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563章 遭天弃,被世遗 碧波翻卷的海面上,像是有千百朵桃花在绽放,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混合在一起,在天空中四处飞溅。

人魔戈乾魔威盖世,那条石臂横贯苍穹,石拳直接将中年美妇的头颅打穿!

一名天界来使就这样被打了个万朵桃花开,头颅破碎,戈乾浑然没有将对方的身份看在眼中,狂霸不可一世。“啊,…”

天空中,那坠落下的无头尸骸,猛烈颤抖,中年美妇的神魂冲出,发出凄厉的尖叫。

“戈乾你竟敢伤我难道想与天界开战不成?!”

戈乾仅仅报以一声冷哼,一步从海面的扁舟上迈出,来到了高天上,冷森森的道,“你说错了,我不是伤你,而是要杀你!”

“砰”

戈乾的双目中射出两道黄色光芒,像是两道金虹一般射向天空中的神魂与尸骸。

“你……,………”

到了这一刻,中年美妇真的害怕了,她知道戈乾不是给她下马威,而是真正的想灭杀她。

“咚咚”

那两道金虹犀利的近乎妖邪,无坚不摧,那道神魂百般冲击,千般躲避,但终究还是被一道神虹洞穿而过。“刺啦”

像是冰雪被通红的铁块烙印了一般,那道神魂一下子被洞穿而过,胸口出现一个透亮的大洞。

“咯嚓”

与此同时,另一道金虹瞬间打穿了不远处的尸骸,一下子将之震的四分五裂了开来。

戈乾的两道金黄色的眼芒,就有如此可怕神威,让旁边的四名异界祖神都深深震撼不已。

“剧”

这名天界来使神魂如海,神力波动瞬间浩荡三万里,分散出成一道道如浪涛般的小股,冲向四面八方,想要逃得一缕神念。

“轰”

但是人魔戈乾实在太强大了,那条石化的左臂暴涨,瞬间浩荡数万里,像是一条宏伟的山脉又像是一条万里长城,隔断海外,封困天地,透发出的朦胧的光芒彻底的禁锢了这里。

“砰”

天地震动,中年美妇疯狂冲击,想要打破石人级强者的禁锢。但是,天地如牢笼,根本无法破碎。

“隆隆”

人魔戈乾降临而下,长发如魔龙在舞动,眸子犀利如两道闪电,一只石化的大手一下子就劈盖了下来。

“啊,…”

中年美妇惨叫,千万化身全部显化而出。

天空中那只大手,并没有向着四面八方的神魂抓去,而仅仅是在正中的那片天空中猛力一按。

“支,中年美妇分出的千万道分身,全都在这一刹龟裂了,皆被天空中那只石化的大手远距离震裂。

“你不能杀我,不然天界…,中年美妇凄厉大叫。

没有人不怕死,走其是这种轻于鸿毛的死法。

“哼”

中年美妇的厉叫被一声冷哼打断了,石化的大手横扫天空,将所有碎裂的魂魄全都笼罩在内,彻底攥在了手中。

“你不能杀我…”

“腰嗦,我说杀你没人可以为你逆天改命。”戈乾冷漠而又绝情,声音让人如坠冰窖般,道,“你让我想起了往事,我心中很不舒服,因此你必须死!”

“啊”中年美妇的魂魄在挣扎嘶吼。

“砰”

戈乾一万子就将手中的碎裂魂魄碾碎了!非常的决绝,没有半点犹豫。

“轰”

那只石化的大手中,一下子腾起一团刺目的光色光芒,像是一团黄金圣火在熊熊燃烧,他在炼化中年女子最后的灵识,要让一名祖神级强者彻底的灰飞烟灭。

“大人您不能这样做!”四名异界祖神虽然心有惧意,但还是硬着头皮冲了过来,非常焦急与不安的劝解人魔。

“刷”

戈乾冷冷的扫视四人,冰寒无情的道,“你们四个想要阻止我吗?”

“不敢”四人心有寒意,简直不敢正视戈乾,但终究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担忧,道,“如果杀了她,可能会引发两界大战的。”

在这一刻,戈乾是一个真正名副其实的魔,与往昔那忧郁、顾废,飘渺的气质大不相司,在这一刹他满头乱发狂舞,像是一条条恶魔的手臂在舞动,眸子中更是没有眼仁,漆黑而又空洞,像是两个可怕的黑洞一般深邃无底。

“她让我忆起了往事,我心中不舒服”这句话虽然很平淡,但是却让四名异界祖神,心中惊惧。

当年,正是因为这一句话,戈乾曾经在一个雨夜大开杀戒,流血漂流,尸骨百万,让异界祖神都感觉颤栗。

“可是,四人还想说什么,但看到那双空洞的眸子后,焦虑的四人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全都闭口了。

“轰”

就在这时,戈乾那石化的大手中金黄色的的圣火冲天而上,光照九州,也照亮了他那可怕的魔相。人魔猛的张嘴,魔口吞天纳日月,一口将手中的黄色圣火与那魂魄全部吞了下么,连带着八方乌云都汇聚而来,没入了他的口内一戈乾长发在乱舞动,眼眸空洞,绝对的盖世魔王!

