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八回 有客投柬 揭破阴谋

  秃笔劣纸,写着一笔颜字;虽不甚好,笔力却健,只是看着眼生得快。太极陈低声诵念道:

  “子寿师兄阁下台鉴:此次我兄突遭意外,险被奸人□陷,仰赖师恩鼎力回天,多方救援,幸脱囹圄之灾。然杀人凶犯竟逃法网,众口纷纭,语多影响揣测,究与吾兄清名有玷,亦即师门莫大之辱也。弟也不才,未忍袖手,故连日设法采探,已得个中鬼谋。杀人者乃妒奸之人,住东旺村,名小蔡三,此人现时隐匿于魏家围子。设谋嫁祸,意图诈害吾兄者,则另有其人,即同伙李崇德是也。请师兄速报同门,禀知恩师,设法将该私娼家中之龟奴谢歪脖子引出,加以威逼利诱,定能吐实。缘弟已访闻此人意有不忿,稍予贿买,必肯拆穿奸谋。使案情大白,水落石出,一洗吾兄嫌疑,更于师门清规盛名,有裨非浅也。事须急图,迟则杀人凶手俟隙远□矣。匆此奉陈,余不及多,敬问福安。弟,知名不具。”

  太极陈念罢,抬头道:“这是谁给你的信,靠得住么?哦,这个人管你叫师兄,是那一个呢?”

  方子寿道:“我也不晓得。”

  太极陈道:“你也不晓得?这封信怎么到你手的?”

  方子寿道:“就是刚才,弟子还没睡着呢,有人拍窗户。弟子追出来一看,人已越房走了,却留下这封信,从窗眼塞进来的。”

  书斋中的人,由太极陈起,不由全都愕然。太极陈取信再看道:“这不是闹着玩的,万一这封信又正是你仇人的奸计呢?子寿你坐下,我来问问你,刚才你怎么个情形,接到这封信?送信的人说话了没有……老四,可惜你还练了七年,怎么竟容人越房进来,又越房走了,你自己连着影子也摸不着?”

  方子寿低头不能答。送信的人叩窗时,方子寿其实已脱衣服,与他妻子上床睡了。容得他披衣起床,人早走得没影了。

  方子寿也和他老师太极陈一样,秋夜苦雨,心绪不佳,坐在椅子上,仰头发怔。他妻何氏问他:“心里觉得怎么样?可是不舒服么?”

  方子寿恶声答道:“不怎么样。”

  何氏凑过来,挨肩坐下,款款的慰藉他,满脸露出怜惜之情,知他好喝一杯白乾酒,便给他烫酒备肴,对他说:“坐着无聊,你可喝一杯酒解闷么?”

  方子寿意不忍却,夫妻俩对灯小饮了数杯。何氏见他已经微醉,便劝他早些睡觉,收拾了杯盘,夫妻俩双双入睡。不一会,何氏已经沉沉的睡熟了,方子寿却还是辗转不能成寝。直到三更将近,方才有些朦胧,似睡不睡的,突然听见窗棂子有人轻弹了两下。方子寿蓦然惊醒,霍地翻身坐起来,喝问:“是谁?”

  窗外轻轻答道:“师兄,是我。师兄不要惊疑,师兄身蒙不白之冤,师傅的盛名有累,是小弟略尽寸心,把私娼的奸谋和杀人凶手,访察明白。师兄请召小弟留的这封信行事,自然得着真相。”

  方子寿吃了一惊,听不出说话口音是谁,忙道:“你是那位?”急忙抓起衣衫,跳下床来。外面那人说道:“师兄你不用起了,你一看信,自然明白。”

  外面语声一顿,跟着窗纸嗤的一响,从窗洞塞进一封信来。方子寿越发惊疑,道:“你到底是谁?你可请进来呀!”

  外面答道:“不用了,咱们再见吧。”

  这件事来得太突兀,方子寿慌忙窜下地来,扑奔门口,伸手拔门插管,隆的一声响,把门扇拉开,往外就闯。那床上睡着的何氏打了一个呵欠,问道:“你干什么,还没有睡么?”方子寿早已窜出屋门,扑到阶前。

  外面冷森森的细雨下着,觉得透体生寒。方子寿披着衣衫,趿着鞋,将眼揉了揉,拢了拢光,瞥见东夹道有一条黑影,只一晃,扑奔东面一道矮墙。身形矮小,身法却也敏捷。

  方子寿喊了一声:“喂!等一会走!你是那一位呀?”抬腿将鞋登上,追赶过来。只见那人奔到墙根下,竟一耸身,窜上墙头,辗转间,已一偏身翻出墙外。及至方子寿赶到墙下,那人早已逃出视线以外。方子寿也忙一展身,只手攀墙,往外寻看;那人已顺着一片泥泞的小道,如飞而去,没入夜影之中了。

  方子寿跨在墙头上,有心要追,却又犹豫。这时候,他妻何氏已然惊醒,坐了起来,一迭声叫道:“寿哥,寿哥,你不睡觉,你可要做什么?”

