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56章 回归 亡世界。铅云翻涌。一百五十多年过去了。大陆并改变。中部的域。昔日的几座君王城依耸立着。威压人。

“这瓶中可是祖君的血液啊。将杀贯注进去后。足可以重创半祖。”

在路上。人外人轻着一个墨玉小瓶。光华灿灿。尽管是乌黑色不透明的瓶体。且被施加了重重禁制。但是此中圣血依然透过玉壁绽放出绚烂光华。里面的红色血液完全可透壁映射出光彩。像是血玛瑙一般剔透。

“赚大发了。”天外天也感叹着。:“祭炼重宝时加入这样的一滴祖血。足可以让品阶提升一大截。”

“遇到瓶颈时喝下一滴。对于突破桎梏有大助力。”英熊也赞叹着。

一滴圣血便有此神效。而大威冥王吞食了少半具祖君肉身。可想而知的到的好处有多大。

眼下。几位与君王皆元气大伤。正好可以此为引。来恢复精气神。当然。主要还是靠他们自己修回来。

“这战剑真的不能修复了吗?”萧晨有不死心。若将三把断裂战剑丢弃实在可惜。

“如果祭以祖君血强行接续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你要知道战剑内部刻有神剑阵。强行接上的话。恐怕内部的阵图无法修复。”三名树人君王亲身经历过当年那个可怕的夜晚。有未知至强者闯入天宫中与祖君激战三天三夜。并最终杀死了祖君。但战剑却因此而毁。被丢弃在了天宫中。

当时。那位神秘强者的话语清的传遍了天宫。至今三位树人君王还记清清楚楚。

“战剑折断。内部图已破碎纵然的到四十九把战剑也将成为鸡肋。无用不如弃之。”

萧晨闻听后非#39;的不甘。四十九把战剑如今收集到了多一半如果因这三把战剑断裂。而无法组成完美剑阵。那实在太可惜了。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天外天生于人间界。比之死亡世界的君王要见多识广。道:“也不一定没有一点希望。若论炼器手段自当属修真界诸强。而在那一界中。名气最大的自然是器宗了到候你可以去那里寻访一番。”

路过少女君王统治的域时。天外天等人没有跟进。萧晨独自深入君王城中。

当七彩骷髅皇廉颇见到他时。大吃一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以为萧晨在死亡世界中遭遇了意外。没有想到百余年后竟然再次重逢。

“不敢相信。你们的际遇实在让人吃惊。”当廉颇了解到他们一行人的遭遇后。连连感慨。

“你们的君王回来了吗?”萧晨迫切想知道那个疑似清清的少女的消息。

廉颇摇了摇头。道:“一直没有回归。”

萧晨的心当时就是一沉。这个结果让他很担忧。

“不过我们的君王无恙。”廉颇接下来的话语让晨稍微松了一口气。

当初。疑似清清的少女与伊天中等数名君王联手走进死亡大陆最深处。结果一去不复返。直到十年前一名强大王重伤垂死逃了回来。带回了让人喜忧参半的消息。

死亡大陆最深处危险重重。共同进去的几名君王差点全灭。他们被困在一所太古遗迹整整一百多。如果不是少女君王手下的三个骷髅战皇与“深狱渊”融合了。可以让他们安全的躲在里面。恐怕所有人都形神俱灭了。

少女君王有一场大机缘而伊天中也有所斩获他们选择继续进。至于除此二人外。还唯一仅幸存那名君王则择了退出。了回来。

当听闻这一切后。萧晨松了一口气。

死亡大陆最深处凶险而又诡异。萧晨已经亲身经历过。深知其中的危险。

“看来以后只能拉上珂珂。才有机会走进最深处。没有失乐园庇护的话。恐怕将九死一生”走出君王城。他心中暗自想到。

与其他六人汇合。他们再次上路。如风驰电掣一般。再有一日就可以达到神村了。

“这件祖君铁衣实在是一件不可多的的异宝。”一名树人君王连连赞叹。其他人也都表示同意。

铁衣乌光闪闪。乃是黑色神铁浇铸而成的。穿在身上并没有僵硬感。反而很柔韧。绝对防御至宝。乌光烁烁。特有金色光泽。让起来格外的不凡。纵然是树人君王几人都有些爱不释手。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那株小|树吸收的一缕祖君精气。如果被一名九重天的君王的到的话。踏入祖神境界便不奢望。”

