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六回 失声露迹 绰枪捕蝉

  月下试技,墙头竟有人窥探,太极陈勃然张目,亢声斥问:“是谁?”

  傅剑南到底比师弟们机警,不待师命,嗖的跃过去,一伏腰上了墙。但墙头上人影一窜不见,已然溜下去了。

  三弟子耿永丰一时恍然大悟,急忙一耸身,也飞跃上墙头。登时之间,这些弟子们个个大声喊着追赶。太极陈厉声喝道:“你们不要全赶。”急命谈永年、屈金寿,火速到内院守护眷属,又命祝瑞符出把式场,抄道奔后院柴垛粮仓。才要命令方子寿,方子寿已跟随耿永丰,跳出墙外,赶过去了。

  太极陈张眼一看,自己也右手提枪,左手略把长衫一提,脚尖点地,腾身跃上墙头,翻到房上,从高处要察看这喝采人的来踪去影。

  此时月影正明,隐约见那条黑影从把式场外,向外院的一条夹道奔去。傅剑南挺枪急追,回头一看,三师弟、四师弟已然赶来,连忙喝道:“你们快抄着东西两面搜一搜看,看还有别的贼没有?”

  方子寿还在飞跑,耿永丰闻言止步,急忙往别处搜堵下去。耿永丰还记得师傅病中,歹人放火的那场凶险,急急的又抢奔柴垛粮仓。粮仓后,谈永年已奉师命先到。耿永丰驳转头来,又奔前院。方子寿却打了一个旋,略一迟疑,复又顺夹道追过去,大声吆喝着,好教宅中人都晓得。

  傅剑南捷足先登,已然看出前面是一个身形矮小的人影,身法轻快,顺夹道如飞的逃去。傅剑南脚下攒力,喝道:“好贼,天刚黑,你就横行?”扑到那人背后,手中枪一颤,奔那人后影便扎。就在这枪尖往外一递时,突觉头上一股劲风一掠,并没看见对面的人回手翻身,却黑忽忽当头飞来一物。傅剑南一惊,随往后一缩身,那人影又一晃,转过墙角不见了。旁边门口却横窜出来耿永丰,背后又赶过来方子寿。三个人立刻各将手中枪一摆,分头紧逼过去。那人影只一回头,翻身又跑。

  这一回前后堵截,这贼再想逃奔前院,已不可得。这贼人好像熟悉陈宅的地势,竟抹转身,撞开一道角门,似欲从斜刺里,穿跨院,走游廊,趋奔后宅粮仓柴垛空场。从那里越墙逃出后层院落,便可以循墙急走,逃奔后街小巷。但是傅剑南那里容他逃走!三个人分三个兜抄。

  那保护粮仓的八弟子正站在墙上,傅剑南吆喝道:“喂!截住他!这个小矮个是贼!”

  八弟子飞身跳下平地来,挺抢把贼人挡住,口中骂道:“好贼子,这是那儿,你敢来窥伺!”

  那矮小的人影瞻前顾后,抱头疾驰,身形一转,似欲另觅逃路,却一声不哼,竟横越上近身处的一道墙。想是看见墙那边有什么厉害,只见他略一游移,不敢下跳。尽着众人噪骂,飞似的登墙又跑。

  傅剑南大怒,正要追上去,忽然背后刷的一声,傅剑南急一闪身,那耿永丰已经把手中枪直标出来,黑忽忽一条长影,照墙头贼人投去。眼看着长枪正中贼人上三路,猛然听得一声:“还不下去!”声若洪钟。

  再看时,枪已投到贼人背后,贼人轻轻一侧身,一扬手,把枪抄住,一换把,枪锋掠空一转。群弟子大喝道:“好大胆的贼,还敢动手?”

  陡听吧达一声响,那人影把手一松,长枪坠落在墙根下。更见他身形一晃,低头下看,忽然一翻身,摸登的一声,直掉下来,竟摔到内宅墙那边。傅剑南、耿永丰立刻赶过去,窜上西墙头。

  这矮小的人身才落地,猛又一骨碌跳起来,伏腰便跑。忽然又听见师傅喝道:“那里跑?”这才看见对面房顶上人影一长,巍然站着太极陈。

  大弟子、三弟子、以至于四弟子,先后窜落到内宅。内宅台阶上,站着太极陈的次孙陈世鹤,一顿足窜入屋内,忽隆的关上堂屋门,又忽隆的把门拉开。门再开时,陈世鹤提着一口剑抢出来,跃下台阶,把上房门和东角门扼住。这贼登时陷入重围,前后左右,没有了逃路。

  搜寻追喝声中,五弟子从跨院奔过来,七弟子从前院绕过来,八弟子从粮仓那边也寻过来。

  那人影逡巡着犹欲逃生,却已无及,是路口都被人把住了。陈世鹤专守上房,七弟子屈金寿、八弟子祝瑞符绕过来,分堵东西两角门。四弟子方子寿、五弟子谈永年就把通前门的屏门挡住。三弟子耿永丰拾起一□枪,奔到跨院的月亮门下,迎门站住。

  太极陈从房顶飘身下落,拄枪战在月亮门的墙上,双眸炯炯,不注观包围之贼,却借月光往四面寻望。这矮小的贼正被圈在内庭院心。

  大弟子傅剑南见贼人逃路已断,立刻把枪锋调转,赶上前,刷的盘打过去。这贼急急一伏腰,闪开了。五弟子谈永年跳过来,刷近地面一枪。傅剑南急喊:“扎腿!扎腿!”谈永年就一领枪锋,拧把往外一按,往外一送,枪锋直取贼人下三路。贼人双臂一张,腾地掠起五尺多高,斜着往左一探,落下来,拨头就跑。群弟子哗然叫道:“哈哈,这贼是高手?捉住他!”六弟子,五枝枪,登时往上一围。

  那贼窘急,忽张皇一望,嗖的一窜,又一伏腰,从屈金寿肘下冲过去,似奔抢月亮门。屈金寿大怒,抡枪打去。耿永丰急回身,把月亮门挡住。那贼倏一转身,窜到太极陈立身处墙根下,双膝一曲,扑的跪下来,叫道:“师傅!饶命吧!”