  方子寿想到自己正在霉气头上,怔了一回,飘身窜下墙头,悄然回到屋中。

  他妻何氏已将床前的小灯拨亮了,正要穿鞋下地,出来找他,何氏睡眼惺忪的问道:“下着雨,又出去干什么?也不穿衣裳,不怕冻着?刚才你是跟谁说话?”

  方子寿摇头不答,眼望窗台,急忙找寻,果然在窗纸破处,摆着一封信。方子寿一把抓过来,拆开了信,看了看,又惊又喜,又是纳闷。皱着眉揣度了半晌,料道这封信分明是好意。可是送信人管自己叫师兄,自己那有这么一个师弟?若说是五师弟干的把戏?他又素来不会写颜字;想来真真把人糊涂死了。

  “但是信上指明凶手是小蔡三,这话太对景了。谁都知道小蔡三是个色鬼,好嫖;不错,行凶的一定是他,那娼妇却控告我,无非是存心讹诈。信上教我别耽误,我真得赶紧去找老师去。就便问问五师弟,可是他写的不是?”

  方子寿打好主意,草草告诉了妻子何氏。吓得何氏拦住他,不叫他去。方子寿发急道:“我又不是去拼命,我不过拿着信请教老师去,这怕什么?”闹了一顿,一定要当夜到陈家沟去。把长工叫醒,备上驴,冒雨而来。

  这便是方子寿得信的情形,当下一一对老师说了。太极陈眼看着这信,摇了摇头,问三弟子道:“你看这信是老五写的么?”

  三弟子道:“不像。”

  太极陈道:“而且他得着信,一定告诉我,他何必黑夜雨天,玩这把戏呢?”

  太极陈沉吟了一阵,觉得这送信的人或者是一个武林后进,路见不平,访出真相,又不便出名,才露这一手。再不然,便是什么人又耍手腕,要诱方子寿再上第二回当。太极陈老经练达,不肯鲁莽。对方子寿道:“今夜太晚了,你就住在我这里。你临来时,可告诉你父母了么?”

  方子寿不敢说私自出来,忙扯谎道:“我告诉家父了,是家父叫我请教师傅的。”

  太极陈点点头道:“好了,这封信你就不用管了。明早你回家去,不要告诉人,随便什么人也不要告诉。你照旧在家里待着,不许出门,也不许跟人打听小蔡三。你只当没有这回事好了,师傅我自有办法。”

  太极陈催着方子寿到客厅搭铺睡觉。这一夜,太极陈通宵没睡,把三徒弟耿永丰留在书斋,秘密的嘱咐一些话,又拿出几张银票子来,交给耿永丰。

  到次早,太极陈把照例的野游晨课停了,吩咐方子寿回家候信:“不叫你,不必来。沉住气,别出门!”

  到第四天,忽然方家屯哄传起来:杀人凶手小蔡三被捕了!被捕的地点,是在魏家围子范连升家……

  方子寿把接得的匿名信,呈给师傅陈清平之后,就谨遵师命,在家静候消息。陈清平只谆谆嘱咐他不要出门,不要告诉人,此外什么话也没说。

  方子寿躲在家中,非常的纳闷着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挨到第四天早上,村中忽然哄传,私娼家中凶杀案的真正凶手,已然在魏家围子被捕,就是那个荒唐鬼小蔡三。小蔡三好嫖贪色,人也不见得多么强横,但是他竟刀伤三命!方家的长工们很关切这件事,打听得确确实实,立刻跑回来,向主人报告。方子寿的父母妻子听见了,一齐喜出望外。

  “这可一块石头落地了!”

  有钱的人最怕打官司牵连。方子寿却有点明白,加倍急躁起来,恨不得立刻出去,打

  原来太极陈自从那天方子寿夜雨来谒,以离奇的匿名信,指出了私娼家中凶杀暗示因奸妒杀,凶手为小贩蔡三;陈清平不动声色,先将方子寿打发走了,立刻把三弟子耿永丰叫到面前,正色说道:“你子寿师弟,这次惹下一场祸事,带累着我太极门清名受玷,所以我这些日来,寝食难安,总想把这件事访个水落石出,方才甘心。只是多日一再访寻,仍觉深无头绪。如今幸有这意外之助,我想我们若是单刀直入的去找谢歪脖子,不论威胁利诱,总难免贿买之嫌。这次我想教你去找周龙九。他在本城人杰地灵,也戳得住,官私两面也叫得响。你把这件事情的原委向他说明,烦他讯取谢四歪脖子的亲供。只要谢四歪脖子说出真情,再也不敢反覆。”

  耿永丰听了大不明白,迟疑的说道:“那么谁去找谢四歪脖子呢?”

