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567章 九州之源 潇晨静静混就了很交,他货得“绪压抑,纹段常射的历之整包感觉很酸苦,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巨宫中的断肢残躯,以及那几颗破碎的石头颅,缓缓沉浮转动,这种景象让人感觉心中发苦。

昔日的石人王者们,以身补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永远的安寂了!

血染长空,战死沙场,是几大盖世王者的最后归宿,血已经流尽,形体已崩碎,再也不能重现睥睨天下的无敌英姿了二萧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个世间有着太多的遗隙,强大如石人王者们,也带着不甘与不屈而逝,万古过后,一切的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是谁…,……将强者们的尸骨带回了这里?”

萧晨声音低沉,他已经很久没有这和心绪了,长期以来,见惯了生死,看惯了悲欢离合,他的心早已冷硬如铁,甚至有此麻木,但是今天他却感觉心中发堵。

不知道何时,巨宫内已经安寂了下来,再无点滴神力波动,而沉浮旋转的破碎石躯,也全都寂静无声的悬停在了殿中。

萧晨与神图分开,显化出身影,站立在大殿中,并没有毁灭性力量出现来磨灭他,显而易见,他已经得到了认可。

嗒、嗒,嗒…

萧晨向前走去,清晰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巨宫中回响,让这里显得更加幽寂。

径直来到前方的高台前,萧晨驻足,停了下来,他仰望这完全是由巨石堆砌成的古台,腾升而起,来到上面二这就足那座曾经摆放过九灯的石台,上面还清晰可见九个模糊的印记,那是九盏古灯的座基留下的磨痕。

萧晨用手轻轻匆摸,顿时感受到了一股特别的凉意。

“腾,刹那间,石台上那九十模糊的印记,升腾起九道焰火,非常的突然,没有灼热的气息,只有淡淡的清凉,与萧晨触摸时的感觉一样。

在萧晨身边缓缓旋转的神图,如受召引,降临而下,在九道柔和但却充满凉意的焰火上沉浮,像是在汲取着神秘伟力。

萧晨有些惊讶,在这以前,他已经看到过过去的画面,九灯内的火焰曾经祭炼过骨图,使之孕育出神图。

现在,九灯不在了,它们的座痕,竟残存有部分神力,供神图吸收。

也就是这个时候,神图不断颤动,浮现出一道道神秘的图纹,以及一个个难明的文字,萧晨仔细而又认真的观看,但却无法辨明,难懂其意。

迷迷蒙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图颤动,与九道火焰凝结为一体,再现出一幅焰生动的画面,又揭开了一段湮灭的历史。

在那血色的夕阳下,神图崩碎了,冲向四面八方,其中最大的一块载着石人王者们的碎体,落入了残破大地上,同一时间,九灯坠落而下,深埋九方地域二天空中,那九十九重石台阶,裹带走了这里的一切,连带着罪乱之地,都一样冲向了高天,只残留下一小片废土,因有巨宫镇压而巍然不动。

后来的画面,飞快流逝,翻转的很快,萧晨只大概了解到一些情况。

异界虽然胜利了,但可谓惨胜,所有石人近乎全部陨落,那一战后,天下再、不见石人出世!

且,异界自己的世界都被打废了,虽然没有灭族,但是却也元气大伤。

最终,他们将夺来的大半罪乱地,重新祭炼,融入己方世界,令之重新焕发出无限生机。从此,居于这样一片条来的破碎世界中。

且,多年后有无上祖神开始寻找大地下的九灯,要想据为己有。但是,却引发了天崩地裂,无尽精气凝聚在一起,世界伟力迷蒙,形成一方新世界,九灯照亮了那里的一切,自异界震落而出,九灯定在了那片新世界中。

“纵身死形灭,但心花不嗯,心愿不死,希望的神葩依然会再次绽放,开遍九州大地……”

新世界形成刹那,几大王者最后的悲壮声音震动诸天,一块破碎的神图浮现,载着他们的尸骨冲天而起。不过,他们那残碎的灵魂却永远的留在了九州大地上,化成了火光,冲向了九盏古灯,至此他们彻底神灭,但却让九灯的焰火更加的璀璨了二九盏古灯定住了九州,点点生命之光让这片世界生机复苏,最终九灯沉入了大地之下。

至于异界本源地,则彻底化成废墟,异界诸神寄居九州,但却不敢长留,怕重蹈覆辙,开始寻觅新世界。

那块破碎的神图,载着几位石人王者的残躯,飞回了故土,虽然那仅仅是一小片废土,神图将他们的破碎石体带回了这座巨宫中。而后,神图又破开大世界屏障而去。

几大石人王者战死沙场,埋骨他乡,最终虽有幸回归故土,但也却是从此永远安寂二他们虽死,但体魄毕竟不是凡躯,在巨宫的滋养下,并没有化归尘土,反而将昔日这一界所有生灵的魂血都凝聚而来,在宫外形成一片血幕,在守护这最后一片废土。