这次自天宫中带出的祖君血液铁衣战剑都不是凡品。但是若论其中之最。几人一致认非那一缕祖君精气莫属。

名半祖眼中的火是不加掩饰的。但是他们最终都克制住了。达到君王九重天谈何容易?且。若因此而心生贪念的话。等若画的为牢。为自己的心灵带上一重枷锁。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成为祖神的希望了。

其他境界可以强行破。但是想要成为祖神。光凭战力是不行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影响最大的便是心境。

终于。神村在望。遥遥的看到了一丝影迹。

“春那个百花。”

隔着很远就看到了一个风骚无比的家伙。在神村前的大树下。躺靠在藤椅上。悠哉游的着二郎腿。无比自恋的哼着小调。

“三亿哥你别唱了。家孩子又你唱哭了。”神族大汉奇儿从村中走了出来。道:“你赶紧回九州吧。”

“悲剧。这就是曲高和寡的无奈吗?”金三亿斜了他一眼。道:“奇儿。你真是有了老|。忘了兄长。太庸俗了。你已经沦落为一个俗人。”

神族大汉当时就急眼了道:“三亿哥做人要厚道。这些你偷驴我拔橛你偷窥我挨揍的事情还少吗?害的我老婆现在还跟我开战呢。我帮你背了多少锅啊?。”

“发生过这些事情吗?”金三亿躺在舒服的躺在藤椅上眨了眨桃花眼。道:“我怎么没印象了?”

#@#。”奇儿顿时就急了。道:“做人要讲良心。三亿哥你不要忘本。我在前面给你背黑锅。你是潇洒。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

如果你不认账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萧晨他们一行人来到村口时。正好看到这一幕。

“三亿啊。你还真是有长进呀。现在都有专职背黑锅的了?”

金三亿与奇儿看到七人出现时当时就嗷的一声了出来。

“鬼啊。”

除却萧晨外剩六都被大威冥王折磨的不成*人形了。浑身都是血迹。尤其是英熊这个魔鬼更是显的凶恶无比。金三亿蹭一声跳了起来。窜出去好几步。回转过身躯惊疑不定的看着几人。道:“萧。萧晨?”

“废话。你认不出我?”“啊。你没死?金三亿露出一吃惊的色。

萧晨二话没说。上去先给了他一掌。接着。天天人外人英熊六人也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同时赏了他几个大巴掌。

疼的金三亿直牙|嘴。确信萧们回来了。

消息顿时传遍神村。呼啦一声跑来一大群人。都吃惊的看着七人。而后围住他们关切的问了起来。顿时热闹无比。

萧晨他们一走是一百多年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在死亡大陆深处遭遇意外了没有想到今竟然归来。

“萧晨哥哥。”一个漂亮少年挤进人群中。

“你是?”

“我是天涯。”

一百多年过去了。昔日的小童早已长大成*人再也不是那个第一次见面时怯怯的喊他为骷先生的童。

神族大汉奇儿更是已经娶妻生子。不是他口中的夜叉天后。也不是百族中的任何至人天王。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族女子。人生真的很奇妙。这个修为低弱的普女子。将神族大汉奇儿管的服服帖帖。且看来他很满意这种生活。

奇儿的孩子是个很意思的小家伙。非常具有灵气。还不到一岁就口齿不清的向着萧晨喊叔叔。但是看到金三亿时却立刻哭了。而且哭的很伤心。到最后竟然开始吐了。不断的吐奶。

“你都做什么人神愤的事情了?”萧晨瞪了一金三亿。奇儿苦着脸认真的:“三亿哥拜托你以后别在俺们家孩子面前出现了。他不待见你。更愿意你听你的歌声。



金三亿:“#%#。”

