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289章 一点黑

第1289章 一点黑

修神修身炼魂炼血,苏景的阳火修持不俗,骄阳的生、暖真意早已修持入身,他的血是养命滋生的至上灵浆,两剑过后苏景再不能动了,趁着还清醒的时候传神阳三郎,请她割破自己的掌心、以己身鲜血去滋润灵胎。

是否就此救回破锣姑娘苏景现在也没办法确定,但该做的、能做的他都已经做完了,可以踏踏实实地睡去了。

以阳血润灵胎没错,不过苏景的吩咐是随便把手搭在破锣姑娘哪里都成,手上、肩上、脑门上……阳三郎自作主张,她和苏景是亲生的自己人,莫看平时三郎总是不服气的样子,真到事情上该照顾就一定会照顾:

苏景如此辛苦的救人,阳三郎哪能不让他犒赏下自己。

不听已经在带着小贼在离山巅闭关了,五感自封心神内敛,既不知苏景刚刚施展重法也不晓得夫君现在的睡姿。

阳三郎、乌鸦卫和恶罗汉不再耽搁,齐齐归入苏景身内,他们都与主尊并修法门,此刻各入各法,于苏景归元回气的休养有好。

一群凶神恶煞刚归去,不料阳三郎又跳了出来,墨剑挥挥把苏景好好的左手也割破了,跟着她将苏景的左手按住了破锣姑娘的右胸,这次真正心满意足了,三郎归去……

血自掌心中流淌,很慢却不凝固,鲜艳醒目的红色纹路缓缓游走于灵胎身躯,血线分岔、继续流淌。渐渐化作一张血网,将破锣姑娘包裹起来。

苏景沉沉昏睡,不醒。他做梦了,梦见自己徜徉在暖洋洋的火海中,双手各拿个热腾腾的包子。

小蛮阿菩不走,她还要向甲添复命,非得等到事情有了结果才会离开,现在她就在一旁盯着、等着,看破锣姑娘究竟能不能被救回来;甜鹄们也留在金宫内,神鸦将沉沉昏迷。属族小仙岂能弃他而去。是一定一定要留在身边照看的。

苏景睡,梦境时时变化,可无论梦见什么、梦到自己去了哪里,手上拿着的那两个包子一直都在。

……

破锣世界。

胡人王坐在世上至高山巅。满心焦急。一百天了。时间晃晃。相距上次太阳忽明忽暗地异象过去。又过了三个月。

苏景答应过,无论事情成败都会回来给他一个交代,但现在他正沉睡哪里能下来交代什么。至于阳三郎、小蛮一伙,谁会把一个人王放在心上,让他等着吧。

只能等,再怎么着急也没用,胡人王呆呆仰望苍穹。

又过几天,正凝视骄阳的胡人王耳中忽然传来咚一声鼓响。

鼓响,撼天动地!

一声过后又是一声,咚咚大响由缓入急,满满催促满满杀伐的鼓声,传天传海传山传地,传遍了整整一座人间!

鼓声又岂止响亮,且还饱蕴法音,直击大修灵台,简直催魂夺魄!若容得鼓声这样敲下去,莫说当世普通修家,即便胡人王也会重伤呕血。

无法不去理会,胡人王冷哼一声,一跃起身自峰顶直直跃下,坠落半空时候天雷法驾斜刺飞出,托起了主尊向着鼓声传来地方疾行赶去!

燃香飞驰,胡人王遥遥望见前方一座大湖湖心,一个和尚打鼓。

周围已经聚集了附近不少修家,正喝骂连连,或驭宝物或催法术围攻打鼓僧,可任凭他们法术如何猛烈、攻势怎样凌厉,一入僧人身周百丈,宝物便会无力跌落,神通就此化作清风。

和尚并不还手,从始至终低头敲着自己的鼓。

胡人王再靠近,和尚就察觉了他的到来,抬起头向他望来。

对视之际,胡人王心中微微一惊……恶鼓催魂,邪器邪修,胡人王认定催鼓者是不出世的老魔大妖,全没想到居然是个如此妩媚的和尚。

凤目,瑶鼻、檀口,唇红齿白的光头男子,足以羞煞天下美人。

妩媚和尚见了胡人王,稍稍打量过后唇角勾勾,他的笑容开心且**:“终于来了个像样的人。”

咚!

最后再对面前白色皮鼓做一击,和尚放下了鼓槌了。但也是这最后一击,周围聚拢的数百修家尽数闷哼跌倒,口鼻中都有鲜血流淌。不会死,但废了,最后一声鼓将他们的元基彻底摧毁,此生休想再提修行事情。

妩媚和尚从来不是个心慈手软之人,一群凡间修家敢向他动手,只废去修行已经是天大恩宠了。

伤凡修、不伤人王,妩媚和尚继续微笑着:“活色人、施萧晓见过人王。事情紧急所以催鼓相请,有得罪请勿怪。”

自报姓名后施萧晓并不停顿,不等对方回应也没兴趣知道对方称呼,他又直接说道:“人王可知,此间世界不久前曾有乾坤灵胎出生?此刻灵胎人在何处?”

