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308章 五鼓啼明,七星吞月

第1308章 五鼓啼明,七星吞月

今天即为三头赤尻封圣的正日子。

吉时将至,妖官相请,出门一看各方观礼使者皆着盛装,往来妖官也都穿上了朝服礼袍,花花绿绿金银相间的煞是好看,有那么一下子,苏景的记忆恍惚了下,依稀是当年在南荒参加剥皮国溺春大祭的感觉啊。

苏景身份为神君使者,隐去平时穿惯的剑袍唤出阿骨王袍,黑袍赤蟒卖相很不错,不过他不催转威势时候,王袍就是件庄严衣衫,也不见得有多醒目。

倒是他身边的裘平安……苏景一看他的打扮就笑了:“抢风头来了?这身甲没见过,很不错啊。”

橙红神甲,朱雀展翅宝盔,青龙摆尾肩胄、玄武坐海护心大镜,白虎啸天战靴,四象齐聚一身不算,真正难得的是四象护胄早都炼出真灵。

盔甲上层层神铭鬼篆又将四象元灵勾连一起,隐约神光与斐然巨力流转与甲胄纹路之间,而四象定乾坤,这一身橙色神甲自成体统自封自然,真正至尊宝物!

裘平安笑眯眯地解释:“你没注意,前阵子你和小相柳来乌龟州,又一栈兴高彩不也闻讯来道贺么,他代又一栈送给小相柳这身甲胄。”

又一栈是大魔罗所建,后来传给了西坑隐;

小相柳是大魔罗的亲传弟子,西坑隐的亲师弟,较真算起来的话又一栈可有一半都是小相柳的,当然九头蛇不会和师兄抢家产,不过对他的喜事又一栈哪会有丁点怠慢。

那次大夜叉西坑隐还在玄冰乾坤中与大魔罗叙话,无暇抽身赶去乌龟州,不过他的话代到了:上一回师兄弟见面,心中惦念恩师,因此竟连见面礼都忘了。这身甲胄就是补上回的见面礼。师弟和小尸仙的喜事由又一栈安排,小两口全不用操心了,待到喜日时候做师兄的另有心意奉上。

这身甲胄神武非凡。奈何小相柳做事虽然信奉吃到嘴里就是肉,却又生了一颗侠客的心。多少年一直走布衣路子,不喜欢甲胄戎装。他不喜欢,大都督喜欢啊,死乞白赖地向小相柳讨要过来,名曰借,其实什么时候还就没日子了……

妖家礼官微笑引路在前,妖精雄兵列队护卫在侧,苏景与仙驿中无数仙家一起飞往天圣神山。行途之中苏景绽放真识寻梭八方。并没发现有敌人踪迹,刚刚的天神之感也再没出现过。

不出事就最好了,真要出事的话……苏景也无所谓,自从修为突破后他还没能找到个好的斗战机会来做试炼呢。

不多时云驾飞入天圣主峰。仙天世界经营无数年头的一方大势力,中枢要害之地果然不同凡响,放眼望去辉煌神殿重重耸立,自山脚下鳞次攀建立,一路盘延山顶,哪怕只是最最不起眼的钟鼓楼阁也有千里方圆,堪比人间最最巍峨高山。也足见天圣主峰宏伟。

天圣主峰是一座山,但规模何异一座俊秀世界。

山形乾坤,锦绣繁华。

山不孤。好似巨龙盘柱一般,有一道巨川大河盘山而生,螺旋天水如玉带相缠,莫说此河有多长,单只最最狭窄处的河道也有三千里开外的宽宏。

盘山大河,另有道道飞桥横跨,粗大铁索飞凌于河岸两端,暗合金鞭锁龙之势,气意厚重且狰狞。尽显妖家威严。

大河中千万银色岛礁林立,苏景不懂天象星罗之术。但成仙之人脑力、眼力都不是普通的健旺,乍看此河、群岛稍觉眼熟。再仔细一琢磨恍然大悟:河中岛、天上星,这玉川银道与天上银河星辰完全对应。

伴在身边的妖官见苏景望着河水若有所思,笑容里带了些得意,给苏景介绍道:“十四王有所不知,此川名曰影银河,是咱们十万山以无数年头、无数妖家大圣合力施法而得,真正是一道银河真影,投映于法凝化做真水之川、仙土星岛。”

苏景点点头,由衷赞叹:“不止磅礴壮阔,且还威力惊人,这一篆不得了啊。”

是河是景,更是篆是法,苏景的真识能探出,银河影凝聚大力而不发,是了不起的护山大阵。

随行妖官面露惊讶,影银河护山大阵的力量殊为隐秘,外人根本无法察觉的,没想到十四王早都看了出来。不远处一位统御妖兵护卫的十万山将军闻言笑道:“十四王好眼力!这影银河能接来真正银河之力,大阵一旦发动来开什么魑魅魍魉各个都活不成!”

