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683章 无双传承,王公将喜

第683章 无双传承,王公将喜

戚弘丁打开了木匣,同时对苏景说道:“仙途断灭之人,本不应再存奢望,但有一事心中牵挂实在斩不断,盼苏师叔成全,能受此玉牌……此事可能不太合规矩,万望体谅。”说话间,他从匣中取出了一块玉牌,一面山水阴刻,另面两字古篆“无双”。

无双城,供奉玉牌。

离山有长老、涅罗坞有祭酒、无双城则设立“供奉”之位,只是称呼差别,职责上都是一回事。

不过无双供奉的“条件”会更宽松些,不一定非得是本门传人,若是散修高人,只要心怀正道行事中正、又真有本事,亦可投入城下,最高能做得供奉要职。这是无双城比着其他天宗更开放、开明之处,同样也是无双城被六耳渗入、最终城毁宗亡的祸根。

木匣扣合、玉牌摆放匣面,戚弘丁连匣带牌一起捧向苏景,声音平缓:“姚师叔年事已高、元神境三千年大限将近;我随任师兄去、归仙不知何期……无双城托付苏师叔了。”

好端端,他请苏景来做无双城供奉,为的什么?再也简单不过:传承!

无双城的传承。

苏景望向沈河和两位师兄,三个人同时点头,尘霄生说道:“离山弟子身兼数职算不得什么大事,我不也是妖国君王么……咳,多余和你废话,你那些身份可远远多过我。只是……师弟须得记得一重:无双供奉,不奉无事之人。你能做,便去接;你做不来,便请戚城主另选高明,不可误了同道。”

前半句语气轻松,后半句则郑重严肃,多一重“无双供奉”身份无妨,可在其位就要谋其事。

苏景自是心里发慌,戚弘丁所托不过一块牌一只匣外加一句话,但放在一起何其沉重,让他着实有些踌躇。倒是戚弘丁,口中笑声响起:“我求苏师叔,投脾气是其一、信得过是其二。其三么……苏师叔是离山门下顶顶要紧的人物啊。”

若苏景是个没门户的散修,就算本领再高一倍,戚弘丁会将本门传承大事托付于他么?

以离山的同门义气、同道义气,苏景接下这件事,便是整座离山都接下了此事!戚弘丁又到何处再去找更合适之人。

正道名宿,任谁不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妖精。戚弘丁自不例外,心里早都盘算清楚了,他觉得苏景不错,但真正信任的还是离山。不过他和沈河一样:不隐瞒,怎么算的就怎么说。

苏景一下子放松不少,想到离山心中便有底了,双手接过戚弘丁手中物,点头道:“当尽我所能,戚城主放心。”后者哈哈一笑:“自是放心的,不会更放心了。”

供奉玉牌收于怀中,再当着众人面前打开木匣,纳乾坤、江山匣,为任夺等人杀灭无双城时夺回来的城主传承、再还于戚弘丁的。

内中三个瓷瓶;一枚小小圆鼓;十七张古篆灵符;一方盛满清水的小小瓷盘、水中几块石头正在灵气包裹下隐隐颤动,不用问,瓷盘正在养一座山;另有七片玉玦、内录无双城嫡传秘法;还有一枚锦囊,打开来精光闪烁灵气弥漫,装着一批上品法器。

如今苏景已是无双供奉,匣中灵符、秘法、宝物都可随便取用。而戚弘丁托付木匣,本也需要苏景修习、熟知匣中法术、法器,否则何以寻找传人指点修法。

戚弘丁托付的是传承,但若换个角度去看,又何尝不是传本门秘法于苏景。

最后,戚弘丁笑道:“我知道苏供奉行事百变,若有些事情不合适打着离山的旗号去做,苏供奉大可亮出咱们无双城的招牌!无双城从不怕行邪佞事,只要道心中正、皆无妨!”

两位封仙之人确定,苏景又上前和任夺低声说了几句话,主要是交代过大师娘蓝祈的身份,任夺飞仙在即,人间事情无需再隐瞒他,真要在天上遇到蓝祈,大家也能互相照应下。

“该说的说完了,这就落印画押吧!”雷动等得不耐烦了,带上赤目拈花,用阴阳司学来的、拉着游魂下油锅的口气吆喝着,将两道敕令分别放于任夺、戚弘丁面前。

两人各自于敕令下半部空白处按上自己手印、写上自己的名字。可完成之后,周围全无动静,不见天开更不见封仙。雷动笑嘻嘻:“莫急,谁能飞仙去,苏锵锵做主!”说着,将敕令、朱砂笔在匣中摆好捧向苏景。

不听乖得很,迎上两步从雷动手中接了匣,托于双手奉苏景,小妖女笑眯眯的:“请大人落鉴。”

该如何做,神君元识早都指点得清楚了,苏景煞有模样,左臂背后横压于腰,右手提肘悬腕,取过笔来在两道敕令上人名、指印处各圈一圈,笑道:“去吧!”

