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四回 误斗强手 失著一蹴

  杨露蝉向四面看了看,路上行人围了许多,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那卖磁器的远远的发急叫喊道:“不行,走可不成,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赔我的盆!”

  杨露蝉道:“掌柜的你别急,该多少钱,回头我给你。

  布摊上还有我的东西哩,劳驾,你给我看着点。“

  于是骑驴少年吆喝了一声道:“众位借光!”看热闹的人登时霍地闪开。少年又回头向杨露蝉瞥了一眼道:“走吧!”

  杨露蝉雄赳赳的大叉步跟来,冷笑道:“走到天边,我也要跟着你!”

  就有一个看热闹的傍着杨露蝉道:“你老别找亏吃,不要跟他去。”

  杨露蝉笑了笑道:“这人太横了,我倒要碰碰他。”拔步而前,昂然不惧。

  两人出了街,来到一处广场。

  街上人纷纷跟了来,三三两两,窃窃私议道:“快瞧瞧去。太极陈的四徒弟又跟人打架了!”

  青年悻悻的走到广场,把驴缰往鞍子上一搭,用手掌轻轻将驴一拍。任听它到草地上啃青。然后一侧身,横目向杨露蝉上下一打量,冷笑开言道:“朋友,你有什么本领多管闲事来?来来,我倒要领教领教!”

  扬露蝉也侧身打量这青年,势已至此,不得不一试身手。畅露蝉说道:“老兄,你无须这么张狂,我在下只是个过路人,实在没有抱打不平的本领。一个苦老头子,小买卖人,你砸了人家的磁器。你还要打人,你还要打劝架的人!

  老兄,我是外乡人,我初到你们贵宝地,我实在没看见过这个!“又回顾看热闹的说道:”你们诸位乡亲。可看见过这样的么?“

  青年陡然浮起两朵红晕,从两腮边直红到耳根,厉声怒叫道:“哪里来的野杂种,还敢掉舌头!今天大爷要教训教训你,教你住后少管闲事,省得你爹妈不放心!”一语罢了,突然往前一欺身,到了露蝉前面,喝一声:“接招!”

  右手劈面住露蝉面上一点。露蝉见他真动手,急住旁侧脸,用左掌往外一磕。青年突然把右手往回一撤,右肩往后一斜,左掌突然斜向露蝉的小腹劈来。掌风很重,似有一股寒风袭到。露蝉竟不知他用的是哪种拳,发得是甚么招——这青年用的正是太极掌中的“斜挂单鞭”。

  露蝉忙往外顺势一伸左臂,身势斜转,往左一个斜卧式,右掌往下一切,掌缘照青年的脉门便截。青年一撤左掌,用“玉女投梭”,向露蝉的胸膛打来。露蝉右腿往回一缩,斜转半身,翻左掌,想叨青年的腕子。青年招术快,手下滑,竟不容露蝉把手腕扣住,霍地右掌一撤,双臂一分,右足向露蝉的丹田踢来。

  这招“退步跨虎”用得很厉害,露蝉急忙抽身撤步,才把这招闪开,心中十分吃惊。本想到这青年必是会家子,却不料青年竟有这般身手。

  扬露蝉才躲过这一招,青年欺身又到,身轻掌快,用了招“提手上式”。露蝉急使“铁门闩”,把这招拆开;不容青年进招,往前一上步,“顺水推舟”,向青年便打。

  只是露蝉对于敌人的手法不明,自已武功根基又浅,运全神,尽全力,不过仅能勉强招架。这一招使出去,指望准能打上青年,欺敌太紧,招术用老了,竟犯了拳家之忌,被青年把露蝉的双臂分开,倏地一变招,转为“弯弓射虎”,蓬的一掌,打在露蝉的右肋上。露蝉一疼,急忙救招,却不防青年别的又一腿,扑登,把露蝉踢个正着,倒坐在地上。

  那看热闹的人不禁哄然喧哗起来。

  骑驴青年把露蝉打倒,哈哈一笑道:“就凭这点本事,也敢出来多嘴多舌?回去跟你师妈多练几年,再出来管别人的闲事吧。打不平的好汉!”说着,不待露蝉答言,眼向四面一看,昂然举步,大声吆喝道:“借光,借光!”竟抢到那头黑驴前,一按鞍子,蹿上驴背,抖缰绳,取路而去。

  露蝉受了这场挫辱,十分惭愧,站起来,掸了掸身上尘土,觉得右肋左胯隐隐疼痛。低着头,不敢看那围着看热闹的人,转身就走。

  内中有一个爱说话的短胡子老头,凑到露蝉的身旁,带着惜惋劝慰的口吻道:“这是怎么说的,一番好意反倒招出事非来!我说句不知深浅的话吧,本来这陈家沟子个个人都会两手,可就是个个人都惹不起人家这个陈家拳!”

  杨露蝉瞿然张目道:“陈家拳?”