苏景转头看了那位将军一眼,也是头猴儿,身形魁伟的双头紫猿。

修行到了苏景这个份上,心通天则耳目通天,普通仙家说的好话还是怪话、无心之言还是有意之说他都分辨得一清二楚,双头紫猿在说话时并没把魑魅魍魉咬做重音,苏景却一样明白他意有所指。

不是疑神疑鬼,而是心底明清。

双头猿将的战裙上有个蟠桃印记,苏景认得这是新天圣赤尻家将标记,身份怎样不可知,但地位一定不低。苏景问双头紫猿:“将军为天圣身边近臣,当也知晓未来会有邪魔侵天、咱们会有一场生死存亡的大战。”

这事已经不是秘密了,连小廷散仙都有耳闻,何况天圣家将,紫猿双头齐点。

苏景继续道:“忠臣之道,不止要为主君分忧,还要相助主君辨清大势、明白敌我……君说不好臣看都不看就跟着打骂?那不是臣子,是狗腿子。”

苏景笑,一拍双头紫猿的肩膀,之后都不再看他沉下去的脸色,转回头再去打量天圣主峰风光。

不提遭遇不提猴子,只说这座大山,苏景还是真心喜欢的,他爱排场啊,想着将来有天,自家离山仙坛也得有片好风光……

一路飞渡。直至天圣金顶,有关仪仗妖精们早都安排妥当,礼官引着普通仙家去观礼之席落座。苏景则被领去了贵宾席位,与太乙、罗刹凸、悠小菩萨等人同座。

迎接、入住再怎么故意轻慢。苏景的神君使者的身份都不会变,前面刁难还有理由可以敷衍、到现在却就得他请入正位。否则那就真是想要试试阎罗神君的脾气了。

这也是苏景觉得三头小赤尻没什么意思的原因之一了,明摆着、到底还是得把十四王当贵宾,前面又何必弄那些花样,折腾他们自己么。

普通宾客由礼官妖仙招呼,贵宾莅临三位新天圣得亲自过来寒暄几句,但三头赤尻马猴与苏景一相聚……简直就分不清今天谁才是新天圣了:裘平安太扎眼、太抢夺目光了。

那一身橙红天四象自成神甲冠绝天圣山!

三头赤尻马猴也都着宝衣盛装,但十万山虽有雄厚家底。在奇珍异宝上却远远比不得又一栈,他们的宝衣与裘平安的神甲一比,差不多就是过年时候的庄户人家遇到了国典时的王公贵族。

裘平安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和三圣打过招呼后就不住口地夸赞三头赤尻马猴的衣甲可真漂亮。

烈小二也跟着捧,直把三位新天圣捧得脸色铁青仍不罢休,烈小二一拍额头又连连告罪:“三位上仙封圣圣典,小人本应盛装列席,奈何做了一辈子店小二没一件拿得出手的衣服,只好就这个打扮了……”

小二哥穿着还是平时模样,陪笑着话锋一转:“可我忘了。去年过年时候苏老爷赏赐了我一件新衣,咳咳,给忘了。我这就换上。之前怠慢之罪三位上仙万勿见怪。”说着伸手从身上一抹,下一刻一阵低吼穿透冥冥、将四方喧哗尽数镇压!烈的小二哥装束改换,变作一件灰红相见的毛皮大氅。

无需介绍或者解释,有眼力的仙家自然识得,烈小二身披大氅毛皮来自六耳猕猴。

灵明、通臂、赤尻、六耳,四大神猿并位齐尊,今日封圣的三头赤尻不过是后天血脉觉醒的小家伙,烈小二的大氅却是成年六耳大猕最最珍贵的心口裘炼制而成。

这是古时候的事情了,西坑隐刚刚接手又一栈不久。一头六耳猕猴入住店内自持大力,觊觎店中宝库想要出手抢夺。结果被西坑隐制伏,大夜叉没要了他的命。但为惩戒把他心口皮毛揭下炼做大氅。

裘平安宝甲威风夺目,烈小二六耳大氅更是直接欺人。

小二哥从来都是迎来送往的好脾气,今天主动站出来欺负人别提多开心了,大氅加身后又作势想了想,双肩一甩将大氅脱下横搭双手:“这件衣袍太贵重,我穿了就不敢乱动了,不如借花献佛,献与三位大王,也是小人一片心思。”

