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三回 月下说剑 隅后观光

  太极陈在中秋节后得病,直到九月中才痊愈。又养息了十多天,这一日太极陈精神爽快,对群徒说:“你们只顾服侍病人,把功夫也就耽误了。等明天叫哑巴把场子打扫打扫,兵刃也擦摩擦磨。”

  太极陈性情严冷,却是寻常也不是总闹脾气的,何况这一场病,弟子们尽心侍疾,他尽管口不言谢,心上到底感激的,坐在太师椅子上,捻须含笑而谈。众弟子侍坐左右,见师傅今天高兴,各人遂将自己所练的技业,和内功调息之法,有不明了处一一说出来,请师傅指正。

  太极陈给众人指点一二,随即欣然说道:“今天天气很好,晚上月亮明,我就下场子。一来我自己也该练习练习,二来也可验看验看你们近来的功夫。”

  耿永丰、谈永年一听此言,很高兴的答应了,忙着到方家屯,给方子寿送信,又到隔巷,把屈金寿找来。即刻开了跨院的门,吩咐哑巴路四,把场子快快收拾乾净。

  耿永丰大声告诉路四:“老当家的今天是病后第一天下场子,非常高兴,你把兵器架子全打磨净了。老当家的今天一痛快,也许把太极门的绝招,倾囊抖露出来。”

  哑巴听了,赶快打扫把式场子,擦磨兵器,用细砖末蘸油,把架上兵刃擦得铮亮。耿永丰、谈永年、屈金寿,也跟着一齐动手。虽然老师傅才病了一个来月,可是没正经练武,差不多快半年了。

  不一刻,方子寿也已赶了来,欣然说道:“师傅今天高兴?”

  耿永丰道:“老师今天高兴极了,要在月亮地练拳。老四你赶到了很好,今天老师不知要教多少路呢。你不用回去了,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四个徒弟聚在武场,未到申刻,已经忙着把练武的罩棚和露天场子都收拾好了,又将以前学过的招数私自演习了一遍。晚饭后,师徒喝了几杯茶,又□谈一回,太极陈这才率领群徒,来到跨院。

  这时碧蓝的晴空,万里无云,星河耿耿,新月初升,那兵器架上的长短兵刃,被皎月的清辉照耀着,反射出来闪闪的青光,显露出兵刃的锋芒锐利。

  在练武场四角,本有四架戮灯,不过光亮很小。等到太极陈师徒齐集把式场罩棚前,哑巴路四走过去,要把灯焰全拨大了。太极陈迎面说道:“哑巴,把灯全熄了罢。这么亮的月光,岂不比那昏黄的灯光还强?”他又随口说道:“我们练功夫,你可以随便歇着去吧。”

  眼看着哑巴熄了灯退出去,又把跨院门掩了,太极陈转脸来,向耿永丰、方子寿、谈永年、屈金寿等说道:“你们这几个月,自己练得怎么样了?觉得有进境么?”

  耿永丰见师傅今日的神气,声色蔼然,遂向五弟等看了一眼。谈永年忙说:“头些日子,师傅欠安,我们人人心上慌慌的,也没顾得考究。这些天倒是早晚用功,不敢稍懈,有了疑惑的地方,我们就请教三师兄。不过这里头,三师兄也有说不上来的。”

  太极陈转看耿永丰。耿永丰陪笑道:“太极拳的奥义,弟子领略的不多,五弟、七弟他们不知道了就问我,有时就把我问住了,师傅常说,牵动四两拨千金,弟子倒是明白,只是运用起来,手法上总觉得够不上得心应手。五弟摆出式子来,教我给他矫正,我还不知巧劲怎么使呢。”

  太极陈微微一笑道:“初步门径,常常会觉着有这样的。有的好像明白了,细一着真,又全不明白;有的心里明白的,可是口上说不出来。这就是功夫上还隔着一层,就到了升堂入室的地步了。可是欲速则不达,太极拳的精义,是随着个人功夫的进境渐渐领悟,不是靠着讲解指示,就能速成的。”

