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287章 古时仙

第1287章 古时仙

破锣姑娘破锣姑娘的乱叫,纯粹苏景等人给那位乾坤胎乱起的绰号,哪成想人家真叫这个名字,苏景啼啸皆非,摇摇头没多解释什么,手腕轻轻一震,在他掌心游弋的那条小龙脱手飞了出去。

小龙两寸稍过,袖珍地不能再袖珍,不过它的身躯为雷电铸就,亮闪闪地倒是有些威风。苏景将它向着本届人王甩去的,那位人王的眼中惊骇更甚。

自己的法术自己清楚,人王炼雷成就不浅,但早已进入瓶颈迟迟无法突破,什么时候将天雷真魄炼成真龙法相什么时候才算突破,后面再修炼又会进入一片崭新天地。

刚刚苏景收了他的雷,再以自身阳火入炼,拓雷心塑雷形,短短一句话的工夫里就把人王的雷魄炼出真形,等若直接把那位人王踢进了全新境界。

苏景的手一张一甩,给人王帮了个天大的忙。

人王惊喜,人王惊骇,目中光芒闪烁,愣愣望着苏景。

只是大家都没想到的,那条小小的雷魄法龙脾气大得很,虽因苏景才能得来真形,可它对苏景还不服气,飞身半空时身躯一转,居然又张牙舞爪地扑了回来。

有灵无智更无知的小法龙而已,苏景才懒得和它计较,可苏景不计较也不是说谁都能随随便便冒犯阿骨王,自有人看不惯……突然连串凶狠嘶吼,六条怪蟒从阿骨王袍中探出身来!

怪蟒的尾巴依旧盘结袍内,巨大的头颅与长长颈子探出。围绕苏景来回打转,十二只满满煞气的眸子死盯住小龙,再敢上前必让它身灭道消。

一条两寸小龙遭遇六条千丈神蟒。

小龙不过是几道天雷化形而成,怪蟒却来自冥家圣袍,一吼人间站里两吼天地变色,三声吼喝阴煞大军直出幽冥,那是怎样的凶威凛冽。小龙突然就乖了,小小的嘴巴里发出一声尖锐惨嚎,转头跑回人王袖中再不敢出来了。

六条怪蟒不止吓了龙、吓了人王,更吓了一群甜鹄。来自本能地畏惧无可抑制。轰一声怪叫里甜鹄们四散惊飞,看得阿菩小蛮直皱眉头,问苏景:“你这都是什么朋友啊。”

苏景咳了一声,动念召怪蟒归袍。对已经飞出百里遥远的甜鹄们招招手示意大伙不用害怕。同时望向那位人王:“说一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能够修成人王,眼光和脑筋都不会太差,到得现在他当然能明白。对面那个清清秀秀好像个读书郎的青年手段无边法力无边,他若有恶意,自家世界根本不够看。

人王没太多犹豫,纵身落地对苏景和小蛮行礼,先为之前盲目动手奉上歉意再谢过苏景助他修行之恩,跟着把自己所知事情说了出来。

破锣姑娘并被纯粹的乾坤胎,以前确有其人,本为此界古时一位精深大修,不过她是散修出身且性情淡漠,所以没什么名气。除了修持了得,这位女修还精通书画棋射诸艺,唯独舞、乐差劲。那时候甜鹄们还没来,全世界都是破锣歌聒噪曲,大家都是瘸子也就都不觉自己是瘸子,这位女修也不觉得什么。

但后来她穿破大道飞仙去了,到得天外她就晓得原来自己唱歌跳舞这么差劲啊,深以为憾,又给自己起了个破锣仙的称号,意在自嘲。

苏景笑笑,只凭破锣仙子给自己起的这个绰号,倒是不难见她性情。

飞仙去,时时归返,破锣仙子时常会回到自家凡间小住一阵,指点下本门晚辈的修行,给他们讲一讲仙天的趣事,日子过得平静但惬意。

本来一切都好,不料后来有天,破锣仙子身带重伤返回本界,她飞入世界时候已经沉沉昏迷,几乎是流星坠地那样一头撞碎了一座大山、摔落在地。

本门晚辈将她带回门宗,惊怒交加再加万分焦急,仙家之间的仇他们没能力追究,仙家的伤势他们也没资格医治,正急得团团乱转时候异变突生:本来躺在门宗玉榻上的破锣仙子身体忽然化开了。

星星点点、千万荧光飞絮,自破锣仙子的法体中飘扬飞出,仙子则越来却浅淡,短短盏茶时间后整个人消失不见。

人就这么没了,没地方去找,晚辈弟子们也根本不晓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向苏景等人动手的人王姓胡,是破锣仙子开创门宗在今日世界的传人,与自己的祖师奶奶一样深居简出,身具仙家大能为却全无名头。

