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304章 站起来

第1304章 站起来

开得混沌后再真正成形的梦,哪还有什么风天火地墨海冥风,根本没有世界,只有人……崭新之梦,崭新之人,苏景的梦没了背景,只有一个微笑静谧、闭目端坐的自己。

苏景梦到了自己,只剩自己。

也是此刻,破烂囊中的苏景骤然虚弱,风火剑冥阵,他所有的修持所有的力量,都在这刹那中散、散、散、散去一空!数千年修持,无数机缘与亡命拼搏积攒下的法力,完全不受主人控制的散去——自真正苏景身内,涌去梦中苏景体中。

苏景在做梦,他做梦的地方破烂囊。

破烂囊中有重压,这里是修炼宝地,界内修行者有多深厚的元力,破烂囊加之于身的重压就会再强大出三分,想不被压断骨头压瘪脊梁就得全力行功以抗。

前辈拿人的妙法使然,囊中重压根据修者的力量而定。当修者元力精进或衰退,压力也会随之改变。

道理上讲,苏景忽然散功,破烂囊加在他身上的压力也会随之减弱。道理没错,可苏景的散功太突兀,囊中法术是随变而变,却也难免猝不及防减压稍慢……血迸溅,骨开裂,苏景目光痛楚,他能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正急急散去,可是来得及么?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不等囊中压力调整完毕,他会先被压死了。

但,也是这一刻,当真正苏景的所有力量都涌入梦中时,梦里那个苏景睁开了眼睛。

目中一刹迷茫旋即清朗透彻,梦中人纵身一跃……这个时候,即便苏景也无法分清究竟那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囊中快被压瘪的?还是梦中正一纵飞扑的?

哪个是真正的自己苏景无力分辨。但脑海中的念头却再也清晰不过:我传你的法门到得最后,不是要你将自己投入水中的影子收回来,而是你要从水中走出来。

道尊的教导。有关这套诸法归一思悟修行的本意,苏景从不敢忘!

念头闪过。梦中苏景一纵冲天!梦中人破天,他究竟从何处来?他从苏景来,曾入虚空化真影再入混沌得真形……

飞天后便消失不见,梦中苏景去了何处?破过一场混沌便是抢下一段生命,他曾是水中影如今已真真正正走上了岸。入虚去又再归真来!

梦中人已不再,他已回来了,囊中苏景仍是苏景,人未变却已得蜕变。茧破成蝶吧。

囊中苏景瞬间散功;

诸般法元汇入梦中苏景;

囊中苏景承受重压危若累卵;

诸元融汇于梦中苏景,一纵破梦、返本归真来;

梦中、囊中两个苏景归并,精神、元力、身体重合,人还在囊中,精神暴、元力暴、身如玉、神魄鎏金,当浩瀚力量重新激荡于经络、当精神健硕得几乎撑破身体时,突然连串剑鸣震彻四方,即便破烂囊外众人也清晰可闻。

清越剑鸣穿透仙天!

来自道尊馈赠,最近一直被苏景收在洞天内的甘霖神剑嘹亮长鸣……

单就道尊传下的思悟法而言,这次修行更像是一场磨砺。

虚实交错也好、破混沌返本真也罢。并不会让苏景的灵元法力有所增长,但对神识的打磨与诸法的契合却足以让苏景更纯粹也更加锋利。

一块铁被锻铸成了一柄剑,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

元识力量的卓绝强大。将本难以完全契合的风火剑冥阵诸般力量彻底大统彻底融合,也将苏景带入一个以前能够模糊体会但始终无法真实触及的全新境界。

诸法和合,归于苏景却还差半步:那个一。

诸法归于哪个一?剑一。剑何在?甘霖。

甘霖剑上光明暴起,它本是道尊亲手铸就的神器;元识与力量澎湃,苏景修炼的是道尊留下的秘法……剑、法合,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有关这场修行都是围绕着那柄甘霖神剑来的。

待到修炼圆满时候,剑、法呼应,金风玉露相逢。无需再刻意引导,该发生的自然会发生。

玉道尊放声大笑。满满喜悦也满满狂妄,身形迅速浅淡透明。就在这场大笑中散去无形,功德圆满、功成身退,他已经做好了自己该做的一切,这个名叫苏景的小子果然没让他失望。

玉道尊散去,可这场蜕变未完。苏景身内,强盛的元识裹挟着浩瀚元力,如汪洋大海一般向着甘霖神剑涌去,原来苏景总也看不清的剑中天地变得清晰无比,剑中自有青葱小世界,小世界中竹舍清静,原本常驻这里的剑道尊已经让出主位站到一旁,手捻须髯大笑:“来来来!”

苏景来了,苏景入剑!