  太极陈又微咳了一声,徐徐说道:“太极拳的拳法,微妙处就在这一图中。”说着做了一个手势。

  “这拳法本于太极图说。有人说,太极图是从道家推演来的,并非易学正宗,这个不去管它;我们只说太极拳的运用,不管太极图的来源。太极拳依太极图的学理,由无极而太极,即由无相而生有相,由静而生动。太极十三式,□、[才履]、挤、按、采、[才列]、肘、靠,是为八卦,亦即四方四隅;进、退、顾、盼、定,是为五行。合五行八方,统为十三式,就是太极拳的拳诀。每一字诀,有一字诀的运用;那一诀功夫不到,就运用不灵。初学常觉顾此失彼,又被玄谈奥义所迷,就以为太极拳不易学了,却也是的。太极十三式变化不测,式式相生,运用起来是一贯的。包括起来是由动至静的,拳术练成,便能静以制动,攻暇抵隙。练拳的时候,还要一心存想,英华内敛,抱元守一,这就是炼气凝神;必要气贯丹田,技重不摇,使得静如山岳,动若河决。人刚我柔为‘走’,人顺我背为‘黏’;能得走字诀,休为黏字累。敌未动,我不动;敌动,我先动。只争一着先,便是守为攻。”

  太极陈讲到这里,向众弟子脸上一看,看看他们领悟了没有,随向三弟子发话道:“永丰,你解说一遍,给他们听听。我问你,什么较敌未动,我不动;敌动,我先动?这为的是什么?攻敌致胜的要者,是早动手,先发招好?还是容得敌人的招术发动出来,我们以逸待劳的好?”

  耿永丰从师有年,这些理论早都耳熟能详了,遂答道:“我们这太极拳,要诀在以柔克刚,以巧降力,能制先机。敌不动,我当然不动,这就是‘静以制动’。可是身虽未动,精气神早贯于四肢,在是暗寓先发制敌之意。容到敌人已经把招发出来,这决不是一味的以逸待劳,在是使敌人的力量发□出来,敌人就外强中乾,身心失了平衡。此时我们运用太极拳,可就决不许慢了;我们应该乘虚疾入,攻敌不备。要借劲打劲,以敌之力攻敌之力,这就是‘敌动,我先动’。‘我先动’不是我先动手,乃是说我‘得占先着’,应付灵活。‘四两拨千金’,巧妙全在这里。师傅,是这样的吗?”

  太极陈道:“子寿、永年、金寿,你们说对吗?”一齐答道:“是的。”

  太极陈今天下场子,虽然未脱长袍,可是口讲指划,把太极拳的一招一式,颇讲出不少来。众弟子认为机会难得,头一个是耿永丰,他心中怀藏着疑而未觉得地方很多很多,正要请师傅逐式表演指拨,不意五师弟谈永年也趁师傅高兴,抢先凑过来,问道:“师傅,太极拳第七式‘搂膝拗步’,第九式‘手挥琵琶’,还有十六式‘海底针’,二十七式‘野马分鬃’,是这么练么?弟子运用起来,总觉着这几招不能得心应手,曾听师傅说,这几招的功用能置敌人于不能用武之地,展开太极拳封闭拦切之力,用好了,不仅能把敌人发的招拆散了,还能趁势取胜。可是我直到现在,这几个式子的诀窍,一点也没有得着。”一面说,一面把这几套拳式演出来,请师傅指正。

  太极陈微微含笑道:“你说的‘搂膝拗步’这一式,如遇敌人用‘铁腿扫桩’,或用‘摆莲腿’,来□我们的下盘,我们就可以用这式来破他。用的得当,不但可以将敌人的招术拆了,敌人招术变化稍迟,我们还能把他的身势制住,使他不能立即换招。然后我们趁势变势拨招,便令敌人难逃太极拳下。这一招在太极拳诀上是运用[才履]字诀,重在下盘之力。”

