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295章 外来仙魔

第1295章 外来仙魔

琼环、青墨、琅琊和小汐都发出一声欢呼:“老叔来啦!”

话音落时一道阴风直闯敌阵!风过即摧枯拉朽,风后万千墨色碎尸如雨落纷纷。以苏景的金乌目力也看不穿阴风包裹之下那位老叔的真面目。

墨巨灵赶来狙杀苏景的阵容不弱,虽然没有绝顶高手坐镇,但人多势众配合娴熟,初时四位女眷入战墨巨灵还能及时变阵顽抗,仍有一战之力。

可现在又来了个鬼主威能的老叔,墨巨灵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巨灵皆为狂信徒,无人肯退舍死入战,不过在绝对实力面,精神怎么强大也只是个笑话而已,墨巨灵苦战、墨巨灵丧命,大局已定!

小蛮顾不得再给苏景掰扯女眷们,低低声音改换话题:“这位老叔名唤凉风习习,甲添也曾说过,他是小魔君身边忠仆,小魔君幼年曾遭遇大难,全赖凉风习习照顾才有后来风光,身份上小魔君为少主凉风习习为老仆,称呼上是叔侄,感情上则是父子亲人。”

四个比着苏景毫不逊色的女眷,一个深不可测的甲添做朋友,身边老奴都是鬼主星君的本领,苏景以前就知道小魔君一定了不起,但是也当真没想到这位小魔君如此了得。

战局已定、心中踏实;来者强大,心中好奇,苏景又问小蛮阿菩:“大小魔君……他们究竟怎样的势力、实力?”

“实力啊,我可不知道。老祖没提过。”小蛮摇摇头:“势力的话,大小两位魔君都无心封王称尊,自然也谈不到什么手下、队伍之类的说法,大魔君生性冷漠,身边好像没什么人;但小魔君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在他身边有些亲人朋友的,就我所知,小魔君一伙,结拜三兄弟,四个漂亮女眷。一位亲人似的老仆凉风习习。除此之外还有三个人。”

小蛮阿菩扳手指数着:“一个名叫小吊、永远也长不大而且永远特别倒霉的倒霉孩子,被小魔君认作义子;一个名叫天嬉笑的侏儒矮人,据说在凡间的时候曾是小魔君的副手,地位颇高;最后一个是头怪物。一颗圆滚滚的大脑袋。身体是无边无际的骸骨之海。名唤浮屠……这怪物特别能吃,据说真要开饭的话,一座凡间世界不够它一顿早点。”

提起名唤浮屠的怪物。,小蛮阿菩来了兴致,笑道:“这怪物生吞一切活物,血肉皮毛统统消化掉,骨头则融入他骸骨之海的身体,听老祖说一次浮屠回九龙地玩耍,临走时一时兴起,把他的骸骨海一根骨头一根骨头的衔接、拉长线那样一字排开,甲添老祖就沿着骨头飞,飞了三个月还没能见到浮屠的脑袋。”

这就是小魔君的班底了。

小魔君一伙人,加上一个大魔君,加上一个九龙甲添,再算上又一栈西坑隐,他们的势力……

这个时候甲添的灵讯再度传来,让小蛮转告苏景:你运气好,不用谢。

人的确是甲添请来的,之前苏景猜测没错,甲添请小魔君给苏景打个接应,小魔君来不了但家里的老仆和女人来了。

不过甲添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联络到小魔君的,小魔君神龙无踪平时根本联络不到他,这次甲添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思,不成想灵讯传出后还真就找到人了。

又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战事尽数墨巨灵尽灭,那位凉风习习在掌握局势后本想抓活口,奈何墨巨灵对自己比着对敌人更凶残,宁可自爆也绝不投降,而妖魔们的自爆本事诡怪难防,凉风习习也控制不住,到最后也没能留下活口。

墨巨灵死光后,阴风一震就此散去,矮小、干枯且瘦弱的老者,身体微微佝偻,脸上好大一块金钱斑,颌下三撇狗油胡……入战时威风浩荡、修为法力不逊鬼主的凶猛上仙,却是个卑微怯弱、在面对陌生人时甚至还有些局促的老人。

老人对苏景恭恭敬敬,上前不自然地笑笑:“凉风习习奉我家少爷之命,前来接应公子,来晚了,让公子受惊了。”边说着,边有些kuìjiù地搓了搓手心,说完,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面色微微一变,神情则愈发尴尬了:“对、对了,您是带着乾坤胎赶路的公子吧,我这个……救错人没关系的,可万一要因为救错了人耽误了去救该救的人可就……”

苗女琼环从一旁插口笑道:“错不了,我认得那个女娃儿,甲添身边的徒孙儿。”

老人明显松一口气,笑逐颜开,怯懦脸上现出真心欢喜:“那就好那就好,太好了。”

嗖一声,巫秀曲青墨大家坐着她的天梭来到苏景面前,打量了苏景几眼:“看你白白嫩嫩的、老实巴交的,怎么和甲添混到一起了?甲添可不是什么好人,以后少理他昂。”

这话小蛮可不爱听,也不管身份差距和本领差距,开口为老祖正名:“老祖常说,过去纠葛早都随风散去,如今他老人家就只有一个真正朋友,便是小魔君了。”苏景可不晓得甲添和小魔君一伙过去有过什么往事,但不难想象的,曾经怎样的荡气回肠,才会铸就今日的传说人物!