其实他画个圈,这事就算成了,用不着再说什么。不过一笔开天、送人飞仙去这感觉来得实在太好,忍不住口中多出两字废话。

威风凛凛,随幽冥王公朱砂落鉴、一声朗笑,两道敕令绽放七彩光芒,向着天穹直冲而去,眨眼间消失不见。

等一息,青青穹顶突然颤抖起来,摇晃了几下,猛然两道灿金色雷霆轰落之下,正正打在任夺、戚弘丁天灵顶盖。煌煌怒雷却不伤人、只洗炼。当那耀眼金光散去无皮城主尽复原样,皮如玉目若星……何止伤势尽愈,恍惚里众人只见戚弘丁身周空气震颤,重重幻象显现,青山起伏接连碧海汪洋,海角尽头朱红楼阁耸立,龙凤盘旋楼阁间,说不出的仙光旖旎。

随着戚弘丁一个深深呼吸,幻境化烟尽数被他收入体内——哪里是幻象。分明是他气韵仙境,是他思识神海,若他愿意,只消心念一转刚刚身边“幻象”就会化实归真、挤进这中土世界。

仙相自神韵而来、神韵则因金身而起。

两道金雷灌顶,铸下的是任夺、戚弘丁两人的真仙金身!

田上助燕无妄飞仙,是给他打通三劫十二境,一步一步直到修持大圆满,再破道飞仙去;而神君两道敕令,干脆直接把两个凡间重伤修士锻塑成仙,绝非只步骤区别。燕无妄是飞走之后才成仙,任、戚二人此刻尚未飞走但已为仙。

神君赐下封仙敕令,自不会是把两个普通人直接扔出天外了事,那样的话还提什么“查案追凶”。落金雷、塑金身,管是阿猫阿狗得敕令便可得仙家法、仙家力,立地成仙。

不过同为敕令下成仙,实力也不尽相同。这些事情是早在苏景得敕令时就和神君问清楚的:得封仙者的法力深浅、斗战本领,与其本身修行经历有莫大关联。

方先子与任夺相差几倍?两人同时得敕令成仙后,差不多仍是相差几倍。

任夺、戚弘丁两人动作一模一样,先做深吸体会身体变化、再低头看自己身躯、跟着对望一笑、遥对“老夫子”一揖致谢、又对离山前众多同伴拱手道别。连串事情完成,并肩扶摇去,苍穹开金隙现,东土汉家、修行正道两位大宗师飞仙而去。

整个过程持续时间不长,半盏茶光景不到,苍穹合拢再无异常。

苏景、不听等人仍昂着头、眼巴巴地看着天穹,心驰神往。

又过片刻,苏景总算回过神来,平复心中激动重返“刘夫子”面前,致谢过后则是连串问题,从神君何处来、又去了何处、仙庭模样到底如何到中土为何不见归仙再到墨巨灵究竟何方神圣等等,心中疑问尽吐,神君无所不知、不趁着这个机会问清楚实在太可惜。

可让苏景失望的,老夫子缓缓摇头:“阎罗无所不知是没错的,但我非真正阎罗,不过一道元识而已,封于诛杀册只为奖赏有功之臣,你所问我一样不知。”

苏景也不失望:“还有一样东西,想请神君过目,盼能于晚辈指点一二。”说完他又回头望向不听,低低声音:“青灯藤。”

自己的疑问神君解答不来,能帮媳妇解了“青灯藤”之疑也算是赚了。

不知是心底惧怕阎罗还是觉得男人说话自己不该上前,不听并未直接去问神君,而是取出花盆递到苏景手中。

老夫子仔细端详了片刻,扬眉一笑:“这是一道乾坤引啊。”

“何为乾坤引?”苏景与三尸齐声追问。微笑中神君开口……嘴巴张开了,可声音没出来。再看笑容也散去、老人的眉头皱了起来。仍是“元识”之故,神君识得此物,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连思索的过程都免了,神君直接摇头,另起话题:“藤儿自何处来?”

“得自一方密实自闭的化境小乾坤。”

“藤儿是好东西,又被它得了田上的尸身,将来就更不得了了,耐下心思与之慢慢勾连灵犀、慢慢炼化吧,受用无穷。但有一事:决不可让藤子再回到那化境中去了,切记切记。”言语中几处不详,可神君元识能指点的也只限于此。

奖赏已罢、言尽于此,老夫子对苏景道:“还有事么?我这便要走了。”

苏景恭恭敬敬跪拜在地,此刻他又是幽冥王公,神君受得他的叩拜,未阻拦。苏景以大礼相逢神君后,不起身:“启禀神君,晚辈与莫耶不听愿结做双修道侣、喜日将近。”

“好、那我便走……你将喜?”神君元识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还道苏景在送别,哪想到他提起自己的喜事。

苏景吃不准阎罗神君在幽冥那时候,臣子大婚他送不送礼物,不过现下自己提出来总是不会错的。