  说到这里,太极陈把这招的功用以及打招的诀要,都以身作则的摆出架势来。随着又表演第九式“手挥琵琶”。

  “这一式太极拳中非常重要。敌人走中宫直进,用‘黑虎掏心’、‘乌龙出洞’等招术来攻,我便可运用此招破他。在拳诀上重在‘挤’、‘按’之力,按卦象的离宫,论方向是正东;虽中虚,由无极生有极;这地方既不能闭,又不能走,全靠着静以制动,虚中有实,借力打力。”

  太极陈随又把第十六式“海底针”,二十七式“野马分鬃”全演了一遍。讲完这几招的诀要,然后又教谈永年重练了一遍,别的弟子也都随着看。谈永年经师傅这番指点,立刻心领神会。四弟子方子寿看着师弟谈永年那种高兴的神气,如膺九锡,不禁偷笑。

  五弟子抢先领教,饱载而归。耿永丰叫了一声“师傅”,刚要请教,四弟子方子寿却又抢先上来,乘着师傅转脸的功夫,将一柄纯钢剑提了过来,笑嘻嘻的捧到师傅面前,说道:“师傅,你老看这把剑……”

  太极陈转身一看,接过来,就月光细细端详。剑长三尺八寸,绿纱皮鞘已然破坏,吞口铜什件却很精致。

  方子寿笑道:“这是弟子新从怀庆府一家古董摊上买来的,倒是一口古剑。师傅你瞧,使得过吗?”

  月光下,太极陈一按崩簧,崩簧松了,用不着按,信手便噌的拔出鞘来。剑才出鞘,一缕青光映月争辉,脊厚刃薄,鞘虽残旧,柄虽活动,用指甲弹了弹,剑身却铮然有声,恍似龙吟。太极陈掂了掂,又验了验刃口,立刻对方子寿道:“那里买来的?”

  方子寿重答道:“在府城古董摊上。”

  太极陈道:“你倒识货,花了多少钱?”答道:“才五吊九六串,买来刚六七天。”

  太极陈就月色下,细赏此剑。群弟子聚过来,一同看剑。太极陈对众弟子道:“这把剑也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你们看,这是精钢所铸,刚中有柔,比我那把剑还强。”

  方子寿欣然道:“师傅那把剑,不是三十五两银子买的吗?这个便宜货,倒教弟子瞎撞上了。”

  太极陈手提着剑柄,颤了颤,连声说:“好剑!不过零件必须收拾,剑把剑托也都摇晃了。”

  太极陈提剑走到武场当中一站,向众弟子道:“我这些日子一病累月,功夫也都搁荒了;子寿这把剑,倒很值得试一试。子寿,你拿这把剑给我看,你是绕着弯子,要究一究奇门十三剑剑点吗?”

  方子寿见师傅脸上隐含笑意,忙顺着口气应承道:“师傅,你老人家栽培我们。不过师傅病刚好,我怕你老过于劳神。”

  太极陈含笑道:“子寿,我不是舍不得教给你,无奈你天资有限。”

  耿永丰、谈永年等,都一齐怂恿道:“师傅,你老人家精神要是好,你老就费心练一套吧。我们几个人巴不得你老人家练一趟,我们看看哩。”

  太极陈哼了一声,却又笑道:“我就知道子寿专好耍这小心眼。想要学剑,就弄一把好剑来给我看看。”

  但是太极陈这回却把方子寿的本意猜断错了。方子寿深感师傅救命洗冤之恩,无以为报,他花了五十六两银子,寻来这一把好剑,意思是看准了师傅爱的话,他就装配好了,奉献给师傅,聊尽孝心。他的酬恩微忱,可以借剑掬示了。不道意外的师傅错疑他要学剑,这又是求之不得。

