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294章 女眷

第1294章 女眷

墨巨灵根本就是不要命的打法,手上神通不能击溃剑阵守御,他们就用巨大的身体去扑!

叶非剑阵笼罩千丈方圆。

千丈方圆修罗屠场。

黑色的血浆与巨大的尸体碎块伴随着巨灵的濒死惨嚎翻分,激烈且愤怒的剑鸣中,长剑也被层层打碎、扫罗。

这样的局面明显出乎了苏景的意料,他觉得墨巨灵多半会来,但从之前他们在破锣世界寻找乾坤胎的情形来看,墨巨灵就算来截击也不会太拼命,了不得来个千八百头,有一两个高手压阵也就差不多了。

可眼前的阵势,摆明了墨巨灵志在必得,大队人马且狂热舍身!

这么凶猛?早干嘛去了,在破锣世界的时候为何那么轻易就逃走了……前后两战都因乾坤胎而起,墨巨灵摆出的态度却决然不同,这让苏景有些想不通。

想不通很正常。曾经乾坤胎对墨巨灵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需要进化,需要乾坤胎来完成自身的完美改造,但后来他们找到了其他的办法,墨巨灵大部已经开始闭关涅槃。

现在对墨巨灵来说,乾坤胎已经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能抢来的话做做研究挺好,若抢不来那就算了,也不用为它去拼命。由此破锣世界那一战,墨色妖魔打得漫不经心。

如果乾坤胎被别人带走了,墨巨灵可能都不会再追……谁带走都没关系,唯独苏景不行;乾坤胎去哪里都无所谓。唯独去中土不行!这便是关键了!

曾经苏景百思不得其解,佛尊佛祖也都不明白、甚至连本是乾坤胎出身的甲添也未能及时看破的中土古怪大阵的来历,墨巨灵却是早就知道缘由的。必须要承认的,墨巨灵对有些事情的认识,要比今日神魔更深刻的多,他们早知中土世界正在蕴育乾坤胎。

墨巨灵可以不要乾坤胎,但是决不允许破锣世界的乾坤胎去帮助中土神胎涅槃。

中土的乾坤胎是什么人,墨巨灵再清楚不过;那几个人曾经给真色正神一族带来怎样地重创,墨巨灵再明白不过!

所以去抢乾坤胎只是一个小队,成败都不存执念;来狙杀苏景的却是除去正入定涅槃的本族大部之外。能及时调运到附近的所有墨巨灵。且、只许胜不许败。

叶非的眼睛亮了起来,扬手摸去颧上的疤,当面上无疤时候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支红色的剑,同时一道心神直应苏景识海:动你归巢之咒。回收尸匠骄阳去。

此行的确是有诱敌的心思在。这事跟钓鱼差不多。只是离山两大渔翁就打算几条鲤鱼胖头之类小鱼,结果却钓上来一群鳄鱼……稍稍有点受不了。

叶非好斗但不会让苏景跟着一起冒险,而苏景跑了以后叶非不止能免去后顾之忧放开手脚。也可以随时发动归旗咒退走,这是都不用特意商量的好战术。

苏景负手云头纵声大笑,笑声里满满轻蔑仿佛智珠在握、仿佛即将动用雷霆手段将敌人一网打尽,心里则急忙忙施咒准备逃跑……可就在他的大笑时候,突然一个古里古怪的女子声音传来。

声音很脆,蛮好听,古怪的是语调,好像中土的川西口音但又不尽相同:“笑个爪子么,瓜娃儿,你就是苏锵锵?”随说话还有阵阵悦耳的叮当碎响,一个从头到脚周身上下都挂满细碎银饰的俏丽女子自东方闪身而出,二十出头的年纪,眼睛亮晶晶地,从远处望着苏景。

苏景的咒慢,得过片刻才能行转圆满,见来了个陌生人直接喊出自己的名字,他点点头,还不及说话离山巅里的小蛮阿菩突然欢呼一声,从洞天内跃上云头,一边行礼一边喊道:“小蛮阿菩拜见琼环老奶奶……”

话没喊完,苗女打扮的琼环忽然瞪起眼睛,出口不逊:“老你妹,奶你妹,憨兮兮瓜娃子!”

小蛮笑嘻嘻地全不当回事,苗女琼环也不再只顾着打招呼,见了自己人后她的身躯古怪扭了扭,一身细碎银饰陡然暴射而起,旋即化作银色狂风向着前方密密麻麻的墨巨灵直扑而去。

不过一些银饰、不过一场亮晶晶的风,可这一击之威比起甲添的剑阵又逊色在哪里!

银风过处,墨色崩碎巨灵陨落。

苏景身边有个强者守护,场外又有强者驰援,墨巨灵却全不慌乱,这一战他们势在必得,哪怕来了再多敌人他们也不在乎,要么凯旋要么死,这么简单的事情又何须慌乱。立刻就有三百墨巨灵分兵离阵,暂不去围攻苏景,结阵向着琼环扑来。

琼环不打不挡也不跑,张口就喊:“幺妹儿!”