胡人王怎么可能就此回答,心咒转转,体内真元飞快流淌,同时满天乌云急急汇聚,这就准备动手争斗了。施萧晓却摇摇头,看都不看天上饱蕴神雷的浓云,径直盯住胡人王,面上的笑意更浓了些:“看来你识得那尊乾坤胎了,我来此世界只为告诉他一句话,由你转带也是一样,请转告:此地不可留,速速逃命去!”

言罢施萧晓挥袖收了法鼓,一条巨蛇云驾跃出虚空,将他裹住一飞冲天。

说走就走,不存片刻流连,他的遁天之术远非胡人王可比,人王这边的雷法尚未凝聚成形,妩媚和尚与他的蛇已然消失不见。

胡人王愣在原地,他不明白妖僧的意思,对方留下的那句话也无处可转达,等了片刻确定对方已走,人王降落地面查看伤者,简单一探就能明白这些人都废了,大罗金仙也救不回他们的修为。

沉沉叹了口气,从何处来归何处去,胡人王重返山巅。

……

此地不可留,速速逃命去?

安安静静的世界,样貌惊艳的和尚已经离开七天了,胡人王时不时会回想起对方离去前的警告,实在想不通其中的道理,祖师奶奶在天外有仇人么?对方得知她有可能复生的消息所以要来寻仇?可是说不通的,妖僧显然不知破锣仙子的身份,他的话都是指着乾坤胎说的。

乾坤胎,新生命,可以把它看做婴儿的,一个婴儿能有什么危险?又是什么样的危险会追逐一个婴儿?

越想就越想不通。胡人王的性子有些拧巴,他可不似苏景那么洒脱,所以越是想不通他就越忍不住要去想。想过了第七天,到第八天的清晨的时候他终于不再想了……

清晨,太阳从东方升起,这时的阳光朝气蓬勃,胡人王坐落山巅环目四顾,他甚至觉得经过一夜沉睡的世界此刻得到阳光沁染,处处都会闪烁出崭新之姿。

修行快三千年了,每到清晨都是胡人王最开心的时候,看着崭新世界,心里自然喜悦荡漾。但今天清早,当他向平时一样举目四望、看过东方看过南方再去看西方的时候,胡人王眉头微皱:西方、黑。

特别黑。仿佛夜幕笼罩,却又比着夜的黑更沉黯得多、更纯粹得多,世界西陲不知为何竟是一片黑暗笼罩。

明明已经天色大亮,可来自东方的阳光根本照不穿西方尽头的沉黯。

清晨时候,天下大白,唯独西方极远处那一点黑……胡人王刚刚向西方望去时候,那边还仅仅是他视线尽头的一点黑,可就在他皱起眉头这么短暂的光景里,一点黑就变成了一线黑。

跟着,一片黑。

来自西方的纯透黑暗迅猛扩张,蠕动着、冲荡着,仿佛泼墨一般,飞快吞噬着天地,纯透却沉沉之黑,自西向东一路蔓延开来,杀灭阳光、吞噬世界!

胡人王不自禁想起自己在沙漠修炼时见过的狂沙风暴,大概就是远方黑暗吞没世界的样子了。

忽然间,灵讯多了起来。胡人王感受的明白,无数灵讯穿梭天地间。不难猜,这世上许多修宗都有检探天地的法阵,西方黑暗来得如此莫名又如此凶猛,大宗名宿很快就会察觉,灵讯传去游历西方的同门或驻扎西方的友宗,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惜,只有从东向西去的灵讯,黑暗中却无一道回讯传向东方。

能够成就人王修持,莫不是受到天地眷顾,所以人王都有拥有一份护世之念,胡人王也不例外,心中虽然惊疑不定可行动不存丝毫犹豫,拔身冲天,向着西方黑暗迎去!

人王云驾如电,疾驰中法术催转,浩荡雷云翻腾流卷,紧紧追在他的身边。

也在胡人王的飞驰中,所过名山大川中云驾与剑光齐动,大小门宗正派法门都有高人飞天,迎向西方!

胡人王驻驾的那座山在世界东南,所以当他靠近那片铺天盖地的黑暗时候,这座世界已经黑白两半,半座乾坤陷落黑暗之中!

千万修者聚集,个个神情肃穆。前面不知多少人已经冲入黑暗中了,有去无回,连当世几大天宗的名宿都陷落了不知多少,沉沉之黑无可阻挡,继续向着东方催压过来。

风火雷电,剑符法宝,从东方不断冲起,闪烁着炽烈神光、荡漾着滚滚雷鸣,可是落入黑暗后就突然消失了,光灭声灭法灭!

“何妨妖魔乱我锦绣乾坤!”一声叱喝回荡天雷神韵,胡人王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