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六回 大复仇刘玄德兴师 小得胜夏侯渊败绩

且说曹操代汉而兴,改元大魏,大赦天下,华歆逆贼,弑杀山阳公夫妇,一人传十,十人传百,消息到了荆州。云长本受建安皇帝特殊知遇,一听建安已亡身弑,不觉抚膺大恸;一面遣人飞报入川,一面率领文武将吏,尽皆缟素,出荆州北郊,大临三日。整军搜卒,秣马厉兵,候大将军命令,出兵讨贼。

玄德接到云长手书,挥泪就位,吩咐法正传下命令,大小将士文武官员,一律挂孝,为建安皇帝发丧。追上尊号曰孝献皇帝,仍用建安年号,承制授军师中郎将诸葛亮为左将军,出兵讨曹,总摄东征诸军事。

孔明在阆中接到大将军令,立时升帐,马超、黄忠、魏延、马岱、李严、王平、张嶷、张翼、陈式、雷同、马忠、刘琰、廖立、吴兰、李丰等,率领偏裨将校,环立帐前,静听指挥。孔明立在帐前,拱手说道:“众位将军,今曹操逆贼,倾覆汉祚,推刃君亲,大逆无道,大将军受先帝手诏,继汉家之绝祚,为国除贼。亮以不才,忝膺重任,各位将军,受国厚恩,务宜协力同心,中兴汉业,上继云台诸将之勋名,亮亦与有荣光也。”诸将军齐声应道:“愿听元帅指挥。”

孔明拨出令箭,叫马岱道:“我兵进取汉中,夏侯渊必求救于长安,马将军!你可带领三千人马,由阴平武都,仍回天水,启知马太守,协同姜维,各领三千人马,骚扰汧阳宝鸡一带,多设疑兵,虚张声势,随时进退,不可深入,使彼不敢撒陇坻之防,置彼重兵于无用之地,则吾事济矣。”马岱领命,拔队起行。孔明再叫黄老将军听令,黄忠应诺。孔明道:“夏侯渊魏之名将,深知兵事,久知我欲取汉中,沿途关隘,节节增防,老将军可同张嶷、张翼领兵五千,由巴峪关越过巴山,令张嶷领兵三千,打着将军旗号,直取米仓山;老将军与张翼各领兵一千,分袭米仓山左右,俟夏侯德兄弟出战张嶷,老将军与张翼乘虚上山;得了米仓山,即径取天荡山,不得有误。”黄忠领令,带了二将,立时出发。孔明再唤马超上前说道:“孟起!阳平关守将,乃系张郃,是曹操手下一员上将,非孟起不足以制之。前时刘璋派遣孟达赴汉中求援,因成都失守,孟达就归了夏侯渊,现在探听得同张郃守关。孟达与李将军最善,孟起可同李将军、王将军领兵八千,直叩阳平关,专搦张郃出战。张郃好勇,必出关来,可令李将军修书一封,派遣心腹人,乘两军混战之时混入关内,投书孟达,必可唾手得关。得了阳平关,可令王将军领兵两千,收取略阳,以通西路,响应天水。孟起可与李将军,率领所部穷追张郃,沿沔水东下,直取褒城,会师南郑,我自派军前来接守阳平关。”马超领命,同李严、王平去了。孔明再叫李丰领兵三千,押运粮草十万,往守阳平,接济马超。李丰领令解押粮草前往。孔明吩咐已毕,叫严颜守住阆中,接应粮草。自领魏延诸将,部兵三万,向米仓山进发,接应黄忠。

那黄忠领兵来到米仓山前,守米仓山的,乃是夏侯德夏侯尚兄弟,因夏侯渊向来想取西川,沿途安顿重兵,积草屯粮,米仓山为汉中要道,故命兄弟二人把守。二人正在议论川中发兵事情,忽听得探子报道:“川兵在山下讨战,打着长沙黄忠旗号。”夏侯德问有多少人马?探子答道:“约有三千人马。”夏侯德夏侯尚前时跟着夏侯渊平定汉中,如同摧枯拉朽,自己以为天下无敌,听见川兵到来,并不在意,留着夏侯尚守住山头,自己全副披挂,带领三千人马,冲下山来。

