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章节十六

白素听完了我和金大富会面的经过之后,只是望着我,不出声。

我知道她的意思,是在说好奇心强烈的我,得知了有一个那么奇怪的所在,定会千方百计地前去,怎么反而会推了开去?

我忙道:“我不是不想去,而是我不想和金大富有任何关连……我强烈地感到,成为疯子,是他必然的下场,一定是他种下了什么恶因,才会有那么的恶果,绝无必要去为他解祸消灾,”

白素蹩着眉,低声问:“报应?”

我陡然震动,当金大富提到“生死薄”之际,我联想那地方的情形,曾设想过“福祸簿”或“祸事簿”这样的名称,想来想去,“报应簿”不是更贴切么?那地方所见的情景,全是一笔一笔的报应——当然全是坏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更贴切他说,那地方的资料,是要一本完完善善的“恶报簿”!和阎王的“生死簿”一样,把所有人该受的恶报,列在那里,只等时间一到,就会实现。

金大富在那里看到了自己的下场,所以他才那样恐惧,而我在听到他的叙述之后,态度仍十分自然,这在别人看来实在有点怪异,是不是由于那股掌握报应的力量,也影响了我脑部的活动。

一想到这一点,我的神情不禁十分怪异,那股力量若是大到这种程度,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但这种力量,若不是那么强大,那又怎掌握上下千年,纵横万里,所有人间的善恶报应?

白素在这时所想到的一定和我一样,因为一向不是大惊小怪的她,这时也有十分怪异的神情——人人一想起这种情形,都会在心头生出极度的怪异之感。虽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说法,千万年来深入人心,可是传说毕竟是传说,所有的传说都模模糊糊,语焉不详,不能深究。在传说中,是什么力量把人的行为一桩桩记录下来?又是根据什么标准来判断人类行为的善和恶?又是什么力量把报应施在人身上?

没有一个传说可以具体说出这种力量,有的只是“天自然有眼”,“头上三尺自有神明”,“冥冥中自有定数”,这一类空洞的说法。

千百年来,所有人对这种说法,也都十分满足,相信有报应的人,尽量使自己的行为合乎传统的“善”的标准,但一样有许多许多的人,行凶作恶之际,全然不去想到有报应这回事。

本来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谁都知道有报应这回事,可是谁都不会认真去相信它,忽然之间,竟实实在在的存在——在一处地方,有着所有的资料,那是报应的恶报部分,有一个人,金大富,曾在那里确实看到过几个人的报应,包括自己在内!

有那么奇妙的事实存在,如果不进一步去探索一下,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我一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叫了出来:“管它金大富不金大富,那地方绝对值得去一次。”

白素吁了一口气:“反正你总要再去见金大富。”

她说到这里,我就现出厌恶的神情来,白素笑了一笑:“或者,请他来,我看他肯来。”

我还在犹豫,白素向我做了个鬼脸:“除非你自己可以找到那地方……”我想起金大富在叙述他到那个地方去的经过时,含糊其词,显然他十分老谋深算,知道我在事后一定会对那地方感到兴趣,也一定再和他见面。

我要和他见面,不单是要问他那地方的准确所在,也定要问问他为什么见了陈丽雪之后,会惊恐到这种程度:虽然我非见他不可,可是一想到我要请他来,心中就生出极度的厌恶感一——这种厌恶感,甚至连我自己也觉得没有来由,金大富并不是真的那么讨厌,我也不是那么容易讨厌别人,可是那种厌恶感又确实存在,想赶也赶不走。

后来,在一切都明白了之后,我自然也明白了何以会有这种连我自己也不明白的厌恶感。

我手已按到了电活上,可是总是不想拿起来拨电话给金大富,白素在一旁看到了这种情形,也现出了大惑不解的神情来。

就在这时倏,门铃声大作,老蔡一面答应着,一面去开门,按门铃的人用这种方法按铃,自然不礼貌之至,但也可以肯定,一定是有急事,或者故意淘气,我刚在想,会不会是温宝裕,还是良辰美景这两个捣蛋鬼,老蔡已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就听得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叫:“卫先生,卫夫人!”

声音很动听,但是也惶急之至,白素“啊”地一声:“金美丽!”她曾和金美丽作过长谈,自然一下子就可以认出她的声音来。

白素先我走出书房,她的行动极其快捷,等我走上楼梯时,金美丽已经紧握住她的手,正在诉说什么,说得十分急,白素则不住在安慰她:“慢慢说,慢慢说!”