而巨宫也因此进一步坚固,成为了一片禁地,纵然是无上祖神也秀法踏足一步。

至于那如洪流的黑色狂风以及当中的黑色巨人,则是罪乱地古往今来阴怎陨落的生灵的怨与所化,不仅有几人的怨,办有祖神的黎乓万古大恨一日不消,那黑色的狂风便一日不可磨灭,会永远存在下去。

神图光华一闪,当中的景象全都消失不见了。

至此,石台上的九道焰火也熄灭了,而九盏古灯留下的印痕,则全都彻底消失不见。

当了解这一切后,萧晨很沉就,他自石台上走下,看着那些静静悬浮在宫殿中的破碎石体,他充满了无限敬意与悲哀。

当年的无敌王者,魂火永护九州,崩裂的形体化成了冷硬的碎石,埋骨在这无人知晓的废土,睥睨天下的王者不可能再现了,昔日的无上英姿再也不能重立于这世钉了。

当年是何等的伟岸,啸傲天地间,如水却是这样一幅凄凉的景况。

萧晨有一种想大哭的感觉,这是一群真正的王者,是一群真正的男儿,他们才是真男人。

多年来如铁石般冷碎的心,在这一刻剧烈跳动,萧晨感觉热血在体内奔腾,他觉得自己好像一段枯木突然再生了。

在巨宫中,默默站立良久,萧晨打乍就此离去。

当他即将迈出巨宫时,后方几颗破碎的石头骨全都轻颤了几下,连带着在他身边缓缓旋转的神图,都一阵剧烈的抖动。

“咯嚓咯嚓”

后发,传来破碎的声响,那座石台在龟裂,脱下一地的碎石皮,露出几幅石刻图。

石刻图当中没有其他任何景物,只有几名男人。萧晨吃惊望着几幅刻图,而后又望向巨宫中那几颗破碎的石头颅,竟是一他们。

没有大道精华,没有无上战技,仅仅是他们的刻图。

萧晨快速走到近前,凝望几幅石刻图,在这里他感觉到了无上的压力,有叩拜的冲动。

几人神韵不同,或沉静如渊海,或霸绝千秋万古神态各异,无上英姿,栩栩如生,宛如重临世间,但是萧晨知道,这几个真正的无敌男人,永远的消逝了,不可能重现了二他们遗留下刻图,决不可能无缘无故,萧晨凝聚神识观视。

难道是传承吗?

难道是跨越万古的石人法?

萧晨难明其意,这是跨绝万古的传禾吗?巨宫内的神秘力量认可了他,难道是几名无敌王者的石人法要传承下去?

萧晨仔细观摩,但是却一无所获。他相信,这几幅刻图决不可能这般简单,一定蕴有深意。

他盘坐在第一幅刻图前,凝聚神识,仔细琢磨与观研。

那个男人沉静如渊海,双眸深邃,睿智如海,给人以深不可的感觉。

萧晨这一坐就是整整三年,但是他却依然琢磨不到任何心法传承的蕴意,最终他决定将这刻图完成的烙印进脑海中。

但是,这幅刻图像是有着一股无穷的魔力,不再注视时,其神韵形貌会立刻自萧晨脑海消失,根本无法烙印在心间。

萧晨更加确信,几名无敌王者的刻图绝对是圣品,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他必须烙印在脑海中,就是现在无法揣摩出究竟,以后也要藉此悟透。

就这样,他整整在第一幅刻图前坐了五年,前方那静如渊海的图像,才在他心司显化出朦胧的影迹,而前方的石刻图则模糊了不少。

这一坐就是整整十年,第一幅石刻图终于彻底烙印在了萧晨的心旬,而前方的石台上,那片地域则空空如也,原图彻底消失不见了。

萧晨若有所思,在第二幅刻图前盘坐了下来,这个人与第一名男人的神韵大不相同二这个男人,可谓霸绝千秋万古,那种舍我其谁的神态,仿佛要透过石壁咄咄而出,睥睨天下,惟我独尊,是这幅刻图给人的强烈冲击。

萧晨又是整整寂静无声的盘坐了十年,才将这幅刻图烙印在脑海间,十年后,前方的石壁上,原图消失不见。

就这样,萧晨整整用了五十年的时间,才将五幅刻图烙印在心司。

对于他这个级数的强者来说,这简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仅仅为了留下几幅刻图的印记,就花费了祖神级强者如此多的时间!

最终,萧晨大步走出了巨宫,外面的血光似乎彻底认可了他,不再扫杀他。

“哐当”

就在这时,在这片死寂无声的巨宫所在地,竟传出这样一声突兀的声响。

远处,巨宫的地基一阵剧烈震动,一只残碎不堪的石人手,仿佛随时会粉碎一般,碎裂的已经快没有形状了,艰难的震碎冷硬的地表,无力的伸了出来,充满了无尽的岁月气息。

那里…竟有一名活着的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