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290章 吓唬谁

第1290章 吓唬谁

吼喝同时胡人王又传出三道灵讯……破锣乾坤,南方独秀,所以当世最最强大的三座修宗都坐落南方,尚未受到黑暗波及,人王晓得三宗都有强**阵,只是发动起来尚需时间,他传讯就是要三宗立刻动阵。

至于时间,他来拖。

胡人王的威名不显于世,但他做过许多惊天大事,只是不会大张旗鼓地公布于世,这次传讯时候他落下了自己的法鉴,足以证明他的身份。而这世上大宗早都隐约猜测本界有位神龙无踪的老神仙,此刻收到讯令得知老神仙已出手,心头安定不少。

黑暗继续蔓延,对胡人王的叱喝无动于衷。

灵识根本无法穿透黑暗,但胡人王能够感受其中的寂寂死意……

胡人王深吸气,再开口:“你等可是为乾坤灵胎而来?”

是猜测也是试探的一问,果然喝声过后前方的黑暗微微一顿、停止了蔓延之势,又过一个呼吸,黑暗中传出个谦和、平静的声音:“这世界远远算不得完美,以前我们可从未想过这样的世界也能够孕育中乾坤胎,足见造化神奇呢。”

随着说话声音,一尊神魔踏出黑暗。

堪比雄山的巨大身躯,漆黑如墨的巨灵神,他的目光安详、他的微笑和煦,低头望着胡人王:“您说是吧。”

胡人王面色阴沉,他的法术催转不休,身后雷云不断汇聚。一人之力、凝法结云倾压三千里天。

三千里天空雷云结布,道道紫弧穿梭游走,胡人王昂首傲立,那是怎样的威风!

可惜,三千里与半座世界相比,小小水潭遭遇浩瀚汪洋……身后凝结三千里雷云的胡人王,凝视着同样在身后将一半世界纳入墨色的巨灵。

胡人王说话很慢,他在聚力,他在小心提防,他还要争取时间。所以他不接正题。顺着墨色巨灵的话向下说:“宇宙奥妙,谁能真正看穿?”

“嗯,看不穿。鸭子为何下蛋,人为何产子。鱼儿在水里能喘气上了岸反倒会憋死。鸡下蛋蛋生鸡究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啊。”墨巨灵很轻松的样子。随口说着闲话,同时伸手敲了敲额角:“宇宙玄机?的确复杂得很。”

说着,墨巨灵又笑了:“管他呢!鸡鸭鱼肉鸡鸭鱼肉。到得最后鸡鸭鱼还不是变成了肉。都会死的,宇宙再怎么玄虚,到底也逃不过一个死。死即永恒,看穿了永恒,就不用再看其他了,”

墨巨灵他合掌,高大伫立的巨灵居然对胡人王施了个礼:“与小友共勉。”

胡人王第一次接触这种怪物,心里只觉古怪,未还礼再转话题,指了指那半座世界的黑暗:“内中人……”

“他们都还活着,不过很快就会归入永恒去,不必惦念了。”墨巨灵的笑容绽放更盛,露出了黑色的牙齿:“此界诞生乾坤胎,我们需得找到它,但乾坤胎与世界同根同源,它的气意完全融合世界中,寻找不易,只好用这个笨法子了。”

笨法子,浓浓黑暗笼罩一切,层层过滤,寻找着乾坤胎。

胡人王面沉如水:“我交出乾坤胎,你等可会离开?”

这次不止是笑容了,墨巨灵还笑出了声音:“误会了,误会了,你交不交乾坤胎,我都能找出它,我们吞没半座世界用了半个时辰,至多再忙半个时辰就好了。你说不说乾坤胎的下落我本无所谓的,既然我们来了,这世界也就死定了,所以停下脚步是因为我以前没见过人王,想和你聊几句。可惜,您让我有些失望。”

墨巨灵的确没想到乾坤胎已经不在这座世界,以他们所知,乾坤胎诞生一年内都不能离开所在世界的,这是天桎梏,即便天之子也不能悖逆。

胡人王只盼对方多说几句才好,当即追问:“失望何在?因我修为浅薄?”

“嗯,太弱小了些。再就是你不够聪明。拖延一点时间又有什么用处呢?多活几句话,早死几句话,站在永恒中看其实没有分别的,你都见到了真色,却还不晓得永恒的强大,还想着你家同类那几件小小法术。”墨巨灵摇着头,明知对方在拖延时间却全不在意:“以前我有同族,在一座名唤中土的世界遭遇另一群人王,他们可就聪明了多,不止斩杀了皈依永恒的真色仙,还杀灭了我家一支正神天兵,你比起那群人王差得太远了。我盼你能和他们旗鼓相当,结果失望。”

胡人王不怒反笑:“听你的意思,要遇到能把你们都杀光的人才会高兴?你……是不是太拧巴了?”

