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87章 进入祖井 黑暗的葬兵谷中,阴冷气息扑面而来,让白起与萧晨这个级数的强者都有打冷颤的

感觉。

第二座山谷中央区域,那半颗巨大的是头骨是如此的醒目,让人看了不禁为之心

中恍然。

武之印记没有懂,双目中射出两道害人的光芒,死死的顶着前方。

萧晨与白起看到这一情况后,不禁止住了步伐,此刻他们距离石头骨不过十丈远

,可以一览无余。

冷飕飕的阴风正式石头骨吹出来的。

“这石头骨……”

萧晨伸开了左手,将那鸽卵大的半颗小头骨拖在掌心,看着前方那房屋般大笑的

半颗石头骨,他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两者太像了!

如果前方那半颗巨大的头骨缩小的话,似乎能与掌心的这半颗小头骨对上。

山谷剧烈摇动后,已经渐渐平静下来。

前方,那巨大的石头骨宛如化石,静静的横在那里,给人以穿越尽历史长河的感

觉。

明明没有丝毫能量波动,也没有任何危险气息,但是这半颗巨大的石头骨还是带

给人以及其异样的感觉。

萧晨与白起都不知道为何,升腾其一股崇敬之意,忍不住有对这半颗头骨行礼的

冲动。

这并不是妖邪的力量作祟,这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

黄金神剑与乌铁印则心中充满了敬畏,远远的看着,一动不敢动,他们似乎非常

惧怕。

而后方武之印记的感觉则大不相同了,他已经化成了人形,周身清光大盛,时刻

戒备着,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至于更远的地方,数理外的神秘女子,则如临大敌,手中战剑光芒刺目,她已经

与身边的黄色朦胧身影合一了,芊芊玉手平举战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每走一步,地面上都会留下一个清晰纤秀的脚印,她似乎承受了一种无法想象的

力量。

巨大的石头骨,虽然不知道立在这里多少年了,但是上面却没有一点灰尘,古

朴真实无比。

石头骨周围一片黑暗,神兽不见五指。它像极了一座大门一般,它连通着一个黑

洞洞的通道!或者说,它连接了一片奇异的空间。

半颗石头骨内部勿近深邃,支撑它的地面更是黑的让人心悸,吞一些光芒,在那

里视乎有一个深洞,没有尽头,与另一片空间相连。

手中战剑的女子,一步步逼了过来。武之印记迫不得已也来到了石头骨的进前

,他已要防备女子,又对石头骨充满了戒心。

“石人天下九分,这里有半颗头骨……”武之印记的声音似乎在颤抖。

神秘女子在这一刻忽视了武之印记,她与那道黄色的身影分分合合,在她们之间竟

然旋转出阴阳鱼,

喷出一道道光芒,向着那半颗石头骨笼罩而去,竟然想要将之炼化。

武之阴极笼罩着萧晨他们,急速后退,似乎惟恐避之不及。

“砰”

两条阴阳鱼纠缠在一起,形似太极,发出的光芒轰在头骨之上,声音巨大无比

,但是,半颗石头骨却

纹丝未动,承受了神兵的一击,没有任何损伤。

“哐”

就在这时,山谷内再一次剧烈震动,神秘女子,武之印记全部紧张到了极点。

因为他们发现了震源就

是石头骨,或者说是石头骨下的漆黑深洞。

与此同时,萧晨感觉掌心的半颗石头骨的一阵跳动,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直到周

围安静下来,掌心中的

半颗小头骨才归于寂静。

“刷”

光芒一闪,黄铜八卦显现而出,虽然是杀念所化成的,但是与实体看不出区别,

上面八个古老的符号

闪耀出无比强大的能量波动。

“轰”

大地剧震,庞大的墨麒麟与那只三头九尾的暴龙也相继冲了过来,这两只庞然大

物像是小山一般,带给

人以强大的压迫感。

“哧”

长大的战戈划破天空,手持混沌战衣的高大的男子大步走来,也出现在了当场。

很显然他们看到神秘女子安然无恙进入谷中央,他们也不再犹豫全都跟了过来。

“石人。。。。”

“竟然是石人!”

