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296章 不负屹立

第1296章 不负屹立

有人摔倒有人叫,喊叫之人,中土世界修凡两界第一大财主宋六两,啊呀一声怪叫,惊讶中藏了几分激动,激动中藏了几分悲伤,悲伤中藏了几分疑惑,疑惑中又纠缠了浓浓喜悦……怎么怎么做对六两来当真不重要了,万般虔诚与赤胆忠心,只在这一声呼喊中统统绽放,这才是大好妖奴的真本事。

有人喊,但绝不止六两一个人喊,离山诸座长老,扶苏樊翘等一众真传,妖精不成等一群高位弟子……惊呼人众,只是大家都比宋六两晚了片刻。

也是因为晚了这片刻,大伙的惊呼就再也听不到了,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能听到自己的呼声……下乌鸦尽开口,湮灭一切的声巢横扫地!

当年还是凡间一修时,苏景养乌鸦的,四十九对比翼双鸦,成千上万离山剑鸦,再加上大漠火鸦后人等等,苏景都不晓得自己有多少乌鸦手下,最后飞升去的只有比翼双鸦,其他大群乌鸦都留在了人间。

乌鸦生孩子,乌鸦孩子再生孩子,当年就颇有气候的妖鸦们这些年繁衍,规模不知扩大了多少倍,再就是托了佑世真君的福,中土凡间百姓大都善待乌鸦,让这种本为不祥之兆的鸟儿族群空前壮大。

而乌鸦反哺,可见其尊老,凡间的普通乌鸦都奉苏景留下的妖鸦老前辈为尊长,那些妖鸦们一喊,人间处处所有乌鸦都起哄般得一起开口大叫。转眼间风云变色。地颤颤,数不清多少精深大修都没能忍住地打了个寒颤。

就在层层吵闹声中,悬浮半空的玉色光华散开去,破锣仙子显现身形,仙子的面色稍有些苍白,被乌鸦惊的;但仙子的眼中还有几分笑意:这凡间的喊叫可真难听,比破锣界还更破锣嘛,对故乡的自豪悄然生浮心底……

玉光之下、仙子身边还有个人,年轻男子身披青色剑袍,剑眉星目笑容虔诚。不是苏景又是哪个啊!

就在苏景显身一刻。本已快要吵翻地的喧哗声猛再提高无数,那是无尽欢呼!分不清人声还是鸦啼,轰轰妖吼中似还夹杂了佛偈道号,言辞根本无法形容的嘈杂、无法形容的欢腾。

今日修行晚辈从未见过苏景本人。可是中土世界诞生、长大的娃娃们谁没听过离山师叔的故事。谁没参拜过佑世真君的神像呢?这次见到了活的。很快众人就反应过来,来的是谁?来的是他?来的是他。

但正在涅罗坞遗址中端着一碗面汤的启巧,原本眸中满满地兴奋散去了不少。无可抑制地失望流露……七十年前她也证得人王之位,她没什么外幻想只想重兴涅罗坞,自己修行、教晚辈们修行,日子过得平静且忙碌,好久都没顾上煮面给自己吃了。不过今早上她莫名就觉得心情开朗,似是有什么喜事要发生似的,所以她少见地给自己煮了碗面。

面煮好、刚吸溜了一口汤的时候,那雷霆绽放空,那玉光划入世界,那熟悉得让她有种想哭冲动的声音传来!