张嶷见夏侯德领兵下山应战,忙把兵往后一退,约莫战了十余个回合,回马便走。夏侯德纵马赶来,离了山脚,不过一二里地,只见山上火光冲天,夏侯德心内着慌,勒马欲回。张嶷倒赶回来,奋起精神,手起一刀,将夏侯德斩落马前,魏兵大乱。川兵乘势冲杀,火光丛里,黄忠手提一个人头,同张翼四处赶杀魏兵,登时占了米仓山,魏兵径向天荡山败走。

黄忠叫张嶷守住米仓山,收抬粮草器械,自己同着张翼,马不停蹄追赶败兵,看看到了天荡山。守天荡山的乃是韩浩,看见自己败兵回来,放其上山,川兵乘势杀上山去,魏兵大乱,自相践踏。韩浩见势不好,带领亲兵,由山后小路,逃奔定军山,报知夏侯渊去了。黄忠一连得了两处关隘,休息兵士,候元帅命令再进。

你说夏侯渊不扎南郑,为何扎住定军山?这便是夏侯渊的长处。那南郑是汉中的中枢,便于发号施令,定军山是入川的要隘,进可以战,退可以守。夏侯渊久欲取川,无奈被刘玄德捷足先得,又提防川兵东下,自己出驻此山,以为天荡米仓后援,扼住川军前进要路。不比现在军官,单拣市镇繁盛处所驻扎,以便就地筹饷,嫖赌吃喝。这是今人不及古人的所在。

当时夏侯渊听得诸葛亮督师进窥汉中,急遣人星夜报入许都,一面从长安调兵万人,军前听令。守长安的夏侯懋,是他儿子,岂敢不遵,火速派援。夏侯渊分头派人前去传谕阳平关、米仓山、天荡山三处,令坚守勿战,以老川兵。谁知道将令到时,三处地方都已失守了。夏侯渊看见韩浩败回,心中大惊,吩咐将士,死守山头,不许出战,候长安兵到,再行定夺。孔明叫黄忠将人马离山十里下营,不必仰攻,徒伤士卒,候马超兵取南郑,彼必自乱。黄忠领命,固守营地。

再说那马超领兵来到阳平关,真个单搦张郃出战。那张郃久闻马超的大名,要跟他比较比较,昕得马超来到,不胜欢喜,便叫孟达守关,自领三千人马,下关来战马超。两个战了八十条合,孟达在城上看见李严,李严因要派人下书,号令一声,诸军围绕上前,混杀一阵。张郃见川兵势大,火速收兵,那奸细也就混了进去。暗暗的打听孟达的地方,黑夜里求见孟达。

孟达看见此人形迹可疑,加意盘问,那人贴身将书取出呈上。孟达见系李严手笔,书内略言贵眷在成都,由孝直保护,完全无恙。今曹操篡逆,诸葛将军奉命督师,以顺伐逆,战无不克,愿足下深思顺逆之原,反顾桑梓之地云云。孟达沉吟了好一会,叫将来人安顿,自己来见张郃。张郃道:“川兵势大,如何是好?”孟达道:“明日将军领兵出战,达领三千人从左翼侧出,横击马超,必获全胜。”张郃道:“此计甚善。”

到了次日,张郃仍领兵出战。马超见下书人尚未回来,心中犹豫。李严道:“孟达足计多谋,今日必有动作,将军与张郃交战,王将军掠阵,严领二千人斜上抢关。”马超称善。分布已定,李严自引兵从右侧偷关。马超与张郃更不答话,飞马接战。孟达引一彪人马从关上下来,正迎着李严,二人以目示意,回马便走。李严从后追赶,孟达在前,李严在后,紧紧跟着,守关将士,阻挡不住。李严进得关来,教将汉兵旗帜扯起,孟达领亲军将士传呼降者免死。自古道蛇无头而不行,他们这些小喽罗们,那里有抵抗的能力,个个弃械投降。

李严招降了四五千人马,得了许多粮草器械,请孟达护住了城池,自已带了数十骑飞马下关,来助马超,夹攻张郃。张郃见川将从关上下来,情知不好,杀条血路,带领残兵,往关前小路没命的走了。马超吩咐李严镇抚关内,候第二路兵到,火速前来接应,叫王平分兵去取略阳。自己也不进关,带了四千人马,一阵风追赶张郃。

张郃成了惊弓之鸟,连头也不敢回,一直向后退去。马超一步一步追赶不休,看看追到褒域。张郃进得域去,死守不出。马超因兵士劳苦过甚,也就休息。李严将阳平关交付儿子李丰把守,令孟达赍了捷报,回成都奏报,自己领了三千人马,来到褒域,会合马超。王平已乘势取了略阳,与马岱姜维遥相呼应。