咯咯笑声响起了,也是怪好听的声音:“来了。”

人来了,黑色衣裙的女孩子,圆圆的脸圆圆眼睛;宝物也来了,形状狭长气势锋锐的一只三丈梭。女孩子坐着她的梭,飞出虚空直击扑向琼环那三百墨巨灵。

神梭入阵、墨灵聚法,两股大力冲撞一起,轰轰气浪冲天起,弥漫百里方圆。就在浑浊气浪中幺妹儿的声音再度传来:“琼环,从亲戚上算你是我嫂子,喊我声幺妹儿倒无所谓,可从巫蛊家学来算,你是蛊家小不起眼小学生,我却是巫家珍秀真传,有巫秀之冠的,外人面前你得喊我曲青墨大家。”

“幺妹儿!胸不大何以为家,还大家,笑死人咯。”苗女说话可没忌讳,那位曲青墨大家的胸的确有些平。

“哎呀,气死我了!”曲青墨驭梭传出气浪,她还在咬牙想着还嘴的说辞,与她相斗那三百墨巨灵却再没说话的机会了,尽数斩灭!

两个凶猛女子边斗嘴边入战,苏景半懵,望向似乎知情的小蛮:“两位仙子……甲添的朋友?”

第三个声音传来,还是女孩子,依旧很好听,带笑回应苏景之问:“我们和甲添没什么交情,但家里的男人和他还不错……我家的男人忙着喝酒玩乐,只好女人出来做些正经事。”

第三个女孩子裹着一件长裘,**着双足,好像草原上的精灵,清新脱俗且轻松快乐,蹦蹦跳跳地走进了墨巨灵围攻苏景的大阵。她是快乐的,可遇到她的墨巨灵就再也快乐不起来了;她娇弱得好像一株小草,但她的法术和手段……狠辣、孽杀!

从剜眼挖心到抽筋剥皮再到挫骨扬灰,她的动作写意潇洒,她的笑容温柔可人。

“你家的男人?琅琊啊,不亏心么?”第四个女子的声音冷冷清清,不带丝毫烟火气,显然对第三个女孩子的言辞不存好感,一袭白衣、清秀冷漠的女子显身了,她的左手掩在衣袖中,看了看战场的情形,左臂扬起、笼罩在袖中的左手弹出,遽然五道灰色锐气喷薄,横扫千里开外!

灰色气息之下,被击中的墨巨灵无一例外,刹那抽干、变作枯尸跌落……

此时驾驭天梭的曲青墨终于想到了好说辞,大声招呼:“小汐、琅琊,刚琼环说你们都不算大家!”

长裘赤足的女子唤作琅琊,最后出现的白衣女子名叫小汐,闻言居然都低头看了看,而后都笑了,得意、不屑争辩。

小蛮阿菩总算开口了,对苏景低声道:“我只见过琼环,另外三个……曲青墨,琅琊,小汐以前听老祖讲故事时候提到过,她们都是九龙地出来的前辈金仙……你知道小魔君么?”

苏景点点头,甲添说过,大小魔君是他的朋友。

小蛮继续道:“小汐仙子是小魔君的正印夫人,琅琊仙子是小魔君的好朋友,想嫁而不得;另外小魔君还有两个结拜兄长,不是大魔君,是另外两位九龙金仙,曲青墨是大哥柳亦的媳妇,就是大嫂;琼环是二哥曲青石的媳妇,就是二嫂;曲青墨还是二哥的亲妹妹,也是三弟小魔君的结拜小妹;再就是大哥柳亦与二嫂琼环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同门,二嫂入门早是师姐,大哥是师弟……明白了?”

苏景没太绕出来,愣愣摇头,小蛮咳了一声:“这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再给你算一遍啊,先说,这里没大魔君什么事,就小魔君结拜三兄弟和四个女的……”

苏景一时间实在理不清,但他至少能明白:

甲添怕他会出事,就另请高人帮忙在沿途打个接应;

甲添请的人多半是小魔君,可小魔君自己来不了,就把他兄弟伙的女眷都给喊过来了。

四个女孩子,精灵古怪或者刁钻冷漠,显然相处得极久极熟稔了,打仗都不耽搁她们嬉笑斗嘴……而她们的出手,只凭现在展露的手段,比不得星君鬼主那种程度,可比起当年那个无漏渊鬼主驾前第一高手泰骨不死,她们只强不弱!

苏景自问,自己巅峰状态时对上这四个女子中任意一个,不见生死是绝对分不出胜负的。

可是这仙天之中,谁曾听过琼环、青墨、琅琊、小汐的名字?

小魔君一系的高手。

仅仅几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便已如此,那结义三兄弟之中的大哥二哥又当是怎样本领,那连甲添都推崇备至的大小魔君又当是怎样本领。

当怀敬畏之心,这句话永远不会错的。

这个时候,突然又一声戾气十足的长啸穿透星天,浓浓鬼煞气意随厉啸铺展开来!苏景又是大吃一惊!他就是冥王,是以在清楚不过正赶来的一尊厉鬼,真正鬼主级别的顶尖冥仙。

琼环、青墨、琅琊和小汐都发出一声欢呼:“老叔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