  太极陈道:“你只把周龙九稳住了驾,别的事不用管。到时候,自有人把谢四歪脖子送到了。”

  耿永丰深知师傅的脾气,他老人家的事是怎么说了,怎么答应。遂立刻带着钱票起身,迳奔南关外三里屯周龙九家中。

  这周龙九是个很有钱的秀才,素日为人极喜拉拢,官私两面都叫得响。在地方上排难解纷,是个出头露脸的绅士,所有商民颂扬他是个人物。一班泥腿说起周龙九周七爷来,总有点头疼,不敢惹他,弄不好,他的禀帖就上去了。他虽然是个文墨人,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利口善辩,有胆有识,做事极有担当。

  周龙九与陈清平两个人,一文一武,文弱的偏任侠,武勇的反恬退;性格相反,好尚不同,但是两人却互相仰慕。太极陈也曾帮过周龙九的忙。

  耿永丰提着一点礼物,拿着师傅的名帖,面见周龙九,周龙九把耿永丰让到内厅,只见满屋子坐着好些客人。

  周龙九挽着小辫,只穿着件小夹衫,担着水烟袋,猴似的蹲在太师椅上,跳下来招待耿永丰。耿永丰请他屏人密语,将师傅所托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周龙九听完这番话,就将水烟袋一墩道:“好东西,竟讹到咱们自己人的头上来了,陈老哥怎么不早说?依着我看,那有工夫费那么大事?把这窝子暗娼龟奴打一顿,一赶就完了。谣言算个什么?值几文钱一斤?听那个还有完?”

  周龙九这个老秀才,比武夫还豪爽。耿永丰说:“家师的意思是为洗刷污名,并不为出气。九爷还请费心,将谢歪脖子的口供挤出来就行了。”

  周龙九想了想道:“陈老哥既然不愿听谣言,这样吩咐我,也好,我就照办。”吩咐下人:“来呀!弄点吃的,我陪耿老弟喝两盅。”

  耿永丰推辞不掉,于是摆上来很丰富的酒宴,把别的客人也邀来相陪。饭罢,容那一般客人陆续散去,泡上一壶香茶来;周龙九陪着耿永丰□谈,静等着谢四歪脖子到来。

  太极陈这次打定了主意,要亲临娼寮。到二更时分,候家人睡了,稍事装束,不走大门,不惊动家中的长工们,悄悄的从西花墙翻出宅外。

  外面黑沉沉,寂静异常,只有野犬阵阵吠声,跟那巡更的梆锣之声,点缀这深秋夜景。太极陈到了镇甸外,略展行功身手,只用一盏茶的时候,已竟到了方家屯。

  故乡的里巷,虽在夜间,也寻找不难,迳来到这私娼家门口。陈清平收住脚步,看了看左右无人,抬头一打量,这全是土草房。

  太极陈微耸身躯,窜到屋顶上,往院里张望,是前后两层院落。前院只有南北房,四间屋子,有一道屏门,后面是三间东上房,南北一边一间厢房。前院的屋舍,昏暗暗的没有亮光;后密却灯光照满窗纸。娼寮究竟是娼寮,乡间虽然习惯早睡,他们这里还是明灯辉煌。

  太极陈伏身轻窜,迳奔后面。来到上房窗下,还没有贴近窗棂,已听见屋内笑语之声。想是几个男女,在里面赌博,摔牌骂点,喝雉呼卢的吵,夹杂着猥言亵语。

  太极陈是光明磊落的技击名家,像这种龌龊地方,绝不肯涉足的,如今为惧自家清名的失坠,不得不来一究真相。但是太极陈虽望见满窗的灯光,究竟还不肯暗中窥视,于是转身扑到北厢房。

  北厢房灯光仍明,人声却不甚杂乱。略倾耳一听,微闻一个女人的声音,妖声娆气的发出呻吟之声道:“我说你怎么这么损啊?我的伤还没有收口呢,那里搪得住你这么闹!”跟着听见一个男子猥匿声音,嘻嘻的笑道:“还没有收口,谁信啊?我来摸摸。”那女人骂道:“该死的短命鬼,人家越挨告,你越来劲。你闹吧,回头这个主儿又来了,没的吓得你个屎蛋又叫亲娘祖奶奶了。”

  太极陈听到此处,眉峰一皱,拔步要走,忽然听见那男的赖声赖气的说:“你别拿小蔡三吓唬我,我才不怕。他小子早滚得远远的了。他还来找死不成?”