单说夏侯渊死守定军山,望长安救兵,久不到来。原来马岱姜维分兵骚扰右扶风一带,钟邓二将,分头迎敌,只见处处是川兵旗号,究不知多少,一面用心防守,一面飞报长安。夏侯渊把救汉中的兵,移救扶风,再调各地的兵去救汉中,因此上便透着迟慢了。夏侯渊接二连三,听得阳平关失守,马超已至褒域,南郑陷落,就在旦夕,宝鸡汧阳,又有战事,后路已断,死守此地,也是无益;传令诸军,整兵出战。一声鼓角,夏侯渊匹马当先,杀下山来。山脚下正是陈式的营盘,陈式急忙提刀上马,接住夏侯渊厮杀,那里是夏侯渊的对手,战不上十合,被夏侯渊一刀劈于马下。魏兵一拥向前,川兵抵挡不住。正在危急,一声鼓响,左边黄忠,右边魏延,前有张嶷,后有张翼,四面围攻。夏侯渊冲突不出,火速收兵,仍回定军山暂守。

孔明见折了陈式,令黄忠领五千兵离定军山东向十里埋伏,候夏侯渊败到此处,乘机截杀,不许放过一兵一卒。叫张嶷张翼各领兵二千,埋伏定军山左右,候魏延引诱夏侯渊下得山来,分头截杀。又令魏延领兵三千讨战,候夏侯渊杀下山来,任其逃走,只截杀后面兵队。众将领命分头前往。

夏侯渊败回山上,喘息已定,奖率军士,预备冒死冲出重围,到了南郑再作道理。挨过一夜,听见川兵讨战,夏侯渊尽起定军山人马三万,分作三队,自领一队当先陷阵冲锋,韩浩领二队接应,偏将徐延领三队,从山上如崩山倒海一般,冲杀下来。魏延让过夏侯渊韩浩两队人马,单截击后队,三合之内,将徐延砍落马下。魏军后队一乱,前头两队,纷纷自扰,山左右鼓角齐鸣,张嶷张翼,拦腰截击。夏侯渊拚死向前,被川兵一阵乱杀,三停中又去了一停。看看来到黄忠埋伏的地方,一声喊起,黄忠纵马提刀,上前截住。夏侯渊见前有伏兵,后有追兵,满拚一死,横了心肠,接住黄忠厮杀。黄忠因奉了孔明将令,不许放走夏侯渊一兵一卒,也就奋勇向前。

论起三国中夏侯渊,本是一员上将,与黄忠旗鼓相当,不过此番战争,一个是死里逃生,一个是成心邀击,情见势绌,强弱迥殊。韩浩被张嶷张翼二人围住,正欲脱逃,魏延舞刀纵马,追赶上去,刀光一闪,人头落地。夏侯渊孤掌难鸣,心内一慌,刀法不依古格,被黄忠奋起神威,大吼一声,拦腰一刀,将夏侯渊挥为两段。魏兵无路奔逃,个个跪地求降,不曾走脱一个。黄忠鸣金收军,来到中军帐中报功。

孔明闻知前军大捷,亲自出营,迎接诸将,诸将感激不尽。孔明道:“夏侯渊世之虎将,今被老将军所杀,操贼丧胆矣!”记了黄忠第一功,魏延第二,诸将按照功劳,一一记上,以便启禀大将军封赏。

诸将谢了。又命将陈式尸首好生收殓,差人运送回川安葬,厚恤家族。投降魏兵,分营安插,饬地方官吏,即日掩埋战士遗骨。随令黄忠领兵五千,径取南郑,将新降魏兵编作先锋,乘胜直进。张嶷领兵三千,徇汉阴洵阳一带州县,张翼领兵三千,徇西乡石泉一带州县。三将领兵分头自去不提。

孔明自领魏延诸将向南郑进发,接应黄忠。那南郑城中,仅有毛玠率领三千余人守城,听得夏侯渊被杀,全军覆没,督率军士,死守孤城,与张郃犄角,以候长安援兵。黄忠攻打三日,均不能破。正在懊恼,只听得城上杀喊连天,守兵自乱,城门大开,你道为何?原来是张鲁余党,因夏侯渊残杀过甚,恨心切齿,今日听得夏侯渊被杀,川兵攻打南郑,都以为祖师爷显灵,一个个拿着菜刀面杖,在城中放火。毛玠督兵掩杀,死者不知其数,那漏网的余党,便去开城迎接川兵。黄忠见城门洞开,知有内变,身先士卒,躬冒矢石,军士无不以一当十。毛玠抵挡不住,弃了南郑,投奔褒城去了。

