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312章 肚子疼

第1312章 肚子疼

藤十碎去,一圣碎,血盈天。

鹰八散裂,一圣裂,泣血之啼是这惊才绝艳之妖最后的声音。

犬七倒地,一圣残,倒地嚎啕,腌臜血沫填满了他仅剩的半张嘴。

蛇五爆烂,一圣灿烂,那灿烂烟花,他的骨肉他的血。

鸡五耀目,一圣焚灭,他身上的火焰足以照耀一座凡间,焚身烈焰就是他毕生的辉煌了。

蟾二飞灰,一圣腐烂,烂烂烂烂顷刻烂成了灰,这世上再没了他的痕迹,后世也不会有谁再记得他。

鳄六断尾,一圣坠落凡尘,他的尾巴就是他的全部,尾巴被那只手抓碎了撕断了,鳄鱼天圣不是壁虎天圣,没了尾巴他只是一条普通鳄鱼,有人踩着鳄鱼的身躯直冲巅峰——十四王小阎罗,那个来自中土离山的苏、锵、锵!

只是巅峰前还有三圣,最最强大最最凶悍的三尊仙天妖圣。

龟甲沉陷的他的双足,蚊刺触及他的后心,牛角直直撞上了他的胸膛。

或死,或登天。

万丈荣光和魂飞魄散,只是一线之间吧。

“杀!千刀!”那声咆哮来得何其壮烈又何其惨烈,那个苏景虚晃了,飘忽了,犀利了也疯狂了!真的疯狂了,他手中有剑,左真阳右真墨,双剑疯癫九百六十斩归于电光火石!苏景自己也是剑,剑疯他疯,那一刹的疯:如瀑黑发乱舞,沁血双目圆睁,神魔气意冲天,风火席卷长天!

所有人都在观战,都在凝聚全副目力注视着苏景……可是哪还有苏景啊,所有人眼中就只有一尊来自开天辟地时、冲出太古洪荒时的:神、魔!

是神也是魔。是生也是杀,是寂灭也是涅槃,是疯狂也是理智……截然相反、绝绝不能共存的正与反。同时显现于苏景之躯、之杀!

而本无法共存的正反两面真就共存一刻,那是什么?是颠覆。是颠覆,是颠覆……是天道的颠覆……天无道啊!

只属于苏景的道:天无道!

天无道,杀、他玛的,千刀。

轰隆大响,圣山巨震!

“天无道啊!”

当猛烈的撞击与暴起的气浪湮灭视线的时候,只剩苏景的凄厉长嗥直击于心!所有仙家的心。

普通仙家只觉灵台轰荡神魂涣散,而那些精修上仙……平安大圣、三头赤尻、罗刹凸、小菩萨、嫁衣魔甚至太乙真人,他们泪流满面。

“天、无、道啊!”贲烈之吼。来自那群上仙。于此一刻,他们狂吼却无限沮丧,他们的声音堪比神雷他们的语气却只有浓浓悲伤。此一刻,苏景那一声惨惨的吼,伤了所有人的心。

就是伤心了。

无以复加的悲恸下,是无以复加虔诚和快乐!

悲恸下的快乐?可笑么?可笑吧!可笑但真实,飞仙逍遥,凡情断灭,仙人并非无情只是淡漠了与生俱来的凡人情怀,可是这一瞬的伤心又让他们重新拾起了凡人的情绪。凡人的悲伤……飞仙又再体会凡人的哀伤,是一件很奢侈的梦,拜苏景所赐。

梦想成真了。悲伤并快乐,泪流满面和唇角抿出的笑意。

杀!

气浪散去了,时间仿佛凝固了,真实的杀戮变成了凝固的画:龟背锁住了双足、牛角抵住了胸口,蚊针刺在了后心。

静止后的散碎,那只化身厚土的龟,那头身躯千里的牛,那只除了杀人时从不会显身的蚊……碎了碎了碎了。

炎炎酷暑中的一尊琉璃像被突然摆放到冰天雪地,会怎样?

牛一、龟三、蚊九就是这个会怎样了。

噼啪噼啪的轻响。裂璺爬满了身躯,然后碎了。

战终了。一个小小阎罗。十头上上天圣。从开始到结束,真的很快。

苏景昂首于天地。天地间再没了那十位天圣的威名。

整座圣山死般寂静。

若非亲眼得见,又有谁能相信,苏景独力摧毁十天圣!

中土离山来的苏景,最不喜欢单打独斗的苏景单打独斗摧毁了十天圣。

寂静无边,当意识凝固,时间也就没了意义,或许只是三两呼吸或许一两个时辰?没法计较了,没人能算出圣山的沉寂究竟维持了多久才被哇地一声击碎。

哇来自苏景,呕血,金红相间的血喷出口溅落地面,好漂亮的血花,仿佛图腾。

一口鲜血喷出,苏景身体一软摔倒在地。

距离最近的三头赤尻终于回神了,急急抢上扶起苏景,可他们的脑筋还是混乱的,大哥赤天地脱口:“这就是杀千刀?”二哥赤自然脱口:“未曾圆满却已斩杀诸圣?!”三弟赤混沌脱口:“杀千刀,哇……”哭声,嚎啕大哭。

苏景重伤,三头小赤尻却还在追究杀千刀,可恨啊。是可恨,却也有情可原,不是他们不关心苏景,若真的不关心他们也不会抢上搀扶,只因他们的心思已经彻底混乱——来自苏景的震撼,来自本族前辈的震撼。

本能而已。

“哭个屁,赤巴崩前辈是笑着归去的……别丢人。”苏景的气息衰弱,一句话里几次颤抖。

自己也察觉到自己的颤抖,所以苏景不再多说什么了,提息、长吸。

群仙急急围拢上前,很快苏景眼中的天就变成了数不清的脸,一张一张,好多好大的脸……三次吐纳,就在群仙关切惶急的呼唤声里,苏景突然冷哼了一声,身躯一震重新站起。

狭长双目微眯,苏景昂首望向天际,冷冷道:“他逃了,果然聪明,诈伤都未能引他显身!”

哄,喧哗声起,群仙恍然大悟:还有巨獠元凶隐藏暗处,小阎罗为因其显身所以诈伤,故意示弱啊!可惜那尊元凶也是非凡人物,小阎罗演得如此逼真,瞒过了所有仙家但还是被元凶看出了破绽,不存犹豫立刻遁去了。

苏景叹了口气,但随即又笑了笑,淳朴且只能用可爱来形容的笑容,对着群仙作了个罗圈揖:“为诱敌,不得已诈伤,让诸位仙尊担心了,恕罪恕罪。”

又是哄,群仙都笑了起来,谁会怪罪他呢?谁敢怪罪他啊。

两道密语传入苏景耳中:

“不成就不成昂,别撑,不丢人。”浓浓东北腔,裘平安到底是这圣山中最最了解苏景的伙计。

“苏老弟,不可勉强,抱元守一,快快疗伤。”太乙真人的语气有些着急,真人有伤不能动手,但眼力仍在……哪里有什么元凶啊,苏景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真伤非得说编出个并不存在的元凶来说明自己是诈伤。

谁肚子疼谁自己心里清楚!

“不!面子!”苏景密语回答裘平安和太乙真人。他肚子疼,他忍,他乐意……

太乙真人笑了,很有趣并且很开心的笑,以前他对苏景友善只是因为大家同一阵营,此刻却真真正正有些喜欢这个、这个小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