  大弟子傅剑南喝道:“捆上他!”

  群弟子一齐赶过来就要动手,太极陈诧异道:“等等,这是谁?”轻轻一纵,窜落平地。他的话却说慢了,谈永年早奔上来,刷的一脚踢去,直奔那贼的后肩背。那贼贴地一伏身,谈永年竟从他身上跨过去,并未踢着。那贼就势又一跪,连连喊叫道:“老师,老师,是我!”

  太极陈拄枪低头看视,愕然道:“你是谁?……你们慢动手。”

  五个弟子纷纷围上来,五枝枪锋一齐指住这个贼的身手。这贼鼠似的蜷伏在地上,连连顿首,俯首不敢仰视。

  屈金寿、方子寿掉枪□便打,傅剑南喝道:“师弟别打,先捆上他!”

  傅剑南凑过来一看,只见师傅太极陈满面惊诧,指着这人叱问道:“你你你,你是谁!”忽然话声一纵,厉声道:“哈哈,原来是你!你不用装模作样,你给我抬起头来!”你老要问问他,他到底是怎么个来路,安着什么心。”

  太极陈面如铁青,仰天大笑道:“他安着什么心?那还用问!哈哈,好东西,难为你用这大苦心装哑巴来卧底!我在江湖上四十多年,居然被你蒙住,我太极陈想不到栽到你手里!小伙子,你有胆,你有能耐!剑南,我告诉你,这东西装哑巴,装讨饭的,在我门前弄鬼装死,是我一时可怜他,怕他冻死,把他从雪天地里救转,收留下他两年,三年,哦,前后足有三年。原想他年纪轻轻残废,救活他一命,那里想到,他原来暗藏着奸谋诡计,跑到我家来卧底偷艺,我老头子竟瞎了眼!”

  太极陈恨得牙咬得吱吱乱响。群徒无不骇然,一齐喝问道:“哑巴!”他们已叫惯了哑巴。“你还不说实话么?你到底安着什么心?”

  四条枪的枪攒齐往假哑巴身上乱抽乱打,假哑巴缩成刺□似的,一味死挨,一点不敢动,不住的叩头求饶。

  傅剑南阻住师弟们,又劝稳住师傅,把手中枪轻轻向假哑巴身上一拨,道:“喂,起来,这不是磕头饶命的事,你趁早实话实说,你是那一门的?你小伙子事到今日,还不快说实话么?你到这里来,究竟安的什么心?你是为卧底,你是为偷招?你还是偷了招,学好了能耐,出去杀人报仇?”

  假哑巴从枪林中爬起来,映着月光,他的脸都青了,向太极陈瞥了一眼,嗫嚅道:“老师,我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你老人家救过我一命,我绝没有稍存恶念。皇天在上,我有一分一毫不轨的心,教我碎□万段。”

  耿永丰突然扬起枪来,刷刷的照哑巴身上连抽几下,唾骂道:“狗贼,你住了口吧!你也知道师傅待你有救命之恩,你竟存心欺骗!你好好一个人,无缘无故,咬着舌头,装哑巴做什么?你若不安着坏心眼,谁肯下这么大的苦心啊!不用说,上次失火,一定也是你玩的把戏。”刷的又一枪,照哑巴抽来。

  哑巴不敢躲,只把腰一挺苦挨着,口中却吃吃说:“三师兄,三师兄,你老可别那么猜疑,火从外头烧,我可是整天在屋里,跟师傅住一块呢。师傅,你老人家可知道,我背你往外跳火坑,可真不容易呀!我我我真没安着歹心,师傅、师兄,你老听我一说,就明白了。现在我的事已破露,我决不隐瞒,我不敢表功买好,可是我一心一意,在暗中报答过师恩。”

  哑巴恨不得生百口,口生百舌,来表白自己实无恶意。但是好好一个人,无故箝口装哑至三年之久,若无苦心阴谋,谁肯这样?太极陈和耿永丰、方子寿等个个含嗔穷诘,却又不住手拷打,打得这假哑巴结结巴巴,越发有口难诉。三年装哑,已经使得这人口齿钝讷了。

  大弟子傅剑南忙道:“师弟,你们别乱打了。师傅,你老也暂且息怒。这么问,倒越问不出来。你老看,他光着嘴,说不出话来。还是把他带到罩棚,消停消停,你老一个人盘问他。再不然,我替你老问。”

  太极陈恶狠狠盯着哑巴,喝道:“滚起来!”由傅剑南等押着,往把式场走。

  太极陈满面怒容道:“不要到那里去,到客厅里去。我一定要细细的审问他,这东西太可恶了,他竟蒙了我两三年,我不把他的狗腿砸断,我就对不起他。”

  方子寿道:“大师兄,看住了他,别冷不防教他暗算你。”

  傅剑南道:“不要紧,四弟你不懂。”回手一拍假哑巴道:“相好的,别害怕。你只要不是绿林恶贼,师傅也不能苦害你,可是你得说实话……三弟、四弟,师傅正在气头上,你们别闹了,看激出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