“哟,小丫头胆子大嘛。”曲青墨也不生气,笑眯眯伸手去捏小蛮的脸蛋,捏着拉两下算是惩罚,跟着曲青墨瞪大了眼睛:“你这皮肤……怎么如此滑嫩?快说说,平时都怎生保养的。”

另外三位小魔君家的女眷闻言也都跳过来,你摸摸我捏捏,同时两眼放光,围住小蛮问保养。个个都是绝代风华,个个都是白皙水嫩,苏景可真看不出来她们的皮肤有区别。

小蛮可是开心得意:“光练功不行。还得寻蜂蜜,可不是普通蜂蜜,有好大名堂的,我跟你们讲……”

女人们叽叽喳喳,一开嘴干脆就直接说了一路,老叔凉风习习不善言辞,偶尔与苏景目光对触他就躬身点头的笑,平凡老实还有些许腼腆的笑容。

余下路途平平安安,途径一座人间时候四个女人强拉着小蛮下去采蜂蜜去了,老叔凉风习习尽职尽责。不怎么说话但寸步不离守护苏景身边。同时他接管了云驾。

由此苏景真正放松下来,心无旁骛凝神休养,聚火笼风行元转气,中途醒来过一次。老叔风习习对他的修为赞不绝口。不夸还好。夸了反倒让苏景怪不好意思的:别人夸赞他或还能有些得意,来自小魔君一脉的赞扬……老仆堪比鬼主,家里随便一个女人都不比苏景差。唉。

苏景摇着头:“自从踏入修行,一路以来我奇遇接连、造化不断,我的运气不是普通的好,可即便这么我这么走运,和您老这一家人相比,嘿,不提也罢。”

凉风习习全无冥仙丧鬼的阴森刻薄,老人也摇头:“苏公子不用自轻,奇遇、造化这些事情……您以为琼环小姐、青墨小姐她们就没运气么?老仆多嘴啦,说两句:头一句,您才修行了多久呢?我家公子成道时,西坑隐才刚刚飞升,尚未主掌又一栈。又一栈被西坑隐大人接管的时候……莫说三圆五圆,怕是连中土这座世界还未诞生吧。”

“另一句:小魔君最是关心亲人朋友,在仙天中行走了这么多年,您觉得他会不照顾妻子朋友姐妹和我这个老头子么,都不用我们做什么,少爷就会主动摘来造化直接塞给我们。”

老人笑呵呵地:“所以苏公子真无需妄自菲薄,就是我家少主见了你,你这般年纪和你这般修为,他点头笑赞。”

当怀敬畏之心的道理绝没错,可其实以苏景今日成就,也足值得骄傲了……

其后又是月余行程,中土世界终于显现视线尽头。

湛蓝剔透,那座乾坤从天外看去,好像一滴漂亮的水。

一路休养,苏景的精神回复了不少,破锣仙子得他阳火温养,曾经虚弱不再,不过反映还是老样子,踏出云头,眺望远处世界一言不发,苏景以为她正勾连试探护界大阵,未料半晌后她转回头面带yíèn,望苏景,一息、两息、三息,她开口:“为什么……停下来?”

“到地方了,中土世界。”苏景欢一笑,指向前方。

一息、两息、三息,“哦。”破锣仙子应道。

然后又不说话了,这次是真的流转真识去勾连前方的护界大阵了,足足半个时辰过去,转头望苏景,看上三息后:“成了,我能进去。”

简简单单六个字,苏景霍然大喜!

正如甲添猜测的样子,中土情形与破锣世界同出一辙,破锣仙子与中土正涅槃的乾坤胎是真正同族、同类,这座仙魔隔绝水泼难透的护界大阵可对破锣仙子网开一面!

而再三息后,破锣仙子又道:“我带你一起。”

比着上一句更简单,只才五个字,苏景却觉得脑中轰隆一声巨响!

……

青青罗裙,曼妙身姿,不算太惊艳美丽但清婉透彻的女孩子躺在青草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蓝天,轻声道:“这世界疯了啊。”

“是疯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纯秀元灵,怎么会有机缘造化。上次三万年不遇的灵元大潮已经够吓人了,这些年的干脆变本加厉……”另个女孩子接口,一样的打扮,一样的长相,双姝姐妹并肩躺着。

孪生双姝,心意相通,所以剑尖儿剑穗儿的聊天可以不中断、不停顿地进行下去,剑尖儿又接口:“是啊,大势如此,造化频频,现在连人王都不值钱了。”

剑穗儿使劲点头:“嗯,秦长老、虞长老、雷长老、龚长老……甭说前辈了,就连咱俩都成人王了,可见人王多不值钱。呀,小妮子,你又动春心!”