胡人王和破锣仙子相差辈分太多,于他来说破锣仙子只是本门长辈口中的传说,本来也没当真,但当不久前那曼妙歌声回荡乾坤时候,或许是冥冥间的天人之感,也可能是修行同样功法所得心间灵犀,胡人王就是听出这是自家门上那位已经消失无数年头的祖师奶奶在唱歌。

赶到地方后发现一群甜鹄仙和两个莫名之人正对破锣仙子品头论足,胡人王只道她们都是敌人,当即出手攻伐……

说到这里,胡人王显出些尴尬:“诸位有所不知,本门修法特殊,祖师仙子的歌声对旁人无甚影响,对我却惊心动魄,这一路追寻中歌声听得久了,歌声中的无奈难过让我郁郁暴躁,祖师仙子的歌中透出的是一股、一股子死意……”

胡人王想要解释下自己为何现身后会那样暴躁,问都不问就直接打杀。不过这不重要,他打或者不打苏景都不会放在心上,真正让苏景感兴趣只在胡人王一开始时说出的事情:

破锣仙子曾消散不见,时隔千万年后她又化身乾坤胎!

甲添不在,小蛮阿菩就是大行家了,大行家不停地眨眼睛,问苏景:“这是……天地灵合于仙灵人灵、又再孕化出的灵胎?”

小蛮不敢确定什么,但她至少弄清楚这位破锣姑娘与她家祖师爷的差别了,星胎甲添纯粹、是真正的自然奇葩;破锣姑娘则不然,先有此人,此人成仙又陨落,最后再被天地收了。

是收了,还是附体,还是相救?小蛮弄不清楚。

苏景对山天道基本不了解,他就更说不出什么来了,但他心中早都泛起了惊涛骇浪,只因两个字:印证。

他在用这世界发生的事情来印证中土乾坤的古事。

破锣姑娘飞仙,归仙,重伤、身体消散,乾坤开阵,一道大篆笼罩全境不许外来仙魔入界,直到灵胎彻底成形;

中土古时,抵挡墨巨灵的大战绵延,天真大圣、江山剑主、摩天圣僧受重创必死无救却消失不见,之后中土再无归仙,一道许出不许进地凶悍大阵护持中土直到今日……

也许是和小女王接触时间长了,苏景也开始磨牙。

看着苏景神情变幻、两眼放光、嘴巴嗡动不休把牙齿磨得咔咔响的怪样子,胡人王心里不踏实,低低咳嗽一声:“适才晚辈心智不整,冒犯上仙……”

苏景是有些失神,可他心神十立,小小失神不过占去了他一道心神,全不影响其他,不等胡人王说完苏景就摆了摆手手:“你先听我说。”

苏景先把小蛮阿菩的身份大概给胡人王说了下,让他明白小蛮是念在同族份上来帮忙的,大家是自己人。跟着又把破锣姑娘的状况告知胡人王,矮矮胖胖的老头子听说自家祖师奶奶已经身亡,一张老脸陡然苍白。

他是人王,修为着实不差,再按照苏景的指点探过了破锣仙子的命脉、气脉后,便知苏景所言不假,载歌载舞的破锣仙子,行尸走肉的祖师奶奶。

最后又再听说苏景也许能救人,胡人王二话不说直接大礼相拜。

苏景挥手,金风卷出扶起胡人王:“救不救得回尚未可知,客气话也不必多说了。”

苏景没其他意思,只是把实际情形告诉家属而已,只是他自己都没留意的,刚刚护袍冥蟒现身已勾连起他真修气意,平平静静地言辞中自有阴冷压迫之势,拒人千里且高高在上。

胡人王果然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退去角落中盘膝坐好,虽无多余动作不过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当为苏景护法。

苏景要动刀救人了,甜鹄们也叽叽喳喳地重新张罗着为苏景护法,如今这仙天里不太平,苏景不会大意,不过甜鹄的护法就算了,万一要遭遇凶险还不够她们哭的,根本就是摆设嘛。

苏景笑笑,和甜鹄们打了声招呼:“你们在一旁看着就好,我有护卫。”

小女王那句哪了?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苏景身周突然多出一群人,四十九对乌鸦卫与十七恶罗汉同时现身!无需吩咐半字,比翼双鸦各入法结大阵封闭整座地穴,十七恶罗汉以苏景为心再结小阵,稳稳将主人护在中央。

风火两分身也告显现,风身手执金风旗,火身手捧阳火印,一左一右落座苏景身边。

阳三郎与六蟒仍留在苏景身内以备不时之需。

苏景闭目,就此沉寂。

而随他闭目,这世界也突然安静了下来,于此一刻,天穹无风白云不动,汪洋无潮湖川凝固,乾坤大势就此止歇……所有人屏气凝神,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静静等待着苏景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