可惜,启巧已经是人王了,她有怎样的大本领就有怎样的大目光,当她看到苏景时候立刻也就明白了……是苏景没错,却非真正的苏景,只是一道气意结像,且再维持不了多久,很快就会散去了。

启巧看到的其他人王也都能看到……

破锣仙子得到护界大阵的认可,可以进入中土世界,她对苏景带你一起,并非带着苏景本人一起入界的意思,她没有那样的本事,大阵只因她的出身认可她一个人。但破锣仙子能让苏景一段心神相附己身,再由她带进中土去。

抵达中土后苏景神意离开破锣仙子并显形,只是大阵封闭会对苏景本尊有极大压力,加上他开灵两刀的消耗远远不曾恢复,那道影子维持不了多久。

真的很快,只够看一看,几个呼吸的光景而已。

面目含笑,还有眼中晶莹一片,半空里的苏景目光扫过乾坤,看到启巧他笑笑,看到影子和尚他点头,看到尾巴少女素素看到吃面老道他满目感激,看到三身獠与师尊他虔诚施礼,看到金蟾和裘平安的一群儿子他挥挥手……苏景把最后的时间、最后的目光留在了离山,离山啊。

当年,无量湖镌崖缥缈峰环环相绕,八百里离山八百里俊秀!后来大战连绵,八百里山入战、崩毁,只剩下百里残岳,可残岳仍是离山!

这山中有人,贺余,尘霄生,沈河红景,一群长老一群熟悉弟子和数不清的身着剑袍气意昂然的年轻人!

九位仙祖大都不在,但贺、尘、沈、红等人不负离山威名;迟早有这些家伙也会离开,可离山还有扶苏还有剑尖儿剑穗儿还有白发樊翘,还有数不清的后来人呢。

就算真有一,一切烟消云散去,离山彻底归入尘埃又有什么关系,这世上有过一座离山,有过剑出离山四字。

存在过、且不负屹立。

不负屹立,便是曾经存在的价值了,足够。

半空云上,苏景向离山一揖到深深,借着躬身低头之际掩去眼泪滑落,想点什么脑袋里却空空的,再就是这样就掉眼泪啦,还真是不争气,任夺如果看到的话一定又会冷言呵斥了吧。

努力想了想,苏景还是喊了声:“来日再相见,今时我去也!”

一句话把贺余和一群离山老人都给喊笑了,这句话是有出处的,那年那月,刚刚踏入第五境的师叔被逐出门宗时撒泼发狠,在山外喊着什么九祖不点头,谁能逐我出离山。什么我不弃离山,门宗有事时我必归来,撒泼最后喊出的就是这一句:

来日再相见,今时我去也!

已经从地面上站起来的剑尖儿剑穗儿两大人王也都笑了,笑的时候会眯眼睛,因为眯眼睛所以含在目中的泪水就被挤落了。泪水落下的时候,半空里的苏景身形迅速浅淡下去……

堪堪散去时,他望向破锣仙子,认真且殷切:“拜托了。”

破锣仙子笑笑,同样认真地点头:“放心。”

相助中土乾坤胎涅槃。若成功则仙圣开命转活。更要紧的是中土的护界大阵就会散去,到那时苏景就能回家了。真正意义上的、也是心地唯一的净土家园。

……

外,苏景面带微笑,静静端坐云驾。入世去的心识已经散去但他并未回神。正相反的。此刻苏景完全入定。不是有什么感悟更不是要做什么修持,只是最最简单的感情翻腾而心中暖暖……情绪使然,让他定。

忘却外物、阻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入定观心,心头暖。

从魔君那里来的老叔见事情办成就不再逗留,向叶非点点头后身形闪闪,消失茫茫星中。叶非也不话,站在苏景身边负手眺望着远处那颗湛蓝的星。

好半晌,苏景还没醒来,他身旁一动不动的叶非却皱了下眉,转头向身后望去……很快,一道清白中带出淡淡粉色的云驾显现,相伴云驾的还有一阵梅花清香。

云上一个好漂亮的和尚,活色僧、施萧晓。

以前的施萧晓漂亮妩媚,但也只限于皮肤水嫩、唇红齿白的皮相而已,但如今施萧晓,他的媚已蕴入迷离目光、他的美则融于气意荣光,这是一道神气变,不难看出他的修为大进。

见苏景端坐、无碍,施萧晓明显松了口气:“送到了?我事先没想到……若知晓你们会护送乾坤胎回中土,我会从暗中策应的。”

叶非没表情的,淡淡看着施萧晓不置可否。

施萧晓看出了苏景正入定,稍稍犹豫了下,他望向叶非:“聊几句可好?”