“明明是你先想他的,还敢反咬一口?”剑尖儿的脸蛋微微红。笑:“本座有仇必报但以德报怨,你咬我一口,我得亲你一下,丫头,脸来!”

剑穗儿咯咯笑着凑上脸蛋,让姐姐亲一下,跟着她又亲了亲姐姐。

正笑着,忽然一阵香风飘摆,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漂亮女冠显现身形。剑尖儿剑穗儿一见女冠赶忙跳起来:“拜见师尊。”

“免礼,”红长老摆摆手:“我就是过来问一声。西红柿炒鸡蛋要不要放糖?”

“要!”

“不用!”

剑尖儿剑穗儿一起给出dáàn。

放不放糖不重要。重要的是红长老现在很喜欢做饭,沈河真人都有些发福了……一对剑仙早都从匣中修行圆满出来了,可不知怎么回事,明明修行圆满彻悟大道。却无法飞升。和尘霄生一样成了留世仙。

如今沈河已经卸下了离山掌门的担子。与红长老归隐山林,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剑尖儿剑穗儿这两天过来看师父,人也在青山中。

“到底放不放糖?赶紧的。锅还做在火上。”红长老是真着急,当初她在离山炼丹的时候都没见过这样神情。未等剑尖儿剑穗儿给出dáàn,青青草坪上又是人影一闪,沈河真人来了,面带微笑:“不做饭了,去离山吧,刚刚贺师伯传讯归来,召集大家齐聚离山。”

上一次三万年不遇灵元大潮,看似福缘实则回光返照,最后墨色灭世而来;如今中土元灵、机缘、天眷比着上次更要凶猛得多,是以大家嘴上虽不会说什么,心里却都有个准备。听说贺余召集群仙,红长老眼中忧色闪过:“出什么事了?”

还好,沈河真人的神情并不凝重:“莫担心,不是你想得那样,是幽冥尤朗峥大人仙去,大判之位传于顾小君,顾大人升袍等位后准备来拜会离山,于礼我等应该去向她道贺,正好也借这个机会聚聚。”

群仙归返离山,不止尘霄生、贺余这些离山本脉弟子,富甲天下的宋六两大老爷也带着参莲子和贵重礼物来了,阴阳司与苏景份属同袍,虽然苏景早都飞升离开了千多年,但该为主人做的人情六两仍不会有丝毫怠慢。

大好妖奴,不止会做人会讲话,更要紧的是忠心。

等不多久,一道阴风起自地面,一品大判顾小君、花青花,二品判贺余外加一个小鬼妖物,幽冥中权势熏天的四位大官鬼联袂而来。

是宾客相见,更是故友重逢,相见自有一份欢乐喜庆,未料落座才片刻,天空中遽然一声神雷炸起,朗朗青天被贲烈雷光撕扯开一道狰狞大裂。

黑红色的狰狞裂璺中,一蓬玉色光芒直落乾坤。

几乎同个时候,人间一道道强大气势绽放开来!

除了离山奔涌流转的剑惊讶,西方佛光璀璨,东方道气冲腾,南方妖风横扫万里,地下深处还有一道阳火真意与滚滚煞气透入……有外来仙魔入境,中土诸仙怎会怠慢。

影子和尚,吃面道长,尾巴少女素素尽数抬头望向天空,身穿红色衣袍的矍铄老者与三头三身的猛鬼自幽冥入世。

诸般强大气意催压过来,入世玉色光芒不敢再前进,就此止住垂落之势,静静悬浮半空。

南荒边缘,天斗山上,一个年级轻轻的泥鳅大将,瞪圆三角眼、伸卷龙鳅须,手提长矛遥遥指点遁入远处天空的玉色光芒,第一个开口吼喝:“呔!干哈的?”

小金蟾青云满眼慈爱地看着泥鳅大将,觉得这孩子像极了他爹,真的神武非凡呢。

“这是……”玉色光芒中一个许多人都熟悉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的声音传来,带笑,挺qīnqiē:“裘平安的儿子?”

“还是你大爷!”年轻的泥鳅大将不止有他爹的非凡神物,还学会了他爹的混账孟浪,他只知道天外有大阵守护,能进来的多半不是好人,直接骂了回去。

那声音很熟悉,那声音还喊出了裘平安的名字。

天上天下八方仙佛,片刻寂静……

咕咚、咕咚,接连两声闷响,离山峰上剑尖儿剑穗儿齐齐摔倒在地,半晕。巨大惊讶后的巨大喜悦,巨大喜悦后的巨大眩晕,成全了古往今来中土世上最最没出息的两大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