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310章 影银河,圣火川

第1310章 影银河,圣火川

苏景又笑了下,对身边太乙真人点了点头:“道家的好教导,晚辈佩服。”

今日场中的聪敏人都是假聪明,但三头不怎么聪明的赤尻马猴却始终能在对战中、在巨大压力下保持心神清明。昔日十万山群妖身中生死符,对天圣只有无条件的服从,可是又有谁愿意自己的性命被别人捏在手中,只是无力反抗。

如今那些符咒早都被道家拔出掉了,妖精个个自由身。

失去再得到,愈发珍惜,自由更是如此,三兄弟一人一句,直指要害、诛心之言,让苏景又高看了他们三分。

旧天圣积威太重,当他们显身,绝大多数妖怪的确不敢再追随三头赤尻,可这并不是说他们会选择继续为旧天圣效力,只是彷徨、恐惧、无所适从下本能地留在原地。

小赤尻们眼力不错,看穿了这一点,就算几个旧天圣喊一声来人啊,会聚拢到他们身边的也没有多少人,说不定还不如猿猴家将人多。

三弟赤混沌话说完,大哥天地二哥自然同时扬眉:“不错,没了生死符禁,你们这些老天圣倒也喊一声来人看看!”是个话锋,也是个契机,借叱问旧天圣的机会提醒山中妖族,迎回旧主也就意味着迎回以前的规矩,大家还要把自己性命交到那些怪物手中去。

就在此刻突然大笑声起,轰动八方山峦,这笑声听起来沉闷异常,几乎压得人呼吸不畅,山中修元浅薄的仙家和妖族几乎立足不稳,个个面色苍白胸口窒闷。

在这沉闷大笑衬托下,一个接一个的声音连续响起……

“小小猢狲。还懂得攻心之道。”擂鼓般大喝,蟾目肥胖大汉显身天穹,二目阴阳天圣。蟾二。

“奈何枉费心机,反贼的下场只有一个。”声音很慢。好像梦话似的含糊不清,白色巨龟浮现空中,三甲长生天圣,龟三。

“大开杀戒啊,开心得想要哭了。”裂帛之声,嘶哑难听,被毒囊与拼皮包裹的巨汉跃出虚空,身后还托着一条巨大的鳄鱼尾巴。六苦乱世天圣,鳄六。

“非我十万山妖族,今天都走不了啦。”高亢嘹亮的叱咤,翅展四千七百里的金色秃鹰鸟瞰圣山,八方风雨天圣,鹰八。

“儿孙们不听话,也得杀几个以儆效尤。”干巴巴的声音,像极了朽木摩擦,人如其声、干枯瘦弱的中年人,穿着一件绿叶编结的古怪袍子。头上顶着一支尖尖的红色高帽,十缠往生天圣,藤十。

蛇四鸡五犬七蚊九之后。蟾二龟三鳄六鹰八藤十也告入场,九大天圣。

而那闷声大笑也终于停歇了,换做牛吼之声:“孩子们长大了,心里都有自己的主意了。”最后一头天圣也现身了,巨汉三千仞,牛蹄、人身、牛头,双角如弯月冲天,一步崩乱天圣,牛一。

诸天圣妖焰熏天。山中一片大乱!

当年失踪的十天圣竟然尽数回归,言辞明白所有外族杀无赦。谁还能不慌、不乱!

而牛一的话未完,其人高高在上。瓮声继续道:“生死禁咒我还是要种的,不过你们都长大了,本座不敢强求啦,这样吧……谁愿接咒,跪下求我。”说话时眼帘低垂目光一扫,包括三赤尻在内,所有妖精都觉得他在向着自己望来;所有妖精都能看出那双牛眼内的笑意。

话说完牛一张口向天,吐出一团赤红烟霞,烟霞随风崩乱,先化作万万道红光,再转眼红光飞射去,每一道红光都稳稳悬浮在一个十万山妖族头顶。

跟着红光闪闪,化作血色符咒,妖族们再也熟悉不过,正是拿捏他们生死、控制他们心神的生死禁咒,被种此咒就再无自由可言。

一咒对一妖,但咒不动、并未打入群妖身内,就那么安安静静地悬浮在群妖头顶三尺处。

亮咒却不种咒,群妖不明白牛一搞什么,正疑惑间牛一又亮出一盏金色长幡用力一挥,天圣主峰突然剧烈晃动起来,水声如雷霆般层层暴涨,那道盘山而淌的影银河仿佛巨龙一般,摇摆着可怕的身躯、裹挟着河中无数星辰岛屿,就此飞腾起来。

影银河为法为阵,此刻天圣动法,巨川化劫,法术气机笼罩全山,无论观礼宾客还是本族妖精都在劫数下。

只消牛一再转转心意,巨川之杀便会无情冲来,山中虽有仙家无数,可在这等凶猛杀阵之下又有谁能活命!

蟾二咕一声怪叫,放声道:“接下大天圣生死咒,便不会受到影银河阵力所伤。”

龟三慢条斯理地接口:“不过这咒不是随便接的,大哥说得够明白了,一呢,凭你们自愿,无人会逼迫你们;二呢,想接咒者需得跪下相求。”

话说完,稍停顿,十天圣齐声大笑。

斗智斗人心,但绝对压倒的力量面前,什么智力、人心都成了笑话。三头小赤尻想借生死咒来做文章 的心思是不错,但形势比人强啊……“杀!”一声决绝低吼,出自赤尻大哥赤天地口中!