苏景的皮囊还在破烂囊中,但元神在厚重法力簇拥之下直直闯入甘霖剑境,而后元神落座、稳稳端坐于剑中竹舍主位。

本就嘹亮无边的长剑鸣啸陡然又提高无数,激昂且欢乐。

苏景入主甘霖剑。

入主一刻,剑化一刻。那柄道家神剑就此融化!一柄锋锐长剑就此化作重重银光,跟着银光变作了银色的风,银色的风再变作银色的雾。

浓浓道家真意、浓浓宝剑锐意的雾,在嘭地一声轻响中散去,散入洞天散入穴窍散入经络散入肺腑,散入血液与苏景的四肢百骸。

此剑能杀人,但它并不是一柄用来杀人的剑。

此剑名甘霖,它是补、是润、是生、是赐予。

剑融了,无边剑力归于意合于力,从此世上再无甘霖神剑,只有得甘霖滋补、将神剑融于身内的苏景。

与龙雀齐名的甘霖,一剑之力何等强大!

神识与神力同长,元灵与元力齐飞,这才是道尊赐给苏景的好修行!这才是苏景将近二十五甲子苦修的追求!

识中锐意迸绽,身内巨力暴涨,苏景又再开口,第二声怒吼:“起!”

起。

起!起!起!!

从来都只有趴着,对修炼地加持于身的重压无以抗拒的苏景自地面一跃而起!

……

自太上古时便穿梭于三千世界的破烂囊,除非休息时候,从未有人能站起来,苏景是第一个!

站起来!

如果把破烂囊看做开天辟地第一神奇修炼之地,算不得太夸张,不过这宝囊有个不能算缺陷的缺陷:怕急劲。

比如囊口禁制,随便仙家修家怎么发力加力都难以破开,但如果破禁者的力量于刹那暴涨,催禁力量的涨幅速度超过了禁制的涨幅,破烂囊就会被人破开、进入。

苏景自己进囊、以此囊抓了九合真人、抓了大鬼主,都是这个原因。

囊中破庙修炼地,也是一模一样的道理。

苏景先散功脱力,破庙与他的压力随之骤减,而压力骤减中苏景突然又回气返力,一跃直入巅峰状态,这还不算完,紧跟着神剑融身,剑中浩瀚元力全部归于苏景身内,让他的力量再做暴涨、疯长!

正急急减弱的压力又再转头跟着膨胀……来不及了,不是囊之力敌不过苏景,而是在这一刻中它的增长未能比苏景更快。

苏景站了起来。

所有事情都发生在一瞬之间,从苏景暴神念去破梦中混沌开始到他昂首挺胸站立在破庙,五分之一息还是十分之一息?短促得无以计较。

昂立囊中破庙,苏景纵声大笑!

一直以来苏景都是个很会享受的人。这不是说他只喝最好的酒、只品最好的茶,会享受是因为他很会自得其乐,比如闯荡南荒归返中土时候他会特意躲到一旁看自己的排场,又比如现在……

有关这场修行,玉道尊早都给他讲得明明白白,一个个阶段都会怎样苏景心里有数,他明知道一旦成功破去梦混沌,自己的法力都会涌入梦中,自己会有刹那散功、届时会被囊中重压所伤,可他仍要在囊中破梦境,为什么?

为了作弊。

他晓得力量会急退再猛生,他知道破烂囊如果不能跟上自己的变化,那自己就成了古往今来昂首囊中破庙第一仙。

就算作弊也是个第一啊。

抱着攀一阶看一景之心入修行的小子,修行里又哪能耽误了玩,又哪能耽误了享受,作弊争第一,苏景欢喜雀跃,笑得跟没作弊似的。

但是苏景完全没想到的是,当自己昂立、大笑才三声,冥冥之中骤然暴起苍茫之声,天马狂啸神猿长啼,如风如雷亦如鼓,像极了大海潮声也像极了焚原火声,那是心猿意马的咆哮。

难辩这咆哮的喜怒,却能明白感受它的雄壮激昂。

马嘶猿吼、苍凉冥冥,破庙突兀崩散去!苏景大吃一惊,他可从未想过会有这样后果,第一反应就是万万莫惊扰了正闭关中的拿人前辈,可当他想要望向心猿意马、想要赶过去为前辈布置结界护身的时候才发现,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

破庙崩碎,炽烈白光笼罩八方,即便金乌神目也无法洞穿这浓稠到有如实质的光;而脚下地面中古怪大篆疯狂闪烁,浑厚之力涌动开来,自苏景双足轰涌而入……

苏景唯一的感觉:汪洋大海。

汪洋大海般的力量,汹涌却不霸道,极强却并不凶恶,源源不绝汇入苏景身中。

不是攻击,而是赠与,仙佛难求的慷慨赠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