  又一个中年人道:“你老不知道么?我们这里除清平老先生的太极拳,天下扬名,看你老也象是个会家子,你难道不晓得这陈家拳么?”

  杨露蝉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禁失声说道:“我哪知道是陈家拳,刚才这青年莫非是陈清平的什么人?”

  那中年汉子道:“这个青年就是陈清平的四徒弟,你难道不晓得麽?”

  杨露蝉不待这人说完,顿时惊得身子一震道:“哎——”

  那短胡子老头对中年汉子说道:“你没见这位是外乡人麽!人家怎会晓得?”转身来向露蝉说道:“你老要知道他是陈老师傅的徒弟,也就不致于多管这闲事了。我们这里人若讲到武术,谁也惹不起陈家拳……”

  杨露蝉急忙问道:“这个人真格的就是陈老师傅的亲传弟子吗?他叫甚么?”

  老头子答道:“他姓方叫子寿。你别瞧他打得过你,他只是陈老师的最没出息的徒弟哩!据说,他天资很有限,跟陈老师学了好几年,一点进境都没有。陈老师常常责备他,嫌他不用功,没有悟性。”

  杨露蝉忍着羞愧,打听这方子寿的武功能力。才晓得陈清平一生只有六个徒弟,在本乡的现有三个,就数这方子寿不行;这方子寿只有鬼聪明,没有真悟性,在师门很久,只是不见长进。后来者居上,第五个师弟,第六个师弟锻炼的功夫,个个都超过了他。不过,方子寿也是陈家沟子的人,既有同乡之雅,陈清平又喜欢他听话,献个小殷勤,侍候师傅,非常的尽心;所以陈清平虽嫌他天资不好,没有坚苦卓绝的刚劲,可是他人缘颇好,到底作师傅的并不厌弃他。

  杨露蝉远道投师,想不到一时多事,竟与这心目中未来良师的爱徒,为了闲事打起架来!心想道:“唉,真糟!”

  杨露蝉摔得身上有土,不便再往陈宅去了,老着面皮,钻出人圈,走回街来。找到那个土布摊,把自已寄存在那里的礼物拿来。一回头,看见那个卖磁器的老人,他倒没事人似的,正在那里,挑拣那些踩坏了的破磁器,把那不很碎的另放在一处,还打算粘上自用。一眼看见杨露蝉,忙站起来申谢道:“客人,我谢谢你老,教你受累了。”

  杨露蝉满面通红的说道:“唉,别提了!”从身上取出一串钱来说道:“踩破的盆碗,不管值多少银,我赔你一串钱吧。”

  那老人连连推辞道:“不用了,不用了,那个蛮种赔了我钱了,这不是两串钱么。我谢谢你老,若不是你老一出头,这小子打了人一走,一准不赔呢。”

  这却又出乎露蝉意料之外。这真是自己多管闲事了。人家还是赔钱,并不是蛮不讲理。这一场抱不平打的太无昧了,街头上人都侧目偷看自己,窃窃的指点议论。本想争一口气,偏偏自己的本领如此的泄气,不度德,不最力之讥必不能免。杨露蝉只得提了礼物,低着头,紧忙走回店房。

  却才一进店,那店伙看见了礼物,劈头一句便问:“怎么样了,又没见着么?”

  露蝉看了店伙一眼。进了房,把礼物往桌上一放,说:“泡一壶茶来搁着,我头晕,得歇一会子!”一头躺在床上,不再答理那店伙。店伙不再多嘴,赶紧泡了茶来,出去张罗别的客人去了。

  露蝉这时候沮丧到极处,也后悔到了极处了。心想:“怎麽这么巧,抱打不平,多管闲事,这就不应该。不意偏偏遇上太极陈的弟子!我大远的跑来,想投到人家的门下,竟先跟未来的师兄动起手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堵塞门路么!

  我才到陈家沟子,就有这场事非,知道当时实情的,原谅我是路抱不平,可是人家要往不好处批评,定说我不安分,恃勇逞强,是个好惹是非的年轻人。那

  一来,陈老师焉能再收杨露蝉愧悔万状,茶饭懒用,自己竟拿不定主意,陈老师那里还去得去不得?直到晚间,反复筹思。方才决定,还是硬着头皮去一趟:倘若遇见那个姓方的青年,我就向他陪礼,我入门以后总是师弟,难道他就因这点小节,就不能容人,阻碍我献贽投师么?露蝉一会儿懊悔,一会儿自解,这一夜竟没好好睡觉。

  早晨起来,又踌躇了半晌,方才强打精神,穿戴齐整了,提了礼物,再次投奔太极陈的府上而来。

  今天已过了集场,街上清静多了。沿街往南,顺脚走熟路。转瞬来到太极陈宅的门首。方一走上台阶,就见上次给自己递帖传话的那个长工老黄,正在擎着旱烟袋,吸着烟,跟伙伴说话,露蝉含笑点头,向老黄打了招呼,把礼物放在过道里凳子上。

  老黄道:“杨爷,你来得很早,你想见我的主人麽?他出去了,你最好明天来吧。”

  露蝉一听,不禁十分难过,没容自己开口,就迎头挨了这么一杠子顶门闩,看来这分明是不见我了!强将不快按下去,和声悦色的向老黄说道:“黄大哥,我的来意也跟你说过了,我是诚意来拜谒陈老师傅的,不论如何,我得见他老人家一面,就是他老人家不收留我,也没有什么要紧。可我既大远的来了,我怎好就这么回去?就是今天不见我,我等上三月五月。也非见着陈老师不可。黄大哥,你老给费心再回一声吧!”