叶非这次没别扭,挺痛快地点点头:“你吧。”

“你当能分辨,刚刚我的那几句话是真的,我曾为祸中土但我对中土无恨,九龙地最后的和尚,只求报家仇、斩巨灵。若你们和墨巨灵对上,我一定帮忙。”施萧晓的是实话,但这实话没什么味道,叶非没兴趣应什么,等着对方继续。

施萧晓对着块木头讲话,但他不觉尴尬或者无聊,缓了口气,语速放慢了些:“有件事我才刚刚得知真相,现在告与你知:当初腌臜巨灵兵败,我们一群墨灵仙尽遭斩杀,我也被你等生擒,险险被处死时候我逃了……你可还记得此事?”

叶非没应声,不过当年事情他记得一清二楚,施萧晓在不可能的情况下逃走了,逃得莫名其妙,就连当时在场的瞑目王都未能看穿真相。

不止瞑目王、中土一群人王大修纳闷,逃回活色死地那株顶立地的梅树中的施萧晓也一头雾水,全不晓得自己为何没死。

这是一桩悬案,直到不久前施萧晓精修再得突破,彻彻底底将活色世界残脉所化的乾坤蛇炼入体魄、且融合真魂后才告破界,乾坤蛇魂根深处藏了一道玄念为他破解了疑惑。

救下施萧晓,并且将他送回活色地的是:中土世界。

匪夷所思、玄之又玄的概念,乾坤世界,干脆可以看成一块特别的石头,石头也会主动救人么?中土世界就是块石头,不过这石头生出了自然、养出了完美世界、孕育了神奇灵胎、还行布了一座护界大阵……世界也有灵性的,灵性到极致便是智慧了。

中土世界很……诡怪的,比如当年陨星灭世,世界就曾主动暴发力量提所有大宗接下了阵法反噬之力。

叶非目中精光闪闪,还是没表情。

“活色地也是一座奇秀乾坤,或许它不如中土完美但也相差不多……不妨这么看,你就当活色、中土两座世界都是活的。”施萧晓的声音更缓慢了:“活色世界被摧毁了,我是活色最后的独苗。中土与活色没什么联系,但同为锦绣乾坤,中土还是不愿让活色最后的希望泯灭在中土,所以就在我濒死时候,中土将我最后一段残魂送回了活色。”

停顿片刻,施萧晓终于对叶非的全无反应有些不耐烦了,试探问:“能明白我的意思?”

叶非总算点点头,面上还浮起了个浅浅笑意:“大概吧,不过我不怎么在乎。”

在不在乎的,能给个反应就好。施萧晓松口气:“肯救我。是因中土慈悲,我只有感激的份;我曾搅扰中土,伤害诸多性命,血腥沾了手就再洗不下去了。中土上来的仙家找我寻仇经地义。和尚无话可。但墨巨灵才是你我仇敌。昨日于我有灭族之恨,明日于你有灭顶之灾,是以施萧晓恳求一事:往日仇怨暂且放下。大家先戮力同心对付墨巨灵。”

语气渐渐加重,施萧晓目光明亮,望住了叶非的眼睛:“待到肃清妖邪,施萧晓会直接来见中土列位仙家,你们寻仇我绝不退避。”到这里他又笑了下:“不过束手就死这种事我可真做不出来,我能保证自己决不再逃,但会还手,到那时就算死在你们中土仙家手中,我也只有感激之心,感激你们暂弃前嫌、与我并肩诛灭大仇。”

想的完了,施萧晓是很希望能和苏景并肩而战的,当然不因苏景自己的本领怎样,而是苏景身穿冥王袍又列位神鸦将,救了佛祖救道尊,金铃还对他青睐有加……这家伙身后几乎站满了仙内顶尖神祇。施萧晓太想报仇,他需要一个真正有力的伙伴。

报仇之后,再被别人报仇,施萧晓心甘情愿。

妩媚和尚望着叶非:“如何?待苏景从定中归来,你和他商量下?”