  只听那女的急口说道:“臭鱼,你娘的烂嘴嚼舌头,又胡喷粪了。他们赌局还没散呢,你再嚼蛆,给我滚你娘的蛋吧。”忽然那女的哎哟哎哟的连声叫道:“你缺德,你该死!滚开,滚开!”那男子笑了起来。

  隔了一会,那男的忽然大声叫道:“谢老四,谢老四!”

  那女子忙道:“你叫什么?歪脖那小子早睡了,你要干什么?”

  男子道:“我肚子有点发空,有点心什么的,叫他给我拿过来。”

  那女的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点心啊,你倒想得到哇,歪脖子这小子近来支使不动啦。我从昨天教他进城买东西,他宁可坐着,也不给去。稍微说他两句立刻瞪着眼跟你发横,整天说□话。自从闹了那场事,就算在他手里有了短处啦。你看歪脖子这小子,把他那间狗窝似的南屋收拾得乾乾净净,整天躺在那屋里,仰面朝天的装大爷。都是李崇德狗养的出的好主意,讹不了人,反倒留下了把柄。方子寿是出来了,我还提着个心。方子寿肯轻饶么?说不定那一天,就教谢歪脖子咬一口。前怕狼,后怕虎,想起来,我恨不得宰了他,可惜我不是个爷们。”

  太极陈听到这里,已得要领。他再想不到此行不虚,只一趟便已摸得眉目。谢歪脖子果然意有不忿,而且又听出谢歪脖子是住在南屋,这当然是前院的南房子了。这说话的女人,推想来定是这个被砍受伤的娼妇,男子名叫臭鱼,却不知是谁,因点破窗纸,向内张了一眼,然后踅身要走。

  这时候上房门扇一开,从中出来两个人。太极陈耳目灵敏,早已听见,倏然一耸身,捷如飞鸟,掠到外院,又一挪身,窜上了房,将身形隐起。

  只听这个赌徒骂骂咧咧,到茅茶房解手,口中闹着:“不好了,不好了!”可是依然转回上房赌下去。跟着上房有人喊叫老谢,连喊数声,谢歪脖子只是不答腔,反倒打起了鼾声。这人骂了几句,不再喊了。

  太极陈容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了,重复窜下房来,到外院南屋窗前,外院各屋悄然无声,南屋里歪脖子鼾声大起。

  太极陈听了片刻,轻轻的弹窗格,连弹数下。屋中人鼾声略住,跟着听一个哑嗓的声音丧声丧气的说:“谁呀?睡觉了,半夜三更的存心搅我么!”

  太极陈变着嗓音,低低说道:“老谢,好朋友来了,你怎么不出来?”

  谢歪脖子迷迷糊糊的,一面披衣服,一面说道:“你是那位?”

  屋门一开,太极陈轻舒猿臂,稍一用力,已将谢歪脖子拖出门外,用左手抓定,右手骈食中二指,向谢四歪脖子哑门穴,点了轻手,谢歪脖子吭了声,想嚷却不出来了。

  太极陈立刻把谢四歪脖子拦腰提起,好像鹰抓燕雀似的,略展身手,已窜到那临街的矮墙上,然后翻到街心。可怜谢歪脖子被人这样摆弄,连捉弄他的是什么人全没辨出来。太极陈藏在暗处,掏出绳来,把谢四捆好,鸭子似的提起来,如飞的赶到南关外三里屯,不过刚交三更三点。

  到了周龙九的门外,陈清平先把谢歪脖子放在地上,随即解缚推拿,用推血过宫的手法,把闭住的穴道给推开。可是不容谢四歪脖子十分清醒,赶紧又把他往肋下一挟,绕到了周龙九住宅的东墙下,立刻又一翻,翻进墙去。周宅外客厅黑沉沉没有灯光,忙转奔内客厅。内客厅灯火亮如白昼,正有两人高谈阔论,讲着□话。

  陈清平挟定毛伙谢四歪脖子,到了门首,仗着院中黑暗,突然把门打开,将这谢四歪脖子往屋里轻轻一摔,立刻说了声:“有力的人证送到,龙九兄,你多偏劳吧。”说罢,转身仍趋东墙下,耸身窜上墙头,轻飘飘的落在墙外,转回陈家沟子,静候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