  老黄把烟袋磕了磕,向露蝉道:“杨爷,我告诉你老实话吧,你就是见了他,他未必能收留你作徒弟,我们老当家的脾气太有点不随俗了。在以前象你这么来的,很有几位,个个全碰了钉子回去。依我劝,你何必非见他不可呢?”

  露蝉道:“我要不是立了决心,也不出这么远的门投奔了来。不怕他老人家不收徒弟,让我听他赵人家亲口吩咐了,我也就死心塌地的另访名师、重投门户,何致于连见也不见我一面呢?”

  老黄道:“这倒不是,今早倒真是出去了。”

  露蝉沉吟一回道:“我跟你打听一件事,陈老师门下可有一位姓方的弟子么?”

  老黄翻了翻眼皮道:“有一位姓方的。你问他作什么?”

  露蝉道:“我么,有一点事,我打算先见见他。黄大哥,你受趟累,请他出来,行么?”

  老黄摇摇头道:“杨爷,你跟他早先认识么?”

  露蝉道:“不,我是来到这里,才见过他。”

  老黄道:“他不常来,现在没在这里。有什么事留下话,他来时,我教他到店里找你去。”

  露蝉低头寻思着,向老黄道:“我就托付大哥你吧。只因我昨天往这里来时,无意中竟跟这位方师兄拌了几句嘴,我得罪了他,当时我实不知他就是陈老师的高徒。事后有人告诉了我,我很懊悔,我既打算拜投在陈老师门下,反倒先得罪了他老人家的弟子,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堵上门路了?可是不知者不怪罪,我打算见见这位方师兄,赔赔不是,化除前嫌,免得被陈老师知道了,怪不合适的。”

  老黄道:“杨爷,你怎么会跟他争吵起来呢?”

  露蝉遂把昨天的事说了一番。

  老黄听了,连连摆手道:“杨爷,我戏你趁早不必找他。你要是一提这事,倒糟了,他决不敢把外面惹事生非的话跟师傅说。他是最不长进的徒弟,练了六七年的功夫,据当家的说,他一点也没练出来。教师傅骂过多次了,弄不好,还大嘴巴子扇他。前几年他不断的在外面惹事招非,老当家的只要知道了,就不肯饶他。这两年他也好多了。近来因为他母亲多病,不在这里住了,有时来有时不来。你要是一提这事,他一定教老当家的重打一顿。我看你简直别提这事,他也不敢提一字。”

  露蝉听了,这才放了心。遂又谆谆的托付老黄:“务必在老主人面前致意,但能见老师傅一面,我就感激不尽。”

  老黄满口答应着。露蝉快快的辞出来,精神颓丧的回转店露蝉耐着性子,一趟一趟的,直去了六七次,在店中前后已住了十几天。去得太勤了,把陈宅的长工们都招烦了,个个都不肯答理他。尽管露蝉逊辞央告,这些长工冷笑着瞅着。互相说道:“那个人又来了!”

  杨露蝉实在无法了,才想起递门包的巧招,把老黄、老王几个长工都打点了。乡下人没见过大市面,只几吊钱,便买得这些长工们欢天喜地,有说有笑的招待了,而且热心肠的替杨露蝉出主意。杨露蝉且喜且悔,怎么这个巧招不早想出来。

  这一天,杨露蝉老早的又来到陈宅门前。没容他说话,长工老黄从里面出来,一见面,竟向露蝉道:“铁杵磨绣针,功夫到了自然成。我先给你道喜,昨天我给你说了些好话,我们主人请你客屋里坐。”

  露蝉一听喜出望外,看起来还是耐性苦求,倒还真有盼望:这一定是陈老师见我这么有长性,有耐心,打动他了,他这一见我,定有收留我之意了。恭恭敬敬随着长工老黄,走东面屏门,进了南侧房的客屋。里面并没有人,屋中却是刚洒扫完,地上水渍犹湿,纤尘不染。屋中的陈设不怎么富丽,可是朴素雅洁,很显着不俗。

  露蝉不敢上踞客位,找下首座,靠茶几坐下了。

  老黄把新泡的茶给露蝉倒了一盏,放在茶几上,教露蝉稍候片刻,又教露蝉说话客气点,很是关照,然后老黄转身出去。

  露蝉在客屋里等候了很大的功夫,老黄拉开风门,探着身子,向露蝉说道:“杨爷,我们老当家的来了。”

  露蝉赶忙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