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章节二十五

我一直看着金大富,看到他有一些间歇的动作,有时身子会轻轻弹跳,有时又缩成一团,不久又伸展开来,看起来,就像是普遍在热睡中的情形——至于他是不是有做梦,旁人自然不得而知。

这时,下弦月已然升起,月色清冷,映在半陷篷顶的园球上面,发出一种青黝黝的,看来充满了神秘的光辉。

对于这种表面十分光滑的金属制品,我已经有过不止一次奇异的经历。我想起那个被土人膜拜为“丛林之神”的金属园柱,使接近它的人,产生预知能力。那园柱的表面光滑程度和色泽,就和这个园球差不多。

至于那个金色的园球,也有影响人类脑部活动的能力,使得僧侣在冥思之中,可以和另一个世界沟通。那金球的大小,也和眼前这园球差不多,后来获证明是一整个星球的移民飞船!

眼前这个园球,显然具有那神秘的力量,可以影响人的脑部,作时间和空间双重突破的活动,自然不是地球上的产物,它来自何处呢?

我大大喝了一口酒,抬头向天,星空无限,由于不是满月时分,天空十分黑暗,所以可以看到的星星也特别多,肉眼可以看到的星体,毕竟有限,天文学家发现的星辰,最远的,距离是一百二十亿光年,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距离,而宇宙还没有到边缘。

宇宙究竟有多大,地球人只怕永远也无法知道,在宇宙中,究竟有多少亿颗星球,在宇宙中犹如一粒微尘的地球上生活的人,自然也永远无法明白。

在整个宇宙的亿亿万万的星体之上,在许多许多许多许多星体上,会有智慧极高的生物,当然不容怀疑,其中已有许多许多到过地球,在地球上有他们的行动,也是绝不足为奇的事。

那些来自宇宙不知哪一个角落的生物,是什么时候来的?相信不会太久,那时,不但人类已经在,而且必然已经发生了许多人类的行为。这些行为都是根据人类的天性而产生的,心然包括着许多罪行和丑恶。

于是,来自外星的高级生物就帮地球人建立了一种秩序,叫作“报应”,它的原则是“好有好报,恶有恶报”。

这种外星生物显然充满了智慧,而且有着十分公平的处事方法。

他们的智慧在于他们知道,要地球人摒弃恶行是不可能的,那么,唯一的公平对等行为,就是做下恶行的人,必然要遭恶报,以此来鼓动善行,减少恶行。

究竟有多少年了:“报应”早已深入人心,究竟起了多少作用?

我愈想愈远,也一直望着那只园球,那园球仍然闪着神秘的光辉,金大富也没有醒禾。

我闭上了眼睛,由于十分疲倦,不久,也渐渐进入睡乡。

这一次,我可以肯定没有过了多久,因为我还处于朦朦胧胧,半睡不醒之间,就被一下怪叫声所惊醒。

立时睁开眼来,看到那只园球,一下子弹跳到了半空,又踢跌了下来,重重落在地上,滚出了几公尺,被一堆碎石阻住。

而那只营帐,却像是一个妖怪一样在扭动,而且发出十分可怕的声音——这种情景,十分怪异,但是我立即知道了原因,所以并不吃惊。

我知道那是由于金大富陡然跳了起来,撞开了帐顶的园球,而他在急切之间,出不了营帐,所以才在帐中拼命挣扎。

我走过去,把营帐拉开,再用手把金大富拉了出来,金大富向前跌跌撞撞走了两步,双手紧紧抱住了头,身子在发着抖。

我走过去,把他的双臂,用力拉了下来,他不住摇着头,像是想把头摇下来一样。

我看他的神情,知道他一定有一个极可怕的“梦境”,就用力拍了拍他的脸颊:“怎么样了?”

一直到我问了第十七八次,他才陡然叫了一句:“我不去了!”

我呆了一呆:“你什么?”

他仍然摇着头:“我不去了……我不到那地方去了!”

我只是奇怪,到那地方去,是他千求万求求我去的,而且,他还寄以极大的希望,以为到了那地方,凭我的力量,可以使他看到过的可怕结果改变,他还曾发狠劲,说要摆脱报应的规律。

可是现在,他说不去那个地方了!

我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冷冷地望着他,他身子开始发抖,接着,又用发抖的声音惨叫:“应有此报,我应有此报啊!”

他叫的声音,十分凄厉,最后那个“啊”字,颤声叫出来,直叫人寒毛直坚持。

我陡地吸了一口气,明白到金大富已知道他自己犯的是什么恶行!

连他本身,在知道自己曾犯下了什么恶行之后,也觉得应有此报,可知报应是何等公平!

陈丽雪说得对,到报应临头时,遭报的人一定都知道为什么会遭报,绝不会不服气,都会接受报应的安排。在心中大叫“应有此报”。

我还想安慰他一下:“也许,去了那里,事情可以有点转机?”