孔明来到南郑,安辑军民,吩咐魏延道:“文长!你可领兵三千径向褒城,多设金鼓,沿城鸣击,张郃必弃城而走矣。”魏延得令,来到褒城,沿城四面,大吹大擂,闹得天摇地动。张郃已得毛玠报告,夏侯渊被杀,南郑已失,忽听金鼓齐鸣,吓得心胆俱裂,与毛玠带了残余人马,望太白山小路而走,退入斜谷去了。魏延马超追杀了一阵,方才收兵。两人合兵,来见孔明。孔明着实奖励二将,又深赞李严招降孟达之功,诸将尽皆喜悦。

孔明教行军司马杨仪权领南郑太守,招集流亡,修缮城郭,肃清土匪,扫荡溃兵。十日之间,王平张嶷张翼先后回军,报告东川全境肃清。孔明遣军谘祭酒郤正回成都报捷,休兵三日,大赏将士。令马超李严王平,领兵一万,由陈仓故道报,直出雍郿,会合马岱姜维,攻取扶风武功,进撼长安南面。马超领兵去了。令魏延领精兵三千,沿子午河出子午谷,径袭长安;黄忠领兵八千随后接应。令张嶷张翼领兵万人,径出斜谷,追赶张郃,步步为营,不许轻进。留下偏将傅佥傅彤,辅助杨仪,紧守南郑。令云长次子关索,引军三千,驻扎汉阴,镇抚新降城邑,就近与郧阳各戌将互相策应。诸将分头领兵出发。孔明自率大兵,离了南郑,径向子午谷进兵,接应黄忠魏延。正是:

汉水连天,已接西南之讯;秦川匝地,乍扬东北之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异史氏曰:曹操既定汉中,玄德以三郡归吴,求伐合肥,而解西川之急,及操还许,而蜀师已出;张飞马超分兵下辨取关,于是智夺瓦口隘,计夺天荡山,以至斩夏侯渊,败张郃,亮取汉中,瞒退斜谷,皆演义中收复东川大节目也。本书至此,乃走笔而及之矣。然欲令诸葛收复中原,克完一统大业,不先定汉中之地,不能策分兵东进之功,不先有篡弑之成,不足建兴师复仇之帜;是以先写代汉而兴,而后振缟素六军之旅;预写阆中出镇,即以陈汉中三路之兵。以见师出,首重有名,而战略又必识其所向也。故本书将东川争战,俱留于此一回中,一次了之;而案无不翻,善无不赏,如取米仓,取天荡斩夏侯,败张郃,取定军,取阳平,皆与演义略同者也。回天水,扰汧阳,降孟达,死陈式,取褒城,取南郑,则皆与演义不同者也。至曹兵退入斜谷,其结果又相同矣。同者用存各将战绩不灭之功,不同者自见行军兵法有别之理,于是武侯六出祁山之志,乃得大伸,而阿瞒一怒登极之恶,转以自毙,又俱于此一回始之也。

刘备之不得成一统,在忘汉贼而兴忿兵,自以猇亭为复仇之师,此所见识于千古者也。本书于篡弑之后,特以大复仇刘玄德兴师书,盖必如此万称复仇也。然备之征吴,赵云谏之,多官谏之,诸葛瑾来和,又谏之,备尚有不知国贼所在者乎?所以轻重倒置者,殆以汉献尚存于山阳,所谓成帝犹生之怀抱也。今先写遇弑既甚恶于华歆,亦暗明玄德忘其所忌,复挟国器,奈何不再兴师书;发表兴师,实专有风人之笔。比事自见,特不著其形迹,读者必多不觉,为贤者讳,仍自半字不饶,因特为作者明之。

褒城疑兵之擂鼓鸣金,使张郃弃城而走,亦犹演义中汉水之溃,阳平之弃,操所大疑于背水结阵,多弃马匹军器,与夫四下炮响,鼓角齐鸣,东门放火,西门呐喊,南门放火,北门擂鼓者也。今操未至,故以张郃当之。亦写诸葛之仍为诸葛,不更为多添颜色,非欲偷懒竟剿袭演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