。。。。。。。。

“石人一分为九,分散天下间,当年有巢氏,燧人氏,伏羲几位分别珍重收藏

,外人谁也不知道到

底有何秘密。”手持混沌战戈的男子,手中的战戈杀气腾腾,直冲宵汉,如盖世魔

神觉醒了一般

黄铜八卦也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道:“那时候我没有真正的自主灵魂,琐事记了

不少,但对于很多大事却只有模糊的印象,根本不知此中的秘密。“

与此同时,庞大的墨麒麟与神异的暴龙全都一起望向了神秘女子,它们什么话也

没有说,但是意态明显,在询问她。

毕竟场中她的来头最来,称之为祖神也不为过!乃是上代祖神肉骨血泥,早于

在场所有祖神兵一个文明时代。

在上一个文明时代,这尊神秘的石人就早就存在了,那个时期就已经是一分为

九。“

听到她说出这样的秘密,在场无论是人还是神兵,全都震惊无比,这石人的来

头似乎大的吓人,异常的久远!

”我是上代陨落的祖神化成的血泥,灵识早已溃散,只有这一点模糊的记忆

而已。amp;quot;

神秘女子声音悦耳,云谈风轻,没有丝毫感情波动,而在这个过程中她手中

的战剑始终指向那半颗巨大的石头骨,似乎在面对一个无法想象的强大敌手。

“不过,我想有人知道石人的秘密。。。。。。”神秘女子此语一出,在场几个强

大的祖神兵魂,全都齐刷刷望向了武之印记。

黄铜八卦本体堪比祖神,它的杀念激起恐怖,而神秘女子更是等若一个祖神

,透发出的压力无法想象。

至于手持混沌战矛的男子,以及墨麒麟和暴龙这两头庞大物,也全都有半祖

九重天的实力,给武之印记和萧晨他们造成了莫大的压迫感。

“别看我,别说我根本不知道,就是知道的话,你们不给我一些好处,我也

是不会说的。”武之印记不断退后。

“神棍老老实实交代,不然我们将你大卸八块,当废材烧掉!”黄铜八卦

声音很冷。并不是在说笑。

武之印记大怒道:“八卦男,你脸我的光辉历史都记得,怎么会不知道这

等大事。我虽然不知道,但是你一定知道石人的秘密。因为,你是一个活八卦,神

秘秘密都瞒不过你。”

“神棍你少要挑拨离间,那时我根本没有做自主意识呢,对于祖神间的都不

能说的秘密,我怎么可能知晓。只有你这根废材干的那些破事才能够被我发现。”

“放你个八卦!”武之印记大骂道:“你那时明明有了一缕意识,,最爱窥视别人

的隐私,怎么可能不知道石人的秘密,不要拿我的光辉历史搪塞,赶紧说出来石人

的秘密。”

“光荣你个神棍!”黄铜八卦也大骂,深恐成为怀疑对象,道:“你那些破事,也

算光辉历史?那个时候只有你最先诞生了自己的灵魂,只有你可能知道祖神间的秘

密!”

……

这两个老奸巨猾的祖神兵做出了如此姿态,大吵了起来,全都往对方身上推。

“哼”

手持战剑的女子一声冷哼,顿时如惊雷一般震的在场祖神兵魂全都一震,她身边那

道黄色的朦胧身影托着圆润的石兵,眼神扫过每一个人。

而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武之印记的身上,道:“不说没有关系,那就劳烦你为我探

探这个深洞吧。”

“呜呜……”

石头骨下的深洞中传出阵阵呜呜声。

“我还有些音箱,半颗石头骨似乎在……祖井旁,这里……这个深洞应该是传说中

的祖井……“

神秘女子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想要极力回想起某些往事,但是过了很长时间

,她却再也无所获。

“既然你不说。我再给你两个选择……“神秘女子声音很动听,但却带着一股威严

,似乎一代女皇一般,俯视着武之印记,道:”一是让我们炼化,然后将你扔进这

个祖井中。而是你自己跳进去,探个究竟。你自己选择吧。“

“理当如此。”黄铜八卦第一个响应。

墨麒麟与三头九尾的暴龙也咆哮点头。

武之印记大怒,道:“真以为我怕你们,那就大战一场。”