现在的情形对施萧晓来是个很好局面,若苏景清醒的话,怕是不会听他话直接就会出手,毕竟妖僧在中土惹的祸太大,弥台、元道、紫霄国、涅罗坞四大宗和无数修行门宗一朝毁灭,全都是他的毒辣手段;

而叶非的性子,妩媚和尚多少有一些了解,此人杀心奇重根本不把同道修士的性命放在眼里。

叶非才不在乎那段前仇,且他话在苏景那里很有分量,此刻能和叶非把事情讲明白再好不过。

果然,叶非又次点头:“成吧,等苏景醒了我会跟他。”

妩媚和尚全不掩饰自己的开心:“如此多谢叶先生……啊!”话没完就变成了惊呼,妖僧眼前剑光万道,叶非动剑、夺命而来!

之前那番话如果对苏景,施萧晓可能没机会出来,但是万一能出来,或许苏景还真会思考下;可是他对叶非……叶非不记仇,什么弥台元道,都死了也和他没有半个大钱关系,不定他还挺开心,不记仇不过叶非记得妖僧当年在中土时候那副看似内敛实则跋扈的倒霉样子,一想就觉得这和尚该腻歪人,不杀白不杀。

所以等施萧晓这半晌,只因叶非有点无聊……

施萧晓的本事也当真不差,一串血光自胸前迸出同时脚下云驾玄光大放,逃走!

不恋战,纵云就逃,且还从叶非剑下逃掉了,只是右胸上多了道口子,皮肉翻卷不算、剑气也侵入经络,伤势不算太严重可也不轻。

施萧晓逃走了,但还有一阵法音传声响亮:“这一剑我活该,不过叶先生也答应我会和苏景商量下……仙谁人不知,叶非此生言出必践!”

因还要守着苏景,叶非没再追杀,闻言后先愣、再笑,摇头喃喃:“你没打听清楚啊。”

自言自语时候,叶非的目光望向了另一处空旷仙,似是那里有什么东西,但叶非未出声。过片刻,叶非的目光放松下来,那东西离开了,他又重新负手,安静地望回遥远中土。

施萧晓的确是做过功课了,否则他也不会知道叶非此生言出必践,但他的功课没做好,施萧晓是真把这八个字当成好话、褒赞了……

白光闪闪,施萧晓疾飞,他向寻一处像样的凡间世界,这对他的修持精进有莫大好处。挨了叶非一剑,心中抱怨对方是狗脸,翻就翻,但他也笃定,叶非一定会和把答应自己的事情办成,叶非此生言出必践嘛!

一路疾驰一路寻找,三后,像样的凡间世界暂时没能找到,施萧晓却突然止住云驾,转回身望向空荡荡的星,嫣嫣微笑:“跟我一路了,还不肯显身什么?”

话音落处,施萧晓面前三千丈外流光闪烁,一尊晶莹剔透的佛踏出虚空,佛也在笑:“和尚很好的修持,能察觉到我。”

施萧晓一哂:“快别自以为是了,叶非也察觉到你在一旁窥探了,不过他没看透你是谁,是以没理会你。”

晶莹剔透的佛露出个诧异神情:“不会吧?你们都有这么大的本事?”

“是你自己差劲。伪佛大身再做涅槃,修为反倒降低了?”施萧晓摇摇头,口中话锋一转:“不提其他了,只你跟在我身后,何所图。”

那尊佛指指自己又指指施萧晓,然后他扬了扬眉毛:“咱俩合伙啊。”

佛相庄严,后身法金童自伪佛大身脱变而来,由此他的样貌也和佛祖一般无二,可他扬眉毛的时候居然是一副勾引的神情,一下子庄严散去,不出的滑稽和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