随即。萧晨又发现了另外两个熟人冰兰与雪梦。

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少女更加的明艳动人了。但却依然如从前那般活泼灵动。她们笑嘻嘻的走过来打招呼。对于近在咫尺的金三亿则无视。

“这是怎么了?”晨小声问金三亿。

“唉。许多故事都有伤心的理由。”

看到他故作深沉的样子。萧晨真想踹他两脚。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最后我的爱情在故事里慢慢陈旧。”虽然在这样说。但是金三亿一双桃花眼却在放光。

去死。萧晨很想说出这两个字。就是全世界的人在伤情。这个家伙也绝不会。

一大群人拥簇着他们向村中走去。神族老人李牧与赵英闻讯已经迎了出来。

天外天与人外人立走了过去。他们迫切想知道九州发生了什么。相谈片刻他们的神色渐渐放下来。萧晨知道应该没有什么大变故发生。

丰盛的宴席摆开。神村众人为几接风洗尘。热热闹闹。庆祝几人劫后余生。

“杀破狼呢?”天外天对这个曾经的徒弟很在意。在灰色雾霭中击杀的君王。其火种被萧晨炼化了大部分。余下的小部分被他要了过来。想成全自己的徒弟。

“去九州潇洒去了。”旁边神族员答道。

这让天外天等皆愕然。这个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不知道会在九州闹出什么事端呢。

不知道为何。看到金三亿桃花眼乱放光。萧晨就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家伙的禀性真是一点没变。

“有没有搞错啊。”金三亿很不满。道:“兄弟我很无奈。你居然还在笑。”

“你有什么无奈?”(手机阅 读 . cn)

“遇到的强大情敌。让我茶不思饭不想。生活是如此的无味呀。”

听到金三亿此话。萧晨不禁向冰兰与雪梦看了一眼。而后笑着问金三亿。道:“被你惦记上的仇敌。能有好日子过吗?”

“这次不行啊。这次的对手太厉害了。”金三亿了摇头。但是却在酒桌上的吃的津津有味。

神族大汉奇儿直接开口。道:“这次三亿哥只能歇菜。冰兰与雪梦妹妹喜欢上的人就是一百个三亿加在一起`不过。”

“谁啊?”闻听此话。萧晨真的露出了好奇心。

金三亿夹了一口菜。闷的道:“刑天与蚩尤。”

“噗”

萧晨直接将一口酒水喷了出去。还好只喷在了金三亿的身上。没有溅到其他的方。

对于金三亿的不幸。晨深感同|。对于冰兰与雪梦的眼光。萧晨佩服到不能评价什么了。真是两个强悍的少女。

人外人与天外天等人在神村长住了下来。开始静修恢复魂体精气。

而萧晨则在此|住了一段时间。便与金三亿奇儿天涯等人进入了九州。

当在死城前出现后。晨心中很激动。离开这片大的已经近一百六十年了。久远的时间经足够让人将他遗忘了。

“咦。”

出现在死城前后。晨感觉这次与以往大不相同。他感觉周身像是有腾腾烈焰在燃烧。

“砰砰”

金三亿奇儿天涯冰兰雪梦全部被他身上爆发的强大气息震的飞了出去。

“这是。”

他们惊讶的发现。萧晨的额头上竟然浮现出一道魔纹。像是天眼一般。竖立在那里。且。通体光芒绽放。光华像是滔天大火在燃烧一般。将这片天空都照耀一片绚烂。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萧晨喃喃着。而后突然冲天而起。飞上了巍峨高大的死城。立身在百余米高的城墙之上。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啸。

他额头那到竖立的,纹。犹如天眼一般。腾腾跳动了起来。一道道光华激射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