不过当他看到神秘女子身旁那道黄色的朦胧身影扬起圆润的石兵时,他顿时底气不

足了。

毕竟,眼前有两个可与他争锋的强大敌手,堪比祖神,他根本无法应付下来。

“我言出必行,既然你不愿意,先从他们开始。”

神秘女子立身在那里似笔直的翠竹一般,未曾动弹分毫,但是她与黄色的朦胧身影

间却飞出两条阴阳鱼,在一霎那间将黄金神戟与钨铁印笼罩了。

“砰”

两把神兵一下子被打飞了出去,化成两团光芒冲向巨大的石头骨内部,坠落进漆黑

的神洞中,

“妈了个吧子!”

这时两把神兵发出的最后声音,他们直接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洞窟中。

石头骨下的黑洞中发出阵阵呜呜的声响。很快就将两把神兵的声音淹没了。

这个女子果真可怕,根本不给人犹豫的机会,直接付诸行动。

“现在说出石人的秘密吧。。。。。。”她非常冷静地盯着武之印记。

“我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有什么可隐瞒的?我推测这是与天碑同样古

老的器物,是属于我们所不了解的文明时代的#39;天物#39;。”武之印记已经有了冒汗的

感觉。

“这不是我想知道的答案”说到这里,她盯住了萧晨与白起,道:“你们两个也下

去吧。”

两条阴阳鱼分而游动,光芒大作,萧晨与白起在祖神级的力量下,根本没有一丝反

抗的能力,一下子就被扔进了石头骨内。

武之印记大怒,上前阻挡,但是神秘女子与黄色朦胧影迹联袂上前,一把战剑与一

枚圆润的石兵挡住了他。

“回来!”

就在这时,深不见底的洞窟内,刚刚落进去的萧晨又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了回来

。两条阴阳鱼将它绞了上来。

“还没有将你的战剑收走,让你这样坠落下去,万一将战剑遗失就麻烦了。”手持

战剑的女子如此说道。

萧晨因此而躲过一劫,面对这个似祖神般的神兵魂,他深深的感受到了无力对抗。

修炼无知境,强大的力量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萧晨慢慢向着武之印记移动而去,想要将手中的半颗小头骨递给他,看看能否发挥

出恐怖的战力。

但是,这似乎很困难,黄铜八卦,神秘女子这两大强大的神识何其敏锐,他想走过

去恐怕会立刻被看出异常。

“拼了!”

武之印记化成*人形,挥动双拳,打出数百里长的可怕拳光,直接震动的整座山谷都

摇动了起来。

神秘女子与黄色的朦胧身影合一,瞬间挡住了他,不多时就将无尽拳光压制了下去

。而黄铜八卦化成的杀念,冷笑着对萧晨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将战剑交出来

,二是自己跳进洞窟中。”

在这一刻,萧晨很决绝,什么话也没有说,以八相极速冲进了洞窟中,他自己跳了

进去。

“留下战剑再跳也不晚。”黄铜八卦冷笑,分出一缕强大的杀念向洞窟内卷去,想

要将萧晨抓回来。

但是,此刻的萧晨已经张开右手,掌心的半颗头骨向上,席卷而来的那一缕杀念全

部冲进了头骨中。

“呜呜……”

可怕的神祗哭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还有呼呼的风声,萧晨坠落进洞窟之下。

黄铜八卦大吃一惊,喊道:“那个小子手中还有半颗石头骨!”

此语一出,惊的在旁大战的神秘女子都住手了。

不是他们神识不敏锐,是在是石头骨太古怪了,根本没有特异之处,无法被提前感

知。

“什么,他手中有半颗石头骨?他……怎么可以掌控在手中?!”武之印记也相当

的震惊。

“说出石人的秘密!”神秘女子的双目中第一次射出两道冷电,骇然无比,纵然是

黄铜八卦、武之印记都感觉一阵心惊肉跳。

“我真的不知道。”

在说这席话时,武之印记突然化成一道青光,直接冲击了巨大的石头骨内,跳进无

底洞窟中。

黄铜八卦打出一道恐怖的光束,神秘女子化出的阴阳鱼更是第一时间冲出,但是依

然没能够阻止。

“呜呜……”

阴冷的气息与让人发毛的声音自下方传了上来。

神秘女子冲到石头骨近前,盯着那深邃的洞窟,凝视了很久,才慢慢后退。

黄铜八卦充满遗憾,道:“怎么办?二十七把战剑啊,还有半颗石人头骨,就这样

坠落了下去,太可惜了!”