局面无可挽回了,如今唯一能做的也只剩以死相报东天道的提拔大恩。

这完全不是一场对称的战斗,赤尻三兄弟合力合阵,大概抵得上曾经一位天圣,而今天,半空悬浮十大天圣,且他们皆有奇遇修为大涨!

送死而已,除了以死相谢,三头小赤尻也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十天圣根本没有亲自出手的意思,当年不入流的小妖精罢了,要自己动手来处死?未免太给面子了。大天圣瓮声大笑着:“便用你们三个祭一祭这影银河之阵吧!”手中金幡摇摇,巨川天河轰然翻腾,向着三兄弟狠狠冲来!

三头赤尻化本相,个个千丈体魄大如山岳,可是影银河何其磅礴,蛰伏河道时最狭窄处也有三千里宽啊。

相比之下。三头大猿仿佛冲向巨龙的蝼蚁,虽决绝虽壮烈,却绝无生机。三兄弟飞凌天空。手中的棍疯舞,眼中的血狂涌。明知必死无疑但无人退却,他们并肩、他们齐进!

大势已去了,三头赤尻能明白就算自己死了,追随自己的儿郎猿猴、教导自己的天乙真人也一样活不了,他们面临的死亡其实全无意义,只是他们不能看着太乙恩师死在自己眼前……所以,我们先去死吧。

但就在三头他们堪堪要迎上杀阵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赤尻猿猴与影银河之间!

相比影银河。赤尻微若蝼蚁;普通人相比赤尻大猿猴,微若蝼蚁。庞然大物面前,那个人的身形实在太渺小了,连尘埃都算不上。

可就是这粒连尘埃都算不上的尘埃,左手背到身后轻轻一摆,三头赤尻马猴就觉得一股柔和却厚重无匹的巨力将他们轻轻包裹,任由他们如何用力也无法再前进半步。

老三赤混沌脱口:“苏景?!”

苏景回头,居然笑呢,居然应了声:“诶。”跟着他的右手伸出,平平静静向前推出。大概就是个示意前方人止步的姿势。

不见法术神通,不见宝物神剑,只是抬了右掌一挡、只是一个止步的姿势。那道已经冲到近前,饱蕴仙天神威足以将大片星系摧毁成尘埃的影银河寸寸崩碎,轰隆爆溃!

那是一条堪比乾坤的河!

但它再如何庞大、再得法术精炼也脱不开此乃一条河的本质,河爆了会散出什么?水珠,无数的水珠。

这一刻的较量奇快却又漫长,似乎巨力交叠之下时间都被扭曲了,所有观战的仙家、妖家都清清楚楚地看到:巨大的烈法奇川,就那么一寸一寸的崩碎开、暴散下去、从头到尾……一寸河足以爆起万万滴水,而河长几乎不可计。当整座天川爆碎,水珠也多到无穷尽。

时间并未扭曲。但过程实在太清晰了,就在短短一个呼吸功夫里。苏景一只手摧毁了十天圣浸淫无数年头才炼化成的大阵影银河!

时间并未扭曲,可扭曲的幻觉依旧在:那一个呼吸间的短暂却漫长的摧毁过后,时间又好像静止了,因为水珠不动。

无数水珠铺满天空,却尽数悬浮、凝固,没有半滴垂落也不存彼此相融,一粒一粒的晶莹水滴,细细密密却又泾渭分明地铺展了整座苍穹……忽然,苏景的眼睛亮了下。

仙家皆有精强目力,所以他们看清了,且敢肯定这不是幻觉,他们真的看到苏景的眼睛亮了下:双眸正中,曾有过一点金红火色闪过。

跟着,天亮了:苍穹上所有水滴的正中心,都跳出了一丝金红色的小小火焰,针尖仿若的小小火苗。或者说是火点比较恰当吧。

一滴水,包裹了一点火。

再转眼天色愈发明亮,水中火纷纷燃烧开来,须臾间水滴变成了火滴。

曾经的每一滴水,如今的每一滴火。

那是侵占了整座天空、侵占了事先尽头的火滴,无数无数无数、何等壮丽!

“上上狸曾给我帮过好大的忙,一直想不好怎么谢她,这个人情就还到十万山吧,影银河从此改作圣火川,添做天圣主峰护山大篆。待今日事了我会着手炼化,圆满后再将阵图阵诀交予三位天圣。”苏景开始说话的时候,天上滴滴火焰无声汇聚,一句话说完,一条崭新、璀璨、藏蕴了狂暴之威的全新天川也融汇而成!

苏景再一摆手,阳火天川归于原位,复回河道中,开始缓缓流淌。

苏景又回头,问三头赤尻:“天圣之意,先打谁?”手指划过,把目瞪口呆的旧天圣都圈在其中。

三头赤尻的神情说不出的古怪,因苏景举手破阵、该阵的震惊,因苏景力挽狂澜的惊喜,也因之前胡闹冒犯的后悔……赤天地嘴巴动动,干涩声音、郁闷语气:“十四王先打我们吧,打我们不懂事……”

哄一声,简直毫无意外,刚才死般寂静的天圣主峰乱了套,群仙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