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二回 沉□初起 仇火夜发

  哑巴路四失声“哎呀”的叫了一声,突然窜起来,把倦眼睁开,向四面张皇的一看。火焰燎亮,屋中随风刮进来浓烟。

  哑巴忽地跑到屋门口,把门扇狠狠一踢,竟没有踢动。门口外堵着许多乾柴,鼻中嗅得一股子硫磺油蜡的浓臭。哑巴旋风似的在屋中一转,烟影中,只听太极陈又叫道:“哑巴,快叫人去,有歹人放火!”

  当这时,前后窗棂都烧着了。哑巴猛然一拉太极陈的右臂,又急急一伏身,把太极陈背起来。

  外面的火劈劈拍拍的暴响,阵阵浓烟随风发出呼呼之声。大厅上睡着的太极陈门下众弟子一齐惊动。三弟子耿永丰虎似的跳到院中一看,烟火是从跨院涌来的。耿永丰大惊,狂呼长工们快起来:“不好了,老当家养病的跨院失火啦!”

  陈宅上下全都惊醒。

  耿永丰、太极陈的次孙陈世鹤非常惶急,齐扑到跨院来,聚在静室门前,静室为乾柴烈火所围,恍如窑烟火窟,耿永丰、陈世鹤绕圈大叫,急得两人齐要突火入援,就在伏身作势之时,猛听屋门克察一倒,黑忽忽飞出一物,是一只木凳,直抛出来一落地,“拍察!”摔得粉碎。跟着火焰略一煞,倏地从屋门内窜出一个人来。众人忙看,正是哑巴路四,背着师傅陈清平,冲火而出,从屋内往院心一窜,落下来,踩着碎凳,哑巴踉踉跄跄往前栽过去。耿永丰纵步赶过来,一把扶住哑巴,陈世鹤抱住太极陈。

  众人在惊慌中,见宅主得救出来,一齐大喜,都围过来,搀架问讯。太极陈喘吁吁道:“好孩子们,难为你们,全不看看这火是怎么起的!我死不了,房子不过烧这三间,连不到别处去。你们还不快去寻拿放火的人吗?”

  一句话提醒三弟子耿永丰,急率长工们救火。扑救甚速,火未成灾。家人们搀着太极陈奔客屋。

  耿永丰和五师弟谈永年,急往前庭、后院、内宅,察看失火的原因,搜寻放火的歹人。各施展轻功提纵术,先后窜上了房,拢目光,往四面察看,四面绝没有人影。

  家人忙答道:“早泼灭了。”

  太极陈忿然坐起来,看见耿永丰悄悄溜进屋,冷笑了几声道:“老三,你查勘得怎样了?”

  耿永丰惴惴的回答:“查明确是歹人放的火,大概是从西南角爬墙进来的。”

  太极陈怒道:“看见人没有?”

  耿永丰低头道:“没有。”

  太极陈哼了一声,半晌说道:“岂有此理!我们爷们在这陈家沟子,一向安分守己,从没有恃强凌弱人的地方。陈家沟子的一草一木,从来没有肯动;就是绿林道,也没有敢来在我眼前□砂子的;至于老邻旧居,我更没有得罪过谁,如今竟有人找上门来,堵着屋门放火,想把我活活烧死!我太极陈创了四十多年,儿孙满堂,徒弟一大堆,临了落个教仇人烧死,也死得太现世了吧!要是让放火的人逃出掌握,我还有什么脸面,在陈家沟活着……”因又拍枕叹道:“可叹我这几个高徒,到了师傅危难的时候,那个有点用!若不是哑巴救我出来,或许活活烧成灰烬!难为你们两三个人,查勘了半天,竟会让贼人逃脱了?”

  耿永丰、谈永年,全都惭愧无地,没话可答。

  太极陈盛怒之下,连家人带门徒,一个不饶,挨个申斥一顿,忽一看见哑巴路四,不由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门徒们,唉了一声,遂躺在床上,不言语了。

  耿永丰等深知师傅家门失火,有损威名,当然说很着急,又很抱歉。直容得太极陈稍微气平,耿永丰这才把查勘所得的情形,一一说明。

  但是张老拴是个老实人,若说他放火,这决不近情理。耿永丰又低声说:“师傅歇歇吧,弟子破几天功夫,一定要把贼人的底细访出来。当初弟子们不是不知道拿贼,因为当时想救人救火要紧……”

  太极陈哼了一声道:“你们好几个人,就不会分开来做吗?再遇上事,千万记着:别往一处挤,务必分途办事。救火,救人,护家眷,抢抬财物,捉贼,各认定一件事下手,贼人焉能逃出掌握!”