就这样将一个祖神活吞了!

“你会后悔的…”这是天界来使最后的嘶吼,在天空中久久回荡,难以平息下来。

四名异界祖神心中冒冷气,这样一名天界来使,一个祖神级强者就这样被活吞了,人魔实在让人感觉恐惧。

“唉“……”

戈乾叹了一口气,盖世魔王的气质渐渐敛去,不久又成为了一个有些忧郁,有些顾废的中年人,他带着一丝失落,带着一丝迷茫,仰天喃喃道,“我的希望在何方,我的黑暗何时破晓?”

四名异界祖神顿时感觉毛骨悚然,从头凉到脚,按照传说来看,人魔这种状态最为危险,四人冲天而起,全部遁走了。

天际,萧晨将这一切全都看在了眼中,人魔戈乾之恐怖实在让人震惊,深不可测。

就在这一刻,人魔愿地转身,空洞铜眸子望向萧晨这个方向。

他露出残酷的笑容,砰的一声震碎了天地,萧晨的身影顿时显现而出,与此司一枚令牌也浮现了出来,想要冲天而去,但是却被人魔以绝世神力禁锢在了这里。

“我早点知道你还没有彻底绝灭,现在灰飞烟灭吧!”

人魔无情的向卞伸出石手,抓向那梭令牌,同时将萧晨也笼罩在内。

“不…………”

令牌内传出了天界来使的惊恐叫声。

但是,大手已经封困天地,彻底笼罩了这里,令牌难以挣脱。“轰”

萧晨祭出神图,强行冲开了禁锢,腾空而起。令牌绝处透生,亡命般紧跟其后。

“想走…,那是不可能的!”

人魔戈乾冰冷的声音传来,石臂暴涨,抓向令牌与萧晨,就在这刹那间,令牌中的一缕灵识一下子被强行狗禁了出来,快速飞向人魔的大手而去。“啊,不”天界来使虽然在惊叫,但是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到了这一刹,她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发出最后一声嘶吼,“掌控战剑的人接住我的令牌,它会带你去天界,改变你自己的命运的同时,不要忘记为我”

她凄厉喊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被人魔戈乾抓到手中,~口吞了下去!

令牌像是有生命一般,突然提速,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冲到了萧晨的近前。

萧晨一把抄到了手中,他猛的破碎天地,穿越空旬而去。

“唉,”人魔在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在下一刻,他砰的一声打碎了天地,一下子将萧晨从空旬通道中强行震了出来。

“故人相见,何必匆匆,坐下来一谈如何?”

人魔忧郁而又顾废无比,已经重新坐在了大海上的扁舟上。

“我与你没什么可谈的!”

萧晨面对这个看起来无比安静的顾废中年人,不敢有丝毫大意,那是名哥其实的一尊盖世魔王,纵掌握有战剑与神图,他也感觉很不安。

“这是为何?”戈乾顾废的仰望苍天,自语道,“难道我遭天弃,还要遭世人尽弃吗?”

“你想怎样?”萧晨冷冷的扫视人魔戈乾。

“我不想怎样,只想找个人谈谈,此刻我不想杀人。”人魔定定的看着海面失神,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话语,更没有人怀疑他的实力。

“我的神城你修复好了吗?”就在这时,戈乾突然抬起了头,定定的望着萧晨。

萧晨很想质问戈乾,但话到嘴边,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将到口的话咽了回去,冷冷的回应道“还没有!”

“那你要抓紧时间了不然我随时准备血洗九州,扫平四方世界了。”戈乾低头俯视着自己的一双手掌”神色有点迷茫,道,“唉,又要杀人了,很多年没有看到血水滔天,石骨成山了…

这个恐怖级的魔王,堪与无敌石人争锋,现在却是这样一幅样子,更加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戈乾你本是九州人,为何叛入异界,屠戮九州与四方世界的生灵?!”

“遭天弃,被世遗”戈乾神色有点麻木,道,“我没有第。条道路可定。”

“你难道不怕遗臭万年,永刹耻辱碑上吗?”萧晨厉声道,“你罪恶活天,馨竹难书,心中真的能够安宁吗?!”

“唉,人生苍茫,无法让我选择”说到这里,人魔站了起来,平静的道,“道不司,不相谋,今天看来我还是要迫不得已出手了!”

就在这时,萧晨手中的令牌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突然间光芒大盛,随后神华一闪,与萧晨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想去天界吗,但是,你真的去的了吗?”人魔戈乾一步迈出,顿时出现在万里之外,砰的一声,一下子截断了天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