刚刚收敛了笑容墨巨灵眨眨眼睛,又笑了:“你不说我没觉得,你说完我就发现了,果然是够拧巴的。这没办法,争强斗狠、本性使然。”

开心笑着,墨巨灵扬起了头,双目微微闭合,再开口时候他的很轻:“听,有人在欢呼。”

的确有人欢呼,普通人听不见,可人王成就于乾坤中,只要他想听就能听得到,哪怕万里之外的欢呼……南方,举世三宗,外围弟子、附属妖精望着宗门重地内冲腾而起的灿灿法光,正放声欢呼!

天宗重术成形!这是护界之法、这是乾坤禁忌,只有在人间遭受灭顶之灾时候才会动用的凶悍杀劫。

尘封万年之阵,三阵,来自传说来自天宗的全力攻袭,冲天起向西去,必破那来势汹汹的黑暗。

就在片刻前,那些欢呼的修家、妖精都在惴惴难安,南方三座天宗,三宗三座大阵,对今日绝大多数修家来说只是故事罢了,大家大都知道三宗三阵的存在,可谁也不能亲眼见过。既然没见过。难免就会怀疑。

但当那神光冲腾、当那法势扩散,当那大阵中透出的凛凛真威直击心底时,所有人都放下心来,除了震撼之外唯一的感觉:踏实。

这是怎样的力量!凝聚于万里厚土,勾连于无尽苍天,来自乾坤的磅礴大力,来自整座世界愤怒……飓风起、烈焰生、玄金剑龙怒啸叠叠,三道大阵成法、重法笼罩东南,真就弥漫了另外半座乾坤的,向着西方的黑暗冲杀去!

“来了。”墨巨灵笑笑。退入了他的黑暗。身形隐没前他不忘对胡人王点点头,和蔼且客套,墨色之族从来礼数周全。

风至火至剑龙至!疯狂扩散、急速笼罩了半座完好乾坤的三宗大阵,跨过胡人王的三千里雷云后。直直击入黑暗中!

铺天盖地的愤怒雄鹰急扑一座磅礴大山。会是怎样的下场?

湮灭了天空的狂风层层崩碎。覆盖了大地的灵火四分五裂,贯穿乾坤的剑龙骨折筋断。

铺天盖地的雄鹰和铺天盖地的鸡蛋,在厚重大山面前又有什么区别呢。胡人王听得清清楚楚。来自南方的欢呼变成了惊呼。

本来就不该有欢呼的,只怪蚂蚁分不清苍鹰与大山间的区别;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大山看来,雄鹰?蚂蚁?一回事吧。

“雷!”胡人王嘶吼动咒,三千里雷云暴怒奔涌,人王全力出手,袭向前方黑暗……就在雷鸣轰动中,胡人王听到了墨巨灵一声浅叹,又添一枚鸡蛋。

跟着,胡人王的天黑了。

不是没防备,胡人王时刻都在戒备着,如果自己的雷法奈何不了对方他会暂退游斗,他还要寻找机会、寻找对方法门的弱点,绝不会傻乎乎地等着黑暗笼罩上来。

可是防备又有什么用,前方的黑暗没有蠕动、没有流转,就在全无征兆中猛地一跳,便将胡人王吞没……不止一个人王,还有剩下的半座世界。

若在天外当能看得明白:那纯透墨色陡然扩展,只在瞬息之间笼罩乾坤!

什么雷法剑龙风天火海,统统碎裂!什么人王天宗护世大阵,尽数沉寂!墨色之威,除了那座名唤中土的乾坤,就再无凡间世界能够抗衡。

蒙入墨色中,胡人王直觉天旋地转,元灵真力、热血骨力刹那散去,人仿佛被抽干了,连站稳力气都欠奉,直接摔到在地,再难做抵抗。

胡人王瞪大了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不存一线光,他连自己都看不到,何况其他。

试着动用体感灵识……墨也从颜色变成了感觉,无论是用眼睛看还是用身体探,人王只见浓浓浓浓的黑。

完了。

胡人王真正明白了自己、凡间和对方的差距,这差距巨大到无论自己如何倔强如何反抗,却都不能算是一场战斗。大象在踩死一只蚂蚱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想到战斗这两个字。

墨巨灵的声音不见了,他没了再和胡人王交谈的兴趣。

也就在胡人王绝望时候,他忽然看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本来人王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很快他就发现,那一点一点、正从天空高处漂落的火光真实存在、且渐渐靠近!

无尽黑暗中,突然见到了火光,即便那火微弱得仿佛随时会熄灭,也还是点燃了胡人王眼中的希望之光!

只是……当火光漂落、胡人王看清那些火光的来源时候,他的眼睛又黯淡了:一群甜鹄仙子,每人提着一盏灯笼飞了下来,她们的目光怯怯,面色苍白,提着灯笼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甜鹄啊。

比着人王还要弱小许多的仙家,来了又有什么用处,胡人王努力再努力地凝聚一些力气,对着仓皇甜鹄大吼:“跑!”

甜鹄们早都吓坏了,她们可没看见胡人王,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大喊,好多小仙子顿时吓哭了。为首小女王胆子最大,打着灯笼向着喊声来处照了照,终于发现了胡人王。

原来是他啊……小女王有些不高兴:“你吓唬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