如冰窖一般寒冷刺骨,简直像是坠落到了修罗地狱间。

六名祖神的尸体,没有一点正常生物应有的特征,他们神色狰狞,不断磨牙与厉叫,比最凶狂的恶鬼还要阴森恐怖。

他们的眼睛虽然没有睁开,但是鼻子却在金动,最终一起向着萧晨扑杀而来,阴风鼓荡,通道内森寒刺骨。

萧晨虽然与神图相合,但却不想贸然与这些鬼物动手,将半颗石头骨祭出,一下子令自己销声匿迹了。

六名冰冷而又阴森藏人的祖神尸体,面孔扭曲,露出雪白的牙齿,披头散发,在原地转了几圈,而后发出一声厉吼,全都向着前方冲去。

萧晨在后仅仅相随,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古怪,将冲向哪里。这六人能够血肉重生,让他感觉不可思议,不弄清楚他难以心安二前方的混沌通道逐渐狭窄,阴风呼啸,似寒雪飞舞,如钢刀裂开。

飞行了足有数十里,前方突然有点点光亮照耀进来,且阴风更加猛烈了。

出口!

难道到了天界不成?

那狭窄的吹口,仅仅容一人通过,六名祖神尸体,争相恐后,冲出通道,阴风鼓荡,黑色寒雾弥漫二当萧晨冲出来时,正好看到数万里外,一道黑色的魔气像是一条巨大的拱桥一般,横贯在天际,一直连接到了这里,将六名祖神尸体收走。

滚滚黑雾翻涌,冲天而起,刹那远去,无尽阴森的气息骤然消失。

这一切,竟是源于数万里之外!萧晨心中感觉非常不安,那绝对是一个恐怖存在,相隔这么远都感应到了六尸的气息,将他们召唤而去,最起码也是无上祖神。

或许,更加可怕!因为,那六人都是废土毁灭前的人物,能够召唤他们腐朽躯体的人,定然是一个与世司存的超级老古董二“难道那六人是某人的化成不成,主身至今未死,所有六人重见天光,立刻再生,回归到了本体身边?”还是说,那六人本就是鬼物,当年是一名强者失落在通道内的?”

萧晨一瞬间就有很多的联想,无论怎样说,那个人都绝不是善茬,肯定是一个超级强大的存在。

那滔天的阴风与黑雾消失后,萧晨才有机会打量着周围的境况。

“我真的来到了天界吗?”

萧晨有一股梦幻的感觉,前方是一个美丽的湖泊,蓝的透亮与醉人,像是一块巨大的蓝钻镶嵌在了大地土,方才受惊飞起的工百只白天鹅,此刻已经重新落在了里面。

湖泊的周围,景色如诗如画,藤萝叠绕,开出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附近更是佳木葱笼,像是一片出尘的净土一般。

远处,更是仙山飘渺,祥云缭绕,隐约间可见鸾鸟飞舞。

最重要是,这个世界灵气浓郁,游离在人的体表,化成点点光华,自动向体内云集,深深一口气顿时让人感觉神清气爽。

萧晨已经有大半的把握可以确定,他可能真的来到了天界。

从混沌通道走出,看着周围的秀丽景色,萧晨没有半点轻松,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亲眼目睹一股黑色的阴风从数万里外冲来,将亿万年前留下的六名祖神尸体卷走,这种无意间的威慑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洪荒天界对于萧晨来说,没有一点印象,根本不知道这里的一切。

“死亡并不是终点,也许才刚刚开始”这句话当初时常在他耳畔回响,这是窥视到天界秘密祖神所留下的话语。

“我的形体并没有毁灭”萧晨从神图中走出,沿着湖畔向前走去。

他以强大的神识快速扫出千里远,但是是很遗隐,仅仅感知到了一些样禽瑞兽,并没有发现一名修士。

“木头,木头,你回来了,,就在这时,萧晨突然听到了这样一个声音。

他回头观望,只见一只艳丽的花鹦鹉正站在湖畔的灌木上,冲着他叫。且,扑棱一声,拍打着亮丽的羽翼,飞了过来,非常不怕生落在了萧晨近前的一簇藤蔓上。

“木头,木头,你不认识我了吗?”

萧晨真是相当的奇怪,这只鸟儿似乎很特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