金大富头愈摇愈厉害,嚎声叫:“我不去了!我应有此报,应有此报啊!”

他的那种神情,分明已接近疯狂的状态,我大喝一声:“你遭报的时辰还没有到,就鬼嚎干什么?”

一面说,一面重重一掌,掴向他的脸上。

对精神处于异常状态的人,重重的一下掌掴,会相当有效。这时,由于金大富的样子,实在在太怪异,所以我出手也重了一些。那一掌,掴得他身子一歪,连跌出了两步,才算是勉强稳定,不再叫头也不再摇,捂着那被打的那一边脸,眼望着地上。

过了好二会,他才抬起头来,声音仍然十分干涩,但总算不再嚎叫,他道:“你刚才说过什么?”

我没好气:“我说,你还未到遭报的时候!不是明年才轮到你有报应吗?你先发起疯来干什么?”

在星月微光之下,金大富一边脸,煞白得可怕。可是另一边脸,由于给我括了一个耳光,却又红又肿,看来怪异莫名。

他双眼睁得极大,眼神空洞,口唇掀动,并没有出声,看起来,像是把我刚才说的活,重复厂一遍,然后,他双手抱着头,蹲了下来,盯着那只圆球看。

我留意着他下一步的行动,也没有说什么,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语气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静:“那地方,我已去了,你要去,你自己去吧!”

我十分愤怒,没有他带路,我怎么知道如何才能到那鬼地方去?可是我又不愿意求他带路,所以我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金大富从我眼神之中,看出我的怒意,他抱歉似地笑了一下——由于他捱打的一边脸又红又肿,肌肉早已失去了表达情感的作用,只有半边脸的口角向上翘,现出笑容,看来更是诡异。

他指了一下那圆球:“这……东西十分神秘……它可能会带你去……就算去不了,也没有什么损失。卫斯理,报应不爽,早已由自己的行为下了结论,去不去那地方,都没有关系!”

他语气沉重,我望著他,几乎不相信那一番话会出自金大富之口!这时,他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和以前的金大富,判若两人。

我知道,那自然是他有了“回到过去”的经历之后,才有的改变。

我试探着问:“你确然回到了过去?有了一些十分特异的经历?”

他不等我问完,就双手乱摇:“不必问我,问了我也不会说,那……又不是什么光采的事……真正是猪狗不如!”

他用那么重的语气在责备自己,而且流露出来的那种痛苦的神情,看来也不像是伪装,我又感意外,对他反倒有了一丝好感,我道:“你做过坏事,那毫无疑问,杀人?放火、强奸?”

金大富的身子,剧烈地发着抖,口唇抖得更厉害,喉间发出了一阵可怕的“格格”声,我又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现在知道了自己的恶行,未必一定会有那样的报应!”

金大富突然发出了几下干厂笑声,听来十分悲苦,他缓缓摇头:“哪有这样的好事,犯下了恶行,过了若干时日,若是深切后悔,就可能没有报应,哪有这样的好的事!真要是那样,报应还叫报应吗?”

我吸了一口气:“你所谓看到的报应,也不真实,人怎么能把自己的头搬下来,再用双手扯自己的嘴?”

金大富垂下了头,好一会儿不言不语,才道:“能的,怎么不能?”我一挥手:“好了,你不去那地方,我还是要去,你请便吧!”

我说着,把那个圆球捧了起来,不再理会他,金大富木然坐着,一动不动,看来是等天亮之后就动程。

我知道那个圆球有影响人脑活动的能力,这时,我盯着圆球,我并不想再“回到古代”

去,那种仿佛灵魂出窍,时空完全错乱的经历,虽然美妙之至,但是在感觉上,却叫人有异样的不舒服之感——陈丽雪正由于这种不愉快的感觉,才来向我求助的。

我只是想那圆球发出力量,使我能打到那地方去的路途!

可是,一直到东方发白,天色大明,我井没有感应到什么,金大富这时,已把他的行囊整理停当,看来他的精神状态,十分正常,他道:“我会驾直升机走,再请人驾回来,你到了那地方之后,回程可以用!”

我望着他,心中想,他驾走了直升机,要是抛下了我不管了,倒也是麻烦事。我并没有说出口,可是金大富已经苦笑:“我不会说了不算数……我怕……再做恶事,报应会更惨!”

我呆了一呆,他这句话,说得实在之极,是一个彻底知道了报应的人的话。

他又向西北方向指了一指:“应该是从这个方向去,从一个十分狭窄的通道通过一个巨大的山洞之内,就是那个地方……记录着世上所有人,不论在什么时候,做下了恶事之后,应得的下场!”

他一面说,一面已大踏步走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