手持战戈的男子也走到了近前,旁边的墨麒麟以及暴龙更是发出阵阵咆哮声。

”祖井……祖井……“神秘女子陷入苦思中,在竭尽全国回想,而后自语道:”这

似乎是处妖邪之地,祖神去了都有危险……“

但她也仅仅想起这么多,正色道:”我们无法进入,就守候在这里,若他们能够活

着回来,终究是徒作嫁衣。“

深邃的洞窟之下黄金神戟与乌铁印摔的晕头转向,他们破口大骂。

但是不过片刻间,”砰“的声巨响,两把神兵直接被砸的闭上了嘴巴。白起浑身骨

骼近乎全部折断,满身伤痛的踩着两把神兵,艰难的站了起来。

”我x,往哪砸啊?“

”当我们是棉花地了怎么地?“

两把被砸的家伙,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主,吵吵听听嚷嚷。

白起懒得跟它们计较,他的身体怎么比两把神兵坚硬呢,说起来吃了大卖亏,走向

一旁边开始疗伤。

”砰“

两把唧唧歪歪的神兵,再一次遭创,这一次直接被砸懵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妈的,砸上瘾了吧,当我们是床垫了?!amp;quot;

两个被砸懵的家伙回过神来后气急败坏。

萧晨也感觉浑身剧痛,纵然有祖神战衣护体,也难受无比,缓缓站了起来。

”麻烦你……赶紧高抬贵脚,你踩住我英俊无比的脸了。“蛇身、祖龙头的黄金神

戟鼓着腮帮子,瞪着那只踩在它嘴巴上的大脚。

萧晨摇摇晃晃向前走去。

”太阳啊,蹬鼻子上脸了,我跟你急了!“黄金神戟气的大叫。

萧晨没有注意,蹬着它的祖龙鼻子,踏着它那张龙脸走了过去。

他确实受创不轻,气血翻涌,虽然没有白起那么严重,但也需要赶紧疗伤。

只是,萧晨刚刚坐下,乌铁印愤愤的声音又吵嚷了起来。

“抬起你那高贵的屁股,坐在我的脸上了。”

萧晨暗叫晦气,用力踩着乌铁印走向了一边,道:“你们两个不想继续挨砸,赶

紧靠边站,不然还有的受。”

只是还没有等两把神兵挪动地方,一个庞然大物已经砸了下来。

“砰”

这下两把祖神兵不再唧唧歪歪了,彻底没了声音。

武之印记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打量四周,道:“都没事吗?”

“有事……请您老人家移步前行……高抬贵足……”

黄金神戟与乌铁印虚弱的在他脚底下发出颤音。

洞窟下虽然很昏暗,但是却完全可以看到四周的景物。

并没有一点狭小与憋屈的感觉,相反这里非常的空旷,自成一片天地。

远处,有点点神光在昏暗中闪耀,传来阵阵神祗的哭嚎声。

像是昏暗与空旷的原野上,飞舞着一只只萤火虫一般。

真不知道这片地域到底有多么广阔。

“小子你手中握着半颗石头骨?”武之印记向萧晨急促追问。

“是的。”萧晨一边疗伤,一边也再打量着空旷的原野。

“完了!”武之印记似乎异常的懊恼,道:“带着你真是倒霉!”

“怎么了?!”看到他这样一副样子,萧晨感到很惊讶。

“我们似乎离最邪之地不远了!”武之印记如此回答。

萧晨先是一呆,而后立刻露出喜色,道:“太好了!”

“好个毛!”武之印记似乎很不安,不断扫视着空旷的原野,道:“通往最邪之地

的路上,最为危险,纵然是祖神都不一定能够平安通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