  太极陈对群徒道:“连你们也误会我了,我何尝把太极门的武功秘惜不传?我只恨你们悟性太慢,耐心不足,教我费了多少唇舌,把拳诀剑点给你们讲解了一遍又一遍,你们还是瞪着眼珠子发楞。你们总觉得我说的这些理论近乎空谈,你们只盼望我不讲玄理,只演实式把一招一式从头到尾,都传给你们,你们比葫芦画瓢,就算是学会了。告诉你,那不成!人人都是这样,最怕我逼着练死式子,一个式子练二三十天,你们都嫌我太麻烦。‘人家会了,还这么琐碎!’殊不知太极拳这一门差之毫□,失之千里,□根基一点也不许躐等含糊。子寿的脾气就是没耐心,又没悟性,练个粗枝大叶还行,一到细处,你就嫌麻烦了。我不肯教你,不是舍不得,乃是看准你要半途而废。你还记得吗?我教你‘盘马弯弓’那一招,只教你站半个月,你就受不住了,那可怎么行?现在你哥们几个都盼望我把太极十三剑演一套,我就演一套,你们好好看着。自己那点不对,就势改正过来。其实光看我练,不听我辩开了细讲,那不过是看热闹,除非你们自己有一点根,看我练还有点用。”

  这时月到中天,清辉匝地,令人倍觉爽快。太极陈立身于月光之下,眼望清空,精神一提,立刻目拢英光,左手倒提剑把,右手掐剑诀,把门户一立,双臂一圈,立刻将剑换交右手,左手掐剑诀,指尖指到左额,剑尖上指天空,亮“举火烧天”式。一变招,身随剑走,“青龙探爪”、“白鹤抖翎”,把身法剑式倏然展开,说道:“你们留神看!”

  登时间,剑光闪闪,泛起一团青光,进退起落,身剑合一。身法是迅若风飘,剑法是疾若电掣,果然不愧为技击名家。

  施展到“龙门三击浪”,身随剑起,嗖的一纵,纵出两丈多远,跟着一收势,立刻仍回到原起势的地方,连半步也不差,把剑重交左手,虽在病后,仍然摄得住气。弟子们不禁欢呼:“今夜竟得观太极十三剑的全套!”

  忽然间,墙隅那边人影一闪。众人齐叫道:“谁?”

  太极陈扭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哑□路四。太极陈提剑走过两步,大声叫道:“是路四吗?你还没出去,你难道也想看我们的剑术吗?”

  哑巴转身要走,忽又过来,呵呵了半晌,才用手一指兵刃,又指跨院门口。太极陈这才想起来,哑巴大概是等着师徒练完了,好进来收拾兵刃,关门上锁,他一天的差事才算交代完。然而这个哑□的兴头却也不小,他竟不去下房假寐等候,却跑到这里,看练剑演拳。太极陈不禁失笑道:“你也喜好这个吗?你一个残废人,也要练太极拳吗?”

  哑巴比手划脚,向太极陈做手势。耿永丰说:“这可糟,好不容易师傅高高兴兴的讲着武功,传着剑术,却叫哑巴打岔了!”走到哑巴面前说道:“你忘了规矩了吧?师傅上武场,不许□人出入……”

  哑巴一低头,急忙转身退出去了。

  果然不出耿永丰所料,太极陈觉得多少有点疲累,遂向门人说道:“天不早了,明天再练吧。”

  自此太极陈督促群徒,逐日的下场子,练功夫。不过有时不高兴,还是教徒弟们自己练。

  光阴荏苒,转瞬又是一年。太极陈的大弟子傅剑南,十年受业,深领师恩,艺成出师,跌涉江湖,虽然鱼雁常通,书璧时至,却是师徒久违,已经七年没见面了。这一日傅剑南忽然带着许多礼物,来到陈家沟,给师傅请安祝寿,顺便还打听一点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