  耿永丰连忙引咎认过,顺着太极陈的意思,极力慰哄了一阵。见太极陈闭上眼,这才悄悄的退出来,忙和五师弟谈永年,密商探访纵火歹人之计。也不敢再向太极陈多说,只暗地用心钩稽。因想太极陈在乡里间,虽然并没有得罪过人,可是就为吝惜拳术,不轻易授徒,他就颇招武林后进的妒忌。这放火的人也许是拜师见拒的人,访实了太极陈身在病中,特意纵火,以快私怨,也未可知。

  耿永丰想张老拴家中并不见有可疑的人出入。五弟子谈永年,次日把七弟子屈金寿找来,两人偕往各处暗访,也没有头绪。

  太极陈身在病后,更经这番惊急气恼,病势又加重起来,喃喃自语道:“竟会有仇人大胆来我家放火!”恨不得立时病愈,亲手追究此事。急得唉声叹气,心中却是暗暗感激哑巴路四,此次多亏他舍命背救,才得逃出火窟。他倒没有白救他!这个小哑巴居然知恩知德!但是他又想:那天哑巴如不在跟前,凭自己一身功夫,也会逃出屋来。人老不服气,太极陈更甚。

  虽然这样想,到底吩咐家人,此后好好看待哑巴,给他加月钱,不许再教他挑水了,也不必做别的活了。

  “只教他服侍我,他倒会侍候人。”

  陈老奶奶更感念哑巴,当天便赏了十两银子,又给了一套衣服。然而哑巴也病了。

  这一回舍命救主,哑巴不但惊吓过度,又努过了力。他经月侍疾,早熬得眼红力疲。仇火突发,屋门口有歹人堆着的柴禾,门又倒锁着,烟薰火燎,被他破死力砸开门,又恐歹人暗算,把一只小凳抛出去,背着太极陈,拼命往外一窜,登时失脚栽倒。虽经耿永丰扶起,经这一跌,吁吁狂喘,几乎软瘫在那里,第二天他便病倒。陈宅上下慰劳有加,忙给他治病,第三天早上他就好了。

  这一回火灾,太极陈的静室门窗烧毁。当时泼水浇救,屋中什物全被水渍坏了,因此

  七弟子道:“一点也不差,三层院,三十七间房。”却又低声说道:“师哥,你猜这死的人是谁?”

  二人齐问:“是谁?”

  七弟子悄然道:“蝴蝶蔡二!”

  客堂中人一齐大惊。沈默了半晌,耿永丰看看方子寿,方子寿也看看耿永丰,隔了一会,率直说道:“这蔡小二就是小蔡三的亲哥,一向是耍胳膊的汉子。他怎会死在土围子那边呢?七师弟,你怎么看见的?”

  七师弟道:“四哥,你不在这里,你自然不知道。前天有人到师傅这里放火,扑救很快,幸未成灾;但师傅却非常动怒,责备我们无能。我和三师兄、五师兄这些天急坏了,天天出去查访。当天失火时,要是留神,或许当场抓住放火的贼,如今隔了日子,那里访得出影子来?老师骂我们废物,我们没法子,只可出去瞎碰。我刚才偶尔溜到乱葬岗子,看见一群野狗打架,过去一看,才看见这具新死□教狗给刨出来了。新刨的坑又很浅,我就赶开了狗,过去仔细一看。”

  耿永丰哼了一声道:“老七!你好大胆子,竟不怕叫人看见?闹着玩的吗,人命牵连!”

  墙根下的泥脚印早经用纸摹下;太极陈立刻吩咐三弟子,那这鞋底,互相比勘一下,果与纸上画的脚印吻合,一定是放火的无疑了。

  “却是被谁杀的呢?”太极陈眼望众弟子,眉峰眼皱,面现严重之色。愣了一晌,忽只眉一挑,向方子寿说道:“难道是你……”

  方子寿吓得急忙站起来,道:“弟子可没那大胆子,我可不敢胡为!”

  太极陈盯了方子寿两眼,点头不语,又转而看定七弟子。

  七弟子屈金寿忙说:“老师你老可别错疑!弟子只会这么一点功夫,我可绝不敢那么用,你老放心!”

  太极陈又点头,道:“你们坐下。”双眉又皱起来,道:“谁呢……”

  耿永丰拿着鞋,比量过来,比量过去,忽然发话道:“老师!你可记得给四师弟匿名投信的那人不?”

  太极陈矍然道:“哦!不要胡猜!”心想:“登门放火的暗中有人,捉贼加诛的暗中也有人;上回揭破奸谋,也有这么一个匿名人物。这两件事,是不是出于一人之手?我反倒暗中教人保护起来了?”虽不教弟子胡猜,自己却反覆揣测良久。当下暗嘱众弟子不要声张,把这鞋也烧了,打算候自己病愈,定要访一访这匿名的能人。放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