三天圣铁着脸哼一声,不接大氅转身就走,苏景也拉着裘平安和烈小二一起去往坐席,边走边笑,因从开始时候就不曾生气所以现在也不觉得怎么解气,只是觉得有趣好笑,看着裘平安得意洋洋和烈小二洋洋得意,苏景心里想:不是我把他们教坏的。

一群贵宾都算是苏景的熟人,罗刹凸更是迎出了老远,非但不曾怪罪烈小二,反还拍了怕他肩膀以示鼓励。苏景是又一栈的二东家,此事外人知道得不多,但三头赤尻是晓得的,是以罗刹凸对他们也不满意得很……

但凡大事总难免有些小小插曲,众宾朋看个热闹,三圣嫡系心中暗暗咒骂,但无论怎样心态,大典都不会耽误,接下来的礼程既是盛大辉煌的,也是枯燥乏味的。

礼官宣唱,群妖列阵,贵宾使者各自代表本家势力奉上恭喜之意,三天圣再依次开口,对儿郎们许诺、向贵宾们回谢等等……并没实在意义却非有不可的礼程与宣辞过后,已近正午时分。负责监时的妖官一声令下,十万山四面八方洪钟回荡,吉时已到,主峰金顶上巨大祭坛中烈火暴起,三圣面色肃穆,并肩来到祭坛拜祭法位前,准备拜祭妖祖。

这是最后一道礼程了,只要等三头小赤尻拜过妖祖就算礼成,他们就是真正天圣之尊,十万山的主人了。

片刻后钟声散去,主仪礼官是一头白狗成精。声音最是洪亮,昂声唱道:“拜神坛,祭妖祖。赤家……”

这会是一大段唱词的。

可才刚唱出八个字,遽然两道黑色雷霆从天而降。一道劈中白狗礼官头顶,将之打碎做一团血雾;另道雷霆则斩中祭坛,内中熊熊燃烧的妖火圣焰就此熄灭。

异变突生,人人大吃一惊!最惊讶者莫过三头小赤尻:这天圣主峰有大阵守护的,就算道尊佛祖亲至,就算能破去护篆至少也会引出不小的动静,怎么可能有人如此轻松地穿透护阵,斩妖官灭圣火!

太乙、罗刹凸等人彼此对望。目光惊诧,苏景微微扬眉,今早的天神交感果然应验了,跟着他又觉得袖口一紧,悠小菩萨左手拿了半个芋头,右手抓了抓他的袖子:“我可不会打架啊。”

苏景伸手摸了摸小菩萨的光头:“放心,我会打架。”

悠小菩萨放心了,继续啃手中的芋头。

另一边,祭坛前三头小赤尻反应奇快,伸手在耳旁一抹。各自亮出一条亮银大棍,同时妖识滚滚散开搜索敌人,老大赤天地开口叱咤:“何方妖邪狗胆包天。还不与本座显身!”

两串笑声同时传来,东方笑声吼吼仿佛犬吠,西方笑声咯咯像极了鸡鸣。

而这两道笑声一起,十万山中妖兵妖将大都面色骤变!未见其人只闻其声,已经足以让他们知道做笑者为何人。

东方犬吠笑声落下,沉闷开口:“十万山是妖家传承,从不喜欢讲那些虚仪俗礼,行事一向干脆直接,也因此被东天道视作蛮夷之域……不成想啊。道家调教出来的小妖怪倒是讲究礼仪了,但却不记得了祖宗。封天圣?不来问问我们老家伙么?”

随说话。一头周身皮肤火红、后颈生了一排铁鬃的男子缓缓显身,人形。但狗眼,阴冷目光扫过全场。

轰一声,妖精阵中大乱,无数惊呼声汇聚而起,听了声音又见了人,哪还错得了,七星吞月天圣!西南十万山老主,当年因为修炼莫名功法消失不见的第七天圣,同尊诸圣唤他犬七。

西方的笑声也告沉落,做笑者显现身形,也是人形男子,四肢瘦小肚子却大,长得燕嘴嘬腮,一双豆豆眼中精光乱窜,胸脯挺得老高脖子却向前探着,身上披了件花花绿绿的翎毛大氅,活脱脱一副公鸡模样。

他就是公鸡,五鼓啼明天圣。老天圣中排行第五,也唤作鸡五。

鸡五的声音尖锐:“三头猢狲拜了道家做新祖宗,自然就忘了妖家的老祖宗,嘿,聪明孩子啊!”

