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288章 闹鬼了

第1288章 闹鬼了

燃香时间过后,苏景重新张开眼睛,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动手的时候,苏景居然把手中真阳剑收了起来,笑容讪讪:“这里不成,得去太阳中。”

水行修入海施法倍添威力,木行修入林修持事半功倍,行重法时候寻本命真修元灵浓厚之地可得大大助力。为乾坤胎开灵动刀不是开玩笑的,开始时候苏景觉得自己或许还行,可静心行法后就察觉只凭自己……力有未逮。

救一个不相干的女子,可这个不相干的女子或许能帮到中土,牵连重大苏景不敢逞强,他需得再给自己添些把握、到太阳上去。

人王免不了又是大吃一惊,太阳啊,大大火球日夜焚烧,烈焰中还有可怕爆炸随时发生,那是随便谁都能去的地方?

苏景没在浪费唇舌去解释,只是交代胡人王:“你就在这里等候吧,施法后无论成功失败我都会回来给你一个交代。”言罢挥手再起金风,连同破锣姑娘和她出身石台一并卷起收入袖中,随即苏景拔身而去,直飞天外。

苏景没回自己的收尸匠骄阳,而是就近选了这座乾坤的太阳。

照耀这座世界的太阳有些小,面积以论尚不如收尸匠骄阳的两成,当初甜鹄们就是觉得这枚太阳太小,不一定会有金乌愿意来,所以才飞入险恶仙天,最终选了收尸匠的大太阳开始等待。

甜鹄、小蛮都跟着苏景飞入了此界骄阳,小女王还在劝苏景:“如此小的太阳。想来内蕴火力有限,要不……咱们回去那颗大太阳再施法?”

甜鹄的眼光不提也罢,看得出大小却看不穿火髓真意,收尸匠骄阳是大,但陵寝门户悲凉满满,收尸匠骄阳烈火熊熊却生机渺渺,那是一棵死意浓重的太阳,不适合救人。

本届金轮则不然,小虽小可生机浓厚朝气蓬勃,阳火中饱蕴昂然之意。正是施法救人的好地方。

入宫。端坐,神鸦布阵罗汉围护,苏景放出石台与犹自歌舞的破锣仙子,自己就坐在仙子对面。再次闭目入神空灵中……

这一坐就是整整十天。

甜鹄们聚拢在金宫角落中眼巴巴地看着。一等十天不见动静。虽知小仙翁是在蓄势可她们还是觉得有些无聊了,小女王壮着胆子、小心翼翼走到不远处镇守法位的乌下二十三身边,低声聊天:“这位火鸦大仙姑。您家主公究竟、究竟怎样的来头?”

初时只道苏景是个与金乌攀上了关系的后辈小仙,但见过了护身怪蟒,见过了一群凶仙侍卫,甜鹄哪还会以为他只是普通仙家。

乌下二十三嘴角翘翘,妖媚一笑:“之前你不是说,最好能有位神鸦将跟来看看破锣世界的事情么?如你所愿。”

“啊?!”甜鹄不止爱哭,还喜欢大惊小怪,小女王的惊呼简直惨烈,还想再追问但未等她再开口,静坐十天的苏景突然张开眼睛。

开目一刻即为起身一刻,起身一刻便已挟长剑、化流光,飞扑破锣仙子。

一剑空灵,斩右肋!

剑落人落,两声惨叫冲天!

始终唱歌跳舞的破锣仙子右肋中剑,原本柔光闪烁的身躯骤然暗淡,肉眼可见她的秀发转眼苍白,润泽体肤寸寸枯萎,细密皱纹如龟裂一般在她身上疯长,摇曳舞姿变作疯狂抽搐,口中歌声化为凄厉惨呼,重重摔倒在地。

苏景的情形不比她强上丝毫,明明是他一剑斩出,却仿佛他被一剑洞穿要害似的,刹那间面如死灰,满头长发直接化作飞灰,同样开口惨呼重重摔落地面。

莫耶时为山中开灵,一刀即为苏景一场生死,这次也全不例外,所有修为所有生机尽随手中一剑挥去。

抽空!

可事情未完,第一剑是正骨正脉,是纠正原来的错误,但破锣仙子仍还是个死人,非但不会就此转活,且因体脉改变、身中本来饱满膨胀的生气也开始迅速流失,十二个时辰内她会彻底枯萎,化作一堆石屑玉粉。

要救人,还需要第二刀,必须在十二时辰内完成的开命一斩……

苏景摔倒了。元修完全抽空,力量彻底散去,四肢百骸中剧痛攒动,心池与灵台则是空空落落无以言喻地难过。明明光辉夺目的太阳神宫在他眼中正飞快的沉黯……沉黯的并非环境,而是他的神志。

精力不再意识漏去,苏景飘荡在昏迷边缘,只剩最后一线清明。

最后的清明回荡着最后的执念: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啊!一睡谁知几度春秋,他还有第二刀未斩!