金美丽咽了一口口水:“你……求求两位,救救我的父亲!”

白素叹了一声:“令尊怎么了?”

金美丽张大了口,不断喘气,神情惊恐,好一会才道:“他……他不住用双手扯自己的嘴,样子可怕极了:他口角和手全是血,四个人拉住他的手,才把他捉往,他……他……”

我和白素不禁相顾骇然,那种情形,正是他在那个地方看到的情景!难道那么快,报应就来了!

白素急问:“他现在在哪里?”

金美丽喘气:“我想……他在狂叫着卫先生的名字,我想只有卫先生能救她——”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极难听的声音在叫:“卫斯理,救命!救命!”

声音难听之极,不过也一下子就可以听出,那正是金大富在叫嚷,简直就如同打开了地狱,冒出了一个恶鬼在那里哭号一样!

金美丽急急说:“我把他带来了,怕请两位去……会来不及。”

老蔡又打开了门,三个人一面叫,一面挣扎着冲了进来,在挣扎的是金大富,左右各有一个男仆,紧拗着他的手臂。金大富的样子十分可怕,口角全是血,一面进来,一面在叫嚷,金大富——这种情景,实实在在,令人感到无比的厌恶,我忍不住大喝一声:“你鬼叫什么?”

金大富给我一喝,停止了挣扎只是怔怔地望着我,忽然之间,眼泪夺眶而出,金美丽也带着哭音在叫:“爸,别哭,别哭,卫先生一定会帮忙的。”

刚才,我还有一个想法,金大富父女是联手在做戏,想打动我帮忙他,现在看到这种情形,我也不禁心软,心想,就算他们是在做戏,做到了这等程度,也真该同情他们一下了!

我走向前去,金美丽又用充满了哀求的目光向我望来,我向她点了点头。

金美丽立刻明白了我已经答允了帮忙,她激动得泪花乱转,但又高兴莫名。

金美丽人如其名,真的十分俏媚可人,这时我望着她,忽然想起陈丽雪的后来,如果有报应的话,她的报应似乎比金大富的更惨!真难以想象那么美丽的一个女郎,曾有过什么恶行,难道她真的会是蛇蝎美人?

(这时我的思绪十分乱,飘忽之极,忽然想到,像武则天,不知杀了多少入,不知该受什么报应?还是她在当皇帝的时候,也有不少好事,可以抵消她的恶行?)(忽然在这种情形之下,想到了那么古怪的问题,真是点匪夷所思。)金美丽声音发颤,叫道:“爸,卫先生答应了!你有救了!”

金大富看来疲倦之至,他的声音又低又哑,“谢谢,谢谢!”

我向那两个男仆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金大富,金大富脚步踉跄,向我走来。

我立时道:“我要好好和你谈谈,就是我和你两个!”

金大富连声道:“你怎么说怎么好,全听你的!”

我向楼梯上指了一指,他看来已经完全回复了常态,竟自己先快走走了上去。

金美丽还十分担心,拉青白素:“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素皱着眉:“不知道,但请放心,他……他……”

白素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才好,金大富父女各有各的怪异,并通的是他们见到了陈丽雪,都会惊骇欲绝,金美丽曾有可怕之至的幻觉,金大富是不是也一样呢?白素也十分想知道,所以她向金美丽道:“你请先回去,金先生在我们这里,不会有意外的!”

金美丽犹豫了一下,向已经上了楼梯的金大富挥了挥手,告辞离去。我和白素一起上楼,和金大富一起上进了书房,坐了下来。不久之前,余大富就在这里,向我详细叙述他在那个地方的怪异经历。

在上楼的时候,我和白素已经有了默契,由我来向金大富发问。金大富搓着手,刚才进时的那种因为极度失望而近乎疯狂的神情已经消失,而变得十分焦切——这实在使我有理由相信他刚才是在做戏,但反正他不来找我,我也要找他,也就不必去计较了。

我的第一句话是:“金先生,我们之间的谈话,必须绝对真实,不能有半句歪曲,也不能有半句隐瞒!”

金大富忙道:“一定!一定!事情和我的下半生有关,我怎么敢乱来!”

我又盯着几秒钟,对于他这时的诚意,我并不怀疑,于是,我开始问第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