始料未及的变化。

太乙真人面色平静。

不久前那一场仙天大战:西天伪佛篡位,要为真佛正道正视听必须铲除不可;无漏渊与星满天一与墨巨灵狼狈为奸、另个干脆是墨巨灵在仙天的传承,非要打灭不可。十万山与伪佛、墨色无涉,可这座妖精势力从来也不是什么好家伙,强取豪夺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多了。

如果那时候仍是十天圣掌权,在道尊下定决心不再独善其身而要正仙天的前提下,十万山究竟是会是怎样下场尚未可知。

但十位天圣消失不见,上上狸出面掌握掌握大局,妖家愿与道家并肩共战,十万山算是上了岸,大战过后分得无数战利,不算那十一位顶尖妖圣的话,十万山的整体实力都上了一个新台阶。

对十万山,道家的确是花费了大资源与大心血的,不过这不是说就一定要把持此山,十天圣中有人突然回归,大家大可坐下来谈一谈,若旧天圣肯收敛行径且愿对抗将来整座仙天共同的敌人,让他们重新入主十万山又何妨。

不过两位旧主天圣显身后直接那东天道来垫牙,太乙真人心头不悦。只是道家上仙心胸开阔,并未在脸上显出什么,正想起身开口,他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厉色……同席苏景传音入密,对他说了一句话:二妖已入墨。

两头妖圣身上都带有极浅淡的墨色气意,若相距遥远苏景察觉不来,可他们显身近前,苏景怎可能辨认不出。

放眼仙天能人无数,但比苏景对墨色更敏感之人又有几个。

天乙仙未再起身,转头望向苏景,后者对他点点头,神情笃定。

厉色闪过后,太乙仙又微微皱起眉头……他与太白,并肩为东方先天道尊驾前第一高手,本领比着上上狸、闭狱王毫不逊色,平常时候莫说两天圣,就是十个天圣一起上他也应付得来,但如今他有重伤在身几乎无法动手,佛家高人来得又非优和尚,悠小菩萨还是个孩子呢。

再看看别家高人,罗刹凸的本事不在斗战,比着泰骨不死那些一流猛鬼是强上不少,可比起天圣还远远不够看;天魔坛轩辕叮当就更不成了,至于苏景……太乙真人心里也没把握。

更让太乙真人顾虑的另有三个大关窍:一是究竟有多少天圣回归、实力怎样?以他所知,一旦仙家侵染墨色后修为都会暴涨一截;二是旧天圣降临,只怕十万山会倒戈一大片;三、最最要命的,天圣主峰的大阵本就是旧日天圣的法术,他们不止能随意穿透,若想发难的话一个心念这护山的阵就会变成杀人的劫!

谁能走得了。

今次麻烦大了,太乙真人暗掐指诀,传讯回东天,远水难解眼前渴,但至少得让同门知道此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如太乙真人所料,十万山中群妖见了两大天圣,惊骇之中已经有不少大妖猛兽匍匐行礼,就连三头赤尻马猴也收了兵刃认真行礼。旧日大圣积威甚重,如今群妖身中生死咒虽早都拔除了,可对上旧日大圣全兴不起半分反抗念头。

行礼问安之后,三头赤尻马猴起身、再躬身,老大赤天地认真道:“启禀五鼓啼明、七星吞月两位天圣,诸位主公不在时候,道家诸位仙尊对我十万山同族多有照顾,且十一天圣曾传下大令,道家令即为她之令……”

旧主归来,猴儿不存夺位之心,心中是有遗憾的,却不会再多说什么,不过他们深受道家大恩,眼见两位主公言辞针对东天道,赤尻猴儿一定要代为分辨。哪是道家谋夺十万山,根本是上上狸亲手将十万山交到了道尊手中,且有妖成气候时道家就放权了……

不等赤天地把话说完,鸡五就咯咯笑道:“小猴头,不必说了,你们三个只是娃娃,自封天圣虽冒犯了我们但也情有可原,老祖宗们不怪你。大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本也老了……于十万山十一天圣之下再添上三把椅子、添出三尊赤尻神猿天圣又何妨。”

三头赤尻马猴闻言面露喜色,可不等他们道谢和继续为道家分辨,鸡五就继续道:“只要你们三个斩杀了太乙妖道,便是我十万山第十二、十三、十四天圣。”

犬七接口笑道:“太乙老儿不是你们三个娃娃能对付的,但无妨,我们会先擒下这妖道,不用你们出力,到时候一人来一刀就成了,哈哈,莫说老祖宗不照顾小孙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