破锣仙子从死到生还剩十二个时辰,苏景从清醒到沉迷却只有短短一瞬、短短一线。

就在这一线里,苏景口中突然飞出一道血箭!咬破舌尖而已,错错牙齿的力气,却是将整座宇宙都扛负在肩的重压与疲惫,拼出所有残损力量、连骨髓都被榨干才抢出来的一点点力气。

舌尖破,血咒出,当那一蓬艳艳赤红射出金宫落入太阳中时,冥冥里一声金乌长啼划破万里,就在这声无上威严无上激昂的啼鸣中烈焰疯长!

……

太阳就是个大火球;火球中央的太阳金宫光辉璀璨,但宫中并无半点火焰。那是平时。不是此刻。

咒落则烈火成狂!太阳上正熊熊燃烧的万万道万万丈巨大火焰仿佛被激怒的龙,裹挟着炽烈高温与湮灭神光,自四面八方直直闯入金宫!刹那里,无尽火充斥了每寸空间,无尽火蜂拥扑向苏景!

……

胡人王是人王,不是飞仙,他飞不出这个世界,以他的道行也没能力立足骄阳内,他能做的也只有坐在凡间最最崇高的山峰上,仰头望着高悬天顶的那轮骄阳。

他已经眺望十天了,正焦急的时候,他眼中骄阳遽然明亮,比着平时更要十倍百倍的璀璨,浩浩天阳光明暴涨,灿烂金辉横扫世界,抹杀了此界一切颜色!

突如其来的光明过后,突如其来的黑暗。

天黑了。

光明散去,金轮消隐,正午的时候黑夜降临于破锣世界……天上的太阳不见了。

不是被浓云遮掩,当然更不是有什么力量打碎了太阳,太阳不见的原因很简单:它熄灭了。所有的火与光都被收走了……被苏景收走了。

元灵枯竭,何以为续?

没了力量,苏景还是金乌,只要是金乌就拥有太阳,他还有太阳!一座骄阳、万钧烈火奉召而至,驰援神鸦。这就是他一定要来太阳中施法的原因了,金轮在则金乌不败!

阳火入身,再添神力。

苏景咆哮、起身挥剑。

一剑空灵,斩眉心。

那一剑闹了鬼:

落在甜鹄眼中,苏景哪里是在挥剑,好像正给熟睡主人扇扇子的小丫鬟,挥剑如扇扇,软绵绵病怏怏,全无诚意和力道,慢得要死了;

比翼双鸦看来,苏景哪里是在救人,他根本就是在杀人,他手里拿着的又哪里是剑,分明就是一柄巨斧,开山断岳般斩下,不止会将破锣仙子劈开两半、就连这座金宫这轮骄阳也会被他一并斩碎!

十七罗汉所见,苏景这一剑轻快,用力不重但快如光电,仿佛只是清风一扫,斩中破锣仙子眉心……剧痛、剧痛、剧痛,见了鬼的剧痛,明明是斩在破锣仙子眉心的一剑,却让十七罗汉如遭雷击,每个人的眉心祖窍都暴起剧烈疼痛,他们个个修为不俗、他们都看了那一剑,那便感同身受、挨了这一剑!

阳三郎却一口鲜血喷出!她也看了那一剑,她也感同深受,可她领略的并非破锣仙子的眉心之痛,她感受的是苏景掏空身髓的痛楚,瞬间五内震颤、一口鲜血无以压制喷了出去。

见了鬼的一剑。

剑过,一声淬烈大响,剑崩两断!

破锣仙子有多强大?一块神奇些的石头而已,莫说她之前夺命失败,就算她已转生成功,也绝不会是甲添的对手。面对苏景一剑攻杀,强若甲添也不可能用眉心硬当的。

破锣仙子的眉心完好无损,足见苏景剑上用力不重;阳火淬炼、十剑合一的珍奇宝刃竟一崩两断,又足以证明苏景用力之猛、之烈!

究竟徐徐春风还是煌煌奔雷?都是,也都不是,剑亡人开命,来自苏景的空灵一斩……

叮叮当当,断剑掉落地面,泛起的响声悦耳,好像清脆的铃铛。

苏景的身体蠕动几下,破锣仙子的娇躯抖动几回,断剑不再跳弹时候,两个人也再一动不动了。

也是这个时候,太阳重新燃起光辉,驱散人间黑夜,正午时分皓日当空,明晃晃地照耀。

救活了?都死了?甜鹄们完全看不出结果,但她们看到下颌上还有鲜血残留的阳三郎闪身跃出,拿着墨色长剑在苏景的右掌心一划。

掌心破,殷红中透出淡淡金色的血流出,跟着阳三郎伸手将倒卧一旁破锣仙子抱到苏景身边躺好,最后阳三郎将苏景被割破的右手放在了、按在了破锣仙子的心口。

“软软的……”最后的念头从苏景脑中闪过,就此昏迷。

“三姐,啥意思?”乌下一靠上前,指指苏景的手,问。

“苏锵锵的交代。”阳三郎应道。

这臭流氓……小女王心里嘀咕一声,口中低声对同伴道:“小仙翁此举必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